低俗 中————沧海有泪,桑田遗珠


[艺术系列之暗黑神话] 低俗(中) BY: 沧海有泪,桑田遗珠


  (无耻之徒)

  22.循循善“诱”

  “主人,您想要吃甜食也不难,您只要承认您是我们的主人,命令我们就可以了。”

  “这——”

  沙赫尔停止了撒娇,嘴含着手,正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的得失。

  “这绝对是划算的买卖,只要你承认是我们的主人,你马上就能得到美味可口的奶昔。”

  “循循善诱”的拉斐尔无愧于奸商的评价。

  甚至,他坐在床边,抱住正冥思苦想的沙赫尔的上身,抚摸着他裸 露的背。

  ——因为身体趴起,向来裸睡的人露出背部的线条,而且,动作过大,雪白的臀部和大腿也露出了部分。

  在雪白的双丘之间,是一抹珊瑚红。

  拉斐尔的手富于技巧,每一次的爱抚,都在为崩溃沙赫尔的心理防线而努力。

  “只要……您点头……想要什么都能得到……即使命令我们为你做……也可以……”

  手指在沙赫尔的背脊处滑动,这是性的暗示。

  “清早的时候,身体总会有些想要,对吗?”

  引诱,无耻的诱惑着天真的巨婴,当然拉斐尔不会觉得这种事情有任何的不对。

  因为,他们所熟悉的沙赫尔本就不是善良的婴儿!

  “可是……我真的不是!”

  “那么,早餐只能扔掉了。”

  暧昧地说着,毫不留情的松开沙赫尔,拉斐尔走到窗边,将美味的奶昔扔了出去。

  “不!”

  也许是意识到自己的还是裸睡,爬下床的身体裹着床单,结果一时立足不稳,他竟然摔倒在地。

  “您……没事吧?”

  拉斐尔追到他的身边,想要将他扶起。

  “你……居然把我的早餐……扔了……你……”

  撒着娇,沙赫尔拒绝被拉斐尔扶起,相反,他直接就在地上打滚了!

  他裹着床单的身体在地上滚来滚去,因为拉斐尔不给他甜点!

  连侍奉在一边的女仆也忍不住偷笑了。

  “拉斐尔先生,您还是给他甜食吧。怎么看都是您在欺负小动物,你不能这样的伤害主人的天使纯情。”

  “他是天使吗?即使是天使,也是顶着黑翅膀的天使。”

  笑着,他从餐车里面拿出另一个奶昔。

  蹲下,将奶昔凑近沙赫尔的嘴唇。

  “只要你不再闹,我现在就把你最喜欢奶昔给你。”

  “真得?”

  一骨碌的爬起,坐在地上,殷切地看着拉斐尔,沙赫尔的眼神确实天真无辜到极点。

  “当然是真的。”

  “不需要我承认我的身份?”

  再一次的追问。

  拉斐尔无奈了。

  他越发觉得和假装失忆的沙赫尔打交道是一件痛苦的事情,难怪另外两个家伙会直接把沙赫尔拐到床上,毕竟想要假装失忆的沙赫尔承认自己的身份太难,还不如乘机占得少许的便宜!

  “当然不需要!即使你不承认你是我们的主人,我们依旧会用对待主人的礼仪对待您,所以,张开嘴,我喂你。”

  “拉斐尔,你真是个好人。”

  心满意足的孩子张开嘴,吃着饲养者喂给的甜食!

  果然,我也堕落为保姆了。

  在心中暗暗的抱怨着,拥有世界顶级学校的数十张博士证书的男人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工作性质早就和保姆没有区别了。

  他喜欢娇惯这个有着婴儿的心的主人,喜欢看他满足地笑着吃下甜点,也许只有那个时刻,沙赫尔才会像个孩子。

  “你不愿意想起过去,或是承认你的过去,我都不会勉强你,毕竟这是你的自由,你有权利选择你的未来。”

  吻了沙赫尔光洁的额,拉斐尔有些明白了。

  何必一定要沙赫尔承认自己的身份,如果他不是真实的失忆,那么,等到不能再逃避的时候,他自然会承认。

  如果,真的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对背负着命运的重担的沙赫尔而言,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想吃吗?给你更多一点。”

  沙赫尔点点头,张大嘴,咬了下去。

  拉斐尔再一次明白了自己的希望。

  能看见沙赫尔发自内心的欢笑是他选择这个工作的真正原因,总是虚伪的沙赫尔,只有在这种时刻才会露出真实的笑容。

  完美而虚伪的沙赫尔……

  ——※—※—————※—※—※——————※—※—※—————※—※——

  木鹤礼来到公司的时候,得到一个不知是喜还是悲的通知:因为拉斐尔先生的不便明言的希望,他需要熟悉公司的业务同时也能让他有安全感的一位男性员工的陪同。

  所谓的让他有安全感,也就是说,他需要相貌远不及他,谈吐、举止等都中规中矩的最平凡的男人,毕竟作为员工,抢了上司的风头,那是大忌。

  当然,一般情况下,男性客人都更希望得到女性员工的陪同,毕竟是男人的本性,然而他将陪同人员限定为尚未结交女友的男性,证明他因为本身的相貌出众以及尚未结婚,不想惹上桃色新闻!

  这一决定引发了议论。

  有人说拉斐尔先生果然是英国的绅士,风度和气度都不同凡响。

  也有人认为拉斐尔是惺惺作态,他刻意避开桃色新闻的行为暗示他的道貌岸然。

  只有木鹤礼,虽满腹的抱怨,却不敢说出口。

  简直就是担心别人不知道他喜欢男人!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木鹤礼在心中暗暗骂了一句,而且,正如预料中一样,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敌人的拉斐尔已经钦点木鹤礼为那个“熟悉公司的业务同时也能让他有安全感的男性”陪同人员!

  被拉斐尔点名了!

  同事们羡慕他的幸运,男人们的羡慕不显山露水,女人的艳羡可谓直接而刻骨。

  也有人说,幸好有万人迷的潜质的拉斐尔没有点名女性,否则以女人的本性,那个被选中的幸运儿一定会成为其他人的眼中钉!

  虽然木鹤礼清楚,拉斐尔不需要女性员工陪同的真正理由和桃色关系无关!

  可是即使再讨厌拉斐尔,他也不能不顾全自己的饭碗,如果他当众宣布,你们心中的白马王子是个喜欢男人的屁股的GAY,他相信他会失去饭碗,并且在全公司的唾弃中离开。

  虽然在欧美国家,喜欢男人也只是人的一种性取向,但是毕竟这里是中国,受到老一辈的结婚生子才是正经人生的影响的他们到底不能坦率的接受同性的爱情。

  “恭喜,你居然能得到客户的赏识,如果能就此跳槽去他的手下做事,那就真是平步青云了。”

  前辈们说着或是真心或是虚伪的恭喜,木鹤礼想到的只是忧虑,显然,这次的工作不会那么简单!

  陪同?

  拉斐尔的中文说的比他这个正宗的中国人还顺,真需要陪同吗?

  分明就是乘机玩弄自己!

  说到底,这个看上去高尚的男人也只是个小鸡肚肠!

  可惜也不能有太多的时间吐槽了,拉斐尔美貌的秘书召唤他。

  “木先生,从今天开始,作为拉斐尔先生的陪同者,您必须搬到拉斐尔先生的住处,与他同出同进。”

  美女递来一张装饰精美的饭店介绍册。

  这是拉斐尔的临时住处,据说最贵的总统套房一夜的房费是木鹤礼一年的工资的数倍。

  而作为有钱人的代言的拉斐尔,将整个饭店的最高两层都包下!

  据说这一次入住的人除了他还有他的好友,另加从自己的住处带来的仆人,顶楼被改造成直升飞机的停放场所。

  完全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木鹤礼阴郁的想着。

  “当然,为了匹配拉斐尔先生的身份,您也需要将自己的外形完全的改变。”

  一张卡递来。

  “拉斐尔先生要求您能现在就将身上的衣服全部换掉,今天晚上十点之前,他希望能看见一个崭新的你在他的书房等着他。”

  确实是暧昧的话语!

  拉斐尔的秘书给自己的金卡,让木鹤礼再一次明白两个人的世界的差距。

  有钱人的世界确实有点莫名其妙。

  如果不是知道拉斐尔对沙赫尔的执着,加上沙赫尔的神秘莫测,木鹤礼也会认为自己和好运女神相爱了,可惜他知道这不是真实,于是也就不会再怀抱任何的希望。

  只是在知道现状的此刻,他笑不出来。

  面对同僚和前辈的恭喜,他更是哭笑不得。

  拉斐尔需要的不是陪同者,而是一个被他蹂躏的人!

  但是他也不能说出真相。

  沙赫尔一夜未归……

  木鹤礼明白了,将沙赫尔拐走的人一定是拉斐尔或是他的同伙,也只有他们这种仗着有钱无视法律和基本道德的人才会做出这种无耻的事情!

  即使沙赫尔的过去确实和他们又不能斩断的关系,可是现在的他只是个什么都不记得普通人,为什么他们一定要逼迫沙赫尔想起过去!

  过去,一个人的过去真得那么重要吗?

  为了这个人的过去,他们无视了失忆的沙赫尔作为一个全新的人的存在!

  可惜这份决心不能完全的传递给他们,不能让他们明白他们的行为的错误!

  木鹤礼完全能够想象拉斐尔先生是如何一边温和的笑着,一边露出阴毒的神情,诱骗对世事一无所知的沙赫尔!

  他们就那么急于让沙赫尔恢复记忆!

  甚至决定使用自己这完全不能匹配沙赫尔的棋子?

  确实,自己是个不能匹配沙赫尔的人,自己也没有想过匹配沙赫尔这种顶级的美人,可是——

  想到拥有那种相貌的男人们内心深处的污秽,木鹤礼就会忍不住的憎恨。

  沙赫尔不应该和那种男人们在一起,他应该得到更加完美温柔的情人。

  确实,拉斐尔先生的外表是合适沙赫尔的,可他的内心世界太过邪恶,纯净如羔羊的沙赫尔,一定早就被他拐骗到床上,被他——

  想到也许很久以前尚还是个孩子的身体就因为不懂得成人的游戏而被拐上床,被男人们以“这种事情很舒服”、“吃下这个会很快乐”为借口,吃掉,木鹤礼的心就忍不住的发痛。

  沙赫尔不应该和这些人在一起!

  他们不配和沙赫尔在一起!

  可惜自己没有力量和拉斐尔抗争,但是凭借自己的努力,总还是能有机会胜过他!

  ——※—※—————※—※—※——————※—※—※—————※—※——

  来到拉斐尔的住处,拉斐尔不在,房间的装饰太过华丽,反而没有真实感。

  有些惴惴不安,坐在拉斐尔的房间里,木鹤礼显得惴惴不安。

  四周都是门,可是沙赫尔又在哪一扇门的后面?

  没有人知道,也实在是无法知道。

  女仆们进进出出,专业而温柔的笑着,他想抓住一个人,想要知道沙赫尔的下落,却不能做到。

  因为她们不会向自己说真话。

  她们似乎完全听不懂中文,也不能听懂自己的中式英语,她们都是拉斐尔的仆人,即使听懂了也不会违逆主人说出沙赫尔的下落。

  “拉斐尔在哪里!”

  一扇虚掩的门后,传出已经习惯的声音。

  是沙赫尔!

  沙赫尔果然在这里!

  木鹤礼走到发出声音的门边,在辉煌的装饰的中央,看见了沙赫尔。

  这是一个足有一百平方的卧室,巨大的床,沙发以及玻璃墙后面设备齐全的浴室,每一处的细节都证明这是特别为沙赫尔准备的房间。

  趴在地上的沙赫尔只穿了一件睡衣,赤着脚,上身压着数个软垫,长发随意地落在地上,手指忙碌的“工作”着,——面前有复数个电脑供他玩游戏,手边更有各种美味的甜食,还有一个铃铛。

  显然,如果他有什么需要,只要摇响铃铛,拉斐尔的仆人们就会按照他的希望,将东西送来。

  现在,因为他的一声叫唤,仆人已经将东西送到。

  “主人,您——”

  “我饿了,喂我。”

  甜点就在手边,他却懒得自己伸手拿,仆人毫不介意的跪坐在他的身边,将他手指的那一杯甜点拿起。

  沙赫尔张开嘴。

  显然早已经将喂养婴儿作为了乐趣的女仆挖了一口,送进他的口中。

  她的动作是那么的娴熟,在沙赫尔咬下勺子上的甜点以后,女仆也不忘递给他果汁。

  沙赫尔毫不客气地将果汁喝下,看他喝得太快,女仆也轻轻拍着他的背。

  简直就是害怕孩子喝奶太快,而怕打他的背,以免呛奶。

  但是被这样的照顾的时候,沙赫尔是快乐。

  因为他是无能的天才。

  没有这些人的照顾,他完全就是个婴儿。

  无能而天真,但是这样的沙赫尔才是真实的沙赫尔。

  也许,让沙赫尔留在拉斐尔这边才是正确的。

  木鹤礼阴郁地想着。

  这种无微不至的照顾,是自己不能给予的。

  和自己在一起,没有控制得很好的室温,没有无微不至的照顾,没有随时更新的甜食,就连睡觉也只能和自己挤在小小的平板床上。

  沙赫尔需要的也许正是这种被爱怜的生活。

  拉斐尔要自己来这里的真意,木鹤礼已经完全明白。

  果然,自己必须离开了。

  幸好沙赫尔还没看见自己,自己现在就悄悄的离开,对大家都好。

  《罗马假日》的公主和记者也没有在一起的可能。

  自己连记者也不能算上,确实不应该高攀沙赫尔这种真正的王子殿下。

  但是沙赫尔完全没想到自己这个比喻的另一层的意味!

  会使用这种比喻证明他潜意识中已经爱上了沙赫尔!

  将两个人的关系形容为《罗马假日》中的公主和记者!

  23.跨越种族的爱恋

  “礼——”

  拖长了尾音的呼唤。

  在木鹤礼已经决定离开的时候,他听见了沙赫尔拖长尾音的呼唤。

  忍不住地转头了。

  刚刚还无赖地躺在地上的沙赫尔已经爬起,毫不介意将地上的电脑以及甜点弄翻,冲到他的怀中。

  “拉斐尔说你也会来陪我的,可是你为什么来了就走。”

  简直就是无能到极点的孩子。

  看见自己的饲主于是激动的冲到饲养者的怀中?

  “我……”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