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龙帝君我耐你完本[灵异耽美]—— by:不羁客

[gl]穿成情敌怎么破完本[穿: 《穿成情敌怎么破gl》作者:陶佳人简介邵青芮没想到老天爷会那么整她,她分明是去抓奸的,结果却出意外重生回了九年前这也就算了,但她居然和九年前的小三互换了身体,还和小三酱酱酿酿的相爱了……宗雪:邵小姐,我

昊天瞥了眼缩成球都还嫌自己体积太大、过于显眼的林天奇。
“国舅,我国三十万东南军似乎也许久未上过战场了?”
林天奇心里咯噔一下。
却听见昊天自顾自说了下去:
“不过我想烁星群岛的海盗也是需要好好防范的,便劳烦你加固海防,以策万全了。”
“是是是,老臣定不辱使命!”
其实要点兵刚才就一道了,但凡事总会有个例外不是么,容不得他不担心。
昊天的这句准话倒是给他吃了个定心丸,低头连忙应允。
然而眼中精光爆闪,得意非常,嘴角甚至隐秘地勾起了一点弧度。
昊天外家功夫早到了四阶,眼力更是出类拔萃,早把他的小动作从光可鉴人的象牙笏上看得一清二楚了。心里冷笑,同时也不得不感到悲哀,举国将士无不忠肝义胆,唯独这林家是个例外。
西北形势危急,首战必须大捷,不愿意去的他自然也不会派去,免得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外戚势力驳杂,牵一发而动全身,开国才一年,朝中各方势力盘根错节,外族正虎视眈眈,不是内乱的时候。这林家仗着二女儿做了皇后,加上手握着东南三十万大军,平日里除规定的粮税外竟还私自盘剥百姓充盈私库,可恶至极……
他不是看不见、听不见、心里不清楚,只叹情势不由人。只能万般忍让,暗自记账。
但如今兽族、羽族同时与恒国开战,来者不善。他再不允许任何人在背后动不该动的手脚,尤其是对粮草辎重存有不良居心。
“不过,打仗可少不了粮草供给,你东南三亿良田怕是该派上用场了。”
昊天话语机锋一转再转,东南三亿并非全是良田,更不是他林家的,不过是在暗指他借故增税之事罢了。威胁之意溢于言表,且十分不给他面子。
他当然听出来了,心里也很是怨恨,但面上却一分不显。
笑容可掬地应道:“今秋田景比往年都要好得多,老臣正要向陛下禀报这个好消息呢!这不,还没来得及说就——”
昊天打断了他。
“那就好,朕就知道国舅是不会教人失望的。”
目的达成,管他说甚,给他几分面子又何妨。
—————————&&&——————————
“报——”
“主城湘檀已破,翼虎军两军先锋距 不足四里,不日便可渡江而下!”
斥候浑身污垢,狼狈至极,见到申屠烈就边跪边报。
众将尉顿时炸开了锅,西北三城加起来守军也有二十万,怎么可能这么不堪一击,短短三日就尽失三大主城?翼虎军不报而袭的行为不合常礼,的确让人猝不及防,不察之下丢了一个城可以理解。
但接下来的两个城又是怎么回事,挡一挡都做不到吗?
“闭嘴!”
申屠烈瞪了众校尉一圈,众人当即噤声,再赞赏地看了一眼镇静自若的儿子,却丝毫没意识到其实就属他自己嗓门最大。
“怎么回事,你是从哪儿来的?”
“禀将军,小人正是湘檀守军之一,是满城同袍和百姓拼死护着我们逃出来的!”
“没用成这样?”
身为军人居然还要百姓保护,这叫什么事!
就算西原人精悍,可以以一当三,但区区一个前锋部队,多不过一万人,湘檀六万守军居然守不住?要知道守城可比攻城简单多了。
谁料这斥候听了之后非但不畏缩,反而一脸悲愤地怒视他。
“将军!西北男儿无一怂包,可我们连战斗的机会都没有!翼虎军贼子立于数里外以巨弩、抛石机攻城,湘檀北门厚三丈,可仅仅一箭就被破了啊!血肉之躯根本挡不住!少将军单枪匹马出城挑战敌军先锋,却直接就被砸成了肉酱,他们根本不迎战!我跳河的时候整个北城墙都已经没了,我是漂到 才被救上来的……”
冬季北方诸河大多都会结冰,但唯独 与中州连接的河道终年不冻,这也是它能成为北方最重要渡口的原因。这斥候顺流而下,先遇到了途中休息的申屠家,便就近先向其禀报战况,之后自然会有其他斥候再把战报层层上传。
申屠烈听了一点儿也不相信,觉得是这家伙在找借口。因为可以一箭射穿城门的巨弩,他真没见过。弓弩之力,百丈外连重甲兵都射不死。数里外,也就是说数百丈外一箭就射穿厚三丈的城墙?骗谁呢。
但翼虎军前锋已经到了锦江北岸却是极可能的事情。
若翼虎军据江而战,那就意味着夺回西北需要花费更多时日,那么西北三城数百万的老百姓的下场也可想而知。
战争从来不只是胜负之争。
翼虎军既然不顾战争礼仪,不宣而袭,便不会有什么善待俘虏的道德良知,主城被屠之后就是其余城镇……
眉头紧皱。
但他总是觉得自己还忽略了什么重要信息。
不对!
“阿火,我们即刻出发, 河没冻结,斥候可以顺江而下敌军也可以,快快快!”招呼着儿子,连烧饼也不吃了,往怀里一揣就上了马。
————————————————————————
西城申屠家离水路近,北城夜家却是趁直道之便。
夜家四十余万主力军在东北守关,家主夜长焘却是领着六万精骑兵镇守中州北郡,兼职巡视中州最核心的九个主城,保其安定。
黑金军一人一骑,一刀一盾,只带一日粮。疾行一日休息时于当地补充下一日粮水,日可行千里,速度是普通步兵的五十倍。
申屠家还在被辎重拖累的时候,六万黑金军已然切金断雪,携赫赫之威奔至与湘潭隔江相望的锦山城了。
领了粮换过马后,于江边休息,似是静待着什么。
直到蹄声阵阵如雷,转瞬即至,铁血老将的脸上便难得露出了慈祥的神色。看着多年未见,一直随着父亲镇守苦寒边关的孙儿,满眼骄傲。
黑袍翻飞间,坚毅冷峻的青年轻身下马,利落非常。
矫健的长腿几步就到了夜长焘面前,手中长刀只一轻磕便紧紧嵌入冰层里,至此方知重量几何。单膝跪地,铠甲摩擦声中不掩清脆的磕头之声,冠上朱鸟最长的尾翎直直地搔到了夜长焘脸上。
“臭小子!”
此刻只是慈爱老者的夜长焘笑骂着扶起了外冷内热的孙儿。
在他眼里,夜阎永远只是当初那个天天冷着张跟东北天气似的脸,却总会用两条小胖腿跟在他身后跑来跑去,然后偶然无人时一把抱住他的大腿,缠着他耍大刀的小破孩儿罢了。
夜铭要守东北关,他料定必是孙儿夜阎率军来援。虽然发令仅一天,就算接到军令后当天就出发,最快也得再过一天才能抵达锦山城。
但他了解自己的亲孙子,现在看来,这小子肯定是听说西北的事还没接到军令就直接带着家兵过来了。一见面就磕头卖乖的,除了是真的想自己这个爷爷了,也有请罪之意。
他却不在意,夜阎如果死板地一令一动,那才是真的不配当他夜长焘的孙儿、黑金军未来的统帅呢!他了解夜阎,正如夜阎了解他。
所谓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
不过,也所谓远水救不了近火……
西原先锋军十五万,而羽族却只出兵五万,只因他们带来了威力巨大的战争武器——龙弩。
单是拉动就需近万强壮兵士,未发之时,弓弦发出的死亡之声便能让人胆战心惊,待到外族奇异的号子声戛然而止——巨矢也便携着流星坠落之威遮天而来!
巨大的破空之声恍若地动山摇,巨矢飞掠的速度快得像是可以点燃空气。触者无不粉身碎骨,碾压过人类渺小孱弱的肉体后直击城门。
轰然炸响后硝烟弥漫,敌军蜂拥而入,离开时唯留下一城断壁残垣、残肢断臂。
流血千里,红雪飘飞,赤冰万丈。
鼓动西原屠城原本只是一时起意,但感受着笼罩死城上方的那铺天盖地的怨气,羽宴很满意。
因为,那一位一定会很开心的。
当他再度勾着嘴角命令士兵拉动巨弩时,突然看见躲在城墙后的守城军挂出了降旗。
扒一扒表里不一的室友完本: 《扒一扒表里不一的室友》ta不想说话文案:迟暮和谢不复是一起长大的死党有一天迟暮喝醉了……然后他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室友微笑jpg.和另一篇文关系不大哈哈哈,只是想他们俩要是从小一起长大会怎么样然后就控制不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