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道万花(穿越)下——悠悠仙

52、烦恼

宋东旭突然表现出的极大热气实在是让方晨有些吃不消。他根本就没想到宋东旭会扑过来,所以本来就毫无防备又内力大失的方晨被扑了个正着不说,宋东旭没控制住的力道压得他差点喘不过气来,他拍打着宋东旭你,用不出内力的方晨只是个瘦小没力气的苦逼孩子。

好在宋东旭也就忘形了那么一会儿,很快就注意方晨的不适,连忙放开他给他顺气。

方晨好不容易才缓过来,没好气的说教了宋东旭一通,让他再也不敢这么做了,当然,这只是方晨自己的设想而已,宋东旭只记住了以后要控制住力道就好,方晨抱起来可真舒服。

“这东西可真有用,是怎么做出来的?要是能多做几个就好了。”宋东旭兴致勃勃的拿着锦囊一会儿往里面装东西一会儿拿出来的玩个不停,锦囊可比方晨说的好多了,虽然是只能装一些小物件,但是相同的东西却可以叠加到一定数量,只要不超过,完全不占用其余的地方,而且锦囊不大,宋东旭完全可以学着方晨的样子把它挂在脖子上,就和他送给他的玉箫挂件一起——虽然挂着这么个锦囊实在有损他男子汉的形象,不过既然是方晨送的,他也就不计较了。

方晨趴在床上津津有味看着那本他的生日礼物——《本草纲目》,随口回答道:“你别太贪心了,缝纫我可没学过,而且材料的话,现在也凑不齐。”

那可真是遗憾,看了看胸前的锦囊,宋东旭一把塞进了衣服里,不管是不是只有这一个,方晨送的东西他一定要保管好,他爬上床,趴在方晨的身边,凑过去看他手里的书,一边问道:“你明天回家吗?”

“不回去,今天又作文比赛,休息就只有明天一天,坐船来回太花时间了,还不如不回去,我爸妈也让我在学校里好好休息。”

“夏阿姨的身体怎么样?我记得她怀孕快七个月了吧?有没有去检查是男孩还是女孩?”

“没有,妈妈觉得是男是女都好,倒是我爸也这么认为,我都有点意外呢。”他本来还以为方春根会觉得男孩比较好呢,“不过我倒是给妈妈把过脉,是个男孩,而且非常健康。”

“是男孩子啊。”宋东旭伸手截了截方晨,“小晨你就不会担心吗?”

方晨翻了一页书,注意力大半都在书上的他随口道:“担心什么?”

“担心生了男孩以后,你爸妈就不疼你了啊!”宋东旭可是真的为他着急,不管是不是亲身的,不都说年纪小的比较招父母疼爱吗?那以后方家大人的注意力可不就都要被小的抢走了?那方晨可怎么办?

这话倒是让方晨肯把注意力从书本上移开了,他看着宋东旭脸上的焦急,有些好笑:“我都不着急,你着急什么?”

“我可不就是为你着急吗?你就真的一点也不担心?”宋东旭实在看不过眼方晨那无所谓的样子。

方晨却觉得宋东旭的问题很奇怪,早在之前,他们不就已经沟通过这个问题了吗?“我以为我说的很清楚,我并不在意他们多疼爱一些他们未来的孩子,那毕竟才是他们的亲生子。”即使外表看不出来,方晨也依旧是个大人,对于方春根和夏芸雪,方晨很感激他们,也是真的把他们当做了父母,但他不会要他们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身上,就是从前在万花谷里,他的义父虽然疼爱他,但也不会时刻都关注他,虽然义父不太管事,但江湖上要是发生了什么大事,还是需要他处理的,而且习武之人,闭关修炼是常有的事情,几个月见不到一面对方晨来说是常有的事情。

所以为了弟弟忽略他什么的,方晨真的不在意。

而且——

“他们也不一定就会那么做。”

“你可真乐观。”宋东旭叹了口气,翻了个身,呈大字形的躺在床上,“要是我像你这样想就好了。”

“怎么?出了什么事情?”方晨要是还听不出他话里有话,就不是方晨了。

“我妈啊……她好像怀孕了。”

“阿姨怀孕了?”方晨一愣,倒是真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我记得你说过,你妈妈是单位上的人吧?可以生二胎?”

虽然和宋东旭认识了那么久,可他却从来没有见过宋东旭的父母,那两位听说一直都很忙,常常不回家,不然也不会把宋东旭送清河镇来了。

“谁知道呢,我也是偶然听到的,我爸妈难得回家一趟,我本来还蛮高兴的,结果他们俩个就在家里吵架,我妈说不要孩子,要去打胎,我爸说要生下来,不许她去,还让她把工作辞了,就呆在家里照顾孩子,我妈不同意,后来两个人吵得可凶了,家里的摆设都被他们砸了不少。”宋东旭双眼无神的说着。

他的样子看起来无精打采,却又不像是震惊,迟疑了一下,方晨还是问道:“他们经常吵架?”不然宋东旭怎么一点都不担心呢。

“是啊。”宋东旭的回答印证了他的猜想,“以前就经常听他们吵了,那时候我还不知道是为什么呢,现在才弄明白。我妈现在在单位已经是副局长了,听说可能还要升职呢,我爸虽然是厂长,但相比起来还是我妈要比他高一些,算是压了他一头,两个人都是不服输的,经常会因为工作的事情吵架。”

虽然对那什么科长厂长的不了解,但方晨想着宋东旭的父母天天忙得昏天黑地,夫妻俩见面的时间都少,没有了沟通的时间,这感情能好到哪里去?

“那么有结果了吗?孩子是留还是……”

“我妈肯定不会生的,她现在可是干劲十足的准备升任非税局的局长呢,政府人员生二胎可是不允许的,要是被发现了可是要撤职的,她怎么也不会让自己丢了饭碗的。”

虽然说宋东旭的父母或许在背景上,他父亲宋展望要好很多,毕竟宋家老爷子虽然已经不在了,可宋展望的大哥在中央的地位可是不低,因为有他大哥的原因,宋展望才能在大批知青返城的时候轻易的进了一家国有大厂子里,而且一开始就是领导阶层的经理,而吴桂琴受到大伯的照顾,进了财政局当了个小小的文员。

一开始,这样的情况或许是让彼此都满意的,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宋展望即使有大哥的帮忙也一直在厂长的位置裹足不前,而吴桂琴却跌破所有人的眼镜,靠着自己的能力一步步的得到了现在的职位,甚至可能更进一步,作为丈夫,宋展望怎么可能心里不起疙瘩,所以两个人时常吵架也就见怪不怪了。

只是让方晨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同意也算是政府一员的宋展望会要求妻子再生一个。

“以他的职位,应该也是不允许生二胎的吧?”

“还不是我大伯的意思,说什么现在国有厂在走下坡路,正是下海经商的好时候,让我爸辞掉厂长的职位,自己开公司——我爸好像被说动了。”

“这种事情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方晨感觉到奇怪,这些事大人不会和小孩讲的吧。

“其实是我偷听到的。”宋东旭又翻了个身,正好压在方晨身上,搂着他不放手,“谁让我爸打电话也不记得关门,我就给听到了。”

“那就难怪你爸会希望你妈生二胎了。”就算计划生育说的再好,可谁不希望多子多孙呢?

“是啊,他们现在就这么吵个没完的,我可真不想回去听他们吵架了!”宋东旭有气没力的说着,“而且我觉得我妈那人那么要强,估计会自己偷偷跑去拿掉孩子,那到底是我未来的弟弟或者妹妹,感觉很微妙啊。”

“那你是想要弟弟妹妹还是不想要呢?”

“不想要!”宋东旭坚定道,就是感觉微妙他也不想要什么弟弟妹妹,“我有小晨就好了。”

“我又不是你弟弟!”方晨无语,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比弟弟妹妹可好多了!”宋东旭抱着方晨不撒手,决定暂时别管那些烦心事情了,“小晨,我们一起睡吧,我好久没和你一起睡了。”

“想要一起就快点给我去洗澡,我可不和一个浑身是汗的家伙一起睡。”本来这房间就一张床好不好,他们不一起还能怎么睡?

“是,我马上去!”

53、画作

清晨的阳光透过帘窗撒进房中,晨光之中,细微的尘埃如同有了生命一样,旋转飞舞,美妙的不可思议。

晨光之中,纤细的人影端坐在窗前,低头专注的书写着什么,金色的阳光让这一普通的一幕,带上了虚幻的色彩,温暖却又不真实。

早上醒来就看到这样赏心悦目的一幕,宋东旭觉得自己真是幸运极了。

“醒了?”感觉到他的目光,方晨抬起头,微微颔首,“先前这里的服务员送了早餐来,我搁在你床边了,要是饿了就起来吃点吧。”

宋东旭看了眼身后床头柜上的早餐,简单的包子油条豆浆,看到食物以后他才发觉自己的肚子确实饿了。

进了卫生间快速的把自己收拾妥当,宋东旭嘴里叼着油条手里拿着包子,凑到方晨对面的椅子上坐下,看他在做什么。

方晨在画画,他已经很久没有画过了,今天却特别想画上一幅,所以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

“你画的可真好。”即使不懂画,宋东旭也忍不住感叹。

宣纸之上,不过是用墨色勾勒的寥寥几笔,一个风采卓绝的长者,迎风立于塔楼之上,衣袂飘飘间,似乎能感觉到风的流动,就连那眉宇间的凌厉气势也描绘的十分传神,只看一眼,那强者之气就铺天盖地的压了过来,只觉得自己渺小的不可入这人的眼。

“是你的义父?”宋东旭很快就猜到了。

“嗯。”方晨应了一声,继续描绘着摘星楼上的一砖一瓦,这些都已经刻在了他的心底,不管过了多久都不会退色。

方晨很少说他义父的事情,宋东旭知道的也不多,也不会不识趣的去问他的伤心事,一直以来他就只稀罕方晨而已,可现在看了方晨的画,倒是遗憾不能见上这人一面,也不知道要是怎样的惊才绝艳,才能教导出如此出色的方晨,那年他们见面之时,方晨不过是个六岁孩童,就已经那么厉害了,这要是多教导几年,还不知道成什么样了。

描画完最后一笔,方晨手笔,仔细看了看新完成的画,微微叹了口气:“许久不画,倒是生疏了不少。”

“这样就算生疏了?那你可要其他人怎么活?我在我爸书房里见过几幅画,可不见得比你这个好。”

方晨好笑的看着他,“你懂画?”他们相识三年,方晨可是一次都没见他画过什么。

“不懂,但我就觉得你画的好。”宋东旭直接道,接着又看了看还未干透的画,“小晨,你给我画一幅呗,我要带回去珍藏。”

方晨兴致正好,原本就打算再写上几笔字,听了他的要求,便答应了,“好吧,要画什么?”

宋东旭见他答应了,立刻就开始想要画什么,很快就有了答案:“就画我们两个怎么样?”既然没相机合照,那画一幅“合画”也可以嘛。

这个要求并不难,方晨重新换了白纸,沉吟片刻,下笔如有神助,很快的就在纸上勾勒出彼此的样子,一大一小的两人背靠背坐在草地上,手里都拿着书本,大的那个正张嘴说着什么,而小的微微侧头,似在听他说话,嘴角隐隐带着笑意。

“是我们练功的地方。”宋东旭很快就认出了背景,他也记起来画中的事情,那时他特意带了本笑话书给方晨看,可方晨对这个没兴趣,只低头看自己手里借来的医书,宋东旭就故意大声的念着,让听到的方晨忍不住呵呵直笑,后来倒是乐意看一看笑话书了。

等方晨画完,宋东旭看着新出炉的画喜欢的不得了,宝贝似的看了又看,“小晨,我们拿去裱起来吧?这样我带回去也不怕弄皱了。”

见他这么宝贝自己的画,方晨的心情也好,便点头同意了:“原来我还想着今天带你去哪儿走走,既然要装裱,那我们就去珍宝街吧,听说那一带有不少卖字画的店面。”

“那我们就去那儿。”宋东旭自然是方晨说什么就是什么了。

两人收拾好带来的东西,就下楼退了房,宋东旭下午就要回德城了,这地方也不会再住了。

从旅店出来,方晨带着宋东旭向珍宝街而去。

珍宝街原来不叫珍宝街,只因为大都是些花鸟古玩店,很有些宝贝,时常有幸运的家伙能淘到些好东西,久了大家就都叫它珍宝街了。

这珍宝街离着二中很有些距离,一东一西的隔着老远,索性两人也不急,就选了步行,还能让宋东旭见识见识蔚县的风光,顺便认认路。

在路上晃荡了快两个小时,又是买东西又是买零食的,他们耽搁了不少时间才到了地头,这时候太阳都升的老高了。而这时候的日头大,街上也看不到几个人了。

两人都是第一次来这里,自然是不知道哪一件店好,只就近选了一家看着不错的,走了进去。

这家店的规模不大,四十来平的店里挂满了各式各样的画卷,看着都是些名家作品,但方晨知道,这里面根本没有真品,想来店老板也知道,所以这些字画的价格并不高。

店里只有一个穿着唐装的中年男子,看样子应该就是这里的老板了。

“老板,你们这儿帮忙装裱吗?”宋东旭小心翼翼的拿着方晨特意为他画的画,因为怕弄皱了他也没敢折起来,只是卷成一卷拿着。

“当然,我们这儿不仅帮忙装裱,也帮忙代卖字画的。”那老板见生意上门,也没看不起客人是两个小孩,和和气气的就应了话,还清理了桌上的东西,好让他们把画放下。

“我今天下午就得离开蔚县,最快多久能弄好?”宋东旭也不和他绕弯子,轻手轻脚的把画放在桌子上。

“最快的话就用机器装裱,一个小时不到就能弄好。”老板看了他打开的画,精神一震,“这幅画可真不错,要是用机器装裱可就亏了,这么好的画最好是用手工装裱,慢工出细活,仔仔细细的用个十天半个月的来做这个,易于长期保存和后期的揭裱修复。”

“十天半个月的也太长了。”宋东旭皱眉,他这可是要带着走的,怎么能慢慢来?可老板说的话又让他犹豫了,他自然是想要好好保存方晨的画的。

“长是长了点,可这画值啊,我这店里寄卖画作的人也不少,可像你这幅画的这种水平的,那是一个也没有,以我行家的眼光,这话要是好好保存,以后保准升职。”老板拍了拍胸口,一副听他的没错的样子。

方晨道有些想笑,这老板也是个有意思的,手工装裱是不错,可估计价格也不低,否则他还会那么热情推荐吗?

“小晨,你怎么看?”宋东旭拿不定主意,自然是问画画的人了。

“等上一两周也不是什么大事,你要是没时间来,下次我给你寄过去好了。”

宋东旭听他这么一说,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老板,要是手工装裱的话,下个月国庆的时候能弄好吗?”

老板算了算:“这离国庆也就四五天了,赶一赶的话,倒还是能赶上。”

“也不是就一定要十一就弄好,我国庆放假还回来,也有个两三天的时间的。”

“那就更没问题了,保准给你弄得干净漂亮,一点儿纰漏都没有。”老板说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