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傻爹 第二卷————湮湮


  【第二卷:傻爹傻宝终成眷属】

  【01】祸害

  繁华的街道上,车来人往,叫卖声一浪高过一浪。

  道路中央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公子分外惹人眼球,说起这位身着华丽的小公子,整条街从茶楼的伙计到街口卖茶叶蛋的老婆婆都会嘴角抽搐,躲避都来不急。

  他活脱脱就是一个拥有天使面容的小祸害,谁被他盯上就不会好过。可谁让这小祸害竟是小王爷,六王爷府的宝贝疙瘩,六王爷的掌中宝,若是他有丝毫损伤,他们也不用再做生意了。受害者们也只能憋在心里,自认倒霉了。只是众人都纳闷了,小时候看这小王爷要多可爱有多可爱,怎么大了就成了这么个祸害?哎,家庭教育果然很重要!

  宝宝的目光停留在一个木制玩具小人身上,满心喜爱拿在手里玩弄。

  老板是个眼睛小小的男子,此刻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缝,“小王爷,您今儿个怎么这么早就出来了?”

  爹爹今天走得早嘛!~不过宝宝当然不能这么说,目不转睛的盯着手中的木制玩具人,“今天天气好,所以出来的比较早啦。”

  “今儿个天气确实不错,现在入夏早点儿出门也没那么热,到了酷夏天就算是这会儿也没这么凉快了。我家的那小子过几天就要去上私塾了,不过我看那小子也不是秀才的料,性格随我,读了也读不出什么……”老板和宝宝也算是熟人,平日里不时就爱拉拉家常什么的,别说两人还挺投缘。

  宝宝撇撇嘴,“我也不爱读书,写字好麻烦,不过小时候答应过夫子要好好学的!咦?老板你的木头人的手怎么掉下来了?!”宝宝抬起头一脸质问。

  “怎么可能?!”老板不相信的凑上去看,果然木头小人的手已经在宝宝的手心里和身体脱了节。

  宝宝不禁皱皱眉,一本正经的作教导状,“老板,不是我要说你,怎么可以卖坏的东西呢?这样是会坏了你的名声的,幸亏今天你遇到的是我,若是换成别人,你以后还怎么做生意。不过你放心,我们是老朋友了,这件事我是不会告诉其他人的,以后你一定要好好做人啊!”

  老板双手捧着被破坏的木头小人,看着宝宝远去的背影欲哭无泪,明明是你弄坏的好不好!居然还倒打一耙!……青天白日的抢劫啦!

  今日天气确实不错,凉风徐徐吹得人浑身舒畅。宝宝心情愉悦漫无目的逛了许久,突然觉得有点饿了。

  “顺儿!”

  因为宝宝不喜欢顺儿跟他太紧,所以一般主仆两人之间都保持着3米的距离。

  顺儿三步并成两步追上前,问:“主子,怎么了?”

  “顺儿,我饿了!”宝宝苦着脸摸了摸平坦的小腹。

  顺儿望了望四周,“主子,我记得前面有家小吃摊,那儿的云吞您特别喜欢吃。”顺儿从小便跟着宝宝,陪宝宝玩到大,对宝宝的喜好及一切事物是知之甚详。自从跟了宝宝以后,顺儿的人生目标便是一切也伺候好小王爷主子为荣,即使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于是,这么忠心的跟班就被宝宝光荣的奴役长大。

  说到云吞,而且还是他爱吃的,宝宝只觉得更饿了,迫不及待的说:“好啊,好啊!就吃云吞,好饿,顺儿我们快去吧!”

  边扭着头对顺儿说,就边朝前走。

  “主子!小心!”

  顺儿的话音刚落,宝宝就被撞了个满头包,结结实实的被撞在地上。顺儿一惊,吓得六神无主,赶紧的就上前将宝宝扶起来,结结巴巴担忧的直问,“主,主子,怎,怎么样?摔到没有!疼吗?”

  宝宝撅着嘴拍了拍身上的灰,不好,衣服脏了!等下爹爹看到问起就麻烦了!他可是偷跑出来的呀!

  “顺儿,没事,我不疼,就是衣裳脏了!怎么办?”

  两人跟前是一个庞大的列队,撞倒宝宝的便是列队站在最前面的穿着官府侍卫。

  一个满脸横肉的侍卫粗声粗气的吼着:“快闪开!快闪开!知道这是谁的轿子吗?就没头没脑的往上撞!要是惊了架,有几个脑袋也不够砍的!还愣着干嘛!还不闪开!”

  【02】偶遇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怎么停下来不走了?”细声细气尖锐的声音从侍卫的身后传来,一个身材瘦弱的太监从列队内走出来。

  宝宝眨眨眼看清来人,心里大叫不好,是漩哥哥!赶紧转身低下头。

  侍卫赶紧解释道:“肖公公,是有两个小子挡了路,我马上把他们赶走。”

  “那还愣着干嘛!快着点儿啊!”肖公公仰着单风眼打量着将头低得矮矮的宝宝,心道:衣裳是脏了点儿,不过这可是好料子。唉,别说光是从背影开好像是在哪儿见过?就像是……

  侍卫刚拎起宝宝就见肖公公惊慌的咋呼开来,“呦!这不是小王爷吗?!你这个不长眼的狗奴才,手放哪儿了!快放下!快放下!”

  从侍卫手里抢回宝宝,肖公公脸一变笑眼眉开,“小王爷,您怎么在这儿?那个狗奴才没冒犯您吧!”

  顺儿怒气冲冲的抢先上来,指着那个侍卫说:“刚才就是他,把小王爷都撞倒了!”

  顿时,肖公公也和顺儿一样气愤,尖声尖气的骂着:“狗奴才!你是不想活啦!竟然敢撞小王爷!你该当何罪!”

  侍卫吓得跪在地上连连磕头,嘴里念着:“奴才该死!奴才该死!”

  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人,肖公公适时的也为侍从说话,“小王爷,所谓不知者不怪罪嘛,您就放过他吧!回去以后我会好好收拾他的,您放心!”

  宝宝此刻才没心思去处罚谁,伸着头瞅了瞅庞大列队中央那顶华丽的轿子,紧张的说:“没事!我还有事!先走了!你就别和漩哥哥说见过我了!”转脸拽了拽一旁的顺儿,“还愣着干嘛!快闪啊!

  肖公公一脸疑惑,“不是,小,小王爷您这是……”

  只是宝宝还没跑开几步,身后那顶华丽的轿子帘便被撩开,传来冷冷的声音,“要去哪儿?还不过来。”

  完蛋了!被发现了!宝宝吐吐舌头,悻悻的缩着身子硬着头皮走到轿子前,对上那张冷酷俊俏的脸,扯开嘴角灿烂的笑着,“呵呵,漩哥哥,这么巧啊!~今天天气真不错呀!”

  锦漩毫无波澜的继续冷着脸,冲着宝宝钩钩手指,“别废话了,进来吧!”

  宝宝扁着嘴,无害的眨眨眼,钻进了宽大的轿子内。

  轿帘放下,轿子再次起动,万年冰山终于融化,锦漩嘴角微微上翘着,单手撑额依在一边,慵懒的盯着宝宝。看到宝宝身上灰溜溜的衣裳,不禁皱紧眉,“那个侍卫推的?”

  宝宝一惊,糟糕,被漩哥哥听见了。这么多年,宝宝对锦漩的手段可是了解的一清二楚,他的处事风格就如同那张万年冰山的脸,冷冰冰的毫无感情,另可滥杀不放过一个,另他皱眉的人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不是啦,是我自己没路,自己撞的跟他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是吗?”显然锦漩没打算就这么算了,可也并未再说什么,不温不火的微微闭上眼。

  突然,“咕噜咕噜……”宝宝苦着脸捂着肚子,眼巴巴的望上锦漩,“漩哥哥,我饿了!”

  锦漩睁开眼,冷酷的脸上露出一丝称为笑的表情,无奈的摇摇头,“你啊,永远都这么麻烦!”

  “嘿嘿……”宝宝赔上一脸献媚的笑。

  锦漩看着宝宝吃着肖公公买来的点心,不仅咂嘴还发出“吱吱”的声音,活像老鼠在啃食一般,脸上的笑意更浓。

  还是和小时候一个模样,长不大的小孩性格,可是,只有看到你我才会想笑,才会笑……

  “怎么,又偷跑出来了?”

  宝宝一口点心掐在喉咙里,停了好几秒才吞下去,底气不足的吼:“才没有!漩哥哥你别瞎说!”

  “是我瞎说吗?”锦漩那双阴冷的眼睛扫了扫一脸‘我是偷跑出来’表情的宝宝,玩心大起,“哦,那等会儿我和你一起回去,正好想去找皇叔谈点事。”

  宝宝慌了,丢下手里的点心扑到锦漩身边,“不要!不要!漩哥哥!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锦漩点点宝宝鼻尖,“叫你不听话,一天到晚的就知道往外跑!若是遇见坏人怎么办?”

  宝宝撅着嘴,小声低估,“哪有那么多坏人,还当我是小孩啊!”

  “你就是小孩!”锦漩提高声音。

  宝宝决定不理锦漩了,扫兴的靠在软坐上,玩起自己的手指。

  锦漩叹了口气,手扶上宝宝的额头,软言轻语的,“都说自己不是小孩子,还耍什么孩子脾气?!”

  “才没有!没有耍孩子脾气!我是大人了!我成年了!我今年都已经16岁了!”宝宝气愤的争辩控诉着自己的年龄,宝宝很生气,很气愤,很无奈,为什么他们总是把我当小孩子看!

  锦漩笑了,扯着嘴彻底笑了,揉着宝宝气鼓鼓的小脸笑得迷倒众生……

  【03】跳墙

  轿子在王府门口停下。

  “记住,以后不准再随便乱跑。”锦漩冷酷着脸,满眼警告。

  宝宝信誓旦旦的保证,“漩哥哥,你放心,我下次绝对不会再随便乱跑!”我每次都不是乱跑的嘛,而且一点也不随便,我可都是有详细计划的。

  锦漩哪儿还不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小算盘,瞪一眼那张鬼灵精的的小脸,也懒得管,随他去。

  放下轿帘,“肖公公,还愣着做什么?”

  肖公公一点儿也不敢耽误,赶紧的招呼着起驾,自己主子的脾气可不是闹着玩的。

  宝宝看着长龙般浩浩荡荡雄壮的列队从眼前缓缓行过,渐渐远去。跳到大路中央,作着鬼脸吐吐舌头。

  顺儿凑上来,“主子,咱们回府吧。”

  宝宝喃喃的撅撅嘴,“哎,没办法,也只好回去了,真扫兴!本来还想买点桂花糖的!”

  “主子想吃,等会儿让厨子做就成了。”

  一提宝宝就苦着脸,“那厨子弄得东西我从小吃到大,十米开外闻到他身上的味道我都要吐了!算啦,算啦,还是赶紧回去吧!”

  顺儿点着头,转身就往大门口走,没几步就被宝宝拽回来,迎头就是一个爆粟,“笨,你往哪走!”

  顺儿委屈的捂着头,“不是要回去吗?”

  “当然要回去,可是不能走正门!”

  顺儿一脸疑惑的问:“为什么?!”

  “真笨!”宝宝对这个笨跟班无语了,“漩哥哥都回来了,爹爹肯定也早回府了,这会儿从正门进去肯定被撞个正着!”

  “哦!主子您真聪明!”顺儿对宝宝一脸的崇拜,主子从小就是这么聪明!嘿~

  “那就别再说废话了,快走吧!”

  顺儿还没反应过神已经被宝宝拽到后院的墙外,看到这堵墙顺儿不禁向后缩了缩。

  “缩什么缩,回来。”宝宝一抓,顺儿的身子又撞了回来,一副可怜装,战战兢兢的问:“主子,又要爬墙?”

  “那当然!”宝宝献媚的凑到顺儿旁边,笑得猫腻吃了鱼腥似的,哄着,“好顺儿,你看都爬了那么多次了,也不在乎再爬一次不是。”

  “主,主子,我们走正门好不好。”顺儿哀求着,像是要哭出来似的。

  这也不能怪顺儿对这堵墙有恐惧,要是基本隔三岔五就得爬次不说,每次爬过之后还得接住墙外这小爷,虽说宝宝不重,不过瘦得和竹竿有一拼,被风一吹就能倒的顺儿可承受不起。这个宝宝比较郁闷,明明这小子比我还能吃,怎么就这么瘦?!再加上顺儿拿能让宝宝受伤,每次都只全当自个是垫子,被压得浑身青块。

  宝宝脸色一变,“你主子注意已定,少废话,快爬!”

  宝宝都下了死命令,顺儿怎敢不从,只得凄凄哀哀的熟练的爬上墙,站在墙头俯看着宝宝,“主子,我进去啦。”

  宝宝点点头,“恩,快,小声着点。”

  顺儿从墙头往院内跳,就听见院内传来“啊”的一声。

  “怎么了?顺儿怎么了?”宝宝有些着急的问,“摔着了吗?”跳了那么多次怎么还这么笨手笨脚的?!

  院内却一点儿动静也没有,宝宝的小脸皱成一团,发生什么事了?

  “顺儿?!顺儿你没事吧?!怎么了?”

  “没,没事,主子,我没事!主子您也快进来吧!”顺儿终于开口了,只是声音有些奇怪。

  不过宝宝也没在意,“哦,我马上就来。”说着踩着墙外的大石块上了墙头。

  若要说宝宝怕什么,那最致命的便是宝宝极端的怕高,从小便怕,高过两米的高度在他看来都是威胁的高度。

  此刻站在这么高的地方头皮都有些发麻,不敢往下看,闭上眼睛抖抖颤颤的站在墙头,冲着院内的人喊着,“顺儿,你要接住我!”就往下跳。

  “砰……”

  宝宝紧闭着眼睛,感觉怪怪的,为什么身下好像不是顺儿的一堆骨头?而且还挺软挺舒服的,而且这股味道……好熟悉???!

  【04】悔不当初

  宝宝猛得睁开眼对上一张板起的面容,有些生气的俊脸。

  呜,糟糕,又被当场逮住了。

  宝宝甜甜的笑着,一脸天真无邪的在锦炎的胸前蹭了蹭,“爹爹,你回来啦!怎么不在屋里休息,在这里做什么呀?”

  锦炎瞪圆眼怒视宝宝,“少装无辜,别叫我,我不是你爹爹!”

  宝宝小脸立刻挤成一团,拽紧锦炎的袖口,可怜巴巴的呜咽,“爹爹你不要宝宝啦!呜,爹爹不要抛弃宝宝!宝宝不能没有爹爹的!”

  锦炎挑眉冷笑,“不准装可怜!”

  宝宝吐吐舌头,俏皮的蹭着锦炎,真诚地,“爹爹,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锦炎眉头紧皱,暴怒地吼,“也不准装乖!”他已经成功的免疫了宝宝的各项伪装。

  宝宝有点黔驴技穷了,心想,爹爹变聪明了!下次得换新招了!想到这儿,宝宝想起先跳进院子的顺儿,恨恨的瞪他一眼,用唇语说:死顺儿,你害我!看我等会儿怎么收拾你!

  顺儿无辜的哭着脸,回以唇语:主子,不关我的事!这都是王爷让我干的!

  宝宝刚开口便被锦炎将小脑袋瓜搬回来,严肃的说:“你少和顺儿挤眉弄眼的!你说我这都是第几次逮着你了!”

  宝宝撇着嘴,不满地,“爹爹,人家都长大了!为什么还不让我出门!”

  “爹爹不让你出府是为你好,外面多危险!要是遇见坏人怎么办?!”坏人不遇见他那就是走运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