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棘蔷薇——喵喵猫喵喵

文案:

属性分类:架空/西方魔幻/总受/未定

关键字:阿多尼斯

第1章

傍晚。

不知何时起,天空一角渐渐被乌云包围,席卷而来的乌云不停的翻涌着,紧接着,苍白的闪电划破天幕,雷声鼓噪着,喧嚣着,顷刻间,天地间被暴雨和巨大的雷声包围着,倾盆而至的骤雨倾盆宛如千军万马的嘶鸣声,胆小的孩子会躲在母亲的怀里不住的颤抖,可是在这样的夜晚,却让某些孩子不自觉的兴奋起来,

“阿多尼斯,”金发的少年合上了书,煞有介事的对阿多尼斯背诵着书中的诗句:“传说远古的雷神啊,暴雨中雷霆而至,他乘坐者漆黑战马的马车,孤独的旅人,如果你在荒野中遇到了他们,那么请不要直视这战马血红的双眼,因为双眼中燃烧的火焰会将你焚烧至尽,战士们,小心啊,小心,序幕已经拉开,死者会从坟墓爬出……”就在阿多尼斯一脸期待的时候,金发的少年突然停住了。

“然后呢然后呢?”阿多尼斯期待的说着:“继续读下去,继续读下去。”

“哦,我亲爱的阿多尼斯,”金发少年有着俊美的外表和与年龄不相符的气度,可是在面对阿多尼斯的时候,一罐不苟言笑的他轻轻地露出了微笑:“我想你将来应该找一个念过书的女人,她以后就会天天给你读书了,而我也不用一遍一遍的重复这残忍的故事。”

“我才不要什么女人呢,她们只喜欢那些骑士和傻瓜公主的故事。”十四岁的阿多尼斯有着一头火焰般的短发,即使是在条件不佳的孤儿院里,他依旧发育的十分好,他身材高大结实,比面前的金发少年身材魁梧不少,英俊的面容也渐渐退去的孩子的稚嫩,可以想到,长大之后的强壮英俊的他必定会受到许多女子的青睐。

他笑眯眯的看着金发少年:“我只要你啊,我亲爱的萨维尔,我最美的小夜莺。”阿多尼斯趴在萨维尔的膝盖上,两人的亲昵不言而喻。

虽然阿多尼斯的话不过是戏言,可还是让萨维尔白皙的脸颊红了一片。

“你是从哪里学会这种轻佻的调情方法的,”也许是为了掩饰尴尬,萨维尔悄悄扭过头去:“你要知道,如果这种玩笑被人听到的话,我们可是要上火刑架的。”

萨维尔煞有介事的样子非但没有恐吓阿多尼斯,反而让他大笑出声:“傻瓜,这都是什么时候的年代了,”阿多尼斯轻松的耸耸肩:“你要知道,如果真的按照圣典上说的,歌西卡小姐一定会被人抓住裸身游街的。”

阿多尼斯所说的歌西卡是欧尼斯塔家的歌西卡,不仅因为惊人的美貌闻名于世,而且她的闺房秘事也人当做茶余饭后的故事,传说这位贵族小姐一夜需要十个男人才能满足她的银欲,有些时候甚至还会跟马厩里的公马苟合,甚至这位母马小姐对挑起骑士间的争端颇为擅长,每次看到心甘情愿为她决斗的骑士死在她的面前,她都会在手帕后面露出残忍的笑容,然后用抑扬顿挫的声调表示自己的惋惜,随后挽着自己心爱的骑士去花园中喝茶。

哦,美丽而残忍的歌西卡。

“如果你还想继续听下去的话,最好现在闭嘴,”萨维尔换上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你要知道,谣言损害了圣者和贞女的美名……”

“好吧好吧,我的萨维尔大人,我道歉,我发誓歌西卡小姐是最圣洁的婊……”看到萨维尔责备的眼神,阿多尼斯挠挠头,连忙改口:“好吧好吧,”于是他装作虔诚的说:“请您开启您涂过圣脂的嘴唇,让我继续聆听您的诗篇。”

赛尔深吸一口气,继续念下去:“战士们啊,请谨记,你们的抵抗是徒劳的,火与剑保护不了你们的妻子和女儿,因为黑暗的帝王重生那一刻,黑暗的军队会骑着黑暗的战马悄然而至,黑暗之中,没有人……”

“黑暗之中,没有人会幸免,男人会被屠戮,尸体会在腐烂之前融入黑暗,徒劳的抵抗不会阻止女人会被强暴的命运,她们的子宫将是黑暗的温床,在新的黑暗诞生的一刻,他们将会吞噬温床的一切……”

黑暗的山路上,四匹黑色骏马驾驶的马车正在飞速的前进着,虽然山路昏暗,可是如果仔细看这辆马车的话,你不会被骏马的威仪或者是马车的精美而震惊,正相反,马车的惊人之处在于在泥泞的山路上,马车竟然没有车夫驾驶便能如履平地!

“多么残忍,又多么美丽,不是么?”马车中男人低垂双眼,意犹未尽的合上了书。

马车内与马车外一样昏暗,即便如此,车内人惊人的美貌却不会让人忽视。很明显,从轮廓看来他是个东方人,黑发就像是东方的丝绸一样柔顺漆黑,他没有用丝缎系住,而是任由柔滑的发丝垂在了肩膀上,也许是被雨水打湿了,发丝粘在了他脸颊的肌肤上,衬得肌肤更加雪白。而他的双眼也是与黑发般漆黑的颜色,却不是深渊般的绝望的漆黑,而是璀璨夜空的黑。

“真无聊,”东方美人身边,有一只带着翅膀的精灵盘旋着,他毫不留情的打了个哈欠:“我说,深渊……”

“嘘,”在精灵没有说完话的时候,苏微笑着将手指按在了他的唇间,唇角扬起了愉悦的弧度:“请暂时忘记那个名字,现在我是欧尼斯塔家的苏。”

“好吧好吧,”精灵耸了耸肩:“不管你叫什么,我还是要强调一下,”精灵突然在空中灵巧的翻了个身:“所谓的人类的艺术真是恶心,”说着,精灵做了个作呕的动作:“等到主人重回人间的时候,我一定要让主人把一切都变成像地狱一样的漆黑,还有音乐!”说着,精灵可爱的脸上露出了与它可爱的外表截然相反的嗜血表情:“你知道么?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把人类蹩脚骑士赞颂成是英雄的歌曲,真是可笑,”看着苏伸出了手指,精灵轻轻的站在了苏的指尖上:“为了所谓的爱情,为了所谓的正义,竟然不自量力挑战主人的可笑人类,真是让人快要笑死了。”

第2章

“兰,虽然我尊重你的意见,但是我却要坚持我的立场而反驳你,”苏温和的说:“首先,我不认为主人需要的是无尽的屠杀,人类这种生物,虽然弱小,却有着极强的生命力呢。”

“那就把他们全杀掉啊!”被叫做是兰的精灵不服气的抱起双臂。

“这一点我保留意见,”苏眯起双眼并且微笑的时候会有一种吸引人的气质:“不久后,我相信你的意见会有所改变,我经历过最兴盛的时刻,那个时候,就像是书中描写的一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苏叹了口气,似乎是在惋惜:“那时候的我们是多么的强大,可最后还是输了。”就在这时,苏突然撤回了手指。

“喂!提前打一声招呼啊?!”猝不及防的兰从苏的手指上掉了下来,他的双手奋力抓住苏的手指,才没有掉在地上。

“抱歉,”苏抱歉的笑笑:“每一次,在我们觉得可以战胜人类的时候,残存的种子却总是能在何时的土壤中发芽,星点的火苗会暂时潜伏……”

“好了好了,”兰不耐烦的打了个哈欠:“又开始灌输你那奇怪的思想了,如果我们都像你一样的话,干脆我们就呆在地底,永远都不要出来好了!真希望我们的新主人不是像你一样无聊的家伙。”

“抱歉,”苏再一次露出了歉意的笑容:“如果我所说的让你不悦的话,我致以诚挚的歉意。但是,”这时候苏话锋一转:“我依旧要强调对你第二个论点的反驳……”

“又来了!”兰不耐烦的捂住了尖尖的耳朵:“我就知道,跟你这种活了上千年的大妖怪出门就是从头到脚都错误的决定!”

“我觉得艺术很美,黑暗的过度固然好,可是有时候却太过单调,需要一点别的色彩来调剂,但是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一句话,诗穷而后工。”

“不知道不知道,也不想知道!”精灵咬了苏的手指。

“好吧,你们这些年轻人总是那么没有耐心,”苏无奈的笑笑:“但是我相信,主人的降临会带来更华美的作品。”

就在这时,马车外四匹黑马发出了整齐划一的嘶鸣。

“我们到了。”

“这就到了?”兰露出了无聊的表情:“苏,有件事情我一直想跟你商量呢。”

“哦?”苏侧头微笑:“什么?”

这一次,精灵精致的脸上露出了谄媚的笑容:“能不能,不要让我变成那颗宝石啊,我保证我绝对不会乱跑被人类发现的,拜托啦!”精灵不停的飞来飞去,用祈求的眼神看着苏。

“虽然我很同情你,”苏露出惋惜的表情:“但是你需要休息一下了。”苏伸出了带着指环的右手。

就在这时,精灵突然像是被指环吸走了一样,不久后,苏手指上的戒指出现了一颗通透的宝石。

“辛苦你了。”苏微笑着说,他简单的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将荆棘蔷薇的家徽别在了自己的披风上。

“人类啊,希望这一次,你们也不要让我失望。”在走下马车的前一秒,苏悄悄的说。

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兰听,或者是说给苏自己的。

“阿多尼斯,塞维尔!你们两个混蛋小子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阿多尼斯认真的听着塞维尔朗诵诗篇的时候,一个雄厚的女声突然响起。

阿多尼斯看了看老旧的钟表:“没有到吃饭的时候呢,为什么院长竟然在这个时候教我们了?”

萨维尔合上了陈旧的课本:“既然这样,今天的朗读就到此为止。”

“等等等等等等!”阿多尼斯意犹未尽的拉住了萨维尔的衣角:“现在是最刺激的部分,求求你,萨维尔,能不能读完在吃饭?”阿多尼斯用哀求的语气说。

“不可以。”萨维尔立刻拒绝了。

“求求你了──”

萨维尔叹了口气,他重新做了回去,再次翻开了书。

“混蛋小子们,原来你们躲在这个地方了!”就在萨维尔重新开始诵读的时候,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暂时掩盖了轰隆隆的雷声。

“完蛋了!”阿多尼斯惊恐的看了萨维尔一眼,这时,萨维尔脸上竟然也出现了惶恐不安的神色。

“还等什么,”阿多尼斯拉住了萨维尔的手:“从后门逃走!”

可就在这时,走廊中有力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宛如某种怪物从水中爬出来,用怪蹼拍打着地面一样。

“没有必要吧?”萨维尔快速的说。

“你跟不跟我一起走?”阿多尼斯作势甩掉萨维尔的手,就在两人的手即将分开的瞬间,却被萨维尔再次牢牢地抓住了。

阿多尼斯窃笑,果然他对萨维尔的了解可以写一本完整版的萨维尔使用说明了。

就在两个人往后门跑的时候,客厅的大门却被重重的打开了。

“混蛋小子们,又想跑?!”一个面色红润,身材高大,穿着围裙的中年女性牢牢的把阿多尼斯的头箍在了有力的臂膀中,任由阿多尼斯怎么挣扎也绝不放开。

“放开我啊!琼院长!”阿多尼斯快喘不过气来了,这时候,他还不忘向萨维尔投去求助的眼神:“快来救我啊,我的兄弟萨维尔!”

“就算是呼唤主神的圣名也没用的!”琼粗声粗气的说:“快给我去厨房帮忙,主神保佑,最好在客人来之前把一切准备好!”

“不,不公平!”轻易投降绝不是阿多尼斯的风格:“为什么不抓住萨维尔,萨维尔也在这里一起跟我偷懒的!”卖队友也是阿多尼斯的爱好之一:“他,他是同谋!”

“嗷!”就在这时,阿多尼斯的头上被狠狠的打了一拳。

“对不起,琼院长,”就在这时,一直旁观的萨维尔终于开口了:“阿多尼斯叫我来给他讲故事,所以我……”

“不用说了,”还没有听萨维尔说完,琼院长就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一定是这个小子强迫你的对不对?”

“怎么又是我!”阿多尼斯惨叫一声:“主神在上,千万不要冤枉一个纯洁无辜的人啊,院长!”

第3章

“省省你的话等一会儿客人来了再说吧?”说着,琼开始把阿多尼斯往厨房里拽。

“不要,不要!”阿多尼斯抓住一切可以抓住的东西试图抵抗:“在厨房里干活那是女孩子的事情,男孩子生来是要当骑士的,身为堂堂骑士老爷的我才不要干女孩子的活儿,要是这样,你干脆让我去做针线活好了!”

“要是你笨拙的双手能胜任精巧的活儿,我就让你去做了。”

“你不会得逞的,你不能侮辱我骑士的尊严!”阿多尼斯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大喊:“我要誓死守卫我的尊严!”

“请发发慈悲吧,我的骑士老爷,到我的厨房里帮忙,帮助女士难道不是骑士大人们的职责所在么?”琼院长也决不妥协。

就在阿多尼斯发表自己的长篇大论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的敲门声。

“主神哪……”琼院长凶恶的脸上突然出现了惊讶的神情:“客人怎么那么快就来了?”

“孩子们!”在琼院长手里还抓着不停反抗的阿多尼斯的时候,她突然对着天花板大吼,破旧的房子似乎因为她的怒吼而抖个不停:“快点出来迎接客人!”

她刚说完,阿多尼斯就听到了下楼梯匆匆忙忙的脚步声,而老旧的木质楼梯也因为这些匆忙的脚步而吱呀吱呀叫个不停。

“现在,”院长放下了阿多尼斯,在看到他乱蓬蓬的红发的时候,忍不住伸出手为阿多尼斯整理了一下,可无奈几撮红色的头发依旧倔强的竖立在那里,院长的声音低了下来:“在客人拜访的这几天,给我安安静静的。”

“客人?”阿多尼斯扭头,疑惑的看着他的朋友:“这么差的天气竟然会有客人到访?况且是我们这种一年到头没几个人来的地方?”阿多尼斯翻了个白眼:“主神保佑,比起来孤儿院,他更应该去看看脑子。”说着,他对朋友吐了吐舌头。

但是萨维尔却一副已经提前知道的样子:“是的,院长已经提前几天告诉我们会有客人来访了。”

“如果骑士老爷您花点时间听听我们下层人民的呼声,你就会知道今天来的这位贵客也许会让我们接下来的十年都吃上肉汤,”这时候,琼院长的大手抓住了萨维尔细弱的胳膊,特地在肉汤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真的?!”一听到有吃的,阿多尼斯的眼睛闪现了惊喜的光芒:“院长你说的是真的?”阿多尼斯恰好处于生长旺盛的青春期,虽然孤儿院勉强能让所有孩子填饱肚子,可对食量比其他人都要大的阿多尼斯来说,饥肠辘辘的他还是不得不从塞维尔的盘子里夺取食物──这也许是与阿多尼斯同龄的萨维尔始终呈现少女般纤细的原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