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性]算计完本[耽美]—— by:挂枝儿

[综武侠]抱紧靖哥哥的腿完: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综武侠]抱紧靖哥哥的腿作者:木寒霏文案杨若康八十年代的宅男,熬夜看《大漠英雄传》后,醒来之时,已然来到书中世界看着眼前的便宜娘亲包惜弱,杨若康无语哽咽,变成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算计(双性)》作者:挂枝儿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搞笑 美人受 推理
宋清如暗恋陶宁,陶宁暗恋何泽,何泽暗恋宋清如。陶宁一死,何泽立即把宋清如搞上了手。
双性大美人受被玷污,重口味狗血放飞文
第1章 被暗恋对象的男神强奸、双性秘密被发现
陶宁:
你走后的第一个月,我仍然改不掉半夜爬起来抽烟的习惯,尤其是明月孤悬时,窗下一片莹亮。我总会想到背着室友们偷偷躲进阳台一角,趴在月光下给你写情书的日子。抽烟的习惯便是那时候染上的,没敢告诉你。一来是怕你讨厌,何泽就从不沾烟酒,所以你喜欢他,我也必须假装成你喜欢的样子;二来是怕你刨根问底,你知道我没胆量对你撒谎,多问上几句,我暗恋你并且给你写了很多情书的事肯定兜不住了。
这是我埋藏得最深、最见不得光的秘密之一,一旦被你亲自挖开,就相当于挖开了我的心,会害你看到你不敢相信的东西,从而恐惧我、疏远我。我承担不起失去你的后果。
不过当何泽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逐渐失去你了。我不能理解你为什么会死心塌地的深爱这样一个男人,他过着苦行僧一般的生活,没有任何嗜好,也没有任何欲望,我甚至怀疑他连最原始的性欲都无法产生。像一具行尸走肉,除了迷人的皮囊以外,一无是处。
所以我嫉妒得发狂,每次给你写完的情书就忍不住在反面编同样多的诅咒辱骂何泽,用词也一次比一次恶毒,盼着有一天会全部应验。但我万万没有想到,最后这些诅咒竟然一一报应在了你身上,何泽却毫发无损。这种结局让我难以接受,何泽那个狗杂种凭什么代替你继续活下去?
你出殡的那一天,我与何泽都参加了葬礼。他穿着黑色西服,阴沉沉的出没在我左右,我很少挨着他这般近,他混了白人血统的身材高大而粗犷,离得太近了总给我一种压迫感,仿佛呼吸吐纳都尽数喷在了我头顶上,令我颇不舒服。
尤其是他突然同我说话的时候,声音低沉醇厚得就像拿嘴巴贴在我耳边故意吓唬人。说话的腔调也是一字一顿的,不掺杂任何情绪。你能想象吗?何泽冷着他那张轮廓分明的脸,欺骗我说:“想哭就哭出来吧,陶宁的死我也很难过。”说完,还伸出宽大的手掌覆在我眼睫上,免得我因为当众哭鼻子而丢脸。
我被他这样的动作弄得眼睛很痒,一直强忍着不掉的眼泪不知道什么时候爆发了出来,不必看我都感觉到了葬礼上所有人的目光向我投射过来,被我狼狈不堪的崩溃模样吓得不知所措。
何泽似乎就等着这一刻,趁我失控前毫不犹豫地把我揽进他怀抱里,下巴抵着我头顶,手掌抚摸着我后脑的头发,我被他箍得死紧,几乎到了喘不过气的地步。我当时险些以为他要杀了我,反应过来后,在他怀里不住挣扎,甚至狠狠咬了他一口,咬出满嘴铁锈味。
之后的事情我只记得一半。何泽带我离开了葬礼现场,强硬地把我往他车里塞,又挨了我不少打,好像还把他的脸给抓破了。他偷偷带我去了哪里,我不认识,只知道有很多酒可以喝,而且都是高浓度的烈酒,小半瓶下肚就足以醉死人。我万念俱灰之下,恨他都恨不起来了,委顿地躺在何泽腿边开了十几瓶酒和他对饮。
我背着你偷学抽烟,但不敢得寸进尺的再学喝酒。何泽应该也知道这一点,可他不仅没阻止我,还拿着酒瓶往我喉咙里猛灌。辛辣的酒液呛得我脸颊通红,视线一片模糊,眼泪又不争气地涌出来,却只是在眼眶里打转。
何泽捏着我的脸,逼我仰起头直视他。他的长相偏欧化,仔细看才能发现五官里微乎其微的亚裔特征,黑眼珠,黄皮肤,不过深深凹陷下去的眼窝出卖了他血液里与生俱来的野蛮和凶狠。我有片刻的错觉,将他盯着我逡巡的眼神当成了昔年美洲殖民者打量印第安人的眼神,那种猎人与猎物的关系。
我内心十分恐慌,怕他知道了什么秘密,摇晃着脑袋企图挣脱他铁钳似的手。何泽盯着我这张脸,盯久了,忽然开始发笑,像小孩子终于得到了他垂涎已久的玩具,掐着我的下巴不准我动弹。我破口大骂道:“狗杂种,你放开我!”
嘴唇刚一开阖,何泽就不由分说地吻了下来,还把他那条湿漉漉的舌头伸进我口腔内,追逐我的舌头,想和我做情人间最亲密的举动。我自然不会让他得逞,故意张开嘴由着他啃噬,等他沉浸在了唇舌交缠之中,我再陡然合拢牙齿,咬得他舌头几乎断掉。
何泽吐出一口血沫,残留的酒精刺激了他的伤口,令他疼得直皱眉头。我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幸灾乐祸,喘气喘得有点急;我的皮肤极其白,一激动就容易泛红,领口的扣子早就不知道崩开去了何处,露出一大片赤裸的颈脖和锁骨。何泽怒气冲冲的面孔忽然平复了不少,他跪在地上像狗一样往我这头爬,随手拿了一瓶满满当当的烈酒。我怕他又发了疯似的灌给我喝,连忙翻过身,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想要离开这个四面都是反光镜的房间。
“宋清如,你想往哪儿跑?”他在背后喊我的名字,我不敢吭声,只想着往前跑。何泽超过一米九的身高,不但人比我高,手也伸得颇长。我喝醉了根本走不动路,被他随意一抓,按倒在门边。
他彻底被我激怒了,仅用一只手就扣紧了我的双手手腕,接着开始撕我的衣服。陶宁,我和你关系最亲密的时候,都不敢跟你同床共枕,更遑论在你眼前脱衣服换衣服。有记忆以来,除了我自己,谁都没见过我裹在遮羞布底下的身体部分。我从来不去公共游泳池,也不敢进公共浴室,只因为我长了一具畸形的身体,穿着衣服的时候勉强可以装作是男人。一旦被完全脱掉,赤裸裸的暴露在其他人眼皮子底下,就会被所有人知道,我两腿中间多长了一个女性独有的生殖器官。
我是一个拥有两种性特征的双性人。
“狗杂种!你再敢碰我一下,我就杀了你!剁碎你的尸体拿去喂路边的流浪狗!”我被他吓得口不择言,一不留神说出了心里埋藏已久的想法。
何泽却恍若未闻,撕开了我的黑色衬衫,反手用碎布条捆住我的手腕:“你最好有这个能力杀我,不然过了今夜,我会让你从此以后连做一个正常人的权利都没有。”他恶狠狠地威胁着我,旋即伸出舌头舔了舔我胸前挺立的那一点肉。
陌生的触感使我浑身止不住地颤栗,他像吮吸糖果一般对着那地方又含又咬,另外一边则用粗糙的手指同时揉捏,力道时轻时缓。如果咬得重了,手指便会轻轻地抚弄;咬得轻了点,手指就会又掐又捏,交换着酥麻感和疼痛感,逼我发出既痛苦又愉悦的呻吟。
我爱你爱了将近十年,从来不敢肖想别人,又因为身体的缺陷排斥情事,很怕被你发现,进而把我当成变态遗弃。对于情欲一片空白的我,完全抵挡不了何泽用在我身上的手段,不多时裤裆处就竖起了一个尖,顶到了何泽的小腹。
何泽吐出叼着的乳头,望着我醉眼迷蒙的模样无声地笑了笑。我知道他在嘲弄我下贱,被仇人玩得欲望高涨,涕泪涟涟,我自己从墙壁上的反光镜中看到了都嫌恶心。
他往前跪了跪,硬生生挤入我双腿之中,手掌摩挲着我大腿内侧突然狠狠一掐,疼得我“啊”地叫了一声,两腿就已经被他分开,皮带也被解开了一半。秘密即将被发现的恐惧从我心底升起,我再也无法装强悍,主动伸出手握住何泽,近乎哀求的说:“何泽,你想要我可以……可以用嘴帮你,求求你,别再继续了。我从来没有和任何人上过床,你这一次就放过我吧,何泽我求求你了……”
何泽抬起头看我,唇边还有未擦掉的血迹。他显然不相信我,用力掰开我的手,解下来皮带从我手腕中间穿过,和用来绑我的衬衫布条形成一个结,把我死死地系在头顶的门把手上。
“你不想我脱你裤子?”何泽问,我连忙点头,低声下气地恳求他对我做什么都行,只是不要脱掉我的裤子。他起身去酒柜里摸出了一把削青芒的水果刀,刀刃贴着我的脸,冷得像冰块一般的金属刀片从腮边慢慢滑下,滑过胸口,来到肚脐,再缓缓往下,停到我竖起的那一点尖上。
[综漫]奶爸攻略完本[bl同人: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奶爸攻略》濑仔君文案东君毅本是一名正在动漫公司实习的大学生,然而一个偶然,他竟拾到了坂田银时、黄濑凉太、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草帽路飞、江户川柯南……更神奇的是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