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俗 上————沧海有泪,桑田遗珠


[艺术系列之暗黑神话] 低俗(上) BY: 沧海有泪,桑田遗珠


  文案:

  贫穷的木鹤礼捡到了一个失去记忆的美人,但随着一个又一个心思叵测的美男子的出现,木鹤礼原本平静的生活被弄得乱七八糟,于是,一个注定以NP为结局的故事开始了……

  内容标签:年下 天 之 骄子 都市情缘 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沙赫尔,木鹤礼 ┃ 配角:拉斐尔,查尔斯,沙利耶 ┃ 其它:NP,乱X,年下,直男被掰成攻

  (无能贵公子)

  1.捡到美男子

  从昨天开始,学校就已经正是的放假了,大部分的同学不是忙于找工作就是准备考研的最后冲刺,当然,那些无忧无虑的在读学生则是暑期打工或是回家,自然,教室里没有太多的人,这让木鹤礼有了更多的自由。

  和别人不同,几乎每天五点都会出现在学校,一直待到晚上十点才回自己借住的小公寓,并不是因为他认真好学,而是——

  学校教室能免费上网,有免费的空调,还有不需要耗钱的照明。

  他是个刚刚踏入社会的穷人,每一分钱都必须反复考量,能享受免费的空调、免费的网络以及免费的照明,当然,还有免费的充电,为什么不在教室里面度过夏夜最炎热的时间呢?

  最初的时候,他还有些不好意思,总觉得自己是个小偷,但渐渐的,羞涩不再,他已经对占座以及赖坐有了心得,被了解囊中羞涩对他的“摧残”的损友称为“占座之王”。

  但这是事实。

  钱是世间最现实的东西,没有钱的他,做一些无耻的事情,也是能够被原谅的。

  何况,此刻是学校最空的时间,教室里几乎没有人,他一个人享受一百多的平方,也不用担心他人的注视,比起最初的时候的羞涩和好像每一个人都在看着自己的尴尬,确实无比的自在。

  原本,他是不必走到这一步的。

  学校的宿舍提供免费的网络以及接近免费的空调,虽然总是抱怨这里那里的不足,例如食堂的伙食味道不佳,但现在踏上社会才知道学校的仁慈和可爱。

  也许是惩罚他们的不知满足,毕业典礼结束以后,为了迎接新生,学校将他们这些旧人无情的抛弃了。尚不及哀叹学校的薄情,刚刚找到一个收入不过千余元的实习机会的木鹤礼就面对了现实。

  好在好友刘彦是个好人。

  他是本地人,家境也富裕,完全没有必要在外租房,但看见为房租苦恼的自己,他竟然主动表示要和自己合住,为自己分担房租。

  “因为我们是好朋友。”

  他这么笑着,在租房合同上签了名。

  他们租借了三十平方的小房间,不是很大,分担以后,自己每个月只需支付包括水电煤在内的费用不足四百,这才让自己能在这繁华且高消费的大都市有了容身之地。

  现在,一切都在好转。

  电脑是贷款买的,每个月偿还一百,再还六期,这电脑就完全是自己的了。

  苍天总不会欺负勤劳的人,他相信,自己会得到想要的生活,在这个快节奏的城市,得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住在属于自己的房子里面,每天回家都有妻子和孩子的笑颜相迎。

  好像想得有些太远了。

  他叹了口气。

  谈恋爱是奢侈的。

  他虽然不觉得自己是个美貌英俊的青年,但如果把范围限定在这学校里,也算是相貌堂堂吧,虽然被誉为鹤立鸡群。

  这是阴盛阳衰的学校,有剩女没剩男,连相貌接近月球背面的人都因为“我很丑但是我温柔”,加上男少女多的大趋势,有了女友,像他这种相貌堂堂的青年,更是极其的抢手。

  比自己擅长打扮的刘彦就因为相貌上的稍微高于平均值以及擅长花言巧语的优势,几乎把全校长得能看的女生全部泡了一遍,被誉为XX的第一种马。

  但是自己不能那么做,因为——

  他没有钱,无法给女友买礼物,和女友外出购物或是吃东西,也不可能每次都是女方付钱,他不是吃软饭的小白脸,也不想被人当成那种男人。

  所以,在没有钱的现在,他不想结交女朋友。

  即使有不止一名女性向自己表达好感,他也只能装出懵懵懂懂的样子,拒绝了她们的好意。

  打开窗户,有些暖意的风吹来,将房间过重的冷气散去,他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晚上十点了。

  “糟糕!”

  在心中暗暗的喊了一声。

  晚上十点是一天一次的超市特价时间,如果不能第一时间赶到现场,错过了最佳位置,那些大妈们的抢购战斗指数之高,木鹤礼甘拜下风。

  赶紧收拾电脑以及其它,冲出教室,赶往超市!

  面包,以及各种特价处理的水果、蔬菜,你们都要等着我!

  ——※—※—————※—※—※——————※—※—※—————※—※——

  万幸!

  从超市的结账处走出来的时候,木鹤礼满面春风。

  好运追着他。

  虽然到超市的时候已经失去了最佳的位置,但因为超市地下一层有促销特价活动,大妈们都被特价的牛奶、玉米油吸引,人手一箱,自然,抢夺特价面包的时候,战斗力自然地打折了。

  胜利抢到接下来的三天的早餐!

  乐滋滋的走在路上,木鹤礼更觉得自己是个幸福的人。

  怀中柔软的面包散发着快乐的香味,生活本就是不断的计算的过程,来自一个小城市的他更需要努力,才能不至于对不起依靠在小城市的小街道开小超市供养自己的双亲以及奶奶。

  奶奶呀,我今天也在努力着省钱,我一定会在你有生之年拥有自己的房子,把你们接到我的家里面!

  淳朴的誓言再一次的回味,虽然因为初尝生活的艰难,他也知道在这样的大城市拥有属于自己的房间是艰难的,可是,只要有梦就会有实现的一天,何况,他拥有全世界最美好的东西:青春!

  只要还有青春在,他就有资本去拼搏!

  再一次在心中为自己的鼓励,虽然周末的时间消耗在母校,借用免费的网络的行为还是不值得赞美,可是他已经尽了全力。

  他这样一边走着,一边想着。

  前方,天空划过一道流星。

  在家乡有一个传说,若能抓紧流星坠落的瞬间发誓,并且向着流星的方向跑一百米,不管是怎样的誓言都能实现,竟会遇上流星的他赶紧在心中将自己对未来的梦再一次重复,而后,奔向流星消失的地方。

  轰——

  火光闪耀,耀得他不能睁开眼睛,仿佛世界末日即将来临,同时——

  耳膜生痛!

  巨大的声响,震得他的耳朵生痛,可怕的冲击气流袭来,将因为对未来美好的希望而追出的人撞倒。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已经无暇多想了,本能中,他保护着全身上下最贵重的东西:还没有还清贷款的笔记本!

  至于散了一地的面包和其他的东西,他虽然舍不得,但也知道面包是不会因为跌在地上就坏掉,弄脏一点点的话,只要捡起来,把表面弄脏的部分撕掉,还是能吃的。

  唉,这一次真是被老人们的传说害死了。

  抱怨着,好在冲击波没有持续很久,很快,空气中就有了轻松的流动,微微带着爆炸的热度的晚风吹来,吹得身体无限舒畅。

  现在可不是发呆的时间!

  他在心中告诫自己,开始了捡面包的努力。

  好在今夜星光璀璨,加上面包也不是什么体积过小的东西,只要低下身努力找,总是能找到的。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

  怀中的面包越来越多,脚下也踩到了奇怪的东西。

  软绵绵的,脚踩上去沙沙作响,好像丝绸一般,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木鹤礼是个有正常的好奇心的男人,意识到自己也许踩在什么奇怪的东西上以后,他停住了。

  伸出手,抚摸着地上的东西,丝一般的滑腻感觉,好像……是头发!

  这里怎么会有头发!

  而且是很长很长的头发!

  他不由自主的想到刚才飞过天空的流星。

  难道那不是流星,而是失事的飞机?

  难怪会有冲击波。

  希望这头发的尽头躺着的不是烧焦的尸体。

  他是个好人,正因为这一点,他注定了与大富大贵无缘,却也不会遇上大灾大难。

  沿着地上的头发,他走向了更深处。

  果然,在不知是不是飞机的残骸的大量奇形怪状的黑乎乎的东西以及石头堆砌物的附近,静静地躺着一个人。

  那人的身体蜷缩,因为穿着白色的衣服,所以在夜晚还有些显眼。

  他伸出手,试探那人的呼吸,鼻翼处流出的空气是湿润的,那人还没有死,甚至可以说,还很健康。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是老人们的教诲,而且遇上这种事情,任何一个善良的人都不能做到见死不救。

  他决定浪费一点点的电了。

  拿出手机,借手机的光,他看清楚了那躺在地上呼吸均匀的人。

  美人!

  木鹤礼完全的呆住了。

  虽然在现实中没有见过惊艳得让人失去语言能力的美人,可是看了那么多的影视剧,也(在杂志的封面)见过无数世界级的美女的脸,他也算是知道美丽的标准是什么,可第一次近距离的看见美人,还是这种极品美人,实在是——

  努力了很久,才没让自己的口水掉下来,弄脏美人的脸。

  这就是白雪公主的美貌吧。

  静静的躺在地上,长发铺曳,呼吸均匀,只是裹了一件不只是和服还是阿拉伯长袍的白色长衣,衣服的开口处,玉腿微露,真是……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荣曜秋菊,华茂春松。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

  皎若太阳升朝霞;灼若芙蕖出渌波。

  曾经在文学鉴赏课上反复颂读的这几句话化为真实的美人出现在眼前,华丽纤细的词藻形容的美人竟不是曹植的想象!

  洛神赋中形容的那种等级的美人真的存在!

  而且就在自己的面前!

  自己的手可以碰触她,可以感受她的呼吸,可以嗅到她身上的香气,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这——

  太美好了!

  保持了二十多年的少男心在一瞬间碎裂了,即使是一场偶然,他也不敢想象如此的艳遇竟会落在地上的头上,天上掉下一个馅饼的感觉,应该就是这种感觉吧。

  不,这不是天上掉下馅饼,而是,天上掉下一个拯救自己的女神!

  真是……

  苍天待我不薄!

  激动地眼泪也流出了。

  承蒙上天如此看重,我一定会努力生活!

  这是一个(因为种种非主观因素而)没有结交过女朋友的男人的美好期望,虽然眼前的这个人明显是来历不明,可是遇上这种情况,作为一个善良的人,木鹤礼很难做到将他置之不理。

  木鹤礼低下身,动了一下这人的身体,她的身上传来叮叮咚咚的响动。

  是身上的饰品吧。

  可以看见露出的手腕上有闪闪发光的珠宝,木鹤礼不懂珠宝的真假,但那光芒耀眼,想必也不会是假货。

  这是一个真正的女神!

  好运呀,真是太好运了。

  木鹤礼这样想着,将已经昏死的人弄起。

  这个人的身高和自己差不多呀,难道她是欧美的女神,于是——

  不管了,能捡到一个女神,自己也该感谢神灵了,何必介意这位女神是东方的还是西方的?

  现在可是流行世界大同。

  ……她是赤脚。

  将她扶起来的时候,木鹤礼发现她赤着脚,也就是说,没有穿鞋。

  有了少许的矛盾。

  最终,木鹤礼决定将她背在身上,扶她起来的时候已经发现她很轻,应该能轻易的背回家。

  但是,背在背上,为什么会有违和感?

  好像,女人的身体不会这么平!

  难道——

  但是,已经决定救下这个人,所以,不论他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能半途而废!

  背回家再说吧。

  ——※—※—————※—※—※——————※—※—※—————※—※——

  好不容易将人背回来,木鹤礼也明白了,自己梦想中的女神果然是错觉,他是男人!

  可即使事实如此的打击人,木鹤礼还是将他背回家。

  因为刘彦不在,他自作主张的将这来历不明的人放在刘彦的床上。

  房东李婆婆已经睡了,这样也好,免去了被李婆婆说教。

  他是赤脚,因为自己的不小心,脚掌沾了少许灰尘,木鹤礼是个喜欢照顾人的人,于是为他打来温水,将他脚掌的脏东西擦去。

  手指碰了一下他的脚,很娇嫩的脚趾,显然是出身富贵之地,很少需要走路的那种。

  衣料也是木鹤礼没有见过的高级布料。

  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木鹤礼只能等他醒来了。

  事实上,在发现他其实是男人,而不是期待的女神以后,木鹤礼那炙热的心已经萎靡不振了。

  他等待着,让这个来历不明的人舒服的躺着,等着这人的醒转。

  唉,原本还想着天降美女,而后获得美好的未来,现在也只能做个世俗的小人,等他的家人找上门了。

  为自己的不走运再一次的哀叹,他等着这个人的醒来。

  细细的观察着,现在,光线充足,可以更加详细的看清他的容貌,确实是个罕见的美人,是木鹤礼至今为止见过的最美的人,而且,他相信,以后也不会见到比这个人更美的人,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这样的美貌,只能被归类为妖!

  相貌是妖冶的,可他散发的气质却是清雅的,吸引着木鹤礼。

  可是,既然已经确定是男人,那么,再美也没用,木鹤礼不是同性恋,他喜欢的是美女,不是美男!

  即使他是能让全世界的人都喜欢的美貌,只要他的性别为男,木鹤礼这颗直男的心也不会动摇!

  只是——太可惜了。

  明明是个男人却长得那么美,等他醒来,一定要问问他有没有姐妹,甚至,如果是这种美人,即使是他的母亲也可以。

  年龄不是问题,木鹤礼相信,如果是这种美人的母亲,也定是个风情款款的成熟高雅美人。

  唉,只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

  再一次的哀叹,木鹤礼转身,处理弄脏的面包。

  这次真是得不偿失呀。

  2.难熬的夜晚

  “宝宝,你还没有吃晚饭呀。”

  等待捡回家的人醒来的同时,木鹤礼想到自己的宠物龙猫还没有吃晚餐,于是从抢购的东西中找到处理价的烂苹果。

  将烂掉的部分挖掉,稍微沾了一点烂疤的地方切成薄片给龙猫吃,这小东西最喜欢吃苹果,每一次都吃得津津有味。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