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大山压不住的你完本[年下种田]—— by:江昉

影帝太闷骚完本[耽美]——: 《影帝太闷骚》作者:一年春天文案:十年前,籍籍无名的秦楠对“老干部”程东平一见钟情无奈门第悬殊,秦楠又不敢表白,看起来这应是一场无果的暗恋不曾想,闷骚秦楠不敢说却敢做,竟然把醉酒的老干部给办了一夜春风

《五行大山压不住的你》江昉
文案:
姜杜白上辈子活到三十岁,事业有成。却不想造化弄人,偶然心脏病突发,最终不幸离世。
再次醒来,他成了一个被拐卖到山沟里的孩子,并且有了一个接地气的大名——段大宝。
前半部分是山村的生活铺垫,后半部分是城市的摸爬滚打,其实就是三个山娃的进城记。
主受,1v1
cp是姜杜白x段真
结局he
祝各位看文快乐。
内容标签: 年下 都市情缘 种田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杜白,段真 ┃ 配角:杨春华 ┃ 其它:
第1章 重生成了谁?
冬腊风腌,蓄以御冬。
天微微亮,太阳还没有出来,王三家的公鸡隔着半个村子,硬生生把人从梦里吵醒。段老头打着哈欠爬起床,他望了望窗外,天还是黑乎乎的,像是才躺下没多久,从旁边摸过手电筒往墙上一照,时针正好指在四点。
段老头把棉衣往肩上一披,慢腾腾地走到院子里,寒冬腊月,迎面的冷风吹得人一哆嗦,瞬间就清醒了大半。他先是站在院子里吹了会儿凉风,然后走到隔壁的小屋子前,隔着窗户往里面看了几眼。
床上的人睡得安稳,整个身子都钻进了被子里。
段老头脸上露出笑容,这才放轻步子,转身回到了房间。
屋后面的菜地边,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正拿着手电筒趴在地上不知道在干些什么。
幸亏这个天气没有农活,大多数人还在被子里窝着,要不然这个点出门,非得生生吓出个毛病来。
姜杜白听见屋后传来动静,就知道是逮住东西了。他怕猎物从陷阱里跑掉,没等天亮就拿着手电筒出来查看。
至于段老头看到的人,其实是一个圆滚滚的布枕头。
简陋的陷阱里,一只七/八斤大小的野鸡被铁丝困住,姜杜白过去时,它还在拼命的折腾翅膀。
姜杜白弯了眼睛,他现在的身子没有力气,逮不住这么大一只活蹦乱跳的鸡,四处找了一圈,从雪堆里挖出一块石头。
等野鸡几乎不再出气,姜杜白这才跪到坑边,伸长胳膊,避开陷阱里的铁丝,小心翼翼地把野鸡拽了出来。
终于可以吃点好东西了。
早晨六点,段老头起床,把搁床头的棉袄往身上一套,也不管上面沾满的油渍和灰尘,骂骂咧咧往院子里走。
“小兔崽子!还不起床干活!”
不过当他看到院子里正在拔鸡毛的姜杜白,嘴里剩下的骂词生生憋了下去。
“还真让你逮住了?”
老头老脸一变,嘴角恨不得裂到后脑勺,“不错不错,今天吃鸡肉!”
姜杜白没怎么理他,继续和手里的半毛鸡做斗争。
段老头嘴上对他嫌这嫌那,其实对他还是不错的。
没妻没儿,花大价钱从人贩子那里买来个小子,可不是打算留着给自己养老啊。
吃过一顿饱饭,段老头把剩下的半只鸡放在柜子里,避免让跑来的野猫野狗给叼走。
冬天没农活干,段老头的老伴年轻的时候就去了,没给他留下半个儿子,亏了他还有些手艺,平常帮衬着村里人打点家具,日子过得也有滋有味。
不是没有人给段老头再介绍,可惜这老头倔得很,说什么也不再娶。
一直熬到现在的年纪,终于是退了一步,花钱买了个“儿子”。
村长的儿子娶妻,要段老头帮他打一套家具,这几日老头就在家里忙这些。
姜杜白没事做,他跟段老头说了一声,打算出门逛逛,段老头也不怕他逃走,实在是村子太偏僻,离这最近的村庄,也得翻过雁山走上两个小时,更不用说到镇上,怕是要走一天的路程。
后山的雪没有化尽,一不小心就会脚滑滚下来,伤筋动骨算是轻,就怕连命也没有了。
姜杜白醒来三年,经常“光顾”雁山,山上猎物多,野菜野果子也多,对他来说是一个好地方。
可惜现在不能去,东西没找到再把命给丢了,得不偿失。
杨家的大女儿端着盆子在河边洗衣服,零下二十几度的气温,河面早已经结了厚厚的冰块,杨春花把冰面砸开,河水冰凉,冻得她手指都在打颤,姜杜白看见她的时候,对方已经洗完衣服,看见他过来,颇有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打招呼。
跟她泼辣的母亲一点也不像。
杨家离他们不远,隔着一户人家,姜杜白经常能听到他们家传出来的骂人声。
他父母去世早,虽然经历的母爱比不上正常的孩子,但在他印象里,母亲是一个温暖的存在。
而不是像杨春花的妈,一言不合就对着孩子打骂。
雁山村的人已经接受了姜杜白这个“外来人”,看见他后纷纷出口调笑:“大宝哦,怎么自己出来了,别尿了裤子!”
“哈哈哈……”
段大宝被人贩子拐来的时候才七岁,睁眼就看见一大群陌生人围着自己,心里一害怕,控制不住就尿了裤子。
姜杜白学着小孩子闹别扭的样子大声辩解:“我才不尿裤子呢!”
“哈哈哈哈哈……”村民们哄笑,姜杜白见他们还有继续打趣自己的打算,干脆直接跑开了。
下午父子俩没舍得吃柜子里的半只鸡,而是就着咸菜啃了三四块玉米饼子。
这时候天气冷,东西放长了也不怕坏。
没过几天,段老头就把村长要的家具打了出来。
村长给了三十块钱、两斤猪肉,还带了几块喜糖过来。他把糖往姜杜白手里一塞,笑呵呵地开口:“等大柱结婚,大宝你就来当个花童,听秀华说,人家城里现在就兴这个。”
秀华是村长大儿子要娶的媳妇,上过学,是个文化人,村里人都羡慕得紧。
“嗨,他这个皮实样,能当花童嘛。”段老头呷了口茶,唠叨道。
村长笑笑不说话,他不过是随口一说,哪里会让一个外人来给自己儿子当花童。
前世姜杜白活到三十岁,功成名就,事业有成,因为心脏不好,他很少做剧烈的运动,不过老天怜悯,给了他重新开始的生命,更给了他一个健康的身体。
三年里,姜杜白帮着段老头干农活,一开始因为不得要领,做什么事情都笨手笨脚,做的多了,也就熟练了,这要是搁在上辈子,他怕是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能够活得这么洒脱。
这一天的饭还是姜杜白做的,他上辈子到死都是一个人,做点家常饭菜还是很容易。
屋后菜地里的雪迟迟不化,段老头怕冻着地里的萝卜,得了空闲,就拉着小只的姜杜白去屋后铲雪。
雪很厚,足足有三寸的深度,姜杜白小胳膊小腿,一脚踩下去,裤腿就不见了踪影,段老头看见后气的胡子往两边翘:“你这孩子,瞎走!”说着,把铁锹往田垄上一搁,抱着小孩吃得鼓鼓的肚子把人拔了出来,同时不放心地嘱咐道,“你得跟着我,我给你铲出条道来!”
就这样,父子俩拿着各自的铁锹,把菜地里的雪铲了大半。
雁山村落后,没有蔬菜大棚的观念,冬天里,也就种点不怕冻的白菜萝卜,虽然这样,却也够一家人吃上一个冬天。
肉汤熬上一锅大白菜,既有蔬菜的清淡,还有鸡肉的香味,吃的段老头胃口大开,就着吃了五个大饼。
“大宝是个会做菜的,长大了好娶媳妇哦。”
姜杜白嘴角抽抽,他现在还是个十岁的小萝卜头。
可惜段老头听不到他的心声,他嘬了一口小酒,全身舒爽地叹了口气:“老林家那丫头,光来找你玩,嘿嘿嘿,大宝,要不要阿爹给你讨来做媳妇?”
姜杜白木着一张脸,权当没听见段老头满嘴胡话。
“哎——像我当年,就是做了手好木工,春娟年轻的时候可是真漂亮,全村的男人都喜欢她,可她最后偏偏选了我,当然了,那时我也是个帅小伙,可要不是这独一份的手艺,哪能这么容易啊……”
说着,老头不知道想到了哪里,他朝着姜杜白摆摆手,嘴里唠叨着“老了,老了。”长年的劳作晒得他皮肤黝黑,岁月没有好好对待这个老人,而是毫不留情地在他脸上留下无法抹去的痕迹,他就这样静静地看着窗外的月亮,下吊的眼睛饱经沧桑,仿佛通过朦胧的月色,追溯着曾经的自己。
反派安静如花 完结+番外完: 《反派安静如花》作者:北极企鹅鹤九文案受:被污蔑成千古罪人,但完全不想脱罪只想和家人岁月静好攻:苏琊受:沈墨轲*攻出场稍稍有点晚,不是大女主文,请务必坚持一下!!*是一个菜鸟作者,谢谢你的喜欢 欢迎来微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