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园传说————拾舞


[Expressman系列之三] 乐园传说 BY: 拾舞


  乐园传说 楔子

  那是一场危及六大星系,八个星际政府,三十二个星球的战争。

  参与这场战争的,却只有五个人。

  『你走吧,只有你有办法避开她的眼线离开,我是这里的负责人,她要的也只是我,只要我留下来,她不会在意你离开的。』

  『……那他呢?』

  指着一样在场的第三人,那是他第一次看见他的队长苦笑,『我命令不了他,可是我可以命令你,带着备份离开吧,不要再重覆这次的失败了,乐园还是可以再建的。』

  他无言可以反驳,也从来没有人有办法望着那双夏卡尔男性独有的金色双眸,还能对那个人说不。

  於是他依照命令离开了。

  他仍然记得那天自己用尽全力奔跑在『乐园』的星际回廊上的情景。

  那条回廊是他的队长最爱的地方。走在透明的回廊上,可以看见整个工作站『乐园』的外观。周边景色让人错觉自己正飘浮於太空中漫步,放眼望去只看得见乐园的点点星火 ,和回廊地上银色的引导线。

  他一直非常讨厌这条长廊,感觉就像被抛弃在宇宙中,徒然为无垠无尽的黑暗所笼罩。

  他向来踩着滑板用最快的速度滑过这条长廊,但现在他只能靠自己的力量全速冲刺,因为他无法借助任何以电脑控制的东西,而那曾是他相信他的双手能完全掌握的东西。

  空气慢慢变得稀薄,他知道再过不了多久工作站的空气就会被抽光。他转过回廊最後一个弯,那是俯视整个工作站最好的地点。

  他不自觉的停下了脚步,看着乐园那条最引以为傲的长尾闪起一圈圈橘红色的亮光。

  开始、爆炸了……

  队长最後装置的炸药已然生效,他看着乐园被誉为苍之慧星的长尾,那里曾有座美丽的花园,种植了各个星球所供献的美丽花朵。

  那儿同时还有他这一辈子最尊敬的二个人。

  橘色光球一个接着一个,顺着苍之慧星的尾端绽放。再过去就是乐园中心的三层工作站,那里保存着星际政府联盟过去二百年来的心血,是联盟最重要的中枢地带。

  偌大的建筑物在黑色的宇宙中炸出巨大的橘色火花,像是日星系珍贵的绝种名花「火絮」一般美丽。

  光球漫延到回廊前,他知道他不能再看下去了,於是转身继续跑,一路冲出了回廊。

  进入停机坪,他知道他无法启动任何一台飞艇。他只能抓出太空衣套上,仅存的二个氧气桶就是他唯一的救命之钥。

  他回头看了最後一眼,他曾经那麽深爱的乐园。

  他看见火光以惊人的速度顺着回廊袭卷而上,就像晶星系古老传说中的火龙一般,以优雅而勇猛的气势冲了过来。

  他深吸口气,套上面罩,在火光吞噬停机坪前拉下手动门闸。眼前只有一片无边无际的漆黑,他回过身来,面对漫天扑来的火焰,他拉开一个氧气桶,藉着瞬间大量释出氧气产生的气流纵身跃入宇宙空间。

  氧气气流将他愈推愈远,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乐园彻底毁灭。一朵一朵接连盛开的橘色火花,极尽绚烂耀眼的在宇宙中绽开又凋落。当最後一点火光消逝,他彻底的陷入完全的黑暗,只能飘荡在无边无际的宇宙中,寂寞而且恐惧。

  乐园传说 01

  他睁开眼睛,一片刺眼的阳光。

  皱眉忍下光线刺在眼球上的疼痛,却没有闭上眼睛,只伸手抹掉额上的汗水。他爬起身,下意识的深呼吸,提醒自己已经好好的在地面上了,而那场要命的战争也早就过去了三年。

  「该死……」他坐起身,将头靠在曲起的膝上。

  就算过了三年,他仍然每天在那个梦里惊醒,之後得一再提醒自己已经远离漆黑的宇宙、已经好好的站在地面上的事实。

  不管是睡着醒着,他都觉得自己能看见那一朵朵的橘色火花、他的队长最後的笑容,以及最後对他说的话。

  他的队长与联盟监察员为了毁灭乐园而丧失生命,而他奉命带着备份独自逃离乐园,在宇宙中飘流了四十八小时後,被在小艇上待机的二名成员寻获救回。

  在他清醒之後,同伴们是这麽告诉他的。

  他们小组五个人,只活了三个回来,而他成了拯救星际联盟的英雄。

  他所带回来的,是乐园的原始程式,足以让联盟重新建造新的工作站。

  一年以後新的乐园「乌托邦」建立了,联盟以史上最高待遇聘请他带领新的卫星舰队,成立最优秀的工作小组,但他却不愿再踏入宇宙,只愿意从地面指挥,二年後舰队成功进驻乌托邦,他则从联盟舰队光荣退休,至今已经整整一年,但他从未忘记乐园的一切,从未忘记丧生在火光中的两人,从未忘记飘流在宇宙中的恐惧。

  所以他回到了土星系,回到天仪这个他出生的地方,找了个阳光充足的房子住了下来。

  每当他醒来时能够看见阳光,清楚看见四周的一切,就可以立刻确认自己的确好好站在在地面上,而不是邈无边际的宇宙。

  爬身冲澡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就在走出浴室的时候,却听见楼下似乎传来轻微的声音。

  他顺手围上条浴巾,从枕头下取出爱用的枪,悄声出了房门,顺着阳台的梯子走下一楼。

  这间房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盖在颐院以西的山上。这整片山林是少有的原始林地,政府多次想要收购这座山林整治为国家公园,但在前几任地主的抗争下一直无法顺利进行。只是现任地主已经是高龄七十八岁的老妇人,再加上膝下无子可以继承,想要再坚持下去已经越来越是困难。

  他当初一眼就看上这间屋子,於是托人介绍原屋主,抢在政府介入前买下了这座山。

  购屋的条件只有二点,一、是绝不屈於任何条件将林地售给政府。

  这点对他来说没有任何问题。

  他从厨房绕进看来空无一人的大厅,发现声音似乎是从後院的日光室传来。那间日光室占地宽广,在白日的烈阳照射下既温暖又明亮,是前屋主每天喝下午茶的固定地点。

  他将枪上膛,转身向通往日光室的入口,微微探头望了眼。

  却见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熟门熟路的取出前任屋主放在一旁橱柜里的茶具,就在铺设了雪白蕾丝桌布的桌前动作优雅的沏起茶来。

  他微皱起眉,那充满教养的优雅动作像极了记忆中的那个人。

  年轻男人有张相当秀气的白皙脸孔,圆润的双眼和略薄的双唇,修得恰到好处的眉型,和一丝不乱的头发,连垂在脸颊上略有弧度的浏海都像是精心修剪过的。

  身上穿的雪白衬衫和黑色长裤,样式简单却在他身上呈现优雅流畅的曲线,看来柔软细致的布料必定所费不赀。

  看起来就像是个富家少爷,或是哪里的贵族。

  他突然想起了,当初买下这间屋子的第二个条件。

  前任屋主要求每年这个月份,需要把日光室借给她一位老朋友做为画室使用。

  因为老妇人这麽说,乍听以为是位老人家,在她解释後才晓得原来是位小朋友,只是现在看来,这位小朋友也没多小,至少目测没比自己小上多少。

  他倚在门边看着那位似乎心情很好的少爷把琥珀色的红茶倒进白色骨磁杯,决定看看他要到什麽时候才会发现自己的存在。

  上川哲也转头突然看到门边站着一个男人的时候着实吓了一大跳。有些尴尬的放下手上差点被他打翻的杯子,不好意思直视对方,也不确定自己该不该走近那个人,只好起身站在原地,展开有些羞涩的笑容开口:「您一定是新任屋主吧?苏菲亚应该提过,我是借用这里的画家,我叫上川哲也。」

  看着上川有些窘迫的神情,他才想起自己没穿衣服只围了条浴巾,索性一转手把枪背到身後省得吓到这位教养优良的少爷才开口:「你要待多久?」

  上川哲也似乎对他的直接有些讶异,怔了一怔才连忙回答,「三个月,我上周一开始来的,六日我会回家,不会叨扰到您,其他时间我只待在这里,如果您愿意将厨房借给我的话……或许用一下厨房,如果不方便的话也没有关系。」

  他盯着这位少爷半晌,确定他第一眼闪过的那种相似感只是因为那种贵族气息而已。

  「晚上不要睡在日光室,一楼的房间还有厨房都随你用,没事不要上二楼来,要离开的时候把钥匙留下。」

  说完转身要离开的时候,上川哲也又叫住了他,「请、等一等。」

  他回头看着上川哲也,神情有些不耐。

  对方不耐烦的神情太过明显,上川哲也不禁有些尴尬,「我可以……请问您的大名?」

  他不知道这位少爷想知道他的名字做什麽,再过二个月又三周他们就是没关系的人了,不过他还记得那位老妇人千万拜托他要对这位少爷亲切一点。

  「狄奈特.法肯。」

  上川哲也连说声请多指教的时间都没有,就看狄奈特已经转身走出日光室,大概是直接回楼上去了。他有些懊恼自己的失礼,因为不知道对方今天就已经住进来,否则应该先去打声招呼才对,虽然对方也并不是很欢迎他的样子……

  上川哲也叹了口气,不由得想念起亲切的苏菲亚。

  展开画具看着空白的画布,脑海里的画面仍是一片蒙胧,他不知道该画什麽。

  最後只好拿起素描本对他眼前所看得见的桌椅杯盘等杂物随意涂鸦起来。

  狄奈特走回大厅正准备上楼,不知道为什麽又回头朝日光室望了一眼。

  记忆中的那个人也常常像这样专注的在纸上涂鸦,把花园里各种珍奇的花给描绘下来,带着宁静的笑容一画就是好久好久。

  狄奈特就这样看着他半晌,才安静的转身回房。

  乐园传说 02

  『你喜欢花吗?』

  他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只抬起头望向那张一向优雅的笑容。『……不特别。』低下头,他继续整理着花圃。

  『我听说苍之慧星都是你在整理的。』

  『嗯。』

  简单应了声,他不知道这个新来的监察员想问什麽,不过队长吩咐过大家要对他客气一点,虽然队长自己也是整天跑给他追,但是对於命令他们也只能照做。

  『可能有点麻烦,不过这个可以麻烦你照顾吗?』

  那个人带着歉然的笑容,捧出一株小小的芽放在他面前。

  他难得的怔了会儿,从三公分的芽就可以看出来那是什麽植物,他抬起头来看着那个人。『走私品要经过队长的允许。』

  那人反而呆了呆,蹙起形状优美的眉,『你们队长会允许你们持有走私品?』

  『对任务无害的话。』他老实回答,伸手接过那盆芽,起身走到一块空的花圃前蹲下,小心翼翼的把芽移到土地上。

  那个人紧跟在他身後,『例如什麽样的走私品?』

  他指指刚埋到地上的芽,边斜了他一眼。

  『这不是走私品而是私人物品,我的母亲来自日星系,这是她送给我的。』那人的神情看来有些受伤。

  他耸耸肩,仔细的设定花圃的温度和湿度,『电玩、AV、鱼脊酒、桑原可怜的海报。』

  『桑原……什麽?』

  『桑原可怜,你可以去搜寻一下影剧新闻,她是东尼的梦中情人。』他再次确定了温度设定才站起身走回原来的花圃。

  那个人的神情有些茫然,却还是紧跟在他身後,忍不住开口提醒,『……主控区里有娱乐室。』

  『我们都是粗人,对文学名着跟交响乐还有艺术电影没兴趣。』

  那个人露出看来相当抱歉的神情,『对不起,我没考虑到你们的喜好,我会去找一些桑原……可怜?的……任何东西进去,你呢?你喜欢什麽?』

  『没什麽特别的。』他简单的回答,仍然面无表情。

  那人有些困扰的望着他,半晌才又重新泛起笑容,『我可以跟其他人一样叫你狄吗?』

  『你高兴就好。』

  那个人耐心地继续开口,『我的名字不太好发音,你可以叫我路就好。』

  狄奈特.法肯心想路雅应该知道自己跟他一样有一半天仪东方血统,却也懒得去猜测他的想法,还是简短的应了声。『嗯。』

  路雅算算自己就算已经在这里待了三个月,却还是没办法打进这些队员之间,公事不算,这一个月以来狄奈特竟是第一个好好回自己话的人。

  『谢谢你告诉我这麽多事,我会充实娱乐室的,你想要什麽尽管告诉我。』路雅展开他优雅的笑容。

  『嗯。』

  沉默了会儿,路雅试探性的又开口问他。『你为什麽愿意告诉我这麽多呢?』甚至是,包括关於走私品的那些?

  狄奈特奇怪的望了他一眼,『你是监察员吧?』

  路雅先是一愣才沮丧起来,完全没想到原来狄奈特是个这麽老实的人,他原以为狄奈特是最难接近的。

  他苦笑着回答,『你可以不用告诉我的,如果你不想说的话。』

  『也没什麽不能说,对乐园来说我们四个是无法取代的,就算你上报违纪也换不掉任何一个。』

  狄奈特的语气听起来不像是得意或是威胁,只是单纯的陈述事实而已。

  路雅来到乐园之前就注意过这一团精英份子,四个人都是星联从各星系特别选出的特殊人才。队长修.艾克斯来自神秘的夏卡尔星,端丽的美貌容颜其实可以去做各种魅惑人心的工作,他却入了星联舰队,靠自己不凡的身手、精准的战略和奇迹般的第六感,替星联打赢了无数战役,得到带领这个精英小组的机会。

  来自水云的安东尼.肯恩是个机械技师,从娱乐之国出身的孤儿却打败了星联培训多年的二千名正规技师,在乐园只需要最好的人才这个前提下被破例录用。

  另外一名机械枝师是来自夜狼的石田智,身兼医官的他自小就由星联培训班培养出来,双修机械与医学,在乐园的最终试验里与肯恩同分过关。

  最後就是狄奈特,法肯,简单来说他是个天才,不管什麽事只要到他手上都不成困难。在电脑工程上有巨大成就的他从五年前着手写下乐园程式之後主动将副本送往星联,寻求比天仪政府能给他的更大资源。

  於是星联为他成立了卫星舰队和乐园小组,他花了二年时间和小组讨论、修改,再依照他的设计用了三年建造起乐园卫星。

  舰队进驻乐园之後一切完美,乐园迅速成为六大星系最能依赖的新资源,但星联高层担心这四个能够随手运用乐园资源的年轻人会出什麽乱子,於是决定安排一个监察员跟在他们身边。

  在星际联合法庭工作多年的路雅得知自己被选为乐园小组监察员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居然能有这个机会登上这个凡是星联成员都梦想要去的地方。

  於是他来到了乐园,却一直找不到方法打进这四人之间,尤其是他应该要每天跟随的艾克斯更整天跑得不见人影连想看到人都不容易。

  就在他开始觉得沮丧的时候,正好收到母亲送来的礼物,於是他想趁机跟狄奈特打打交情,却没想到这个人出乎意料的坦率

  通常天才要是不高傲就很自闭,至少他见过的都是这样,但狄奈特看起来……高傲的很自然,有点沉默但也不至於自闭。

  路雅开始觉得也许他可以跟狄奈特成为朋友。

  『我不会上报这种小事的。』路雅朝狄奈特笑笑,『我可以再来苍之慧星看我的火絮吗?』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