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家父子(FZ)+番外——祭望月

文案:

这是一个不怒自威的腹黑老爹和小混混败家儿子的故事。感觉又好像被我写成了老狐狸狡猾老爹和傲娇别扭对着干儿子的故事了_(:з」∠)_性格崩坏什么的最讨厌了(╯‵□′)╯︵┻━┻

内容标签: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天之骄子 不伦之恋

搜索关键字:主角:贺缜,贺忆 ┃ 配角: ┃ 其它:父子年上,养成

01.楔子

贺缜觉得一定是上天觉得他手段耍得太多了,所以才会这样报复他。看着面前硬着脖子恶狠狠盯着他的黄毛小鬼,如果不是有DNA证明,他真不想承认这是他的种。其实他大可不认这笔账,反正孩子妈也死了。那个女人真蠢,言情小说看傻了吧,真以为怀上我的孩子就能进我贺家大门当主母了?不过也好,家里两老人老吵着要抱孙子,他也懒得再找一个女人怀孩子,干脆就把这孩子打发过去给他们享受弄孙之乐算了。想到这里他又嫌恶地看了贺忆一眼,乱糟糟的一头黄毛,大红大绿的衬衣短袖,低腰牛仔裤还系了跳夸张的皮带,简直就是个街头混混!贺缜揉揉突突发跳的太阳穴,对管事的吩咐道:把他带下去弄个人样再来见我。

贺忆从小因为他妈的事没少被村里的人鄙视,他外婆对他也爱理不理的,他不想读书,也不想再呆在这个落后的村子,小学一毕业他就跟着村里大一点的孩子出来混了,连他妈被医院下了病危通知都不管,他最恨他妈把他生下来让他受尽别人的白眼了。俗话说的好,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在他被其他混混打得差点追随他妈脚步去了的时候他被救下来了!而且他还突然多了个有钱的爹!

02.老流氓

贺缜在沙发上看着今天的报纸,听到开门的声音,他只是用眼角瞟了一下,又回到了报纸上。

进门的少年大汗淋漓脏得像在泥土里滚过一样,一屁股坐在玄关换鞋,在地板上留下个明显的屁股印子。

贺忆绕过贺缜坐着的沙发,拖着书包往楼梯走,完全无视大厅里的那个活人。

“回家连招呼都不打,哑巴了么?”上楼时他听到男人冷冷的声音。

贺忆这才回过头,对着沙发上淡然看报纸的男人挤出一句话:“我回来了,爸爸!”他还特意加重了【爸爸】两个字。

“嗯。”贺缜满意地应了一声,也不看他,“把自己弄干净了再下来吃饭。”

“哼!”贺忆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鼻音,咚咚咚上楼了。

贺缜这才转过头去看他,这破孩子。

贺忆回到自己房间,把门一关书包往地上一扔校服一脱,嘴里唧唧歪歪道:“老男人破规矩真多,摆架子给谁看啊!小爷才不稀罕呢!”闻了闻自己身上的汗臭味,他还是乖乖进浴室了。

等他洗好下楼,贺缜已经坐在餐桌前了。佣姨正在布菜,见到他便打了招呼:“少爷来得正好,刚要开饭呢。”

他看了看贺缜,在他左手边坐下,对佣姨点了点头。

贺缜也看着他,光明正大并且很嚣张的目光,看得他心里发毛,实在受不了这种眼光了,他瞄了贺缜一眼,吐槽道:“看我干嘛,我又不能吃!”

听到这话,贺缜轻笑了一下,别有深意道:“谁说你不能吃,说不定还挺美味呢。”然后用更露骨的眼神看着他露出的半截脖子。

贺忆听完这话,屁股像扎了根针一样条件反射地站了起来,还碰倒了他面前的汤碗,汤水倒出来刚好洒在他的裤裆上,他看到男人眼里的揶揄,红着脸骂了句变态就上楼换裤子去了。

贺缜看着他兔子一样跑了的身影,摸着下巴细细回想,这个孩子刚来的时候人又黄又矮又瘦,还一身流里流气的恶习,这两年来生活条件好了许多,身子也抽高了不少,走路姿势和行为举止也正常了。甚至……贺缜眯了眯眼,仔细看看还是个挺漂亮的男孩子。

贺忆跑回自己房间就把门甩上了,一边咒骂着楼下的禽兽一边换裤子,想到刚才贺缜的眼神,他的脸顿时又红了大半。

“老男人!臭变态!”他愤愤然地骂道。

对于贺缜的恶趣味,贺忆是知道的,本来贺缜也没打算瞒着,有一天晚上大半夜他听到车子的声音,他有点好奇,怎么那个男人那么晚才回来,然后装作下楼喝水的样子好奇偷偷跑了下去,没想到却看到贺缜和另一个男孩子在沙发上纠缠的场面。

被贺缜压在身下的男孩子看到他,紧张地坐了起来,脸上还带着情欲的潮红,贺忆看呆了。这时贺缜才注意到他的存在,略有不满地看了他一眼,嗓音沙哑地质问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觉,”看到他的脸突然红起来,贺缜起了逗弄之心,笑问:“还是说,你也想和爸爸玩一玩?”

贺忆这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地骂了句“变态”就急忙往楼上跑。

第二天一早他早早醒过来,想到昨晚见到的事,脸又热了起来,在心里狠狠的骂着贺缜那个死禽兽。他不敢出去,他怕又遇到贺缜和那个男孩子。他觉得很别扭,又不知道到底别扭什么。

一直到中午,管家上来敲门叫他起床吃饭。

贺忆肚子早饿了,想着大中午的他们应该都走了吧,于是马上起床洗漱好就往餐厅跑。

一下楼他就看到坐在餐桌前的男人,吓得马上往后退了几步。他的动作实在太大,贺缜朝他看了过去,他一紧张差点摔倒。

贺缜好整以暇地看着他,完全没有为昨晚偷情被发现而羞愧的意思。

脸皮真厚!贺忆在心里骂道,定了定神,他给自己打气道:他都不在意我在意什么,就当是不小心看到两条狗在交配好了。于是他站直身体,慢慢向餐桌走过去。

吃饭的时候餐桌安静得很,贺忆吃饭不老实,喜欢东张西望,又好奇,眼光一直在偷偷地瞄坐在上方的男人,好像想看出些什么。

贺缜怎么不知道他的小动作,他只是觉得那孩子小心翼翼想问又不敢问又好奇得要死去,想看又不敢看憋得慌的样子实在好玩得紧,于是他抬眼对上贺忆好奇的视线,后者直接被他吓到噎着,咳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脸都红了。

他清了清嗓子,淡然地说道:“有什么事就说,偷偷摸摸地像什么样。”

贺忆壮了壮胆,大声问道:“昨晚那个男孩子呢?”

“这么在意?”贺缜吃完放下筷子,戏谑地看着他。

“呸!谁特么在意你的情人啊!”贺忆想起昨晚那个男孩子,脸嗖地就红了起来,表情也跟着生动起来。

看着他的反应,贺缜也不那么反感他骂脏话了,反而笑问:“那你是在意我?吃醋了?”

这下贺忆彻底炸毛了,脸红得像只煮熟的虾子,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你不要脸!”

贺缜被他弄笑了起来,添油加醋道:“也不知道是谁大半夜的不睡觉跑下楼偷看爸爸跟情人的亲热呢?”

“你、你、你——”贺忆被他的厚脸皮气得说不出话来。

贺缜戏弄够了,站起来走去沙发那边,还不忘提醒道:“好好吃饭吧,小心不长个子。”

看他要出门,贺忆下意识地问道:“你去哪?!”

贺缜回过头看他一眼,笑得像只狐狸一样:“当然是去会小情儿啦。”然后潇洒地关门走人。留下还没顺毛的贺忆在餐厅气喘吁吁的。

那天之后男人更变本加厉地往家里带人,有时候贺忆睡在卧室都能听到些动静,整个暑假他都过得不自在!那个男人就是存心刺激他的!

这样的事发生多了,连贺忆自己都觉得他不对劲了,有时候听到隔壁卧室传出的隐隐约约的喘息,他都心跳加快脸上发热,那段时期刚好是男孩子发育的时段,晚上做梦还会梦到他被另外一个看不清脸的男人压在身下,醒来之后裤子湿了一片。

生理书上有梦遗的知识,所以他很淡定地处理了自己的内裤和床单,他不敢跟别人说起,这事毕竟太隐私了。

可是那个梦还一直缠绕着他,让他每天晚上都睡不好,又是惊醒还听到隔壁卧室的动静,这让他很烦躁,说不定自己这种不良反应还是因为隔壁那个死变态造成的!

第二天起床,他顶着一夜未眠的黑眼圈,第一次如此理直气壮地站在那个男人面前:“我想搬出去住,市中心那边离学校近点也方便我去上学。”

贺缜的视线从笔记本上面转移到贺忆脸上,看到他的黑眼圈便质问道:“你晚上不睡觉干嘛去了?”

本来打算心平气和谈判的贺忆听到对方张口就是责骂的语气,这么多天积压的怒气彻底爆发了:“你还问我干嘛去了?!你自己做的好事你自己清楚!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我不管!我一定要出去住!”

贺缜把笔记本一推倚在沙发上,戏谑地说道:“我都不知道你有听墙角的习惯。”

贺忆脸都绿了:“你动静那么大我能不注意到?!我又不是聋子!”

贺缜笑出声:“我可以把这个当成你对爸爸能力的赞赏么?”

“你!”贺忆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这人怎么可以那么无耻!“我不管!下个学期我就要升高中了!如果还是这样我肯定不能安心学习!到时候考不好你可别又骂我!”

这孩子居然还能找出这样的理由。贺缜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也不逗他了,说道:“让你搬去市中心自己住是不可能的,跑那么远我看不到怎么知道你在干什么,说到中考,如果你保证你会好好学习,我就答应你以后不带人回来了,甚至如果你考得好,我还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不过嘛,如果你考不好,那我也不会送你上高中了,你就回乡下和爷爷奶奶种菜去,怎么样?”

听到乡下两个字,贺忆脸都白了,嘴硬道:“没问题!你不反悔就好!”

在哪之后贺忆就再没见过贺缜跟谁在一起了。但这只是在他面前没出现过,并不代表没有,那老男人那么变态,还专门只找20岁左右的男孩子。

想到这里贺忆又是一肚子火!那个死变态!祝他早日阳痿!

03.有点感动

清晨的校园充满了朝气,贺忆拎着书包,走在一群学生中,毫不起眼。

这个初中是全市最好的中学,里面好学生有,家里有点背景成绩人品不那么好的学生也有,而贺忆就属于那后者。

当初贺缜把他带回来之后就给他在这里买了个学位,硬是把他塞了进来,并警告他如果敢给他乱惹事,他马上就把他扔回乡下。贺忆敢怒不敢言,上学和回乡下,他只好选择上学,于是这一上就是两年多。这个学校什么样的学生都有,贫富差距也大,就像个小型社会一样。像贺忆这种相貌不出众,成绩平平,又看不出来什么背景的小男生,自然没什么好朋友。

校门口每次上下学都挤满了各种各样的私家车,每次都要塞上很久,贺忆是坐公交来的,习惯之后他就学会了提前一个站下车再慢慢步行到校门。这时他就会看着坐在车上那些家中珍宝在车上着急的样子发笑。

这两年多来,他都是坐公交车来的,因为家里那边的路口就有到学校门口的公交车,除了来学校的第一天是贺缜亲自开车送过来的,之后每天不管刮风下雨他都是坐公交。并不是他矫情不要贺缜或者司机送,贺家最不缺的就是车和司机了,是贺缜吩咐的,一定要他自己坐车去,原因:锻炼自己独立性。

贺忆无所谓,反正他不在乎,如果是开车来学校,说不定他每天都要迟到呢。不过他也不清楚自己在笑那些被父母开车送来的孩子在车上干着急的时候,到底是以什么心态了。反正他绝对不会承认是因为羡慕嫉妒的!

到校门的时候他刚好看到自己同桌从一辆黑色的奔驰下来。见到他,同桌欢快地跟车里的人说了几句话就跑过来了。

“贺忆,真巧啊!你自己来的么?”同桌是个很外向的阳光型男孩子,学习很好,家境也很好,总之在女生面前,绝对是个白马王子。

贺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优秀的男生会和自己交朋友,不过自己完全没办法拒绝对方的热情,从上学第一天到现在,他们都是同桌,而且这个同桌还特别仗义,这让即使对朋友没什么兴趣的贺忆都忍不住和他做好朋友了。

“是啊,我自己坐车来的,你呢,家里人送的么?”贺忆扯了扯自己的书包带,不经意地问。

“啊,刚才送我的是我爸爸,刚好顺路。”周鹏勾住他的肩膀,哥俩好的和他进了校园。

“爸爸啊……”贺忆自言自语道,不知道如果贺缜也来送他上学,会是什么样子。想到这里他甩甩头,自己真是想太多,那个男人怎么会来接送他上学,怕是只记得陪他自己的小情人了吧。

周鹏发现他的不对劲,问道:“贺忆你在说什么?”

贺忆回过神,看着他摇头:“我没说什么啊,你爸对你真好。”

周鹏一副看白痴的样子看着他:“这有什么,送孩子上学不是很正常的事么?难道你爸爸没送过你?”

“他、算了不说这个了,老师昨天布置的今天要检查的课堂作业你写了没,我昨天光顾着打球忘记写了,待会借我抄一下嘛!”贺忆巧妙地把话题转移了。

周鹏一听这话,往他头就戳一下:“你啊!快走,待会来不及了!”

夏季的天说变就变,早上还万里无云呢,下午就乌云密布了,雨下得很大,而且都没有停的意思,一会就哪里都是水了,连体育课都被取消了。

不能出去活动,初三又是学业重的时候,老师干脆就让学生在教室学习了,贺忆看着窗外的大雨发呆,今天他没带伞,车站离家里还有一段距离,不知道要怎么回去好,他没有手机,学校不建议带手机,所以贺缜是不会给他买的。

贺缜放下手里的工作,转头看了看窗外的大雨,看来今天跟小情人的约会要泡汤了呢。

他刚想完,手机就响了。来电正是他刚找的新情人。

“喂,宝贝,有什么事么?”贺缜温柔地问道。他或许不是一个好父亲,但他绝对是个好情人,出手大方做事温柔,很容易让人溺进去,但他的温柔只是做出来的,一旦对方开始对他怀有独占欲,他就会轻松地抽身,给对方一笔丰厚的遣散费后再找新的。简直就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渣男。他只是不想自己被感情纠缠住,像他这种身居高位的人,感情是最大的弱处。

“贺先生,今天你还过来么?”听声音就知道对方是个青涩的大学生,就像贺忆所说的一样,贺缜就是个只喜欢小年轻的变态老男人,不过虽然说他已经35岁了,但其实也看不出中年的痕迹,这种男人其实最有魅力,也最危险。

这是跟了他半年的情人,大学就读生,是个看起来很乖巧的文艺青年。上一个因为妄想跟他一生一世就被他甩了,这本来就是我出钱你出力两厢情愿的包养,牵扯出感情就不好了。

“下雨了我就不过去了,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吃饭,还有,不要淋雨,生病了我会心疼的。”贺缜缓缓说道,声音低沉得很性感。

“我、我知道了。”对方因为他突然温柔的关心慌了语气。

贺缜笑了一下就挂了电话,看着外面的雨出神:这一个估计也玩不了多久了。

看着越下越大的雨,他好像想起了什么,拿了东西就下楼了。

来到停车场,司机问他要去哪,他却让司机先回家,自己开着另一辆车出去了。

雨实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校门等了很多学生,有的是等家里人接的,有些是等雨小一点再走的。而贺忆属于后者,周鹏是前者。

看着雨越下越大,周鹏有点担心贺忆:“今天你怕是坐不了公车了,要不待会我爸来了,我让他送你回家吧。”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