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万花(穿越)上——悠悠仙

文案:

不过坐了次去长安的马车,谦谦君子变成了垂髫小儿,还从大唐到了这个一千多年后的世界,

方晨抿了抿嘴,不知所措。

大唐开元二十三年,万花谷主东方宇轩游历四方,恍惚间误入秦岭青岩,叹西部山间竟有如此仙处,

于是招纳贤士在此居隐,并命之为“万花谷”。

万花谷奇人异士齐聚,谷内弟子个个出类拔萃,方晨作为谷主义子,更是其中佼佼者,

但在他准备出谷游历之时,却阴错阳差的来到了二十世纪,从弱冠之龄重新变成了六岁小儿……

本文虽然写的是现代,但属于架空,而万花谷也不是游戏,属于平行世界。

ps:作为历史盲、医学盲,错了勿怪啊~

内容标签:重生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晨宋东旭 ┃ 配角:很多很多 ┃ 其它:

1、万花谷

万花谷晴昼海

“最近来花海躺尸的人比之前可多了不少,正好方便我们练针了。”

“哼哼,还不是因为晨师兄最近常在这里练针,他们啊,可不都是冲着晨师兄来的。”

“什么?!晨师兄可是我们的,怎么可以被他们抢走!师妹我们加把劲,疼死这些家伙!”

花海之中,只见遍地都是躺着装死的各门派侠客,而能站立的均是万花弟子,人手一只造型各异的毛笔,对着那些挺尸的侠士们甩着复活技能,然后在他们能爬起来的时候再甩一个攻击技能,让这些居心叵测的家伙们继续躺着,再周而复始的进行着复活——打死——复活的练习,那技能熟练度蹭蹭蹭的往上长着,却没几个高兴的。

说话的是两个小萝莉,她们是新入谷不久的弟子,对这些觊觎她们晨师兄的家伙们都没个好脸色。

而那些距离她们不远同意听到了这话的同门师兄弟师姐妹们闻言,也是面色一黑,下手更黑了。

正在躺尸中无法说话只能听的侠客们自然也是听到了,不禁在心里哀叹,他们哪里是为了那个堪称万花谷新一代弟子中镇谷之宝的“晨师兄”啊——虽然也有那么点意思——他们只是听说最近花海的花花们数量剧增,抱着勾搭上一个的想法来钓情缘的啊!

可是这个也不能说,不然这些腹黑花非暴走不可,所以入谷挺尸的侠士们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嗷呜,这些花花的针扎起来人来效果虽好,却疼死人了QOQ

万花晴昼海与南疆五毒潭并称天下奇景,两地皆为奇花异草所聚之地。而这晴昼海又称为花海,一眼望去满是花朵,细看来,却各个不同。十数年来,从西域楼兰到东海蓬莱,从北疆平卢到南海仙山,各地的花草之种被足迹遍于天下的万花弟子采撷到此,加之万花谷气候甚合万物滋长之道,更有花圣花宇晴亲手栽种培植,花海已成海内唯一的花之奇景,花红叶绿,锦绣若海。这里另有一桩奇处,白日之中一眼望去是万花相拥的纷繁花海,一到夜间,花色无法为人所见,却又将许多夜间闪烁异光的花草凸显出来,与落星湖中湖水交映成辉,真宛如有人以绝大神通将天上星河移到人间一般,晴昼海之所以得名。

而如今这晴昼海更是各派侠士最爱挺尸装死的地方,君不见许多情缘就是在这里相遇相知,一起笑傲大唐的。

可惜花花没勾搭上,还要把自己亲自送上去让人虐,简直可悲可叹啊!

“唉。”先前还一脸怒气的包包头小萝莉突然叹了口气,无精打采起来:“听说谷主要派晨师兄去历练了,以后不能向他请教医术了。”

另一个妹妹头的小萝莉威严也是一颓:“是啊,真希望晨师兄不要走。”

“说什么瞎话呢。”一只白玉似的手伸了过来,敲了敲妹妹头小萝莉,玉手的主人是个身材凹凸有致,五官娇媚的白发御姐,她的手里转着一只笔,随手一招让边上正准备爬起来的红衣天策又倒下去了:“谷中弟子学成之后哪个不出去历练的?晨师兄这会儿出去我们该为他高兴才是,何况平时晨师兄也常有被谷主派出去的时候不是?怎么这会儿就这样了。”

“可是以前出去的时间短嘛,这次听说没有三年两载的不能回来呢。”包包头的小萝莉入门的时间比较长,自然是比另一个知道的多些。

“莫要胡闹了,谷中谁人不是这样。”御姐无奈道。

“花师姐也是舍不得晨师兄的吧,我可是听说师姐也向谷主提出了出门历练的请求呢,难道不是想和晨师兄一起同行吗?”妹妹头的小萝莉一脸狭促道,说完就躲到了自己小师姐的背后。

御姐花沾唇笑容不变,一点也不避讳自己私下的举动被师妹们知道:“我是有这个打算,晨师兄身子不好,同一批要出门历练的师兄弟师姐妹怕都想着一同行动好照顾一二,只可惜谷主有令只让晨师兄单独出行,我们也只好放弃了。”

花沾唇并不是对晨师兄有爱慕之意,只是那样一个淡雅俊秀的师兄因为常年病痛而显得瘦弱的模样总是让他们这些虽是晚进谷,却年龄更大一些的师弟妹们不自觉的把他当做弟弟来照顾,现在要她看着那样的师兄独自出行,实在是不放心。

“花师妹说的是。”一名生得俊朗不凡,儒雅风流的花哥也插入了谈话中,他墨色的长发披散着,额饰压不住眉间的阴霾,清俊的脸上带着一丝担忧:“晨师弟的身子骨是差了些,虽说近年养好了不少,可独自出行实在让人担心,先前我也向师傅提议过让晨师弟同其他师弟妹一起出行,可也被师傅否决了。”

对于突然到来的男子,花海中的花花们精神一震,不少花花都面露红光:“大师兄!”

插话的正是万花谷新一代中,威名赫赫的大师兄。

“晨师兄身体不好,谷主怎么舍得让他一人出行呢?”虽然看到了被众师兄弟姐妹们所倾慕的大师兄,但花花们还是记得先前的话题,妹妹头小萝莉一脸不赞同的说着谷主的不是,却没人出声告诫,反而是让其他听到这话的花花们纷纷点头赞同。

他们口中的晨师兄方晨是谷主东方宇轩的早年从外面捡回来的弃儿,后被谷主收为义子,教导于身边,虽然平日深居简出,却意外的受到同门弟子的厚爱,少有人不想与他亲近的。

无奈晨师兄的身体一直不大好,即使后来有孙思邈细心看护,常年调养下来却还是比常人弱了一些,一点也不像其他习武之人强健,平日里也是汤药不断的,一有风吹草动就会害病,让谷中上下叹息不已。

“谷主如此安排自然是有他的用意,我们做弟子的照做就是,况且晨师兄近年来也不怎么生病了,想来谷主也是见他身体好了才放心了吧。况且我们万花谷在外的弟子也多,日后你们游历之时碰到晨师弟多照应一些,想必师父也不会多说什么。”

万花谷中,由于谷主个性古怪,七圣也大都不问俗事,万花的实际事务其实多由大师兄处理,在年轻一代弟子中极有威望,而逍遥江湖于他怕是难得。

不过相比出谷游历,他更喜欢呆在谷中教导(TJ?)弟子,倒也不觉得有何遗憾。

“大师兄说的是!”几个最近也准备出门游历的花花们心思也动了起来,其中就有先前说话的花沾唇。

男子抬首望向远方,心里暗忖晨师弟这会儿怕是要出谷了吧,便向着众人道:“今日晨师弟就要出谷了,你们若有时间就去送送吧。”

“晨师兄今日就出谷了吗?”众人闻言一惊,“我们还准备给晨师兄饯别呢。怎么会这么快?”

众人的问题得来的是一个风姿卓绝的笑容:“怕就是担心你们劳师动众,他才想偷偷走的吧。”

“我还给晨师兄准备了礼物呢,我现在就去送给晨师兄!”年纪小还未到可以出谷游历的包包头小萝莉急急忙忙的就往谷口跑去。

“等等我,我们一起去!”

方晨的年纪在这一辈的万花弟子里并不大,很多师弟师妹都比他要年长,只是方晨入谷较早,又是东方宇轩亲自教养长大的,所以地位较高,但因为年纪性情和身体的关系,倒是让大部分比他年长的师弟妹们把他当着弟弟疼爱,当然其中也不乏仰慕者,在谷中很是受欢迎,这会儿听到他马上就要离谷了,大家自然是要去送行的。

大师兄看着离去的人们,摇了摇头,轻笑着向三星望月而去,与其在谷口人挤人,还不如去摘星楼找晨师弟,还能聊上几句。

花花们一同转移阵地离开了,于是花海之中只剩下一群只能继续躺着装死,不知何时才能起身的苦逼分子了。

不提花海之中的慌乱,位于三星望月的摘星楼上,万花谷谷主看着面前包裹在层层叠叠的宽大墨色长袍里更显得羸弱的义子,心里更是五味杂陈。

这个孩子是他一手带大的,如今此去却不知还有没有见面的机会……万千心思也只能化作一声长叹。

“晨儿,你这一路多加小心,自己注意着身子,如若找不到路了,就打开这个看看吧。”东方谷主从怀里掏出个锦囊,塞给方晨,本有许多话要说,到嘴却只剩下一句:“……保重。”

方晨虽不解为何义父会有这番嘱托,却默默接过了锦囊细心收好,之后向着义父行了一礼:“孩儿出门在外不能在义父身边尽孝,也望义父多加保重。”

东方谷主看着他给自己磕了头,才扶起他:“去跟其他人告个别再出谷吧。”不然,怕是再也见不到了。

“是。”方晨最后看了眼义父,转身顺着缆车下了摘星楼。

下了摘星楼后,方晨又去看了其他几位师傅,收完他们送的礼物后,已经是把万花谷又转了一圈,这才向着谷口而去。

“晨师弟。”

一个身影突然来到身边,方晨侧首一看轻笑道:“大师兄。”

“我来送你一程。”他可是找了许久才找到了他,见了人便笑着递过一个小荷包,“里面是一些我新制的药丸,虽比不上师父做的,却也有些用处,你好好收着,有什么人不识趣的就用它们好好TJ一二吧。”

他的笑容依旧温和亲近,如沐春风,却又无端透出一股森冷,方晨早已习惯大师兄的某些小习惯,笑着接过荷包收好。

“谢谢大师兄。”

“那么客气做什么。”他摸了摸方晨的头,虽然但看外表看不出来,但他确实比方晨年长了十多岁,可以说是看着方晨长大的,对他也是十分关心,“出谷以后也要记得照顾好自己,你身子弱,多加小心才是,要是有人找你麻烦也不用忍着,万花谷的弟子可不是好惹的。再不济大师兄给你顶着!”

“我知道了。”方晨忍不住笑出声来,难得能看到一向文质彬彬的大师兄说出这么霸气的话来。

两人一同顺着路到了谷口一路上遇到门中弟子也多是一脸不舍的与他道别,还送上了一番心意以作饯别,倒是让方晨心中感动不已,推辞不去只好照单全收了。

“一路保重。”

“嗯。”

谷口处,方晨回首再望了一眼谷中的景物以及那些站在身边为自己道别的人们,不知为何,明明不是第一次出谷,这次却异常的不舍,心里总有些不安,似自己再无回来的机会了。

一定是他多虑了。摇了摇头,方晨握紧手中笔,迈步而去。

“他走了?”

摘星楼上,白眉白胡的僧一行和孙思邈走到东方宇轩身边,同他一起眺望谷口。

“嗯。”东方宇轩没有回头,只淡淡应了一声。

孙思邈捋胡轻叹道:“现如今江湖动乱不安,谷主又何必让晨儿出谷游历?他的身子骨终究是不适合这江湖的。”

“他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一切但凭天意罢了。”东方谷主留下这就耐人寻味的话,转身离去。

孙思邈听罢一愣,又看了看僧一行,最终也摇头哀叹的离开了。

摘星楼上只留僧一行一人望着谷口苦笑。

早知如此,当然就不该为他算这一挂了……

只望那子如卦象里说的一般,一生安康。

2、变小了

柳絮纷飞,青草依依,河堤岸边,方晨低头看着河中倒影,眉头紧蹙,心中惶恐不安。

只见河中之人,唇红齿白,面色红润,一张粉嘟嘟的小脸虽然皱成一团,却依然不掩其灵秀可爱。

这张脸方晨并不陌生,这是他的脸,却是他幼时的样子。

再看自己身上,墨色的长袍白色的里衣全都松散的披挂在身上,不用看里面,他也知道自己竟是连裤子也穿不上了,所有的衣服都宽大的像是被子,盖在身上,举步艰难。

方晨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究竟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前一刻他还搭乘着马车行进在前往长安的官道上,下一刻眼前一暗,他已经跑到这儿来了,身体还从弱冠变成了垂髫小儿,他已经摸过了,自己个骨龄也就在六岁左右。

总不可能是车夫把他扔出来了吧?那也不会突然变成小孩啊。

河水缓缓流淌,清风吹过,方晨打了个喷嚏,才惊觉自己再不做些什么怕是要着凉了,连忙拉拢身上的衣服,不让风透进来。

不过显然一时的不小心会让他遭受不少罪,他已经感觉到身体在发抖,也冷飕飕的,估计风寒离他不远了。

不过方晨还是很庆幸,即使身体变小了,但多年的调养却没有白费,他现在的身体虽然比常人弱,但总算不是小时候那种随时可能死亡的情况。

只是经脉里空荡荡的,他多年修习的离经易道心法内力消失一空,从头再来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复以前的实力。

鼻子一痒,一声喷嚏不受控制的打了出来,方晨又拉了拉衣服,开始收拾散落了一地的东西,万花的服饰一向庄重而繁杂,除了多层的内外衣物外,各种配饰像是玉佩荷包额饰发饰之类的一样不少,不过现在他变小了,这些东西也就不能佩戴了,他得把这些都收进了包裹里。

蓝色荷包一样的包裹不过成人女子的巴掌大,内力却另有乾坤,这是义父为他特意请了七秀坊的梁秀芸大家做的,内里的空间足够他把所有东西收好还剩下不少空地方。而且即使里面装得满满的,外表看起来也只是一个干瘪的空荷包袋子,别看收口只是两条缀着玉珠的细带,不是主人打开的话,在常人眼里跟普通的荷包没有两样。

狼毫为锋的华丽毛笔被两只白胖的小手抱在怀中,往日大小正好的武器此时却连握也握不住,虽然这只笔自从被义父送给他以后就不曾离手,但方晨静默半响,还是决定把它收了起来,现在的他没有内力人又变小了拿着也只是给自己添麻烦。

身上的衣服这时候倒成了麻烦,万花的门派套装一向以黑色为底,造型繁杂华丽,特别是新出的这一款,里三层外三层的,都快有倭人十二单衣的效果了,穿起来麻烦脱起来也麻烦,而他现在一个六岁的小孩穿着这样一身厚重的衣服,简直快被衣服给埋了,偏偏还不能脱,一脱以现在这种初春乍寒的天气,他保准生病。

这么想着,他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一旦去注意这件事情,他就觉得鼻子很痒。

这声喷嚏终于引来了好奇者。

“是谁在那里?”

夏芸雪手里端着装满洗好的衣服的木盆,她正洗完衣物准备回家,就听到了河边有些动静,一开始也不以为意,只以为是村子里的人在河里捉鱼,她们村子的这条河很大,里面的鱼不少,经常都能看见村民在这里抓鱼摸虾的,可正当夏芸雪准备走的时候,听到了喷嚏声,声音细细小小的,一听就知道是个孩子,顿时夏芸雪就紧张起来了。

这条河的水很深,每年都要淹死几个人,所以大人是严禁那些孩子下水的,而且最近春汛的日子也快到了,这会儿听到声音,夏芸雪自然就紧张起来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