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雨夜未眠——青花鱼10086

文案:

害怕打雷的小受和……试图治疗打雷恐惧的小攻?

正文:

其实,周夜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会害怕打雷的。从来就对雷雨天气没什么好感,同居室友曾列举过一大串分析理论说是童年阴影,周夜听得似懂非懂,可是好像父母还在世的时候自己就害怕打雷了。

其实,不过就是响了一点嘛,不过就是冰晶的附着、水滴的破碎、空气的对流让积雨云中产生电荷,再向地面放电而已嘛,小学自然课就知道的常识。

可是……说归这么说……

随着一道明晃晃的闪电,接连而来的雷声炸的他头皮发麻。周夜抱紧枕头快走了几步,再一次敲响了成生的房门,像这七年来每个雷雨夜一样。

“成生~成生!打雷了!”

很想说雷声这么大我又不聋当然听见了你明知道门没锁还不赶快进来磨蹭什么……的成生也只是放下了手中的书,淡淡的应了声。

周夜缩着肩膀皱着眉自动自觉爬上床,摆好带来的枕头,再把双人被的另一半扯到自己身上盖好,似乎稍微能松一口气的样子。

“今天来玩什么?雷这么大,电视不能再开了。”他带着稍许期待看向成生,不会嘲笑自己这么一个大男人还怕打雷还全程陪玩陪睡还会特意煮好吃的东西的室友实在是太棒了。

成生调暗了一些床头灯,扭过头来就是看到这幅怕的不行却又隐隐期待的样子,眼眶都泛红了,眼睛还是亮亮的。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不行啊……

迟早有一天会被他看穿自己的意图然后化身禽兽的啊……

可是话又说回来,数数日子一起合租也进入了第七个年头,他要是有心也早就该……

成生默默叹口气,抬手摸摸周夜的头,面无表情的开口,“呼噜呼噜毛,吓不着。”

随着又一声雷响,周夜就着这个姿势倒在成生怀里,止不住的发抖。他怕极了,反射性的闭紧眼,又赶快睁开,他又不敢闭眼。能看到闪电好歹还有个预警,闭上眼就会觉得雷声离自己好近好近,直接在头顶上炸开来。

所以说十万个为什么里为什么要把描述雷电的章节,尤其是什么球形雷电,什么会顺着窗户钻到屋里来,为什么要把这种事规划进小孩子必读的科普读物来嘛。十万个为什么你倒是说说为什么!

成生的手顺着脖颈游移下来,到背上后心的位置轻轻抚摸着,一下又一下。周夜想,这些年来每每雷雨夜都有他在身边,自己睡不着,他也就陪着一起,聊天看电视打电动吃夜宵,对打雷的恐惧倒似是有增无减,是不是被他惯坏了,就忍不住想要更多,更多的关怀……和爱。

呸!我还真是童年缺爱。周夜都想唾弃自己了,感恩吧惜福吧。迟早有一天,成生他也……对啊,又不可能一直都在一起。这么想着,不禁又更低落起来了。

“怎么了?”已经太熟悉这个人,从一点心理变化体现到微小的肢体动作中而察觉出来。

“成生……帮我把恐惧症治好吧。”周夜抬起头来,“你不是心理医生嘛。”

“恩?”

“你看,那个,每次都麻烦你,老这样多不好。”

快来麻烦我啊,麻烦一辈子才好呢。成生挑挑眉,“这么久了怎么突然想到要治了?”

“我都这么大人了,再说……成生有女朋友了吧,先说好我不是故意八卦的,只是……不小心撞见……”

上个月转介了三个因为心理治疗开始移情的女性来访者,到底是被他撞见了哪个呢,成生默默思索着,看来以后要谨慎接诊了。

不过眼下……

他翻身把周夜压在身下,

“第一,我是心理咨询师不是专业的治疗师。”

“第二,咨询原则避亲避熟,对于身边的人会失去客观立场。”

“第三,一次时间为50分钟,500RMB,钱就不收你的了,不过中途不能喊停。”

“第四,会痛哦……你确定要?”

“恩!”周夜瞪大眼,一脸视死如归。

对于心理治疗,周夜也是听过一些的,比如给手腕上绑个橡皮筋时不时的就弹自己啊,比如越是害怕什么就越去挑战,这么说成生他不会把我丢到屋外去吧。恩,应该不会,不然他也不会解开我的睡衣扣子,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你之前说白天的时候觉得打雷没有那么可怕,是你认为当时周围人多,而且有别的事做,分散了注意力的缘故。”睡衣的扣子被全部解开了,成生的手从腹部摸到胸膛。

这还……需要听诊器么?周夜觉得脑子里乱糟糟的,“是啊,虽然也很害怕,但就好得多了,所以才半夜找你来玩……啊……”被捏到了,也不用检查乳腺的吧。

“有没有什么能让你足够专心而忽略掉周围发生的事?”胸前的爱抚从一边换到了另一边,被触碰过的乳头微微立了起来随着动作与睡衣的边缘摩擦着,就算是棉布柔软的质地,也令它分外的敏感。

“没……没有……”他急促的呼吸着,起伏的胸口更贴近他的手,“之前试过,再喜欢的也不行……开大音乐堵住耳朵也没用……”

“那,像这样呢?”另外一只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抽走了裤腰上的系绳,他隔着内裤摸了几下,又翻进去套弄,沉睡的性器慢慢开始有苏醒的趋势。“之前自己没试过?”

谁会在怕的要死的时候自慰啊,周夜小声嘟囔着,倾刻便被成生堵住了嘴。和自己一样的牙膏的味道。

成生的吻细细密密的落下来,从嘴唇到锁骨,到微微红肿的乳头,到没有赘肉的小腹,浑身都湿湿热热的,再到配合的抬起屁股,内裤跟睡裤一同被脱下。

成生含上去的时候恰逢一道落雷,周夜整个人都在颤抖了。双重的惊吓,随之而来的是前所未有的快感。他在……在……在在在……周夜甚至觉得这时候一旦开口就会咬到自己舌头。

成生只含住了大半,他并不急,慢慢的吞吐着,不及吞咽的唾液顺着柱身淌下去,他也跟着凑到下面那两颗也舔弄半天,再接着舔上来到顶端,再含住,如此往复,弄得整跟都湿哒哒的。啧啧的水声在周夜的耳中比外面滂沱的雨声还要响。

“啊……啊……成生……”他觉得他是要求饶,可是只叫了他的名字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他难耐的扭着身子,又不想让他碰,又想让他更激烈。

成生好像只三两下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周夜借着闪电的光,依稀看到他那根早已直直的挺立着,他眯着眼正准备迎接随之而来的雷声,而跟雷声一起来的是成生的欺身向前,他整个人都压下来,像是把他死死的抱住,密不透风,喘不过气,而除去衣物的身体以最原始的状态肌肤相触,是说不出的踏实的安全感。

周夜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像是要从心口冲出来一样,当年跑步考试最后的冲刺都没有让他这么辛苦过。

成生吻上他的额头,趁他闭眼的间歇亲吻他的眼皮,吻掉他鼻尖的汗珠,再来吻住他的唇。不像刚开始那般清风细雨,略有些粗暴的正应了今晚的风雨交加电闪雷鸣。

而身下,两根直挺挺的交互着摩擦,也不知从谁开始铃口渐渐分泌出透明的液体,两根蹭在一起拍打着彼此的小腹。

“恩……成生……成生……”周夜的嗓音沾染上了哭腔,颤抖着断断续续喊他的名字。这无疑成了最好的催情剂,成生腾出手到身下,两根一起握住揉弄。

那是紧接着闪电的一个炸雷,周夜哭喊着射了。在闪电照亮整个屋子的那一瞬,他看到成生的眼睛,深邃的像是要把他吸进去一样。

那是迟钝的周小夜察觉不出的,酝酿了七年的深情。

过于害怕之后反而能平静下来,周夜沉浸在高朝之后的余韵,惊喜的发现自己已经停止了颤抖。可惜好景不长,跟着的又一道雷,让他反射性的抱住身边的成生,把脸埋进他的颈窝。

恩,沐浴液和汗水的味道,还有什么好像硬邦邦的顶着自己。周夜的脸腾地一下红了,成生他刚刚好像还没……

“还没完。”他顺了顺周夜汗湿的头发,“五十分钟还早得很呢。”

没有提前的准备,只好就着刚刚的经验抹进他的后茓,还只是手指浅浅的抽插,就让周夜本能的抗拒着。

“成生……不要……”后面奇怪的感觉让他很不自在,他探到身后扯住成生的手腕,“不要……”

只可惜手软软的没什么力气,反倒让成生牵制住了,掰开他的手,引导着让他自己用手指插进自己的后茓。

“好怪……”被侵入并不好受,又是自己再插着自己令他更觉羞耻,这个姿势手指没办法够到更里面去,“啊……”

成生也加入了自己的手指,小穴被撑得更开,自动分泌的肠液和刚刚的经验让它从内到外到湿湿滑滑的。

“打雷了,成生,恩,不要了。”一边说着不要,手指又像着了魔似的紧随着成生的律动插着自己。“好奇怪的感觉,恩唔……”

成生觉得自己的忍耐力快要逆天了。他试图把周夜翻过身去,听说第一次用后背位会比较好受,可一直软趴趴任捏任揉的周夜此刻却意外的顽强,“不要,不要看不到成生……”

虽然很想说他这是自找,却还是舍不得他太难受,正好把他自己带过来的枕头给他垫在腰下。

“抬起来点,恩,对。”

即便迟钝如周小夜也隐隐约约明白会痛的含义了……

比手指粗大的几倍捅了进来,周夜连尖叫都发不出。又跟着雷声,他颤抖着,后茓绞得更紧。成生也开始冒冷汗了,他俯下身吻着他,翻来覆去的吻,手大力的揉捏着他的屁股试图让他更放松。

他的嗓音比平时更为低沉,温柔的像是能滴出水来,他说,周夜,他今晚第一次叫了他的名字,他说周夜你看着我,我在这儿。

周夜哇的一声哭出来,身下的肉帮一下滑进去直至末端,成生抱着他轻轻的抽插着,

“不哭了,恩?”

周夜满脸是泪,揪着成生的胳膊不放。

“不哭了啊,周夜,你看外面打雷了。”

周夜抖着腿,瞬间的缩紧让成生险些射出来。

成生抱着他的腰,侧躺在他身后,让周夜对着窗户,厚重的窗帘隔不住明晃晃的闪电。

“周夜你看,打雷了啊。”

他摸过他的乳头,划着圈圈,又摸向下身似乎再度抬头的欲望。

周夜从大哭变成小声的抽噎,一开始的不适渐渐消失了,比起害羞,而更想要满足身体深处传来隐隐的渴望,他扭着屁股顶向身后,得到成生更为深入的回应。

在混乱的抽插中无意蹭到的前列腺,让周夜又渐渐硬了起来。“恩……还要……”

成生也从一开始的狂乱中逐渐把握住节奏,找到他的敏感点,又故意像是戳不到那里。

他随着雷雨的节奏深深浅浅的抽插着,风声雨声伴随着咕秋咕秋带出来的水声,每次一有大雷,周夜势必浑身一颤,他也正好顶到敏感的那里。如果是一个霹雳般的炸雷,他就一鼓作气一捅到底,要是接连不断的轰隆雷声,他就加快频率连捅好几下,最让周夜难受的是闷雷,虽然每一下都很有力但就浅浅抽插着穴口不进到里面去。

周夜随着床摇晃着,他想自己一定是疯了,他开始期盼酣畅淋漓的雷声了。

雨后的空气总是特别清新,窗户被人打开了,凉凉的风夹带着泥土的芬芳,鸟儿婉转啼鸣……

周夜愣了愣神,准备起床,腰部的酸痛让他一下没用好力又摔回床上,连带着震着某处也开始疼起来了。自己并没有裸睡的习惯,好像唤起了什么了不得的记忆。

昨晚的雷雨,成生的治疗,再直白一点来讲,他们两个人根本不就是做了嘛!

这不科学啊啊啊啊!

周夜把头埋进被子里顿时有种一辈子都不想再出来了的念头,是哭成那样子也太丢人了见到生好尴尬,还是居然做了那种事见到成生好尴尬,还是应该介意一下被夺走的贞操嘛!重点好像都不太对啊喂!

埋头做了半天鸵鸟,周夜才意识到屋子里出奇的安静,按理说刚刚自己那么大动静,作为怎么说昨晚也发生了那种关系的成生于情于理都应该过来看一下,却没有任何动静,他侧着耳朵听了半天,没有人在的感觉。

他咬了牙,勉强起来,简单梳洗一下穿戴整齐,成生果然是不在,亏他自己刚还想了半天要怎么面对。

餐桌上摆着早餐,白粥还冒着热气,旁边的碟子是成生妈妈腌的萝卜丝,再旁边煎好的荷包蛋金黄金黄的散发着香油的味道。

谁要吃啊!做完那种事之后一大早连人都不见,周夜抓过包准备直接去上班,走到门口又顿了顿,折回去直接用手抓了煎蛋三口两口吃完。想了想,又回屋拿上了充电器。

不知道怎么面对的话,索性就跑吧!混蛋成生!

在早点摊刚买完小笼包的成生突然打了个喷嚏,被大妈念叨着说这两天下雨小伙子可不能贪凉啊。

成生也何尝不是,谈何容易去面对。

可他并不后悔,两个人总是这样的状态,总得有一个人先往前迈一步。

七年的单恋也该到了尽头,要么两情相悦皆大欢喜,要么一拍而散老死不相往来。

况且,看昨天周夜的反应,自己好像也并不是希望全无。虽然打着治疗的旗号,在他害怕打雷的时候趁虚而入是混蛋了那么一点点,但昨天最后浑身舒爽累到直接睡着的可不仅是自己啊。

成生看着被剩下的白粥苦笑,还神经兮兮的拿了备用钥匙进他的屋确认没少了什么。

周夜当晚没有回来,发去的短信杳无音信,电话也直接转入语音信箱。是在生气、伤心

还是和自己一样不安的心情,而更为重要的是,成生在想,很多书上讲第一次之后如若不当会引起腹泻,甚至严重到发烧,而他会住在哪里呢。

隔天晚上,他仍然没有回来。成生知道他工作的地址,却又担心白天贸然到访,会给他徒增困扰。他并不想让自己像言情小说里的男主一样,疯了似的电话和短信,四处遍访他的同事和朋友,或是冒失的冲进他们公司。周夜是个成年男人了,除了害怕打雷这一点,他在任何时候都完全可以照顾好自己。

他想了很多次,如果重来一次的话,他还会不会这样做。

他说他从不后悔,他想他也许是不敢承认自己的失败。

手机滴滴滴的传来信息提示音,成生像中奖了一样慌忙拿起手机,却只看到10086的提醒,他失落的关了机。

所以他没能看到的这条信息,在公司住了两晚上的周夜可是完完整整的收到了一模一样的。

“中国移动提醒您,今晚将迎来近期最大雷雨天气,气象局发布雷电黄色预警,请市民们减少出行,注意安全。”

******

雷雨总是来的措手不及。

尽管大部分人都看了天气预报准备好了伞,还是没能有勇气撑起伞冲进雨里。路上的行人三三两两找了附近的店铺避雨,雨下的非常大,砸在地上再溅起来,一片片水洼。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