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诱拐手册+番外——拉轰的学酥

文案:

破案、言情、年下、制服……好吧,这其实是:一个以暗恋为开始的故事,行为心理专家警察攻(陆泽)X二货热血吃货警察受、(李悠)【所以这是自产自销的节奏吗喂!】

亲妈无虐!保证温馨!二货文风!

二货版:

陆泽指着墙上的黑印说道:“我原来以为是被人一脚踢上去的,但是不对。”

“怎么说?”李悠盯着黑印仔细看……这个角度,不是被人踢上去的……难道是死者给我们留下的线索?

陆泽严肃道:“其实是三脚。”

“……所以你蹲在这里半天是在数脚印么?”李悠看向陆泽的目光略带敬仰,能在凶案现场这么淡定的做出这么无聊的举动的人不多,真的。

煽情版:

陆泽说道:“我有什么不好?我能洗衣做饭打扫卫生;你打架我能帮你站脚助威,你打不过我能帮你打回来;天冷了我能帮你添衣,天晚了我喊你去睡觉,你病了我能照顾你,你喝多了我能背你回家,工作时我是你兄弟能帮你挡子弹,下班后我是爱人对你温柔相待,你不高兴可以拿我出气,你高兴我能陪你出外头撒疯。除了生孩子,我还有什么不能做的?女人都不会有我做得多,更主要的是,你在这……”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心:“停留了七年。”

内容标签:制服情缘 都市情缘 惊悚悬疑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李悠 ┃ 配角:陆泽 ┃ 其它:微表情

且让我们以一夜苦茗

诉说半生的沧桑

我们都是执着而无悔的一群

以飘零做归宿

李悠觉得他初见陆泽是在一家书店。

那是初夏的六月,阳光很足,微风摇曳着街道两旁的一蓬蓬或老绿或新绿的树叶。周三,对于学生来说,是一周中相对轻松的一天;而对于已经就职的人来说,周三和其他工作日并无任何分别。

李悠下班照例去书店闲逛,这是他近来养成的习惯。每周三都会到街对面的书店逛一圈,也许买一本自己看中的书,也许只是逛逛,在繁杂的社会、工作中找一个能让自己平静下来的地方。

“都不…不…不许动!”一个声音从李悠身后骤然响起。“打……打……劫……把……”打劫?未等李悠回头便听见“砰”地一声……什么情况?李悠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迷彩服、头罩丝袜的男人被一个青年压翻在地,青年左手按住那个男人持刀的手,右肘抵在男人的脖子上,男人几次挣扎都无法动弹。李悠仔细观察了一下,发现青年身穿书店的工作服,很显然是个店员。见这个店员干净利落的制服了劫匪他便囧囧的掏出手机报了警。

挂断电话的时候,李悠还保持着囧囧有神的状态不能自拔……居然到书店打劫!难道是因为打劫书店会比打劫银行在量刑的时候少些么?这是李悠从事公安行业两年以来从未遇到过的。不过这劫匪显然很菜,自己一个人不说,连一句“不许动,打劫,把身上值钱的东西交出来”都没说全就被书店的店员给撂倒了……

出警的是李悠他们办公室的老王和三个跟刚进警察局不久的小伙子,老王一看到李悠就乐了,问他:“接线员说的那个挺专业的报警市民是你不?”见他点头又笑了:“这么奇葩的抢劫也能被你给遇上。”老王瞅了瞅李悠的身后问:“那个制服劫匪的小伙子就是你吧?伸手不错!哈哈哈哈!”大概是从事刑警这一行业多年,老王的笑声中带着一股子豪气,而且中气十足。据说当年老王还是小王的时候,有个不长眼的小偷摸到老王他们家卧室,结果当时老王在客厅看电视剧正看到精彩的时候,突然来了这么一嗓子,把个小偷吓得一踉跄弄出了声响暴露了自己,这才让老王免除了一劫,而老王他媳妇也是因为这事才对老王另眼相看的。用老王自己的话说,他这笑声有趋吉避凶、祈福消灾的能耐。也别说,老王这豪气云天的笑声确实能镇住不少的不法分子,就说他们审讯的时候,多少嫌疑人都在“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这八个大字的紧张严肃下,被老王这冷不丁的一嗓子笑声给吓抖了。老王笑够了拍了拍李悠的肩膀说道:“走吧,你先别回家了,先跟那小伙子回局里做个笔录吧。”

这闹剧一般的波折并未给书店里的人造成任何损失,倒是给李悠和他的那个孽缘【大雾】的相识做了契机。

那个撂倒劫匪的店员名叫陆泽,S大研三的学生,在书店做兼职。李悠对他的印象除了轻松制住劫匪利落的动作之外就是一头亚麻色的短发以及一张白白的脸……可以说,李悠就是一个脸盲!看一个人的脸少于二十分钟就绝对记不住那个人是谁。

两人做完笔录就可以回去了。可即便是这样,天色也渐渐暗了下去。李悠在a小区住一居室的单元房,陆泽在s大学上学,两人只横隔一条街,回去倒也顺路。

两个人走到公安局门口的时候,陆泽纠结了很据于是开口:“你在a小区,我在s大,一起走吧,帅哥。”

那是陆泽对李悠说的第一句话。李悠走在前面并没有看见陆泽说完话时懊恼的神情以及握成拳头的手。陆泽看见李悠的身形顿了顿,于是紧走了两步,对他说了第二句话:“帅哥,没想到你竟是警察。”陆泽突然想把自己的嘴给封上,难道今天的黄历上写的是自己不宜说话?

李悠皱眉,他觉得这个男人在讽刺他——一个论相貌能落下自己两条街的帅哥在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帅哥,李悠敢赌一朵菊花他是在讽刺自己!其实李悠长得也不难看,用他堂哥的话就是:长了一张文质彬彬的脸又身长玉立的,戴副眼镜往街上一看,只要不说话,怎么看都是一纤细的文人……但是,站在他面前的男人长得实在是优秀!

李悠毕竟不是才出毛庐的毛头小子了,很夸张的笑了笑:“帅哥,你太逗了,帅哥你姓陆是吧?”然后以一种陆泽都没看清的速度换了一张严肃的脸。“陆先生已经和我熟到可以一起探讨我应该从事什么职业的话题了么?”绝对不能把【帅哥】这个茬接过来!接了他就输了!

陆泽听完楞了楞,盯着他几秒,自顾自的笑了,今天的天气有些闷,一如自己此刻的心情,“是啊,我们又不熟。”

“……”李悠有些沉默,这是什么战术?他张了张嘴想说话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也许我不说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陆泽顿了顿。“我从半年前开始在这家书店做兼职收银员,你是我在这家书店打工的第一个客人,你每周三都会到书店一次,每个月都会买两本书,很规律,如果今天没有发生这件事,你应该会在我们书店买六个月来的第十一本书。”

这次轮到李悠发愣了,他眨了眨眼。这是什么情况?

陆泽笑了笑,“其实,你说第一次见面也不是不对,你一共到我面前十次,但一次也没抬头看过我。”李悠有些发窘,但两年的职业素养多少也培养出了一些敏感度,不由抬头仔细打量陆泽,亚麻色的短发,白皙的皮肤,南方人那样柔和的眉眼,鼻梁倒是不矮,嘴唇不厚但很饱满丰润,下巴的线条是那种比较刚毅的平直型……感觉他刚刚好像不是在讽刺自己的样子……【你才发现么?】

陆泽没说话,由着李悠这样打量,李悠定了定神,开口:“观察的挺仔细的哈。这些我都没注意到。可你……”陆泽歪头,长得精致的大男孩这样显得确实有些可爱,李悠面对这样的情景突然有些接不下去。

陆泽看着李悠正了正脸色:“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陆泽,今年24岁,在s大读研三,心理学专业, 本市人,未婚,很高兴认识你。”说着伸出手。

李悠握了一下说:“李悠,27,公安局刑侦科文员,本市人。”然后想了一下,说:“S大毕业。”

一阵微风吹过,吹开了李悠的额发,夕阳悄悄地把两个人的影子渐渐拉长,似乎天气也没那么闷热了。

陆泽没有告诉李悠,其实,他认识他,是从七年前的今天开始的。

请再往下走,直下到

那永远孤寂的深渊里去

李悠再见到陆泽是在一个星期以后,任他们谁也想不到再见面会是这样的场面。

那天一早刑侦科接到了一个出警电话,说s大发生了一起命案,为了s大的百年校誉要他们低调调查。李悠他们乔科长当即派出了包括李悠在内王国正、祁海、王肃四个人前往s大。领头负责的还是老王。其实李悠作为一个文职人员是可以不用去的,只是李悠进了刑侦科将近两年,工作勤勤恳恳、认真负责,虽然也是他们的在编人员,但是还是个三级警司【*1】,作为他们的科长,老乔还是挺着急的,可偏偏碰上个性子温吞的主。于是乔科长也就有意无意的让李悠参加一些案子积累积累经验。

乔科长和李悠的大伯认识,是当年一起当兵的老战友了。李悠的爸妈爸死得早,李悠大伯又只有一个弟弟,李悠的大伯一直都把李悠当亲儿子对待。李悠对他大伯也像对父亲一样地尊重。到公安局上班是他大伯提的建议,出的面子,李悠不想再用大伯的关系往上爬。于是两年来,一直都悠闲地当一个三司。但是,说不想成为二司,谁信?于是,乔科长给李悠机会,李悠也就顺着道走下去。

他们到S大时是上午九点半,J市继续延续着夏季的闷热,连一丝一毫的风都没有。校方很谨慎的在这种闷热的空气下,保持着案发现场的原貌。即使屋子里的尸体因为死亡时间较短,还没有产生尸臭【*2】只有血腥味,李悠依旧觉得闷闷的想吐。屋子里面只有一具尸体躺在床上,左胸口插着一把刀,死者衣着睡衣但并不凌乱,没有搏斗或拖动的痕迹,老王判断这间屋子是案发的第一现场。几个人设立警戒线,照相,安抚群众,勘察现场,判定死亡时间,法医是和老王他们一块到的,做了个初步鉴定然后就将尸体移走进行进一步的验尸。李悠站在距离门口较近的地方跟法医沟通然后整理现场报告。李悠在这方面不是新手,因此,法医离开后不大一会,他的报告就整理出来了。

“死者名叫李菲菲,今年23岁,s大心理学专业研一学生,6月15日早上8点被发现死在自己的寝室床上,法医初步鉴定死因为左胸口的致命一刀导致失血过多,死亡时间为6月15日凌晨一点到三点。报案的人名叫…陆泽,是死者同导师的师兄,研三在读,今晨8::30分左右因为李菲菲没有去其导师那里交课题的研究结果而被其导师叫去……喊死者起床。”李悠面无表情的跟老王叙述完整理出来的资料,瞥了眼作为报案人留在现场的陆泽正蹲在墙边。蹲着?

老王皱着眉头要去勘察现场,窗台上有一个脚印,老王拿着相机拍了一张照片。然后抬眼看了一眼李悠,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说:“去了解一下李菲菲的人际关系。”李悠点了点头,走到陆泽旁边,发现陆泽在看着墙角的一个黑色印记发呆,于是也蹲了下去,问:“你在看什么?”

“这个。”陆泽指了指墙角的那个黑印,说:“菲菲是个有洁癖的人,哪怕是打蚊子在墙上留下的血,她也会磨去,所以这个,不会是菲菲弄的,还有这个黑印,你看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陆泽指了指黑印的三个地方说:“我原来以为是被人一脚踢上去的,但是不对。”

“怎么说?”李悠盯着黑印仔细看……这个角度,不是被人踢上去的……难道是死者给我们留下的线索?

陆泽幽幽的道:“是三脚,至少三脚。”

“……”

“……”

“……所以你蹲在这里半天是在数脚印么?”李悠看向陆泽的目光略带敬仰,能在凶案现场这么淡定的做出这么无聊的举动的人不多,真的。

陆泽看着李悠的表情略无语“……你真的是警察么?”

“额……你需要我找老王帮我做个证么?”

“……不用,我继续说,我也怀疑会不会是菲菲留下的线索,所以仔细看了下,但是不太可能,所以应该是菲菲死后留下的,有点像是有强迫症的人弄出来的。”

“你觉得是凶手么?”

“不敢这么说。但有可能。”

李悠拿出小本子记上,突然想到老王的话,问陆泽:“李菲菲平时有跟什么人结过怨么?”

“不太清楚,我只是平时带着她做一些导师留的课题,其余没什么接触。”

李悠想了想措辞,继续问道:“那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陆泽皱眉想了想:“李菲菲对我倒是挺尊敬的,但是好像在学校没什么朋友,我没见过他和朋友一起吃饭。”

李悠想点点头“那她人缘是挺差的,难怪没见有人哭。对了,李菲菲生前最后一次和你联系是什么时候?”,

“唔,昨天下午,我给她打电话通知今天交资料。”

“好的,我了解了。”李悠收起了本子,起身准备去和校方确认一下李菲菲的资料,却突然被陆泽拉住了手,陆泽不好意思的朝李悠笑了笑:“腿麻了……”

“……”

“能留下电话号么我觉得我们以后还得有交集。”陆泽笑的很阳光。

“13X XXXX XXXX”

李悠他们收队是在下午六点多,六月的天气像是美人脸,说变就变,刚刚还是个晴朗的天气,一下子就暴雨倾盆。 随着雨的落下,闷热了一整天的空气好像把一整天的凉爽都攒在这里,但压抑的天色好像几个人的心情,丝毫提不起兴致来欣赏雨景。回去还要开会研究案件的进展,等待法医的验尸报告,调查死者的家庭背景,从他们所得的资料来剥茧抽丝推理犯罪嫌疑人……警察的生活一般都不太规律,平时很闲,但是一到有案子的时候,可能忙到几天几夜合不上眼。李悠叹了口气,自己虽然是个文员,可是案子压在了头上,不早一些破案,又怎么对得起死者的在天之灵?

注:

*1大专以上学历入警一年转正后,一般都定为科员,初次授三司,一杠一;研究生可授二司,一杠二

*2尸臭通常从死后第2——3昼夜开始产生

再不可能接近的距离

一根头发穿过

就是天涯海角

案发的第二天上午李悠他们三个人就被老王叫去开会,说要请来S大的宋教授来担任外援,因为墙上那个被陆泽发现的脚印不排除是一个有强迫症患者留下的,而警局里面现在缺乏这样的人。这个提议让除了李悠之外的两个人不太痛快,原因是警察办案居然要找非警属的外援,这太丢人了!而李悠没反对的原因,他就是个文员……老王说,“你们这帮小兔崽子少说这些没有用的,赶紧把案子破了才是正经!另外,人我已经联系好了,反对无效!”于是这事就这么拍板了。

同样是今天,他们才联系到李菲菲在J市的家属,她的哥哥。一个面容憔悴但长得很秀气还化着淡妆涂着睫毛膏的男人,名叫李林。案发当天手机没电于是一天没联系到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