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价经纪人 下——江南四时

第一百三十七章

这是……第几丛焰火了呢?

黎锦扶着雕花栏杆的枝桠,目光朦胧地望着天空。

“蓬——”

红蓝双色烟花在夜空中齐齐绽放,将整个世界映得斑斓夺目。黎锦下意识地直起身子,去追逐那绚烂的色彩。腰部一挺,身体里的东西便剧烈抽动了一下,柔软的内壁早已濒临极限,这样强烈的刺激引起一阵收缩,刹那间,眼前仿佛电流闪过,叫他身子一软,向后仰去。

身后,有人轻轻扶住了他。

那双温热的手环住他纤细的腰线,五指带着烧灼般的滚烫蜿蜒而上,划过赤裸的胸口与锁骨,温柔地摩挲他的脸颊。黎锦神智混沌,下意识转过头去,李奕衡便十分配合地凑上来深吻。

唇舌早已相接过无数次,光是舌尖的碰触就能够让人心魂激荡,无法自拔。黎锦半合着眼睛,任爱人攫取口中的甘甜。体内的硕大缓缓抽动起来,动作并不剧烈,却足够叫他将每一点褶皱都品味得清楚。偶尔几下重重撞击,坚硬的分身分开紧致的肠壁,直达最深处,灭顶的快感叫他禁不住大声抽气。

胸腔内的空气被压缩至极点,李奕衡忽然放开他的唇。大量空气涌入鼻腔,他大张着嘴,大口大口呼吸着。身后的撞击激烈起来,叫他不得不扶住眼前的雕花栏杆,用一种攀附的姿势跪在原地,承受那一波强似一波的律动。

夜风冰凉,头顶的烟花接二连三,仿佛永不止息。黎锦握紧手中的冰凉铁片,仿佛这一星半点的凉意能够缓解浑身的滚烫般。

然后,李奕衡就感觉到他的肠壁剧烈收缩了一下。

“怎么了?”李奕衡扶住他的腰,轻轻凑了上去,吻了吻他的下巴。

黎锦直起身,像是努力离栏杆原点似的,直到已然躲进李奕衡怀里,扔试图向后退。他的后背紧紧贴在李奕衡前襟上,彼此之间不过薄薄两块布料阻隔。滚烫的体温传递过来,叫他语不成句:“如果……下面有人……有人在用望远镜……啊……啊……”

李奕衡霎时了然。

他抱紧黎锦的身体,腰部猛地一送,将自己往更深处挺进一些。敏感的肠壁被撑得更开,那小小的一点被轻轻搔刮过,叫黎锦浑身发抖,抓着他的手蜷缩成一团。

“你怕别人看到?”他咬着黎锦的耳垂,不无恶意地问。

“嗯……嗯啊……”黎锦紧紧闭着眼睛,强烈的快感叫他根本没有力气说多余的话,“进去,我们进去。”

李奕衡轻轻一笑,骤然从他体内抽离。瞬间的空虚感让黎锦无法控制地睁大了眼睛,他手脚酸软地向前伏去,身子还未落地,却被李奕衡拦腰抱住了。

李奕衡半搂半抱地将他拉了起来,引导着他往屋内走。黎锦根本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站起来的,更不知道自己是怎样颤抖着迈出了步伐。他的脑海中仿佛分裂出了两个人,一个对自己说,这样在阳台上做爱太危险也太荒唐,另一个则不停跳脚,期待着李奕衡的再度占有,片刻都等不得。

没救了——

身体隐没进屋内的那瞬间,一阵大力将他掼在墙上,紧接着,右腿被高高抬起,比之前更加凶猛的贯穿占据了他。

——他已经,没救了。

比贯穿更强势的,是李奕衡的唇齿。静寂无声的黑暗里,他肆无忌惮地吮吻着他的唇,那仿佛带着某种压迫的舌尖比之前任何时候都急切地探寻着他的口腔。每一颗牙齿都被细细密密地舔过,每一处最敏感的所在都经受着挑逗与刺激。来不及咽下的口水顺着唇角流淌,李奕衡的舌追随而至,炽热的舌尖有所意识,循着银色的轨迹游走,在他的颈窝流连。

不同于阳台上深入浅出的调戏,这一次,身下的冲撞异常激烈。空气中回荡着肉体相撞的击打声,黎锦的腿被引导着盘在李奕衡腰上。每一下大力的撞击都将他狠狠地向上顶去。后背摩擦着墙壁,即便隔着衬衫布料,也引来一阵生疼。

这疼也带着心满意足的愉悦。他紧紧搂着李奕衡的脖颈,随着他的节奏律动。括约肌被拉扯到极限,内壁因为长时间的摩擦而变得更加敏感,甚至内里那最最要命的一点也被仿佛刺激着,叫他产生一阵阵触电的快感。夜空的烟花仍旧不停起落绽放,房间里被映得五彩缤纷一片,而彼此贴合的快乐就如这些烟花一般,不停在黎锦的脑海中流徙炸裂,形成无数奇妙的光点。

这场烟花持续了多久,他们的纠缠便持续了多久,甚至于,当对岸观看的人潮都渐渐散去,他们仍旧彼此拥抱,不愿分离。墙角、窗台、书桌上、大床中……黎锦作为承受方,向来牢记点到即止,可今夜烟花绚烂,月色倾城,指间的钻戒刻着相爱的铭文,叫他禁不住将所有牵挂全部抛弃,纵情恣意,唯这一夜。

第二天醒来时,整座港岛仍在沉睡。

黎锦伸手去枕边摸手机,可昨晚连衣服都不知扔到哪里去了,哪能找到手机。他只好爬起来瞧瞧有什么能指示时间的东西,这一动,腰杆屁股连着疼,叫他轰隆一声躺了回去,疼了个龇牙咧嘴。

还把李奕衡吵醒了。

李奕衡昨夜可谓餍足,这一觉无梦香甜,直到此刻。听到旁边黎锦有动静,他眯着眼看了看,然后伸长手臂,将人捞进怀里。

“还早,”他亲了亲黎锦的发顶,“再睡会儿。”

“我今天要赶飞机回去,你忘了?”黎锦推他推不开,声音都被压得走了调,“昨晚悄悄跟你走了,没跟亦辰说,他找不到我要着急了。”

“那也不急这会儿。”李奕衡还是不松手,只是声音里若有若无,带了点委屈,“这一回去,又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见。”

一句话,叫黎锦也跟着心有戚戚起来。

忙,太忙了,每天二十四小时恨不得不要睡觉,每时每刻把事情安排满都还觉得干不过来。要有哪天晚上十点回到家,都觉得破了天荒,值得开香槟庆祝。

哪还顾得上见面。

黎锦抿了抿唇,从他的臂弯里一点点钻上去,钻到李奕衡面前,轻轻笑了一笑:“不会的,以后我记得常常联系你,多抽出时间陪你好不好?”

哄小孩似的。

可惜,李奕衡很吃这套,当即缴械投降,道:“好。”

黎锦温温柔柔地笑了,下一秒,一巴掌拍在他肋骨上:“那还不赶紧把我手机拿来!几点了?”

清晨六点,距离九点的飞机还有三个小时。黎锦的手机黑屏一片,已经没电了。他用李奕衡电话给齐亦辰拨号,对方也很绝,关机。

黎锦只好联系其余随行人员,彼此约定机场见后,他挂断电话,腰酸腿疼地进卫生间洗澡。洗着洗着,李奕衡也走了进来。卫生间开着浴霸,灯光明晃晃一览无余,他啧啧欣赏李奕衡的腹肌蜂腰,冷不防那人走到跟前,把他推着往墙壁上倒,禁锢在自己与墙角之间。

“看什么?”水流哗啦啦响,李奕衡笑得高深莫测,不怀好意。

黎锦是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疼,不对,他腰还疼着呢,就伸手去捏李奕衡侧腰:“看你身材好呗。”

“羡慕?”李奕衡笑着向他逼近。

“羡慕什么?”黎锦吹了声口哨,“你身材再好都是爷的人了,爷还用得着羡慕?”

李奕衡被他逗笑了,不再玩他,把他拽到花洒下面冲水,问:“那里疼吗?”

黎锦点点头,伸手去抓浴球,李奕衡先他一步抓到手中,挤了浴液揉出泡沫,均匀涂在他身上。

“伤着了?”他问。

黎锦刚要摇头,忽然肩膀一顿,转过脸来,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他。

李奕衡被他笑得发毛,手里的浴球不自觉停了。

黎锦顺势接过来,又挤了点浴液,揉开了,把白色的泡沫抹到李先生帅死人的胸肌上:“你给我老实交代,”他的动作相当缓慢,时轻时重,像在练习凌迟,“昨晚的焰火表演怎么回事?”

李奕衡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一脸茫然:“什么怎么回事?”

“你蒙我呢?在维多利亚港放烟火,这是能瞒得住的?况且真瞒住了,主办方就不怕演出完毕大家走了,没人看烟花他白放?就算他真瞒住了也不怕没人看,那烟火放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吧……”黎锦眯起眼睛,危险地盯着李奕衡,“主办方预算很足嘛。”

李奕衡见瞒不下去,索性承认道:“你喜欢吗?”

“我喜欢……”黎锦把“个屁”俩字咽下去,咳了一声,道,“你当我是罗曼蒂克的小女生么?”

李奕衡抓住他的手,沾了一点胸口的泡沫,在黎锦脸上轻轻刮了一下:“我想,哪怕你不同意,好歹逗你乐一乐。”

“神经。”黎锦扁着嘴,转身结果一捧水拍在脸上,表情藏在手掌里,到底还是——忍不住笑了。

两人用过早餐一起搭车去机场。虽然彼此已经有婚约在身,但两个男人的感情隐瞒总好过公开,所以李奕衡叫司机直接把车开到贵宾停车场去,黎锦先行下车,他随后再离开。李奕衡起落都有私人飞机,黎锦却只能老老实实托运行李,进飞机经济舱。他到的时候,齐亦辰一行人早就在登机口等候许久,见他来了,齐亦辰笑得十分有内涵。

“昨晚嗨皮去了?”

“多嘴。”

工作人员们笑作一团,于是谁都没有注意到,齐亦辰扫到黎锦无名指上突然出现的戒指时,笑声顿了一顿。

候机时黎锦借了助理的手机刷娱乐新闻,离开近一周,内地风平浪静,看来今年十分难得,连媒体同志都知道安安心心过个好年。起飞前他关机关得干脆利落,脑子里把回去要做的工作都过了一遍,然后盖上毛毯,安心睡觉。

谁想到飞机一落地,麻烦就来了。

第一百三十八章

时近中午,飞机平稳降落在K城机场。

身边响起一片手机开机声,黎锦自昏沉中朦胧苏醒,转头望着旁边的齐亦辰。这家伙昨晚又喝个酩酊,烂醉后睡得比他还沉,身边乘客忙碌着拿行李穿外衣的嘈杂声响都惊不醒他。黎锦推了推他的胳膊,那人砸吧砸吧嘴,睁开眼,问:“到哪儿了?”

黎锦扁扁嘴,刚要说话,坐在后座的助理忽然递过手机来。

“黎哥,贝哥打来的电话。”助理道,“出事了。”

出事了,简简单单三个字叫黎锦的心霎时提了起来。他皱着眉头接过手机,电话那边,贝浮名的声音虽然平缓,却令人焦灼。

“黎锦,你怎么不开机?”贝浮名道,“今天上午九点,萧苏苏因为吸毒被抓了。”

最开始,警方只是接到线报,冲入某小区捣毁一个聚众吸毒窝点。

可当警察赶到现场,强行突破进住宅户时却发现,对方竟然是著名地产大亨的儿子。此刻,这位不可一世的富家公子正烂泥似的瘫软在沙发里,眼睛都睁不开,他胸口前大腿间,甚至两条臂弯里,都水蛇似的缠着无数半裸的女人。屋子里烟酒味混杂,先头进入的警察被呛得咳嗽不止。而屋子正中的欧式茶几上,各种吸毒器具还没来得及藏匿起来,全都大大方方摆在那里,任君享用。

警察不费吹灰之力就捣毁一个藏毒吸毒窝点,且由于涉案人员都属于公众人物,竟还在开年就创了个开门红。媒体在警察突入后十分钟便蜂拥而至,将小区里三层外三层围了个水泄不通。地产公子被带出单元楼时还没从吸毒的极致快感里摆脱出来,整个人仍旧浑身无力,连好好走路都做不到,只能依赖两名警察的搀扶。为尊重隐私考虑,警察脱下自己的警服盖在他的头上,因此媒体并没有拍到他的样子,但紧随其后出来的诸位女性吸毒者就没那么幸运了。

她们大部分是三线或不入流的小模特小演员,工作接不到收入没保证,又沾染上这个东西,只好牺牲色相抱地产公子的大腿。被带出来时,她们虽然勉强穿好了衣服,但个个神情萎败,面容憔悴。大部分媒体连她们的面都没见过,草草拍了几张就重新调整镜头对准地产公子,直到——

他们看到了萧苏苏。

这位几个月前拿到中国星声代全国总决选第四名的人气女学员,著名偶像明星骆飞的女朋友,艺歌公司的签约女艺人。

一时间,长枪短炮,闪光灯闪烁无数,甚至不少记者直接举着录音笔长话筒往萧苏苏脸上戳,询问她为何会在此处,是否参与吸毒,男友骆飞是否知情,甚至于,她是否如其他女性一般,与地产公子发生性交易。

这开年第一大事件成功引爆了春节在家无所事事的人们,短短一小时内,相关微博转发量纷纷突破五万次大关,各大媒体网站也将此新闻添加至头条位置,就连与此事八竿子打不着的各路名人都话里话外或调侃或批判。

由于女友萧苏苏牵涉其中,原本在外参加活动的骆飞临时取消一切行程,飞车赶回艺歌公司。艺歌公司楼下早已被围得水泄不通,各路记者扛着摄像机照相机,问题无比犀利难听,甚至有记者直接发问,希望骆飞谈谈自己被女友戴绿帽子的感受。

同时,艺歌公司雪藏萧苏苏的消息也被挖了出来。有媒体不无恶意地揣测,萧苏苏沾染毒瘾是由于自身堕落还是经纪公司不管不问的结果?萧苏苏无钱购买毒品不得不以身体做交易会不会是由于公司停掉所有经济来源?且作为萧苏苏的男友,为何骆飞对萧苏苏见死不救,竟放任她以身体换毒资?

“他们什么意思?萧苏苏吸毒是她自甘堕落,关公司什么事?况且……”齐亦辰看着手机上的新闻冷笑,“‘萧苏苏以身体换毒品是由于艺歌公司停掉其经济来源’——难不成吸毒这种事公司要为她提供资金支持吗?”

“黎哥,怎么办?”助理可顾不上冷嘲热讽,他焦急地看着黎锦,希望这位虽然年轻,却向来沉稳的金牌经纪能给自己一颗定心丸。

但黎锦从刚刚接到电话至今,始终一言不发。

助理心里更加没底——齐亦辰冷笑连连,黎锦沉默以对,他顿时觉得,这次,媒体如此汹涌攻击下,艺歌公司只怕要元气大伤了。

“公司的车到了吗?”忽然,黎锦问道。

他们正坐在机场单独辟出的贵宾休息室中。贝浮名在电话里简单说明了一下事态严重程度,同时叫他们先别出机场,等他这边安排一下,把媒体都引开,再乘车回来。如今艺歌公司的所有艺人都受到围追堵截,有线人说,机场里正隐藏着各家媒体,就等齐亦辰一出现,抓他个正着。

助理拉开贵宾室的门,小心翼翼将头探了出去。远处,机场大门外,保姆车与开路车已悄然开来,停在路边。

“黎哥,到了。”助理说。

黎锦站起来,对齐亦辰道:“这里距离门口还有一段距离,待会儿你出去以后什么都不用管,低着头向前走就行了。其余的,我们来帮你挡。”

“我知道。”齐亦辰笑着站起身,“待会儿回去一定要好好揍骆飞一顿,管不好自己的妞,还叫兄弟陪着遭罪,这叫什么事!”

黎锦已经走到门口,闻言,似笑非笑回过头瞥了他一眼。

“你要有劲,就帮我也揍两拳。”

说完,他拉开门,护着齐亦辰冲了出去。

几乎在齐亦辰现身的同一时刻,隐藏在机场各个角落的记者闻风而动了。他们像安装了无线电雷达的蝗虫一样,从各个角度各个方向涌来。可怜黎锦和齐亦辰一行人已经拿出最快的速度飞奔,还是在将将走到门边的时候被记者围堵而上。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