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有傻爹 第一卷————湮湮


家有傻爹(第一卷)傻爹爹爱坏宝宝 BY: 湮湮


  文案:

  在锦炎17岁的秋天迎来了一个可爱的孩子,为他取名为宝宝。

  锦炎把所有的爱都倾注给宝宝,好像并不是单纯的只因为他是他的儿子。

  随着时间的逝去,宝宝渐渐长大,一如既往的迷恋,也不只是因为他是他的爹爹。

  这份情,是亲情的禁恋。

  本文小白,本人不萌虐,最喜恶搞,入者小心

  ************

  “你给我停下!”

  锦炎从奶娘手里抢回宝宝,奶娘一脸无辜,惊出一身冷汗。

  “王,王爷,怎么了?”

  锦炎左手单手抱着宝宝,腾出右手开始解衣服。

  外衣敞开了……

  里衣也敞开了……

  贴身的褓衣也敞开了……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按住宝宝的小脑袋凑到他胸口,让宝宝含住他的茱萸。

  “宝宝,我们不喝别人的,要喝就喝爹爹的。”

  “……”奶娘两眼一翻,向后一倒……

  ************

  一日,锦炎带宝宝进宫,正巧遇见一个怀孕的妃子。

  于是锦炎就问宝宝:宝宝,你想要个小弟弟,还是小妹妹?

  宝宝想了一下回答:要小哥哥

  ……

  锦炎听说小孩子的语言是从大人那里学的,于是某日早晨,锦炎就对宝宝说:宝宝圆圆的脸蛋像苹果,黑黑的眼睛像葡萄,小小的嘴巴像樱桃。

  宝宝突然咬着手指说:这么多好吃的呀!!

  ……

  一日,锦炎带着宝宝外出吃饭,点菜时点了绿豆饼却一直没有来,锦炎也没在意,要走的时候,宝宝突然冒出一句:绿豆饼怎么没有来?

  【第一卷:傻爹爹爱坏宝宝】

  【01】我家有个傻爹爹

  月黑风高黑,杀人放火天。

  嘈杂混乱一片的王府内传出阵天响的“哇哇”孩啼哭声。

  “生了!生了!是小王爷!是个小王爷!恭喜王爷是个小王爷!”

  接生婆欣喜的将用红色锦缎包裹着的小婴儿抱给六王爷。

  六王爷锦炎小心翼翼的接过小小的肉团,刚出生的孩子皮皱缩成一团,浑身红红得像红宝石。抱起来软绵绵的,手臂一点也不敢用力,却有怕把宝宝摔着,手心不停地冒着汗。

  锦言又惊又喜,心里像有万马奔腾。脑子里都是“我当爹了”这四个大字。

  宝宝闭着的小眼睛突然张开,黑漆漆的眼珠达着转,直盯着锦言,哭声骤停。肉乎乎的小手伸向他,圆嘟嘟的脸上露出笑。

  “呜……”

  王府的下人们集体气结的看着这个怪异的画面:

  该笑的王爷在哭,该哭的小王爷在笑……

  在锦炎十七岁的秋天,迎接来了他生命小祖宗,心头肉。彻底诠释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这句俗语。

  他是六王爷,当今天子还未登基的时候是五皇子锦骅,也就是锦炎的同胞哥哥。他们的亲生母亲是皇后的亲妹妹,生下锦炎后就不久便光荣的戴上大红花退出了历史舞台。身为天子的锦骅对弟弟也是格外疼爱,有进贡的好东西总是第一时间送去至王俯,锦炎年少轻狂,总是爱做出些让人头疼又异想不到的荒唐事,锦骅也只是一笑而过,不予追究。锦炎的脾气也是异常火暴,喜怒无常,阴风晴雨不定。这样一个身份高贵,脾气颇坏的王爷现在正抱着宝宝蹲在书房的桌底冥思苦想。

  “宝宝,你要叫什么名字呢?”

  宝宝出生几天就出落得越来越漂亮,红扑扑的小脸,肉乎乎的让人想咬上一口。此刻正安静的躺在锦炎怀里的扑闪着大眼睛,一脸稚气,天真可爱。

  “呜……宝宝,不要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人家嘛……人家会受不了的。”

  在门外伺候的下人抖掉一地的鸡皮疙瘩……

  “宝宝,我们就叫宝宝好不好?锦宝,锦宝宝。”

  宝宝继续眨着大眼睛,天真的看着自己一脸兴奋的老子。

  “宝宝,你说好不好?要是不好你就跟爹爹说哦!宝宝,你说好不好啊?”

  “……”

  “宝宝,你不回答是默认啦!是不是很喜欢爹爹给取的名字啊?!我就知道,宝宝最乖了!爹爹最喜欢宝宝了……”

  门外伺候的下人彻底无语言了……

  锦炎初为人父,紧张彷徨的几天睡不着,寸不离的抱着宝宝,越看越可爱,越看越喜爱,认定宝宝是他一个人的,谁也别想染指。要是和他抢宝宝的通通都是他的仇人,必定先除而快之。

  整个王府里的所有人都是他要防的对象,其中他最痛恨二个人。

  其中之一就是宝宝的亲生母亲,她只是王府内的一名丫鬟,生下宝宝后见锦炎如此疼爱宝宝还想着能母凭子贵,可没想到这位王爷的妒忌心是强到了一定程度。每次看见她看着宝宝,眼里流露出的那种浓浓的母爱,就如芒刺在背。

  我绝对不会允许这个女人跟我抢宝宝!宝宝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于是,宝宝的亲娘再也没见到宝宝,不久便郁郁而终。

  (……这此我不做评价……只能轻叹一句,女人出现耽美小说里都是不幸的……默)

  另外一个便是宝宝的奶娘,宝宝还小需要母乳来获取营养,可锦言还是不能忍受只属于自己的宝宝含着别的女人的……(-_-|||||||)

  “你给我停下!”

  锦炎从奶娘手里抢回宝宝,奶娘一脸无辜,惊出一身冷汗。

  “王,王爷,怎么了?”

  锦言左手单手抱着宝宝,腾出右手开始解衣服。

  外衣敞开了……

  里衣也敞开了……

  贴身的褓衣也敞开了……

  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式按住宝宝的小脑袋凑到他胸口,让宝宝含住他的茱萸。

  “宝宝,我们不喝别人的,要喝就喝爹爹的。”

  “……”

  奶娘两眼一翻,向后一倒……

  锦炎最喜欢的就是给宝宝洗澡,要不是现在的深秋,他恨不得每天给宝宝洗一次。

  宝宝光溜溜的坐在大圆木桶里“咯咯”的笑着,圆鼓鼓的大眼睛转动着好奇的看着周围。

  锦炎舀一勺热水浇到宝宝晶莹剔透的小身子上,红仆仆的冒着热气。

  “宝宝,洗澡澡……洗澡澡……做个香宝宝……”

  “咯咯咯咯……”

  “宝宝真乖……”

  “咯咯咯咯……”

  锦炎恶性趣味的将目光停留在宝宝盘坐的小细腿间,用手指上下弹弄着……

  “宝宝,你的小鸡鸡好小哦。”

  “呜呜呜呜……”宝宝涨红了圆嘟嘟的小脸抗议。

  “真的好小!”锦炎变本加厉的继续玩弄……

  “哇哇哇哇哇哇……”

  “本来就小,宝宝你还不承认,宝宝不乖哦!”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宝宝真不乖,不准哭啦!”

  ““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哇……”

  “宝宝你不服,那爹爹就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大。”

  在一旁帮忙的下人赶忙阻止正欲剥裤子的锦炎,额头挂着三条黑线。

  “王爷,小王爷还小,您就再忍耐几年吧,放过小王爷吧……”

  在场的众人均默契的点头……

  锦炎虽说是个闲差王爷,可有些公事也是推脱不掉的,可他担心宝宝见不到爹爹会哭,只能哄着宝宝睡着了才出门。

  锦炎像往常一样等宝宝熟睡之后出外办差,没等他走多一会儿,宝宝就醒了,睁着大眼睛等着爹爹来抱自己。可等了好久爹爹都没出现,就哇哇的哭起来。

  奶娘急得上窜下跳,又是哄又是抱,可宝宝只是涨红着脸张着小嘴一个劲的哭,眼泪吧嗒吧嗒的掉。

  锦炎正在路上,突然就觉得心烦意乱,心理乱糟糟的,是不是宝宝出事了?

  抛下一大堆人便飞速往王府赶回来,大老远就像是听到宝宝“哇哇”哭声。

  “宝宝……”

  他揣门而入,看见宝宝果然在哭,心疼的赶紧从奶娘手里抢过宝宝。

  宝宝的大眼睛泪蒙蒙的红的,鼻子也红彤彤湿嗒嗒的,活像只可怜的小兔子。

  “宝宝,不哭,爹爹在这里。”

  宝宝听到锦炎的声音哭声就停了,细细的抽搐着,小肉手紧拽住锦炎的衣袖,抽抽嗒嗒的最后慢慢闭上眼睛没了声音。

  锦炎看宝宝没了动静,煞是吓了一跳,轻轻的推了推宝宝的小身子。

  “宝宝?宝宝你怎么?宝宝快醒醒啊?宝宝你不能有事啊!都是爹爹不好,不该离开你的!呜……宝宝!!!!呜……”

  在一旁的奶娘终于看不下去了,擦汗,好心的提醒道:“王爷不用担心,小王爷只是哭累了睡着而已。”

  “啊?”锦炎擦擦满脸的泪,绷起脸,“妈的!你知道不早说!”

  “……”奶娘继续擦汗。

  从此以后锦炎走到哪就把宝宝带到哪,就算是出外办差也带着。宝宝也乖得很,不哭不闹,不是睁着大眼睛看看周围,就是躲在锦炎怀里呼呼大睡。

  皇帝专用的议事内,锦炎和锦骅两兄弟正在商讨着国家大事,可谈着谈着就慢慢偏离的轨道。

  “呀,宝宝好乖哦,又不哭又不闹。”锦骅直勾勾的看着躺在锦炎怀里的宝宝。

  “嘿嘿,那当然,宝宝是最乖的宝宝了。”锦炎一脸自豪。

  “自从上次见宝宝还是在宝宝满月的时候吧,当时身子小小,现在已经这么大了,长得可真快。”

  锦炎一脸傻乐。

  “皇弟,让朕抱抱宝宝吧。”锦骅一脸期待。

  锦炎黑着脸做了N次心理调整后,把宝宝抱给锦骅。

  “好软,抱起来肉乎乎的好舒服哦!”

  “……”

  “好可爱哦,还在睡觉,小嘴还一嘟一嘟的。”

  “……”

  “胖乎乎的小脸红彤彤的让人好想亲一口。”

  锦炎暴发了!从锦骅嘴下夺回宝宝,脸色青黑。

  “皇弟,不要这么小气嘛!再让我抱会儿!”锦骅可怜巴巴的眨眼望着仍然睡得香甜的宝宝。

  ——好可爱啊……

  “不要!”锦炎把宝宝搂紧了,骄傲的宣布:“宝宝是我一个人的,你休想!”

  “皇弟,不要这样嘛!就让我抱抱嘛,就一下下,我保证不会跟你抢宝宝的!”锦骅揪住锦炎的衣角有扯又拽得撒娇。(—_—||||

  “不要!”锦炎态度坚硬。他还能不了解自己的皇兄吗?小时侯自己有颗夜明珠,皇兄见了非常喜欢,于是就给皇兄玩,可后来怎么也不肯还,还说是丢了,其实就藏在床底下!(锦骅:……这事你怎么还记得??!)(……||)宝宝这么可爱,要是给皇兄抱着,等下肯定又要偷偷拿去藏着,还骗我说宝宝不见了!宝宝是绝对不能给皇兄的。

  锦骅见软的不行,眼珠一转瞪圆了面露凶相,拍桌喝道:“你到底给不给我抱!”

  “哼!想抱自己生个抱去!”说完锦炎便潇洒的带着宝宝甩袖而去,留锦骅一个人在屋里龇牙咧嘴。

  “生就生!朕马上就找人生去!”

  “皇上。”李公公挥掉额头的汗滴,“前些日子丽妃娘娘刚产下一名小皇子。”

  “是吗?”锦骅喜出望外,一想又呐呐道:“我怎么不知道?”

  “……”李公公继续挥汗。

  “不管怎么说,不用麻烦再去生了,这样也好!快,把孩子给朕抱来!”

  “老奴遵旨。”

  锦骅眉毛打结的看着手上的小宝宝,上下左右仔细的研究着,最后仰天悲鸣道:“为什么朕的孩子不像皇弟的宝宝那样可爱!明明朕和皇弟都是同样的精英品种,怎么生出来的孩子差那么多!为什么这个宝宝连朕身上的一分优点都没有遗传到?!”

  锦骅就这个问题思考了一整天,终于在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度下得出了结论:问题一定是出在宝宝母亲身上!一定是!

  于是,第二天,丽妃被打入了冷宫……

  【02】我家有个坏宝宝

  宝宝一岁多的时候就已经能在锦炎的辅助下走上几步,肉嘟嘟胖乎乎的小身子在软床上滚来滚去,不时的站起来走上几步,“扑通”跌在软棉棉的被子里眯着眼睛不肯再动。

  宝宝最近越来越懒,一天里多半都是在睡觉,就算是醒了也只是没精神的躲在锦炎怀里。锦炎担心宝宝不多运动容易生病,强忍着不去抱宝宝,拿着玩具挥着,“宝宝,看这里,看这里,好玩的玩具。宝宝想不想要啊?想要就自己来拿哦。”

  宝宝睁大眼睛看了看,撅撅小嘴蠕动几下,把头埋得更深。

  锦炎换了另一个玩具继续诱导,“宝宝,看这个,好好玩的哦,宝宝过来和爹爹一起玩。”

  宝宝这回连头也没抬,继续眯着眼迷离的看着软被。

  锦炎见宝宝不理他,心都碎了,伤心的说:“晤,懒宝宝,坏宝宝,居然不理爹爹,爹爹好伤心啊……呜……”

  宝宝好像听懂了,使劲的动了动小胳膊、小腿,费劲的坐起来,晃晃悠悠的又像棉花似的栽了下去。可宝宝不放弃,眼冒金星的又座起来,爬到向锦炎,肉乎乎的小手紧紧抓住锦炎的衣角,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锦炎,像是在说:爹爹,不要哭。

  锦炎激动的一把把宝宝搂进怀里,“呜……爹爹就知道宝宝是最乖的,宝宝不会不理爹爹的!宝宝,爹爹爱死你了!”

  “噶嘣噶嘣”在宝宝红扑扑的小脸上亲了两口,宝宝也乐得“咯咯咯咯咯咯”的直笑。

  “宝宝,爹爹带你去吃饭饭。”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