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兄,请自重+番外——鬼畜先森

文案:

场景一

符元熠:“皇兄你为什么变得这般变态?”

符元宸:“那还不是因为八弟你太可爱呢,皇兄把持不住呢!”

符元熠:“……”

场景二

符元熠甩开青年的手,怒道,“皇兄,你不是人!”

符元宸邪佞笑道,“皇兄是不是人,八弟不是已经验证过了吗?莫不成八弟还想再验一次?”

符元熠,“……”

内容标签:不伦之恋 宫廷侯爵

搜索关键字:主角:符元熠,符元宸 ┃ 配角:符元睿,冷绝傲,司徒情, ┃ 其它:年上

第 1 章

离国是淮沁大陆上最强大最富有的大国,在大陆上已有着百多年的历史,虽也败过,却能一直在淮沁大陆上不坠。

离国的皇帝符正腾治国有方,在他登基的二十多年里,平定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内外战乱,至此,再无他国觊觎,百姓安居乐业。

符家皇子一个更胜一个,先为太子的符元瀚才华卓越,聪明过人,是太子之才,却是为情所害,丧生于火海之中。

符正腾因此伤心许久,毕竟是自己喜爱的孩子,后不久,册封二皇子为太子,二皇子同样优秀,在治国方面异常卓越,连皇帝也暗叹不如。

同年,符正腾从宫外带回一七八岁的小孩,那孩子长得精致,与皇帝些许相像,但他脸色苍白,极其瘦弱。

那孩子便八皇子,符元熠。

离宫虽然繁华雅丽,却因为格局太过巨大,皇宫内亡魂甚多,许多宫殿因多年未打理变得荒落。

偏殿处,一个八九岁的小孩坐在树干上闭目养神,清秀精致的脸庞有些消瘦,因营养未足而让他的脸色变得苍白,身上的衣服有些旧,如果仔细看,那布料也算是好布料,却因洗得久而渐渐褪色,即使如此的衣服也无法掩盖小孩那好看的脸。

睡得正好,突然一颗石子飞过,恰好砸在小孩的额头上,小孩立马睁开眼,警惕地看着来人。

“啊咧。”来人是几个小孩,繁华的衣服一眼就能看出他们是什么人,无非就是那些皇子公主,站在最前面的小孩也有十三四岁,一副高傲的样子,手里还拿着几颗石子,看到树上的小孩瞪着他,立马做了鬼脸,“八…皇弟,还不赶紧下来给你三皇兄跪拜。”

符元熠静静地望着他,毫无表情。

三皇子符元好看到对方一副不理不睬的样子,气便不打一处,又将手中的石子扔向元熠,而树上的人即使被打中也不动,没一会,额头上便被砸出一道伤口。

“你们看他那样子,真像傻子,难怪父皇不喜欢你。”符元好吐了一口唾液,后边的人也大笑着喊着傻子,见那人还是没有任何反应,符元好更是气,“你们去把他拉下来,本皇子要好好教训他。”

“好的,三皇兄。”几个小孩气势汹汹地跑到树下,纷纷伸手想要将树上的人拉下来,不料自己的身子太过矮小,试了好几次也没能成功,最后还是一个比较大的孩子爬上了树,抓着符元熠的衣服,想要将他扯下去,符元熠自是不会乖乖让他扯的,他几个挣扎,想把那人的手甩开,谁知太过用力,那人一个踉跄,便往树下摔去,顺带将符元熠也拉了下去。

两人落地,好在树不高,才没有摔得严重,符元好见符元熠下来,也不理会那一个小孩,上前一巴掌便打在他的脸上,“低贱的人,竟敢不听本皇子的话,跟你娘一样下贱,啊…”符元好还没骂完,元熠便上去,咬住了他的肩膀,声音气愤地喊着,“不准你说我娘。”

“贱人,把他抓起来。”即使被咬住也不过是微微痛,毕竟小孩子的力气大不到哪里,符元好一把拖开符元熠,命令着那几个小孩,后面的几个小孩便将符元熠抓着紧紧的,符元好上前,又是一拳,“说你娘又怎样,都是下贱的人,敢打本皇子,给我狠狠地揍他一顿。”符元好站在一旁,边看着几个小孩子将地上的人踢打着,边揉着自己的肩膀,不好好揍他一顿难消心头之恨。

“停,别把他打死,本皇子还想好好玩他呢!我们走。”符元好见好就收,像极了混混头子,一句好便将自己的弟弟妹妹绝对服从,得意地离开那个偏僻的地方。

符元熠趴在地上,因忍着不出声而把下唇都咬出血,此时的他一边脸红肿,自始至终,他都没有哭过。

躺在地上等着身上不再那么痛,便摇摇晃晃起身,往自己的宫殿走去。

来皇宫已经快一年了,小时候便听那些大人说过皇宫的人日子过得很豪华,大鱼大肉,金钱花不完,可是他却从来没有向往过,他觉得皇宫没有那些人说的那么好,虽然在宫外日子过得很苦,但是他还有一个爱他的娘亲,本来以为再过一些日子等他能帮忙赚钱时,让他娘过上好日子,谁知她却熬不过了,临走前,告诉他,如果他的父亲来接他,就一定要和他回去。

可是那个自称是他父亲的男人是皇帝,他不想进宫的,但是那是他娘亲希望的,所以他跟着回来了。

他知道的,皇宫并不是那么好的。

因为自己娘亲身份低,来到皇宫被那些皇子公主,甚至是宫女太监嘲笑,他都无所谓,毕竟他们要笑是他们的事。

欺负,殴打早已是常事,但他不能在他们面前哭,那样会被看弱的。

他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他软弱的一面。

符元熠安静地躺在床上,倦着身子,咬着唇,默默地哭着,即使苦,也不会让别人知道。

第二天,符元熠迷迷糊糊地醒来时,整个身子都很酸痛,就连起床也有些吃力,他摸了摸额头,有些发烫,应该是发烧了。

穿好衣服,从外面打来一盆热水,然后沾湿了毛巾,捂在额头上。

在宫里他没有也不想和那些宫女要过什么,虽然是个不得宠的皇子,应有的还是有,只要不饿到,其他的他是无所谓的。

反反复复换了几次水,元熠感觉没有那么烫,便算是了事。

今天,那三皇子也不知会用什么方法整他,所以自己要保持好身体,这样才不会被打倒。

稚气的脸上稍微有点笑意,此时的符元熠才有点像是一个小孩子。

用过早膳,符元熠便离开自己的宫殿,因为即使他躲在房内不出,那三皇子也不会放过他,还会整得更厉害。

果不其然,刚离开宫殿不远,那符元好便又带着几个小孩颇有气势地走了过来,有时候小元熠想不通为什么他的三皇兄那么喜欢整他,真的那么好玩吗?

“哟,八皇弟气色不错哦,看来是昨天本皇子对你太好了。”符元好一脸嘲笑地抓着符元熠的头发,“既然气色不错,那就陪三皇兄好好玩玩。”说完便将他摔在了地上,顺带将他的左手踩着,狠狠地蹂躏着。

“三皇兄,让我踩一下。”一个七八岁的小皇子兴致勃勃地举着手,样子天真无邪。

“好好,十皇弟可要给皇兄狠狠地踩啊。”三皇子得意地笑着,地上的人无论多痛从来都没哼过一声,这让他什么不爽,“你们都踩在他身上,本皇子倒想看看小贱人有多能耐。”

得到允许的小孩十分雀跃,争着要第一个踩。

“你们在做什么?”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吵闹的人都停了下来,符元好十分不满地回头想要教训那个打断他兴致的人,看到那人,话却梗在喉咙。

第 2 章

“五,五皇兄。”不知道是那个孩子开的口,几个小孩都有些害怕地聚在一起,往后退了退。

“原,原来是五皇弟,你,你怎么在这里?”符元好咽了咽口水,后知后觉地移开踩在地上人的脚,明明自己比对方大,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五皇弟给他极其强大的压迫力,令得他不得不屈服。

“本皇子再问一次,你们在做什么?”符元睿冷漠地说着,睥睨着地上的小孩,不过又是皇宫内无用的人。

符元熠听到那个冷冰冰的声音,并不和那些人一样感到害怕,虽然那个声音冷冷的,但是却是很好听,他慢慢地抬起头,小心翼翼地想偷望一下来人,却和对方对视了,一个心虚,就想移开眼神,不过想想反正对方已经看到了,何必躲躲藏藏。

于是符元熠再和符元睿对视,虽然那人的眼神很是犀利,让人觉得很害怕,但是自己就这样直直地望着,毫不退却。

符元睿望着那小孩的眼睛,明明那么软弱,却有着毫不胆怯的眼神,突然嘴角勾起一抹笑,或许,这皇宫太过无聊了。

“五皇弟,我们,我们只是和八皇弟在玩玩而已,没什么的,真的没什么。”符元好看到符元睿突然的笑感到更可怕,要知道他这个五弟从来都不会对谁笑的,除非是那个人要倒霉运了。

“哦,是吗?”符元睿冷冷地瞥了那没了气势的三皇子一眼,眼神满是不屑,“既然要玩,那就玩大点。”从腰间解下匕首,扔在了地上。

“五,五皇弟,别这样,我们就随便玩玩的,别来真的。”三皇子试图劝说符元睿,可对方却毫不理会他。

符元睿站在符元熠的面前,低头,冷然道,“皇宫是弱肉强食的地方,如果你想活下来,拿起它,将他们杀死。”

符元熠很是惊讶,半张口,不确定对方所说的话是真的还是假的。

三皇子与其他皇子公主听到那话,更是十分惊恐,虽然不知道那地上的小孩能不能杀了他们,但是一旦符元睿开口要杀他们的话,他们是百分百地相信他绝对会杀了自己的。

所以话出口,各个皇子公主尖叫着逃离此地,却不知,从头到尾,符元睿都没有看过他们一眼。

独独留下来的便是符元好。

其实也不是他不跑,只是本来气场就弱了符元睿,此时他为了自己的面子,不得不留下来。

而他不知道的,如果自己要跑,符元睿也不会让他跑得了的。

“五,五皇弟,这样可不行,要是父皇知道了,不会放过你的。”符元好搬出皇帝,想让对方放弃他所要做的事。

“哼,不劳三皇兄费心,本皇子自有打算。”符元睿冷笑道,“怎么,你不敢?”最后的话是对着符元熠说着。

“我…”符元熠盯着地上黑色的匕首,黑得深沉,像是要将人吸引入一般,只是,他还是一个九岁的孩子,或许还是无法下得了手吧。

符元睿并不焦急,缓缓道,“要么继续被他们欺凌至死,要么将他杀死,选择一个。”

符元熠开始犹豫了,或许再这般下去,自己真的会被他们弄死,虽然皇宫里的生活很不好,但是能活着就是最好的了,他不想死。

小孩子的求生意志比谁都强,他可以忍受被人侮辱殴打,却不能忍受有人剥夺他的性命。

符元熠终于下定决心,忍着身上的痛,摇晃地爬了起来,小小的身子看似很瘦弱,却很是坚强,他拿起匕首,吃力地打开了刀鞘,“我,想活着。”

匕首很锋利,只要轻轻一刀,或许血液就会飞溅吧。

符元好看着那把匕首,心里有些害怕,想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绝对不会伤害到自己的。

这般想着,也没有之前的害怕,平时顾忌到自己父皇,怕被降罪,才不敢对他怎样,现在有一个人承担所有责任,那他自然要好好玩。

光是拳打脚踢早已不能满足他的心,想要更多,想要见到这小孩哭着求饶的样子,想要看着红色的血液在他身上流淌的样子,肯定,很好看。

“那么,八皇弟,就让本皇子看看你有多能耐?”

符元熠握着匕首,静静地看着符元好,不论身高体型都远远不如对方,这样的差距倒没有影响到符元熠,或许此时的他,只是在思量着怎样做才能活下来。

握紧匕首,符元熠便向符元好那边冲去,小小的身子有些可笑,不论被对方躲过几次,脸上都是一副倔强的表情。

符元好只是带着先和小孩玩玩,再来真的心态,就这样左躲右闪的,完全没将小孩放在眼里。

符元熠却不同,虽然还是小孩子,心思可很不错,几招下来也研究出对方是这样躲自己的攻击,眼神闪了闪,像极了乱出招往符元好的左边动,不出意外,符元好应该往后退一步,再往右边躲开,果不其然,趁着他往后退的时候,符元熠更进几步,挥动匕首,便往符元好的脖子上去。

自大过头,往往受伤的是自己。见那刀已往脖子上挥去,自然反应便是抬起手挡住了那近在眼前的匕首,好在小孩的速度不是特别的快,才来得及护住脖子,但是手却被割出一道极其深的伤口。

明显,那匕首是十分的利,再加上小孩求生意志十分强,才会让伤口如此地深。

符元好此时感到的不仅仅是伤痛,还有耻辱,那冷漠的五皇弟就站在一旁看着自己被这么低贱的人伤害,这口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

“你们,你们给本皇子记住了,这仇,总有一天本皇子会加倍要你们偿还的。”捂住不断淌血的手臂,符元好红着眼说着,然后愤愤地离开。

“哼,技不如人而已。”符元睿冷然道。

那好不容易让自己活下来的八皇子体力透支,再加上发着烧,见那人离开,似乎是松了口气,浅笑着,便晕倒在地上。

符元睿睥睨着他,稚气的脸上带着难得的笑,让这小孩更加真实。

皇宫里,从来就没有过真情实意,这般真实的人倒是第一次看到,总觉得,或许未来皇宫会更加有趣。

第 3 章

初夏迟迟而来,此时正午的阳光明媚,很是温柔,室内,微微清凉。

白色纱幔床上,符元熠的睫毛不明显地动了动,缓缓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床帐,而周围的一切都是陌生的,淡雅又透露着高贵的气息。

这是,在哪?符元熠很是疑惑,想起昏倒前那个五皇兄还在身边,这里会不会就是五皇兄住的地方?

突然间他有些欣喜,从自己的娘亲死后,就没人这样对他好了,五皇兄一定是个好人。

小人儿完全忘记不久前他所谓的五皇兄正让他去杀人。

“八皇子,你醒了。”欣喜的声音响起,小孩看向来人,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端着一盘东西,笑得很开心,见小孩没说话,便将东西放下,走上前,想去探一探小孩的额头,谁知符元熠却偏头,不让少女碰到。

少女尴尬地笑了笑,“八皇子,你放心,奴婢不会害你的。”试着去摸符元熠的额头,那小孩却退到了角落。

“……”少女很是无辜,她真的那么可怕吗,连小孩子都不让她靠近,“八…”

“不要。”少女还没说什么,符元熠立刻拒绝了她,性子真是那么别扭又倔。

“八皇子,让奴婢看看您的烧是否退了,不然五皇子问起,奴婢可会受罪的。”少女有些无奈地说着,符元熠抬头望着对方,虽然他对别人怎样都不关心,但是要是因为自己而连累到别人,他也会不好过的。

于是小孩扭扭捏捏地挪着身体,坐直,少女看他的样子不禁笑了,明明就是小孩子,还要装出一副大人的样子,也不知道这些日子他受了多少苦,“好了,烧已经退了,八皇子等下再将药吃下就没事了。”说着,将桌上的药端了过来,“八皇子睡了两天,可担心死奴婢了。”

符元熠惊讶地望着她,他还以为自己只是睡了一会,“睡了两天?这么久。”

“是啊,五皇子都来看过您好几次了。”少女将药吹了吹,想喂床上的小孩。

“我自己。”符元熠摇头,接过碗,皱着眉喝下去,很苦,但是他都忍住,很快,整碗药便被喝光。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