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人——又重阳

文案:

——我白君凌下凡,定是不会空手回去的。

——回去之前先把房租交了。

——哼,凡人。

话说一个神仙下凡能做什么事情

(凡人攻X神仙受)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种田文 灵异神怪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君凌,吕炀 | 配角: | 其它:HE

第一章

白君凌这个人,其实年龄不算太大,约莫着也就刚几千岁,因为他过生日过的不仔细,具体多少岁他也记不清。

但是这都不妨碍他位居四方神神位许久,因为他老子也是四方神,子承父业,也没人说什么,尤其在这个和平年代神仙上班都打直呵欠,白虎这个战神位谁做都是一样的。

如此优渥的生活按理说白君凌应该没有什么不开心的。但是,此刻的他正在烦恼的事情有很多,为首的一件便是下凡。

在白君凌心中,下凡始终是一件神圣的事情,他打小就没去过凡间,不论是出差还是旅游。前些日子玄武家小儿子去玩耍了两个月,回来红光满面的给小伙伴们讲他在凡间的事情,那孩子才多大,自己都多大了,这分明是缺少人生体验,所以白君凌近来越发的想去凡间溜达溜达。

白君凌的母亲倒是支持儿子的,但是他家老父亲并不是很赞同,于是思前想后了许久,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杀人夜,白君凌留下封书信偷偷的溜走了。

神仙下凡一般分为两种,一种是一切重头开始,这一世的命格不会提前告诉你,下凡期间也不会记得在天上的事儿,基本上算是一种修行。而另一种就不一样了,用白君凌的话说是下去考察,下凡时除了不能随便暴露身份之外基本上没什么限制,当然仙力能不用就不用,用了的话还要报备,说实话,很麻烦。

下凡的第一年,白君凌跑去念想已久的大学,特地从大三开始念书,不从大一开始的原因是学校规定大一大二要上早操和晚自习,在天上做早课已经要吐出来的白君凌自然是不会自找苦吃的。

下凡的第二年,白君凌念到大四,成绩不上不下,跟同学关系不亲不近,基本上如果上厕所没带手纸,也不会有人给他来送纸。

下凡的第三年,白君凌毕业找了份会计工作,工作本身倒是没什么,大学学到的东西勉强应付得了,还有一个老会计带着,白君凌工作没有特别努力但是也不会出差错,问题出在他的人际关系方面。

作为一个含着不是金汤匙至少也是银汤匙出生的四方神家大儿子,白君凌从小就没奉承过谁,一方面是天上的老君们一个个年纪都很大了,不需要你奉承人家辈分和修为在那儿放着,另一方面他也没什么奉承人的天赋。但是在凡间不一样,领导需要捧,同事也需要夸,不处好关系办不成事儿,而且做会计需要跑税务啊工商一类的部门,遇到脾气差的前台工作人员说个话还憋一肚子火。

最后白君凌想了好几天,还是辞掉了工作,跟唯一关系比较亲近的老会计师父告个别,就递了辞呈,公司也不留这个可有可无的人,第二天白君凌就收拾东西回家待业了。

辞了工作之后白君凌的确是潇洒了一段时间,每天起床温温书,天气好就去楼下跑步,天气不好就在阳台上打拳,白天躺在沙发里看央视戏曲频道一看就是一天,晚上稍微饿了就下楼买盒饭,边吃也不忘听戏——过得活像一个六十岁退休的老头。

对儿子在凡间好吃懒做的行为,老白虎神君很气愤,其实他从儿子偷跑下凡的那天开始就很生气,不过有白母在,不好发作,只能每天看管剩下几个儿子越发严厉,搞得白家几个小儿子都对大哥生了许多怨言。

白母向来溺爱白君凌,白君凌在凡间不务正业,但是却也不缺钱花的原因便是白母在背后撑腰的缘故。

不过白君凌好歹是正统教育出身(?),好歹也知道吃老本是不好的,这样闲了大概一两个月之后,他决定开一个网店,专门卖吃的。

刚开业的时候,自然是无人光顾,后来他学了点销售手段,比如上网开个微博,一边刷刷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一边偶尔搞一搞转发抽奖活动,他在抽奖活动包不包邮上还犹豫了一阵子,后来一狠心想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就转发抽到的一律包邮了。

开食品网店,比较大的销路还是在本市,或者就近地区,毕竟食品不比衣服或者化妆品,它保质期一般来说比较短,如果买家收到的时候还是新鲜的自然比不新鲜的要好。

然后,在某一个一单买卖都没有的下午,白君凌正百无聊赖的躺在躺椅里看戏曲频道的时候,熟悉的买家送信的提示音传来,打开看见对方问“我要是特别近的话直接去你那儿取货行么”。

“可以啊,但是小区不太好找吧。”

“挺好找的,我就住你楼下。”

“……”

“干脆你给我送过来吧?”

“……你为什么不上来取。”

“我忙着算账呢。”

“那你等我看完这段再下去,想买什么先拍下来,记得给我五星好评。”

“三分钟不送到就给差评。”

“……”

白君凌翻了个白眼,区区凡人敢劳本尊给你去送吃的……记住没有下次!

其实这个买家,说是关系熟也不算太熟,毕竟每个月基本上只交流一两次,还是在交房租的时候,因为这人是白君凌的房东,名叫吕炀。

吕炀这个人其实也不怎么上班,因为他的职业根本不需要上班,说白了他就是个包租婆(?),靠每个月收来的房租过活,至于他能收到多少房租,拿白君凌跟白母说话就是你看他根本不上班就知道能收多少了。

开始吕炀也好奇过白君凌是做什么的,毕竟自己就住在白君凌楼下,要是不小心窝藏了一个逃犯最后会不会被当做同伙抓去判个罪什么的,吕炀为此还专门到楼上找白君凌试探过,后来白君凌不耐烦的一侧身,让吕炀看了客厅放着的小货架,这才放心下来。

吕炀跟白君凌还不一样,白君凌偶尔好歹也要去上个货,而吕炀完全就是个宅男,每月出门收个房租——有些门市房还是按年或者两年甚至三年为单位交租——出门的时间能少则少,每周去超市买菜都恨不得用网购代替,好在他做饭手艺不错,家里也有锻炼用的器材,早睡早起,也不需要太操心健康问题。

这个月跟往常不同,有个门市到期决定退租,偏偏这家在租期内把房子作践得不像样子,本来铺好的地砖大面积碎裂,后门玻璃碎了很久的样子租家也没想着修。

因为这件事吕炀不得不经常出门跟租家交涉,再加上算账心烦,干脆连超市儿都懒得去,就叫白君凌给他送货。

白君凌进门的时候就看见客厅里的茶几上摆着好几张纸一根笔和一个计算器。

“进来坐坐吗?”

“你方便的话。”

其实白君凌不怎么太想进去,因为吕炀的房子……不是一般的脏。地上摆着游戏机,不知道是洗过还是没洗过的衣服,哑铃,小食品吃剩的袋子,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包装纸……白君凌这人是很爱干净的,在天上的时候也动不动就一身白衣,有一点灰的地方都不会去。

“哦方便方便,你进来吧。”

“……”

“拖鞋随便找一双,没有的话我这双你先穿着,东西放旁边就行我给你……”

“房东,”白君凌打断吕炀的话,“你回去算你的账,我一会儿就走。”

“哦哦,好好好,你随便坐。”吕炀一边腹诽这人不太好处啊一边乖乖回去算账,白君凌在旁边一言不发,过会儿吕炀也就忘了旁边还有这么个人。最后把所有账都算完,合同按份都整理好放在文件夹里的时候,吕炀才想起白君凌好像还没走,一抬头就看房间在这段时间里焕然一新——所有的东西都回到了它们本来应该在的位置,门口还放了两个大垃圾袋,里面满满的都是垃圾。

“实在是太脏了,不太能忍就给你打扫了。”白君凌最后拍拍手做个总结。

“真、真干净。我说……我能雇你来给我打扫房间么,我给你开工资!”吕炀期待的问,“反正我就住你楼下,网店你照开,还能多赚分外快。”

没想到白君凌哼了一声,做出一个甩袖子的动作,头也不回的走出吕炀家门,留下两个字:“凡人。”

“?”

第二章

白君凌在凡间的日子里,除了听戏,还有一个爱好就是骑自行车出门溜达,因为他觉得这东西特别新奇,天上没有,至于为什么不爱开车,是因为考驾照比较麻烦,不符合他的个性。

最开始他买了一辆崭新的、看上去就很高端洋气上档次的自行车,停放在楼下,结果不出一星期就被小偷给偷走了。之后他不气馁的又买了第二辆高端洋气的自行车,觉得停在楼道里可能保险一些,没过三天又被偷走了。最后他询问了吕炀,吕炀说如果你只是喜欢骑自行车,就干脆买个二手的,灰不溜秋看上去破一点的最好,放哪儿都没人爱偷。果不其然,买了这么一辆旧二手车之后,不论停在哪儿都保险得要死。

吕炀问:“这都什么年代了,买车才是潮流,你骑什么自行车?”

“你不懂。”

“我的确是不懂才问你的。”

“我不爱考驾照。”

“考驾照挺简单的呀,要不我给你介绍个教练,我以前学车就是在他那儿学的,很认真负责的。”说着吕炀掏出了手机。

白君凌抬手制止了吕炀的动作:“我就是要这种慢悠悠的感觉,感觉明白么,修身养性明白么?”

——我腾云驾雾在天上跟人比谁快的时候你还没出生给呢。

“哦,早说嘛。”吕炀其实只是下楼买盒口香糖,路遇白君凌端着水盆和抹布下楼擦车,才这么一搭话,反正他是不太懂楼上这个房客干嘛年纪轻轻就把自己弄得跟个老头子一样,上次去楼上给他送点炖汤,电视里在放戏曲频道,屋子里烟雾缭绕好像是焚了什么香似的,如果自己没记错,小时候爷爷还没过世时去爷爷家玩,他爷爷就是这样的。

自从白君凌给吕炀打扫了卧室之后,吕炀下定决心精心维护一下白君凌的战果,可惜好景不长,某一天吕炀在客厅里醒来的时候,一睁眼才发现不知何时,家里的一切又恢复原样,果皮、包装纸、内衣裤、看一半的小说,总之一切不该出现在地板上的东西基本上全都在地板上躺着。

吕炀从小生活自理能力就很低下,做饭是他唯一会做的家务,还是因为小时候家里经常没人,不得已才学会了这一手,后来年纪稍微大一点父母买卖兴隆雇了保姆,吕炀在家务方面无忧无虑的度过了少年,青年,直到母亲去世父亲续弦后他搬到现在的住处,才发现,曾经他嫌弃张阿姨做事不利索是多么的身在福中不知福——自从他自己洗裤子把裤子洗出一个洞之后,他就再也没碰过洗衣机。

人还是一种比较奇怪的动物,如果之前一直生活在一个很乱的环境里,也就那样了,一旦某一天他脱离了原本的脏乱差,走进了一间样板房,很少有人愿意回到原来的脏乱差中去,吕炀也不例外。于是他没事儿就买点白君凌店里的东西,等白君凌下楼送货就透透话,开始白君凌还答复几句,后来干脆在自己阳台上支了根杆子,杆子上挂条绳,绳子另一端绑着一个小竹篮,吕炀要什么,就从绳子给他送下去什么。

后来吕炀学聪明了,想想也是谁没事儿乐意给你做家政,自然是要等价交换(并不是好吗),然后他下厨花一下午做了两菜一汤,打包好上楼敲白君凌家门,说是要请他吃饭。

“……”白君凌从猫眼里看见吕炀的脸就一阵来气,但是吕炀又是这段时间里对自己小店贡献最大的客户,说实话不让人进来太不给面子,就开门把人迎了进来。

“我亲自下厨做的饭菜,你吃吃看?”吕炀家和白君凌家格局都一样,传统两室一厅,吕炀轻车熟路的去厨房拿了筷子递给白君凌。

于是在吕炀热切的目光中,白君凌吃下了第一口吕炀做的饭菜。

“这是你的手艺?”

“对啊,我还挺有自信的。”

“这样吧,”白君凌一边想让自己表现的矜持一些,至少夹菜速度能放缓一些不要搞得像几千年没吃过好东西一样狼狈,一边漫不经心地说:“我以后去你那儿吃饭,然后我给你收拾房间怎么样?”

“也可以啊,多带一份饭菜而已。”吕炀表示无所谓,“我刚看了你的厨房,难道从租房子起你没开过火?”

白君凌夹菜的手顿了一下:“不,我也尝试过。”

“哦?”

“做完饭我没有马上吃,回来之后发现菜上面有只蟑螂。”

“……抱歉我明天给你买点蟑螂药,这房子有点老,我屋子里也有蟑螂。”

“这不是重点!”白君凌啪得把筷子往桌上一拍,“重点是那只蟑螂它死了!”

“……”

“……”

直到很久以后,吕炀也没有想出什么能在厨艺方面安慰白君凌的话来,那只死蟑螂也就成了白君凌心中一道难以逾越的鸿沟,就跟吕炀那条被洗出一个洞的裤子一样。

自从白君凌和吕炀交换了互惠协议,两个人慢慢熟了起来,虽然白君凌给吕炀送货还是拿那只小篮子送,不过现在的理由换成了懒得下楼。

这个夏天天气一直不太好,隔两天就电闪雷鸣,雨倒是不大,雷和闪电的确是很吓人。于是有人打趣说是哪位神仙渡劫,白君凌摇摇头,什么神仙渡劫,根本就是龙宫哪条龙没镇住场子,搞不好回去就得被老龙王骂一顿。

说起来上一个渡劫的神仙没记错的话是玄武家的二儿子,比白君凌小个几百岁,可惜长得比较老成……不,是他们一家都很老成,玄武神君家长子就是现在的玄武神君,还是个膝盖高的小娃娃时就已经跟现在长得没什么区别了。

“我有点想回去一趟。”吃饭的时候,白君凌自然自语。

“回呗,现在也不是什么节假日,车票好买。说起来你不是本地人啊?”

“不是。”

“老家在哪儿?”

“这个……”这问题问得有些突然,白君凌还没想过怎么回答,当时就愣住了,然后看着吕炀的脸白君凌越发焦虑,最后吕炀只觉得眼前白光一闪,就想不起来刚刚过去的五分钟里都发生了什么,话题自然而然也就岔过去了。

回家之后白君凌双手扶额,悲愤地说:“没想到第一次跟天上报备在凡间使用仙力,是为了这个。”

白母安慰儿子道:“没关系,你爹上次下凡的时候使用仙力是因为他跟别人说,他家里有十二个孩子。”

“他现在有十三个了都。”白君凌面无表情的说。

“不,”白母脸上仿佛闪过一丝少女般的红晕,“最新数字是十四个,你又要有个弟弟或者妹妹了。”

“什——?!”

“哦还有……”

和白母声音同时响起的还有白君凌家的门铃,白君凌心说难道又是吕炀,一边划拉一双拖鞋去开门。

一打开门,一张甚是熟悉却又有一段时间没见的脸出现在面前,随后白母的声音出现在一旁:“我刚知道玄武神君听说你在凡间过的很自在,也下凡去玩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你那里,你接应一下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