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帝师 上——诗随

文案:

温如玉一觉醒来发现自己穿回了古代,成了丞相的小儿子。还未等他反应过来,一道圣旨,他便成了六皇子的老师。

老师,取师字,顾名思义便是教书育人。

温如玉在心里无奈,他前世没爹没娘世界里除了读书还是读书,于是一路读到了博士——

穿回了古代,他居然成了教书先生,这是哪门子的坑爹设定啊。

虽然极度不愿,但是他还是遵循圣旨入了宫门,岂料在这高高的宫闱之内,遇上他一辈子的劫数……

内容标签:少女漫 历史剧 穿越时空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如玉,宇文裴 ┃ 配角:浔嬷嬷,宇文拓吉,萧炎,等等…… ┃ 其它:温馨无虐,养成

1.命理注定

温如玉今年三十岁了,从小没爹没娘的他自小靠着自己半工半读硬是读到了博士后——

可能是因为一有时间就泡在书里的缘故,他的长相并不是很好看的那一型最多算是清秀,虽然不是第一眼并不会觉得好看,但是看久了,就会品出其中的韵味出来。

他身上就是萦绕着浓浓的书香味,让人见了都会有一种君子如玉的感觉,如同他的名字——他的气质和名字十分贴切。

他喜欢笑,因为他觉得微笑可以带个他力量,所以他总是微笑着,喜欢弯起不大不小的眼睛,笑的跟月牙一样。

每年的生日,朋友们早就劝他找一个伴了,但是他都是微笑着,借口说要读书。读啊读啊,然后他就从大学一路读到了博士后。时至今日,他依旧单身一个人。

时间久了,大家也就在他生日的时候念叨一下子了。

今天是他的三十岁生日,温如玉早早的就到了约定好的餐厅包厢,他最好的朋友萧炎说要给他介绍一个女孩子,虽然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但是一个人过久了,也总是会有组建一个家庭的想法。

他撑着半边脸等待着萧炎的到来。

时间掐的不早不晚,刚刚好踩点,温如玉站起来,就看到了萧炎笑嘻嘻的过来个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哈哈,小玉儿,你还是那么早啊。”

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温如玉叹气,都已经三十岁的人了,这人怎么还是和当初一个样啊。

“还是很准时啊,你每次都是掐着时间到的。”脸上挂着微笑,笑容使得温如玉本来只是平凡清秀的五官看起来显得好看许多。

萧炎眨巴眨巴眼睛,然后伸手在温如玉的脸上揉来揉去的,“啊啊啊,还是这样还是这样,只要一看到你笑我就想要揉你脸怎么办——”放开了揉搓好友脸的手,萧炎捧着自己的脸看着温如玉可怜巴巴的说着。

对于萧炎的耍宝行为,温如玉只是报以一笑。

这个时候,包厢门口传来了一个清脆的笑声,温如玉转头一看,便看见那里站着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歪着脑袋笑嘻嘻看着他们的女生——很明显,那个笑声就是她发出来的。

“你们真有趣。”女生看着温如玉看着自己的眼神,还带着笑声的余韵笑眯眯的说道。

女生的出声让萧炎想起了自己的主要目的,于是他一把拖过温如玉的手,对着女生介绍道:“看吧,这个就是我说的朋友啦,怎么样,很不错吧。”

看着女生的眼神,温如玉难得尴尬的有些脸红……

他推了搭着自己肩膀的萧炎,“乱说什么呢。”说完,又看着女生道,“进来坐吧,谢谢你来帮我过生日。”

青年弯起眼睛,笑成了一轮弯月的模样。

女生笑呵呵的冲着温如玉摆摆手,自我介绍道:“我叫米雅,你可以叫我小雅。”

“恩,小雅。”

之后,三人入座,温如玉叫来了服务生,让他们上餐之后就见坐在自己旁边的萧炎对着自己挤眉弄眼的。

“怎么样,小雅不错吧,有没有动心,你哥书呆子,你要是像以前哥给你介绍的女生一样不满意的话,哥就让你一辈子都和书为伍——”在温如玉的耳边小声的警告着,然后萧炎冲着女生开始大谈特谈温如玉的好处优点了。

说什么新世纪好男人啊,到了三十岁还是小处男一枚啊,什么连跟女孩子牵个手接个吻都没有啊之类之类……

听得温如玉的脸上越来越黑。

“听了你的话,我倒是真的很好奇了啊。温如玉,我可以叫你如玉吗?”撑着下巴,女生前一句看着萧炎说完后后一句就转头看着温如玉了。

“可以的。”温如玉温和的说道,看着女生面带笑容。

女生听了温如玉的话,便笑嘻嘻的问道:“你为什么都不找女朋友呢?”说完,还眨了眨自己的大眼睛。

温如玉一愣,然后回答:“因为啊……要读书吧。”说完之后,微微一笑,“对了,你怎么会答应这小子这么无礼的要求。”

两人都是明白人,他们知道这算是一场变相的相亲了。

“我嘛,因为觉得一个人太孤单了。”女生笑着回答,不过眼里倒是闪过一丝的忧伤。

萧炎捧着个脸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好了好了,你们要聊等吃完饭好吗,我肚子饿了啊。”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瘪了瘪嘴,萧炎打断了两人之前的谈话。

丝毫不掩饰自己吃货的本质。

温如玉笑着,然后温和的回到:“好吧,那我们先吃。”

萧炎一听,乐颠颠的拿起筷子专挑自己最喜欢的菜色欢乐的吃了起来,嘴巴塞得满满的,然后对着温如玉说道:“小玉儿啊,恭喜你买入了男人三十一枝花的时间啦。希望你开开心心快快乐乐,一辈子书香相伴外加美丽妻子可爱孩子组成一个美好的大家庭啊——”

温如玉笑着听了,“谢谢你,萧炎。”

“咳咳,谢什么啊,来来来,小玉儿陪哥好好喝一杯啊。”

女生在一旁看着,也不在意两人忽然之间的就忘了自己的存在。

……

酒过半酣,女生看了一眼依旧温和的温如玉,摇了摇头:“半生情半生缘,终究不是属于这里的啊……”

只不过声音太过小声,两人谁也没有听到。

最后,明明是带着人来说是给温如玉做媳妇的萧炎自己喝的醉兮兮的,把两人完全抛到了脑后,自顾自的耍着酒疯——

温如玉有些头疼的看着挂在自己手臂上的好友,唯有歉意的看着女生,“不好意思,我必须送他回家,只能让你自己回去了。没关系吧?”

“没事……啊,对了之后发生了什么你无法理解的事情,那么就是命中注定的。”米雅留下了莫名其妙的一段话然后冲着温如玉眨了眨眼睛就拦着一辆的士走了。

然后温如玉听了女生的话,有些疑惑,但是最后也是好笑的摇了摇头……许是女生无聊的恶趣味吧。

将醉的半路一直发酒疯的萧炎送回家之后。回到家里,温如玉累的瘫在了床上。

看着周围安静的房子,温如玉想,真的太过安静了——

也许,真的该找一个人陪着自己了。

看了看手上的手表,温如玉笑了笑,这是女生送个自己的礼物,很复古的风格,上面雕刻着连他都无法看懂的文字。

甩掉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温如玉从床上爬了起来,打开衣柜拿出了睡衣,然后进入了浴室。

……

洗过澡之后,温如玉便躺在了床上了。

周围很是安静,能听到指针一下一下转动的声响,温如玉数着数字,然后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黑暗中带在温如玉的手表,发出了一阵光芒——

2.穿越重生

温如玉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口干舌燥而且还浑身酸痛——

他不是就睡了一觉吗?难道是鬼压床了,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入目便是极为复杂的镂空雕刻,紫檀木发出淡淡的幽香,温如墨楞了一下子,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再次睁开,发现还是一样的景色,于是默了。

他抿着嘴,呆呆的看着头顶的图案,像是可以看出一个窟窿来——

耳畔忽然想起了一个声音,这个声音脆生生的喊道:“少爷,少爷,起床了,夫人过来了。”

温如玉还在发呆中,他举起手放到眼前看着——

这只手纤细白皙无根手指头上的指甲修的圆圆润润的,右手的食指和中指上也没有老茧——这并不是他那双经历了二十几书写洗礼过的手啊,而且似乎还是一双少年的手。

张开嘴巴,温如玉听到自己用及其沙哑的声音说道:“镜子——我要镜子——”

说完话,温如玉之间旁边的帘帐被拉了起来,露出了一个……圆乎乎的脑袋。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声音那么沙哑?”脆生生的声音还在继续,但是温如玉无奈口干舌燥,他想要水,还有镜子——

“水……还有镜子。”说一次话,喉咙便难受一次,温如玉皱起了眉头,他看着面前的脑袋,直勾勾的盯着。

直到那个脑袋恍然大悟然后飞快的离开,片刻之后,圆脑袋的主人将水递到了他面前,待到他喝完水之后又拿了镜子给他——

镜子是铜镜,即使打磨的非常光滑了,依旧没法玩着的看清楚面貌,但是依稀可以看出些五官的轮廓。

温如玉大概知道了,他穿越了——

而且穿越回了古代,虽然这样的事情非常的不可思议,但是他忽然想起了,昨晚那个叫米雅的女孩说的话:以后如果发生了什么你无法理解的事情,都是命中注定。

——命中注定吗?

温如玉茫然的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抿了抿嘴唇。

而后,那个脆生生的声音再次响起了,“夫人,少爷他还未起身……”这个声音唤回了温如玉的神智,他抬起头来,便看到了一位身着做工精细的衣袍,头戴紫钗,眉目如画的妇人,她看到了正注视她温如玉。

然后,露出一个慈爱的微笑,“玉儿,怎么到这个时辰了还不起身?”美人如虹,翩联小步,她朝着温如玉走来。

温如玉看着,看着,忽然喊出了一声:“娘……”他一愣,呆呆的看着已经来到了面前的妇人……刚才这一声,是身体的条件反射吗?

妇人摸了摸温如玉的脑袋,然后皱起了眉头,“怎的这么烫?冬儿,去唤府里的医生前来。”

被唤作冬儿的少年微微俯身,然后便退了出去,温如玉看了一眼,发现那名叫做冬儿的少年,便是之前那个圆脑袋……

妇人有摸了摸温如玉的额头,关心的问道:“玉儿可有哪里不舒服?来,告诉娘。”

温如玉轻轻的摇头,“娘,没有。”妇人听了温如玉的话,笑了起来。

“玉儿快点躺下去吧,不然待会风寒如体,可别加重了病情啊。”

温如玉配合的点头,然后躺下了身,任由妇人为自己盖上了被子。

看着面前的美丽妇人,温如玉闭上了眼睛……

似乎,觉得很安心啊。娘……吗?

3.是你叫唤我吗?

睡梦中,温如玉陷入了一片黑暗,没有光,没有人,四周都是一片死寂……

忽然,温如玉听到一个声音在叫唤他,于是他的脚步不自觉的就跟着声音走了过去……慢慢的,四周有了光。

直到温如玉看到了一个少年的身影时候,才停下了脚步。

温如玉看着,出声问道:“是你叫唤我吗?”

“是的,是我。”少年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忽然展颜一笑,“以后,你替我好好的活下去,好不好?”

“我为何要替你而活,我只为自己而活。”温如玉眉头微皱,看着少年的眼神很是淡漠。

少年似乎早就料到了温如玉的表情,只是微微笑着,然后说道:“你便是我,而我,其实就是你。只不过,你是以后的我,而我是前世的你。”

温如玉:“……”

少年继续道:“我在我的时空已经死亡,所以我便唤你来了。”

“为何唤我来?”温如玉终于疑惑的问道。

少年轻轻的笑着,“因为,你在这里,有一世的姻缘呐……”

温如玉更加疑惑了,他抬头想要好好的问一下为什么,但是他却看到少年的身影越来越淡薄,最后慢慢的消失不见了——

只余下空灵的声音萦绕着:“替我好好的活下去,我的母亲,父亲就拜托你照顾了……”

之后,温如玉只感觉到眼前一黑,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入目的又是雕花的镂空大床。

他眨了眨眼睛,忽然发现,记忆中多出了一些东西——

那是属于这具身体本来的记忆。

半晌过后,温如玉却笑了起来,眼睛弯成了一轮新月,似乎心情还不错的模样——

啊,既然来了,就这样吧。

温如玉其实算是一个及其淡漠的人,他的世界其实是排除他人进入的,莫不说萧炎为了成为他的朋友花了多少的时间,就是他从小到大一起长大的伙伴们,也无全部进入他的心里面——

但是这样的人,一旦有人可以进入他的心中,却是极其珍贵的。他全心全意,掏心掏肺的对那个人好……

并且啊,这样的人极其的护短——一旦有人碰触到了他心中的那个人,那么他会不顾一切,让对方得到惩罚。

耳畔,又传了妇人温柔的声音,“玉儿,该起来喝药了。”闻言,温如玉看到了妇人的手上拿着一个瓷碗。

温如玉坐了起来,接过妇人手里的碗,皱了皱眉头……似乎,很苦啊。

“玉儿,良药苦口利于病,喝了药,娘给你吃一块桂花糕可好?”妇人似乎知道温如玉不爱喝药,于是细心的劝慰道——

“谢谢娘。”朝着妇人露出了一个微笑,然后温如玉端起碗一口喝掉了药……唔,果然好苦啊。

然后,温如玉便看到了放到自己面前的桂花糕,温如玉只是看了一眼,然后便张开嘴巴咬下——

啊,甜的。感觉真好啊。

由此,温如玉便爱上了这甜腻的桂花糕。

妇人见温如玉喝下了药,便起身对着床上的温如玉说道;“儿继续休息吧,娘要去看看你大哥回来了没有……”见温如玉乖巧无比的点头,妇人转身对着站在一旁的小少年的说道:“冬儿,照顾好少爷,有事情及时过来向我禀报。”

“是,夫人。”冬儿应了话,妇人便立刻了。

而后,温如玉又躺会了床上,睁着眼睛看着上方精细的雕花——

慢慢整理的脑海里的记忆。

似乎是为了印证少年的话一般,这具身体的名字,也叫温如玉。父亲是当朝一品丞相,母亲为一品诰命夫人。

温丞相是难得的有情郎,至今只有一位夫人。他们孕有三子,大儿子在户部做官,二女儿嫁了一个好丈夫,唯独三子,体弱多病。但是两位却是对其非常疼爱……

现今是建元210年,而当今的皇上是第五位帝王,被称为建康帝,在位二十载,在他带领下,建元进入了前所未有的盛世。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