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帝师 下——诗随

82.不爱红颜

皇后走了,言兰和内侍被留了下来,宇文裴必须做出少年对这类事情懵懂的模样。言兰见宇文裴颇有些兴趣的打量她的眼神,更加羞涩的低下了头颅。

内侍们是入宫只是就开始被栽培学习这些房内之事的,所以见皇后离开,少年皇子露出了带着些许兴趣的目光,其中一个太监上前一步率先开口道:“六殿下,您是要现在开始学习还是晚上?”

温如玉一听太监的问话,又见一旁面容姣好的言兰,眉头一皱,拉过宇文裴的手就往外拖,“这些事情自然是夜晚才做,白日宣银,算是什么事儿!”

他才一点都不想承认,他听见皇后说着言兰是带来有何用处的时候,心中升起了大大的不悦,还有一股没有来的气愤。

宇文裴故意的挣扎了半天,不开心道:“先生,裴儿想……”话还没说完呢,就被温如玉瞪了一眼,“想什么想,下午的功课还没完成呢,快回去做待会先生要检查!”

就这样,宇文裴被温如玉一路拖回了书房,而宇文裴也象征性的挣扎了一路,当然,宇文裴是做给那些个内侍和那言兰看的。

目的嘛,当然是将计就计啊。

而被留在客厅里的内侍和言兰则被宇文裴刻意留下的小辰子带去了下人们呆的地方,要离开之前,小辰子眼珠子滴流的转了一圈,对着言兰嘱咐道:“六殿下喜爱干净整洁之人,晚上过去之时,请记得沐浴更衣!”

言兰听了话,脸色有些绯红的点了点头,又对着小辰子道了谢,方才关上了房门。

小辰子嘿嘿嘿的笑了一下,然后心情很好的蹦蹦哒哒的朝着书房走去了——

……

书房之内,确保附近没了那些眼线之人,宇文裴看着一连气呼呼连带着脸颊都鼓起的模样,噗嗤一声笑出了声,“先生,刚才裴儿只是做戏罢了。”

“哼。”温如玉扭脸,不理会自家满脸无奈的模样,他就是不开心,不开心刚才裴儿看着那言兰的模样,不开心那言兰看着他的裴儿羞涩无比的模样,不开心那个什么言兰的,一副柔弱无比的模样……

被这样可爱的温如玉逗笑了,宇文裴看着温如玉的眼神变得炽热起来——其实,他的先生,对他也不是毫无感觉的吧?不然,为什么会因为那些话而生这么大的气呢?

温热的手掌放在温如玉的肩头,将对他别扭的先生扳过来和他面对面,宇文裴的眼神温柔无比,里面闪烁着浓浓的喜爱之意,“先生,裴儿都明白,皇后今天送来内侍和言兰的原因。”真是大大的笑话,皇后那变成将他当成不谙世事的孩子了吗?会沉迷于床上之事从而变得流连花丛吗?

“何况,先生,裴儿并不喜欢那女子,她还不如先生好看呢。”伸手抬起了面前对他只露出一个黑色头颅的人的脸,他的目光灼灼,充满的坚定,“裴儿不会那么傻的。”

对上少年温润的眼眸,温如玉不自觉的心中一跳,又再次恍惚了一番,为何与少年温和的视线相互碰撞,他的心跳就会骤然加速呢?

难道,这边是所谓的爱情……的……感觉吗?

不不不——

摇着自己的脑袋,温如玉告诉自己,这绝对是偶然,是凑巧,这不会是爱情的!

看着先生的表情从惊诧不可置信到后面的了然模样和理所当然的模样,宇文裴的眸子一闪,而后恢复平静,他转身走回位置上坐下,道:“先生,留在这里陪着裴儿看书吧,之前先生不在,裴儿什么都没有看进去呢。”

“啊……好的。”对上少年含笑的星眸,温如玉莫名的脸上一红,有些尴尬的别过了眼,啊,抬起手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自言自语道:怎么又想起了,啊啊啊,要疯掉了!!

看着自家先生迷糊可爱的模样,宇文裴的心底涌起了浓浓的炙热情绪,让他有一种想要拥抱住那人的冲动——

——难道,这就是爱恋的感觉吗?

83.执迷不悟

是夜,言兰仔细的为自己梳洗打扮之后,随着内侍太监一同来到了宇文裴的房间,进入之后见宇文裴慵懒的只披着里衣坐在床头眼神充满兴趣的看着他们。

宇文裴的眼眸很明亮,但是神色却很平静。

言兰看着年轻的宇文裴,脸色绯红无比,宇文裴虽然只有十三岁却发育的极好,又因为练武的缘故,肌理分明,再加上那英俊帅气的面容,都让她脸红心跳,她今年才十七岁,正式花样年华对爱情憧憬的年纪,所以看到这宇文裴,便自然而然的陷进去了。

这一刻,她开始庆幸,自己能够被皇后选中。

内侍太监朝着宇文裴恭敬的行礼说道:“奴才们拜见六皇子。”待他们说完之后,言兰才姗姗迟的用柔柔弱弱的声音温温和和行礼道:“奴婢言兰,给六皇子请安。”

“都起来吧。”

内侍太监站起来之后,其中一人上前说道,“六殿下,现在可否开始?”

“不,本殿有一疑问,想要请教一下你们。”宇文裴站了起来,迈开脚步慢悠悠的走到了言兰的面前,伸手挑起言兰的下巴,见她眼波流转之间充满了魅意的模样,轻笑道:“这女子的滋味和男子的滋味,两种对比,哪种更加美好?”

内侍太监被宇文裴的问题惊得瞪大了双眼,他们伺候过许多的皇子,却从来没人问他们这样的问题,这让他们如何回答?

他们既不是男人也不是女人,即使自进宫开始就学习房内之事,但是隐藏不了他们根本感受不到那种至高无上的快感,所以,宇文裴这问题,可是真真的难为了他们啊。

倒是言兰在宇文裴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无比,因为,她看到了,她刚才才一心期待的少年正用冰冷无比的眼神注视着她,眼眸中似有若无的闪过一抹杀意!

“嗯?怎么,都回答不了本殿的问题吗?”放开挑着言兰下巴的手,宇文裴的视线落在了一旁的内侍太监身上,目光冷冷的看着他们,嘴角含着一抹冷笑!

听到了六皇子语气已经冰冷无比了,内侍太监连忙跪下告饶道:“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只是这问题,奴才们实在无法回答啊。”

内侍太监们苦哈哈的,为什么这六皇子那么难应付呢!

“呵,既然如此,那你们谁人让本殿试试如何?”话锋忽然一转,宇文裴的笑意并未达到眼底,但是语气倒是方轻柔了许多。

内侍太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惶恐至极,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笑话,他们是太监没有错,但是不代表他们作为太监却要被皇子压啊,本来就已经够没有尊严了,总不能爬上主子的床啊。

言兰却在这个时候出声,“殿下,难道言兰还没有这群内侍太监好吗?”因为憧憬的爱情忽然破灭,她的脑袋也忽然的呆滞了,竟然胆大包天的质问起了皇子。

“啊,本殿倒是忘记了你还在呢,不过,本殿也不在意的告诉你,本殿喜欢的啊……是男人哦。”

宇文裴之所以对他们这样说,就是为了让他们传进皇后的耳朵里的,当然,能够让大家都知道是更加好了——

因为,一个喜欢男子的皇子,无论如何都与皇位绝缘了啊!

即使建元的民风很开放,甚至允许男子同男子婚姻,但是前提是在父母的见证之下,并且不能举行大礼。

而宇文裴是皇子,这样的规矩对于他的压制,自然会更加的严谨和繁琐。

这样做,不仅能够让后宫那些女人明白他不会成为她们的绊脚石从而让她们不再给他找麻烦之外,还能够让宇文帝更加信任他——一个公开了喜欢男人的皇子,才能让这位对权力执着无比的帝王放下心防。

宇文裴看着言兰大大的眼里充满了不可置信想模样,笑了出来,转头淡淡的说道:“你们下去吧,本殿下不需要你们教导!“

内侍太监得到宇文裴的话急忙站了起来匆忙往后退,见言兰还傻乎乎的呆在原地于是用拖着也将人拖了出来。

其中一个资历已经很老的内侍太监看着言兰失魂落魄的模样,讲道:“自是无情帝王家,你啊,就不要多幻想了,即使今天六皇子要了你,你也不可能待在他身边的啊……”

他是宫中的老人了,看的自然不会少,这些皇子们那个十三四岁的时候身边没有几个女官呢,只是后来的结局都大致相同的,她们啊,都是命薄之人啊。

言兰落下了眼泪,她的第一份懵懂的爱情,就这样夭折了。

狠狠的咬着下唇,她脸色苍白无比,精心的打扮现在却如同嘲笑她一般,让她觉得可笑至极!

那太监看着言兰的模样,叹气摇摇头,感慨不已。但是他已经劝告过这女官了,至于她还是执迷不悟的话,他也是无能为力了。

……

房间里,宇文裴仰面躺在床上,双手枕在脑后,想着这个消息传出之时,他的先生,会用如何的眼神看着他,又会如何的惊讶!

脑补了一下明日先生跑来质问他的模样,宇文裴的嘴角一扬,轻轻的笑了出来。

84.太子心思

次日,不知道是从哪来传来了流言蜚语,说是六皇子宇文裴不爱红颜爱蓝颜,对昨日皇后特地送去的女官没有半点兴趣,甚至对内侍太监提问出男人的滋味和女人的滋味哪个比较好……

宇文帝首先听闻了这个传言,他一怒差点将那嘴碎的奴才处死,幸好被福全拦了下来,怒气冲冲的叫来宇文裴,还未等到宇文裴向他请安就已经一巴掌扇了过去——

“孽障,皇家的脸面都被你丢光了!”

宇文裴早已料到今天宇文帝的反应了,所以昨夜已经做好了思量。只见他眼眶微红,捂着自己被打的那半边脸,倔强又委屈的看着宇文帝。

“父皇,儿臣就是喜欢男子不爱女子,您再如何生气,也是无用的。”

本来盛怒的宇文帝迎上宇文裴的眼神,居然愣住了,他振袖一挥将手背在身后,眉头皱的高高的,眼神冰冷的落在了宇文裴的身上,“即使因为喜欢男子无缘与帝位也无惧?”却没有想到,他的六皇子,却还是用坚定不移的目光注视着他,没有动摇一分一毫。

“父皇,您说傻话了吧,帝位是太子的。”与宇文裴有六成相似的容颜轻轻一笑,微微一闪而过某种异色,但是太快了,快的没有人捕捉到。

宇文帝本来是有着试探的意思在里面的,却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六皇儿居然又将套子丢回给了自己。

言归正传,宇文帝的脸色很是严肃,“皇儿,你真的如同宫里那些嘴碎的奴才所言那般?无法改变了?”

轻轻摇头,宇文裴用牙齿咬住嘴唇,声音透露着些许低落,“儿臣对女子起不了反应。”

如此,宇文帝也只能叹气,他其实对于宇文裴确实始终存在了些许愧疚,对于那个典雅温柔的虞妃,他也带着深深的歉意——

转身不再理会宇文裴,“你回去吧,朕不想再议了,但是朕在这里告诉你,喜欢男子也好女子也罢,现在你都还小,不可随意……”

恭敬的行了一个礼,宇文裴回道:“儿臣知晓了。儿臣先行告退了。”

待到宇文裴离开之后,宇文帝负手而立,直直的看着不远处的地方,视线交汇成一个点,落在某处,“福全啊,朕当年是不是做错了?不然裴儿也不会如此……”

“陛下,六皇子如此,并非您的错。”福全是宫里的老人了,看透了太多的事情,他觉得,这六皇子,不简单呐。

宇文拓吉也仅仅只是那一瞬间的显现了一种为父的心理罢了,这会儿,他已经恢复了那个冷血冷情的宇文帝了,他转头看着福全,吩咐道:“福全,这些流言,朕不希望明天还能够听到,你去处理一番吧。”

“奴才领命。”

……

与此同时,未央宫皇后住处,在皇后姜氏的面前跪着的,赫然便是那名叫做言兰的女官,她眼角含泪,倒是颇有一番楚楚可怜的模样。

“好了,你也别哭了,既然六皇子没看上你,那么你且回去继续做你的女官便可了。”

皇后嘴上说着,但是眼神却是含着笑意的,她本想用言兰牵绊住宇文裴,却没有想到,经过昨日之事,却让她得了更加不得了的消息。

不爱红颜爱蓝颜,虽然自古以来断袖分桃便是常有的事情,但是皇家之内,尤其是皇子,被传出这样的言论,怎么也失去了争夺那个权力的核心了吧。

想到这里,皇后的笑意扩大了,于是稍微有一些心情哄一哄言兰这个对她已经没了作用的女官了。

85.喜欢

早上一起来,宇文裴就听到了奴才宫女们的私下讨论,知道了这件事情,又听小辰子说宇文裴一早便被宇文帝叫去了至今还未归来,焦急的在客厅之内来回走动着,眉头皱起,两只手交相握着,紧紧的。

等待了将要一个多时辰,他终于看到了宇文裴的身影,他急忙小跑上去上下打量了一番确定没有缺胳膊少腿的,才松了一口气。

之后,他的目光就停留在了宇文裴的脸颊上,眼神透露着些许的心疼——宇文帝那一巴掌是用了力的,被打的那半边脸已经红肿起来了。

伸手轻轻的触摸了一番,却听到宇文裴轻轻的呻吟声,连忙问道:“怎么了,很疼吗?”

握住了温如玉的手,宇文裴摇了摇头,笑了笑,“裴儿不疼。”

抽回了自己的手,温如玉故意板起了脸,黑色的瞳孔里面倒映着自家学生的身影,他斥责道:“你怎么可以对着那些内侍和女官说出那样的话……”

宇文裴一脸笑容的看着温如玉对着自己责备的模样,也不反驳,眼眸里亮闪闪的都是笑意。

等到温如玉说累了,说完了,他才拉着自家先生的手进了客厅吩咐了一名宫女去备茶点之后,转身将手放在温如玉的肩头,将他按坐在椅子上面。

“先生,裴儿这么做的原因,先生懂得的。”

对上那双黑呦的眼眸,温如玉张了张嘴,最后还是吞下了本来的话。

微微一叹,语气中带着一丝心疼,“先生懂得,只是,你这样,以后若是有了心仪的女子,这话如何圆的下去。”

“不会的,裴儿有喜欢的人了。”宇文裴看着温如玉,说道。

“!!”听了宇文裴的话温如玉瞪大了眼睛,他上下看了半晌站在自己面前的自家学生,愣了半晌硬是没反应过来,天,不带这样的。

他上辈子三十岁了,这辈子也已经十八了,都还没有感受过喜欢上一个人,而仅仅只有十三岁的宇文裴,却告诉他有了喜欢的人了,他该说,皇家人,果真心智情商智商都发育的太快了吗?

眼前惊讶的瞪大眼睛,呆萌的模样的温如玉,让宇文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弯成了月牙的形状。

他家的先生,果真是无论是哪一面,都让他觉得好喜欢啊。

被宇文裴用带着温柔神情的眼眸注视着,温如玉很快就觉得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烫了,他站了起来匆匆的说了一句:“先生去书房了,裴儿今日是武修时间,这个时辰该去找叶将军了。”

说完话,他的身影走出了客厅朝着书房去了,背影看起来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啊。

而被留下的宇文裴,则对于此,眯起了双眼,他现在还小,不可能做什么,但是等他长大了,他绝对不会再让温如玉有机会这样逃避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