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龙帝君我耐你完本[灵异耽美]—— by:不羁客

[gl]穿成情敌怎么破完本[穿: 《穿成情敌怎么破gl》作者:陶佳人简介邵青芮没想到老天爷会那么整她,她分明是去抓奸的,结果却出意外重生回了九年前这也就算了,但她居然和九年前的小三互换了身体,还和小三酱酱酿酿的相爱了……宗雪:邵小姐,我

《银龙帝君我耐你》不羁客
文案:
檀栾:大家好~我系一只渴望被心仪的男神收养的小野猫~喵喵喵~
云九尘:咳咳,好,我是一名偷偷跟了心仪的喵三年的痴汉。嗯,就酱。
月未央:哼,你们这群卑微的凡银,都快来膜拜我。
本宫主总有一天会复活银龙哒!会跟银龙有一个完美的开始哒!会和他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哒!
一个我爱你你却爱着他的故事
是造化弄人!还是,情深缘浅……
是冷面冷心!还是,心有所属……
是同入地狱!还是,选择成全……
今生前世~
檀栾=紫花妖(受),云九尘=龙神(攻),月未央=绿龙(属性是……额,这,呆瓜作者自己也不知道)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虐恋情深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月未央;檀栾;云九尘 ┃ 配角:金君灏;夜阎等等 ┃ 其它:镜花水月还是求仁得仁?
第一卷 北海猎奇
第1章 第1章 雪中携手,一路白头
当雪花纷纷落下,边关主城“栾雄”便开始热闹起来了。
商旅往来远胜之前,店铺酒家生意兴隆,市集街道更是一片红火。
随着各家大开门户,人流慢慢汇聚起来。
猎户将平时囤积起来的上等皮草取了出来,期待卖出个好价钱,好给妻子儿女多添置一些过年用的小玩意儿;各类摊贩也都纷纷将精心制作的珠钗首饰、玩具家具摆了出来,热情招呼路人挑选品玩;小食商则扯开嗓子吆喝了起来,盘算着多挣几个小钱花花……
喧嚣渐起,寒冬也随之温暖了起来。
事实上,栾雄的冬天一向不似北方其它主城寒冷。因东城外有座举世闻名的火山——削金山,便是漫天雪花,也因其存在而少了几丝寒意,而多了几分浪漫。
每年自第一场雪飘下,便到了去削金山远游的时候了。
邀约着亲朋好友沿露天市集一路闲逛,买几样小食边走边吃,去那红尘金岩的火山上沾点暖气,这是当地特有的风俗。
若谁再有幸找到一块“炎雪石”,那更是预示着接下来一整年都会有好运气!
众所周知,炎雪石只在雪后出现。石头经年温热,带在身边不仅保暖,还有类似“暖冬”的美好寓意。这样吉利的东西,不论是布衣百姓还是仙门豪强都不得不喜欢它。
何况它还有同雪花一般浪漫的典故呢。
众口皆说,世上最洁白美丽的雪花来自于正西方那五十万莽莽仙门雪山,“西山”。
想那般经年细雪纷飞的景象,那么,这种名字里带了“雪”的奇特宝石,约莫也是西山众道君送出的祝福吧!
西山有数不尽的奇珍异宝,西山人有龙炎大地最赤诚慷慨的心,他们送出的祝福,有谁不想要呢?
撇开这些不谈,它本身就是一种有白色雪花纹理的红色透明晶石,奇特美丽,世所罕见。
不说卖给聚宝楼价格几何,若有儿郎愿意不畏艰险为自己从岩壁凿取,或是不辞辛苦从滚烫的红尘土中寻来,那其中隐含着的关怀宠爱便可见一斑了。
有一块炎雪石作为定情信物,是栾雄未婚儿女最隐秘而幸福的期盼。
甚至成亲后的恩爱夫妻也仍会年年不厌其烦地同去寻石。
只为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携手而笑,一路白首……
————————————————————————
但这个冬天注定不同往常。
景平一年,兽族来袭,西北三大主城生灵涂炭。
破城而入的西原铁蹄踏碎了栾雄百姓心里的一切美好期盼。
“兽族来——”
“袭”字未出,已被一箭封喉。
西原人一向擅长骑射,何况这一箭还是来自有“羿日”之称的屠达之手。
若西原王的儿子连区区一个高声呼喊着、自暴藏处的副将都射不中,那等传到草原上,岂不是连雄鹰都会笑得自己从天上直愣愣地掉下来吗?
那尸体从数丈高的城墙跌下只是一瞬,可兽族大军已如潮水般汹涌而来,肥壮的马儿与它们身上坐着的高大西原人聚成了一道令人窒息的洪流,散发着能吞没一切的骇人气势。
中州昌平已久,孰料一夕惊变。
栾雄守军多年没实打实地上过战场,又早已习惯西原人侵扰边境的行径,如今说动真格就动真格,哪里反应得过来。等一腔热血地拿着兵器冲上去,当即就被西原人切瓜砍柴般削了,再被马蹄踏上一遭……
颓势一发不可收拾,兵败如山倒。
西原的战马在主人的指挥下辗轧一切,把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踏成肉酱,然后不断用蹄铁去感受血肉那非比寻常的触感。再歪着长长的马脸盯向远处仓惶呼号着的布衣百姓,顺应着西原士兵凶残的嗜血渴望与他们手中射出的箭矢一同疾驰而来!
惊惶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店铺里的伙计、客人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冲进来的西原人砍了头,随意砸在桌上,死不瞑目。死之前的眼神和表情凝固在惨白的脸上,看着他们徒手抓起自己前一秒还在品尝的美食大嚼,然后眼前、脑海里的景象都渐渐变暗,这才明白万事终了。
露天集市同样鸡飞狗跳,前一刻还轻松温馨的氛围荡然无存。刀斧每次挥下都必然带起一片血雾,溅到了仍旧热气腾腾的面食小吃上,也染红了这漫天遍地的洁白雪花。
身在户外得以第一时间反应的人尚且逃不过,何况不明所以的家家户户?
父母兄弟被大刀斩成碎块,妻妾儿女被掳走作奴作婢,甚至死之前还要眼睁睁看着他们被糟蹋凌虐……
因恨意而圆睁的双眼被挖去,西原人大笑着将其捏爆,想要捂住盲眼的双臂亦被厚刀斩去,拿在两个士兵手里挥舞,下一秒,滚落的头颅停在被轮、暴着的稚童身前,夹杂在西原人残忍的哄笑声中的痛苦尖叫愈发凄厉……
这类事情比比皆是,狼入羊群,岂有客气的道理?
————————————————————————
栾雄沦陷,只是一霎,但当战报沿着三城两江、重重宫闱、登天大道、内侍双手,沉重地放到恒国皇帝昊天面前时,却已是三天之后。
“岂有此理!”
黄杨木精雕细琢而成的龙案同斥候八百里加急送来的战报一起碎成粉末,恍若西北三城百姓们装载着幸福记忆的碎片。
“不报而袭,卑鄙无耻!栾雄守将又何在!”
天子发怒,文官们纷纷低头,恨不得把头埋到鞋尖上,无人敢出言触其霉头。
右边武将却是截然不同的一番景象,群情愤慨,跃跃欲试。
直到太子昊明挥市伏地,再平和温润的声音也掩饰不了他悲愤急切的心情。
“父皇,增兵为要啊!”
太子谏言后,众将领也迫不及待跟着跪下请命。
“我夜家愿往迎敌!”
“唐家亦是!”
“还有我申屠家!”
“……”
群情激愤,东南林家见势不妙也只有低声应和一下,心里却不断默念着千万别点兵点到我……翼虎军势如破竹,谁迎上去都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一个不小心说不定连小命都要丢,他才没这么傻呢。要上也要等战争快结束时再去扫尾打秋风嘛!他一个国舅爷,好吃好喝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的,何必呢?
“都起来吧。”
昊天早已恢复冷静,他本不是庸碌暴躁之人,只是看到战报上血淋淋的伤亡数字,还有那触目惊心的“屠城”二字才难免激怒。养兵建城都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最令他心痛的还是三城那千千万万惨遭屠杀的子民。
波澜过后满朝静寂,昊天屹立于承乾殿最高处,十二旒无一动摇,宛如山峦撑天立地,尽显天子威仪。
“即刻下令,举国戒备。”
“夜老将军、唐老将军、申屠,太子稚嫩,这次还得靠你们三家。”
“夜长焘、唐渊泽、申屠烈三位将军听令,即刻整军,并皇城十万曜日军不日出发,迎击翼虎军!”
“定不辱使命!”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国家危急存亡之际,热血男儿自是当仁不让。
满朝目送承载着举国希望的四爪纹金蟒袍和象征果勇的三顶鹖冠消失在殿门,心中既激动又担忧,种种复杂情绪难以言表。
扒一扒表里不一的室友完本: 《扒一扒表里不一的室友》ta不想说话文案:迟暮和谢不复是一起长大的死党有一天迟暮喝醉了……然后他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室友微笑jpg.和另一篇文关系不大哈哈哈,只是想他们俩要是从小一起长大会怎么样然后就控制不住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