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的死流氓你放开我+番外——天然呆的某依

文案:

沈念这么一个畅销书作家怎么就搬到这么奇怪一小区来了呢?还有,隔壁那个家伙怎么看怎么像流氓啊喂!

你说不怕流氓会打架,就怕流氓有文化,可是隔壁这个又会打架又有文化的流氓是哪里来的啊!而且……貌似臭流氓就是打定主意要把大作家拐走回家做媳妇了!

喂!隔壁的死流氓你放开我!!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三教九流 欢喜冤家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念、叶琛 ┃ 配角:陈越、陆绍生、路人甲乙丙 ┃ 其它:耽美

第1章: 穿沙滩裤会感冒的

上午十点三十分零四秒,沈念顶着一头睡的很有特色的头发衣衫不整的被自己的责编从家里拖到了这条看起来貌似很热闹的大街上。

嗯……所以今天是来干嘛的……不堪忍受周围买菜的大姐、遛弯的大妈和打太极的大爷对自己的围观,沈念终于戳了戳忙前忙后只给自己一个背影的陈越。

“沈老师,怎么了?”陈越放下手中的一个大纸箱对身边一个工人摸样的人说,“这里是玻璃器皿,轻拿轻放啊。”

“那个……小陈啊……我们今天来这里干嘛啊……”沈念抓了抓头发,尝试把它整的让自己看起来没那么奇怪。

陈越愣了三秒钟,然后费劲儿挤出一丝微笑,语气尽量平稳的对沈念说:“沈老师,你又忘记了么,今天是你搬家的日子啊。”

“搬家啊……”沈念有模有样的低头沉思了片刻,然后摇摇头说,“真忘记了。”

“沈、老、师……”陈越在心里默念三遍“沈老师和别人不一样“之后,继续微笑着说,“你先站着等一下啊,马上就都搬完了,哎!那个箱子不要倒过来搬啊!说你呢!!那里面的稿子洒出来就糟糕了——”

看着陈越又跑到一旁监督搬家公司的工人去了,沈念打了个哈欠,继续无所事事的干起了老本行——和空气交流感情。

陈越看着沈念又开始发呆,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一直不明白,就这样一个迷迷糊糊疑似间歇性失忆,自理能力媲美九级伤残,虽然长的很可以但是貌似有人类接触厌恶症,怎么看怎么像一个死宅男的家伙,居然就是连续获得三年年度最佳小说奖的畅销书作家,沈念。本来自己一毕业能进入自己理想的出版社就已经很开心了,没想到领导叫自己去做那个大名鼎鼎的作家沈念的责编陈越更是乐得只剩下牙了。

照这个趋势,不出两年,自己一定能升职加薪,当上主编,迎娶白富美,登上人生巅峰!!

不过嘛,老人家也说了,人生不如意十之有九;老人家又说了,做人不要期望过高,期望过高失望越高。

当陈越第一次见到沈念的时候,他心里真是有千万只草泥马在奔腾,他只想冲着领导说三个字:坑爹啊!!!这这这、这简直是比作者上次写的三篇合集番外还坑爹啊!!

这是做责编么?简直是做保姆啊!明星的助理都没自己这么累好么!自己一定是亲妈吧!一定是吧!

充满怨念的看了沈念一眼,但是当事人更本没反应,和空气先生还亲热着呢。结束了对沈大作家的腹诽,陈小编辑继续埋头苦干。

沈念的确没注意到陈越幽怨的眼神,他一心想着自己今天没有睡好,一会儿一定要好好补觉。

可是原本不太热闹的人群突然就喧闹了起来,卖包子的大叔开始卖力的擦桌子然后将一笼热气腾腾的包子放在最干净的那张空桌子上,卖豆浆的大妈盛了一碗又浓又稠的豆浆放在了包子旁边,就连摆地摊卖盗版碟的小哥都把自己的遮阳伞给支了过来,遛弯的大妈似乎在一瞬间都消失了,打太极的大爷也都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转移了阵地,买菜的大姐互相催促的急匆匆的分散开来了。

这是个……什么情况……

沈念终于结束了和空气的感情交流会,将目光转向了街那头。

一个穿着夸张沙滩裤的顶着一头红色头发的男子出现在了街那头,身后还跟了几个黄头发、蓝头发、紫头发等等等……这什么?cosplay?虽然沈念很宅朋友不怎么多。但是这点东西他还是听说过的,不过搞这个的不是都是小孩子么,这男的看起来和自己岁数差不多吧,爱好还真广泛啊……还是沙滩裤啊……啧啧啧,这天气也没这么热呢……这年头追求个兴趣爱好也不容易啊。

想到这里,沈念对男子投去了赞许的目光。

当然,只是片刻。

因为下一分钟,那个男子一脚踢到了一旁卖水果的摊位的一桶水,之间那个小铁桶晃了晃,里面的水洒出了大半,全部洒在了男子看起来不是很干净的鞋子上。

“哎呀!我的鞋!我说老刘,你这大早上的这是把桶子摆路中间打劫啊?”男子很不爽的说道。

沈念心里暗暗说,那么偏也叫路中间啊……

“老刘头!你这家伙怎么摆摊的!我们大哥的新鞋子这就给你倒霉玩意儿的脏水弄脏了!”黄毛一看红发男子不高兴了,立马蹦出来叫嚷道。

“大早上的就触霉头!呸!”蓝头发也蹦了出来,一把揪起看样子吓得不轻的摊主叫道。

“我我我……我这不是老了……手脚不利索了,摊子收拾的慢,当了诸位的路,叶老大您就大人有大量,我我我……我这就给您擦干净。”摊主一副就差给那男人跪下的样子蹲下拿起自己脖子上看起来是给自己擦汗用的毛巾就开始给男人擦鞋,一边不住的道歉。

“嗯……”看着那双明明就很脏的鞋子干净了,男人似乎满意了,“哼”了一声就继续超前走来。

黄毛恶狠狠的瞪了那水果摊老头一眼,急忙跟了上来。

“叶老大!!您来了!那个包子早就给你放好了,刚蒸好的热腾腾的,羊肉馅的!”卖包子的大叔看红发男人走了过来,忙不迭的一路小跑请神仙似的给他请到了刚才擦得很干净放着包子豆浆和遮阳伞的桌子边。

男人慢悠悠的坐下,看了一眼遮阳伞然后冲一旁的盗版碟小哥说道:“小黑,你上次丢了的那批碟我给你找回来了,在我家呢,明儿自己来取吧。”

“哎!谢谢叶哥!”盗版碟小哥笑的一脸谄媚,“最近我又进了一批新货!明儿一起给您送过去!”

“不用了,最近没那个心情~你给他们几个吧。”瞅了瞅后面那几个人,红发男人抓起一个包子送进嘴里。

“好好好!”盗版碟小哥把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似的。

红发男人喝了一口豆浆,这才注意到一旁搬家公司的车子,和呆呆的站在那里的沈念。

“哟,新搬来的?”红发男人一边吃一边问。

沈念还是看着他,没说话。

“哎!你小子怎么回事啊!我们大哥问你话呢!”黄毛见沈念没反应跳起来就要冲上来了。

“嗯?你在问我啊?”沈大作家慢半拍的特质再一次发挥的淋漓尽致,看到黄毛一脸怒气才反应过来这红发男人是在和自己说话。

“咳咳咳……”正在喝豆浆的男人被他这超长的反射弧气的结结实实的呛了一口,没好气的回到,“是啊,我和你说话呢。”

“嗯,今天刚搬来的,你好,我叫沈念。”没想到这傻了吧唧的家伙居然一点都不怕自己和身后那些凶神恶煞,还像个没事人一样走到自己面前伸出了右手。

“咳咳……”顺了顺气,红发男人也伸出了左手,握住这男人看起来挺好看的右手,“你好,叫我叶琛吧。”

“嗯……叶琛……”像是想起了什么,沈念突然歪着头看着他。

“啊?”豆浆也不喝了,怕再被呛到,叶琛坐直了看着他,“你想说什么?”

“那个……天气还很冷呢……穿这个裤子会感冒的。”想了好一会儿,沈念笑道,然后转身冲他挥挥手,“好像我的东西都搬上去了,再见啊。”

看着男人走进了小区,连个影子都看不到了,叶老大这才回过神来。

刚刚……发生了什么?

裤子?感冒?什么什么什么嘛!?

气呼呼的回头看看身后那几个,也是一副呆在原地没回过神来的欠揍摸样。

这男人谁啦到底!?

第2章: 你居然不记得劳资了

沈念是谁?

这个问题如果询问不同的人,你会得到不同的答案,但是,这些答案又都有一个共通点:谈其他的书来,大家总有说不完的话,可谈起他这个人,就算是那些奉沈念为神的那些丫头片子们也只能告诉你,这个人有一张看起来很舒服的脸。

然后?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大家都说,沈念是个极其低调的人,关于他的更多的信息,连最牛的八卦记者也挖不出来,就连偶然被蹲守在出版社楼下的记者拍到的为数不多的几张照片上,沈念也只是衣着随意神情淡漠的走在街上。

可也就是这样一个人,偶尔一条“写稿子熬夜,没睡好。”的微博就能被粉丝在几分钟之内转发过万,出版社的读者来信和礼物好几个编辑都处理不过来,更不要说每天让陈越头疼不已的电台访谈和各类活动的邀约了。

沈念只是在写,旁的东西,他统统不在乎。

这家伙绝对不属于自己深处的这个次元!陈越不止一次这么想。

将最后一本书放进书架,又偷偷看了一眼从沈念旧房子拍下来的照片,确认每本书的位置都没差之后,陈越长舒一口气:“沈老师,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你看是不是……”

陈越没说下去,因为他发现在自己忙活的时候,沈念已经很自觉的躺在阳台那张舒服的摇椅上和周公他老人家谈心去了。

还真是自觉啊。

陈越扶额……然后抓起搭在沙发上的毯子轻手轻脚走了过去。虽然自从上次在出版社年会上发现沈念站着都能睡着之后,陈越知道现在即使在他耳边敲锣打鼓他都不会醒来,可陈越还是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的走到他身边给他把毯子盖上,又慢慢退到了门口。

抬手看了看表,已经下午六点多了,陈越拿起备用钥匙打开了门,走进了堆满了各种杂物的楼道。

真不明白沈念放着好好的高级公寓不住搬到这地方来受什么鸟罪,难道是体验生活?被横在走廊上的一根棍子绊了一下,陈越抓破头也想不到答案。

算了,反正这家伙和自己不是一个次元的人~

我们历经磨练的陈越同志早就知道,沈大作家的想法自己永远不要尝试去弄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立马调整好心情哼着小调下楼去了。

沈念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等他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如血的夕阳把室内染得一片火红。似乎做了什么梦,梦到了很久之前的什么人,猛地睁大眼睛,被日头一晃,只好又闭上了。等了片刻再睁开的时候,发现不过是个梦而已。

起身伸了个懒腰,原本盖在身上的毯子滑落到了地上,捡起来回了回神,又看了看已经被整理干净的房间,陈越应该已经走了吧。

随手将毯子搭在摇椅上,转过身看着对面那因为是老式建筑了所以距离有些近的楼。

为什么要搬到这里来?有意无意的,陈越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

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对面房间的灯突然亮了起来,像是做坏事突然被发现一般,沈念突然一个闪身躲到了窗帘后面。

因为房间里太过安静了,他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

急促的,不安的,有些害怕,还有些期待。

探出头朝那边看去,一眼就看到了想象中的那个人。

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头发梳的整整齐齐,领带扯下来丢在了沙发上,他好像有点晒黑了,不过脸上的笑容还是一如往常的好看。

还有……

他身边那个女子,笑的一脸温顺,是他喜欢的那种类型吧。

他将手放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部上,那脸上的笑容,也曾不止一次为自己出现过。

终于还是伸手拉住了窗帘,转身走回了屋子。

那样的生活,两个人也不是没有过。

那段短暂的但是却让沈念真正觉得快乐的日子。

为了他考到这个城市,为了他留了下来,然后,又为了他离开他。说来也奇怪,在一起的时候,沈念每天都睡得不安稳,总会半夜醒来看着身边这个男人,默默的发呆。

那是一种,随时会失去的感觉。

明明不是一个拥有太多情绪起伏的人,却总是为了那个人开心难过。

可他有点病态的喜欢这种感觉,因为每次自己露出难过的神情的时候,那个人就会环住自己的腰把自己拉进怀里,他会用下巴抵住自己的颈窝轻轻地摩擦。

沈念病态的迷恋着这种明知道会失去,但是还是死死的揪住最后一点可能性的,绝望又幸福的感觉。

“陆绍生。”不自觉的张开嘴巴,念出那个占据了自己少年和青年全部光阴的名字,那个被自己在笔记本上一遍又一遍写着的名字。

这个人的存在于自己而言就像一场逃不开的劫,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牵动着自己的全部。

他说“小念,我会等你。”自己就固执的只在高考志愿上填上他所在的学校。

他说:“小念,来我身边。”自己就不顾一切呆在他身边,心甘情愿的献出所有。

他说:“小念,对不起……”自己就可以平静的笑笑,然后从他生活中消失。

沈念知道,自己逃不开,也不想逃。

陆绍生婚礼那天本来自己是没有被邀请的,可他还是忍不住去了,看着那个人笑的很幸福,沈念突然意识到,这一次,他们真的是两个世界的人了。

记得上大学的时候,两个人晚上躲在图书馆外面的小树林里偷偷的接吻,自己小声的问过他:“你有一天会离开我吧?”他没回答,只是用柔软的嘴唇轻轻的摩擦自己的脸颊。

其实那时候就该知道,有些东西开始了,却不一定会有结果。

肚子很煞风景的叫着将沈念拉回了现实,他觉得眼角发涩,可明知道自己很久以前就已经不会再为什么流泪了。

使劲儿用手背擦了擦眼睛,拿起外套抓过钥匙打算出门祭了五脏庙再说。

本来沈念就不太喜欢出门,要不是去年冬天因为长时间饮食不规律导致胃出血住了院,自己所有的速食食品都被陈越收缴销毁,自己一定不会选择出去吃。

也不是不会做饭,不过是自从离开那个人以后,沈念没有了进厨房的理由。

有时候觉得这样的自己很矫情。索性告诉别人说,自己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刚打开门走出去锁好门,迎面就走来一个人。

“哎,是你啊,居然搬到我隔壁来了。”声音有点熟悉,红色的头发也很熟悉,痞痞的表情也很熟悉……额……可是……

“啊……”沈念点点头,还在努力回忆这个人自己在哪里见过来着。

“看你打扮的像个文化人,怎么就挑了这么个地儿住啊?”对方又问道。

“啊……因为……那个……工作原因……”沈念随口扯着理由搪塞他,本来就不擅长和人打交道,只想这个人快点放弃和自己对话才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