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天价经纪人 中——江南四时

 

第六十九章

艺歌公司总部,十一楼。

贝浮名俯身下望,这刚刚下过雪的城市阴沉压抑,半空中,浓稠而污浊的白色雾霾在空气中见缝插针地缓慢移动着,穿过这些令人窒息的烟尘,楼下,长枪短炮的记者们正全副武装,死死地盯住每一个进出这座大楼的人。贝浮名相信,如果不是因为保安尽职尽责,只怕现在,这些记者早就冲上楼来,占领艺歌公司的每个角落,亲手把骆飞从工作人员的保护下拽出来,用闪光灯和无数连珠炮似的尖锐问题把他逼疯。

昨晚八点,圈内著名八卦爆料微博“八小铺”爆料,称某知名选秀新星的父亲是当地黑社会性质社团老大,其本人年少时也曾因打架斗殴被拘留。八小铺是圈内老牌爆料微博,所爆内容有真有假,更一度谣传为某公司水军小号,因而一直没有掀起什么波浪。没想到,这次却骤然卷起滔天大波,在四个小时的时间里,这条疯狂被转发八万多次。某论坛八卦社区甚至专门开贴,讨论此条微博提到的选秀新星是谁。网友们在集思广益,排除诸多不可能选项后,将目光锁定到了骆飞身上。一时间,骆飞最新微博的评论区被挤爆,无数留言询问他是否是此条微博所提当事人,而艺歌公司相关工作人员的电话也被蜂拥而来的娱记打至没电关机。

艺歌公司公关团队第一时间编辑公关文稿,官微负责人也撰写长微博澄清,但关键时刻都被贝浮名拦了下来。外界仅仅只是猜测,并没有实质证据,如果己方急着辟谣,反倒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况且……人家说的并没有错。

骆飞的父亲,的确是当地黑社会老大。

之前成功消弭打架事件的不良影响,以及接下来的诸多优秀推广及运作,让贝浮名一路高升,坐到了艺人总监的位子上。如今,秦大导演是个甩手掌柜,贝浮名在管理层中拥有极高的话语权。但他深知,自己是个出色的编导,深谙如何将一档节目做到最好,但在运作艺人方面,却经验寥寥。他如今坐到这个位置,与黎锦的努力脱不了关系。多年经验让他预感到这次事件非同小可,所以他信任,并且需要黎锦的判断,但该死的是,关键时刻,黎锦的电话竟然打不通!

凌晨三点四十分,“八小铺”发出长微博,表示既然大众已经猜出自己所指是谁,自己也没必要再继续遮掩。微博中列举出骆飞父亲生平如何通过不正当手段发家,如何成为当地黑社会组织老大,骆飞少年时期又是怎样不务正业,以致斗殴拘留。一时间,舆论哗然,骆飞的微博瞬间被质疑声刷屏,官方微信被瞬间卡爆,凌晨四点四十三分,骆飞的粉丝官网再次被黑。这次黑客直接将骆飞官网首页换成一片黑底,上书八个红色滴血般的大字“黑社会滚出娱乐圈”。

今晨六点,与此事相关的微博有关话题占据话题榜首位,各大门户网站娱乐版也相继将此事放在头条。贝浮名下令,骆飞官方微博及微信今日起不再发布任何新内容,并要求公关部根据事态重新拟定公关稿件,以最快的速度发送给各大媒体。同时,联络技术人员,以最快的速度恢复骆飞粉丝官网。但是这些,比起来势汹汹的一切,还远远不够。

现在是早上九点十分,艺歌公司与此事件相关的所有副经理级别以上人员全部坐在会议室中。大家在接到消息的第一时间就从家里赶来公司,本该在半小时前就坐在这里,但楼下,从各大媒体涌来的娱记无孔不入,甚至扛着相机和广角镜头躲在紧急逃生间内,只为采访到艺歌公司的工作人员,得到第一手资料。出来跑突发新闻的娱记大多人高马大,这样的人站一个在面前就不好对付,何况是一大群黑压压地向你涌来。高管突围过程中,有狼狈地跑丢了鞋的,有被话筒戳歪了嘴的,还有位公关部负责人直接被扯掉半边西装,最终不得不只穿着件衬衫来出席会议。

这仅仅只是个开始。

贝浮名转过头,看着面前列无虚席的会议室想。

接下来的半个多月里,只怕这样跟娱记作战的日子,还有的熬呢。

他撇了撇嘴,静静走到自己的位子上,拉开椅子,入座。

右手边,本该属于黎锦的位置仍旧空着。贝浮名知道,黎锦是个多么专注工作的人,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他仍旧没有现身,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出问题了。

但是贝浮名现在没时间去想黎锦出了什么问题,重要的是——

“昨天的事相信大家都了解了,我就不多说了。找大家来,是商量一下怎么办。”公司会议,秦逸歌向来很少参加,一向由贝浮名主持,“骆飞是星声代比赛打出的一张王牌,更是公司在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打算力捧的对象。可以说,骆飞现如今的形象,间接代表着星声代,也是公司的形象。所以这件事,不光关乎到他个人,更关于公司兴亡。”

说完后,贝浮名就闭上了嘴,默默扫视一周在场入座的众人。

“我的建议是,好好利用这件事。”大约半分钟的沉默后,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道,“骆飞的粉丝年龄层普遍偏低,少女粉丝更是占据主导地位。这个年龄层的女孩子热爱幻想,骆飞这个黑帮少爷的身份很能满足她们的幻想,我们大可以顺着这个故事发挥,让事情变得更加神秘莫测一点,以吸引更多年轻粉丝。这样的噱头不是无例可循,当年华悦的艺人陈珂出道时,就打出了黑帮少主的身份,迅速收获一批低龄粉丝。同时,我们还可以将计就计,扭转这件事造成的不利影响。”

说话的是市场部副经理,目前他正主要负责艺人代言方面工作,因此获准列席会议。李奕衡罢免了原市场部一干负责人后,新上台的几位负责人都岌岌自危,故而此时有发言机会,这位副经理就赶紧表现,拿这个自认为不错的提议当宝贝,郑重其事说出来。

“呵,秦经理以为公关是玩家家酒吗?还要将计就计?真是隔行如隔山。”他的话音刚落,马上就有人冷笑着反驳。说话的是公关部副经理戴旭,公关部向来与市场部水火不容,他一出声,声音不大,却噙着十足的冷嘲热讽,“陈珂是宝岛过来的明星,咱们这边的法律对他们不适用,所以陈珂可以随便打出黑道这张牌,但骆飞敢吗?他可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打这张牌……要被查水表的!”

戴旭说完,与公关部经理对视一眼,那笑容,已经不是鄙夷所能概括。

“那……那你有什么高见?”副经理脸颊泛红,怒到顶点。

戴旭轻蔑地笑了笑:“很简单,只要……”

“踢掉骆飞。”忽然,一个尖细的声音插了进来,“公司并不是只有骆飞一个艺人,就算之前骆飞是公司主打新人,但现在,重头开始捧别的新人还来得及。而且选秀艺人的生命力本来就不持久,现在借着比赛的东风捧起骆飞,万一他后劲不足,公司就连今天为保他所做的努力都打了水漂。到那时候,后悔就更来不及了。所以,还不如趁着比赛没决选出总冠军的时候壮士断腕,叫骆飞主动退赛,从根本上消弭负面消息对比赛造成的不良效应,这样,对骆飞,对其他选手,乃至对比赛都有好处。”

此话一出,会议桌上立即响起一片窃窃私语。

贝浮名冷眼看着,说话的是经纪人黄微,目前星声代只剩下四进三和三强争霸两场比赛。黎锦所带的三名艺人全部杀入四强,另外一名四强选手,则是由黄微负责。黄微在秦逸歌手下呆的时间不短,却被黎锦后来居上,夺去首席经纪人的位置。后来贝浮名高升,艺人统筹的位子空下来,明眼人都知道这位子是给黎锦留的,只等黎锦资历熬够就顺利坐上去,她却动起了别的的心思。

黄微手下的选手名叫郑琦,是除骆飞外,夺冠呼声最高的选手。黄微一直对他悉心栽培,希望最终他能够获得星声代总冠军,为此,有几次甚至妄想抢骆飞的代言。工作上,黄微与黎锦也诸多龃龉,她自恃资历老,很是不把黎锦这个名义上的领导放在眼里,公开私下,多次给黎锦使绊子。更在此时此刻,趁着黎锦不在,大大方方提出提走骆飞的提议,而且,这个能解燃眉之急的方法简单快捷,竟然得到了所有人的默许。

“不行,骆飞绝不能被强制退赛!”

突然,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带着寒气的身影快速走了进来。

第七十章

千钧一发,黎锦终于到了。

贝浮名紧紧地握住了手边的手机,手劲之大,几乎把金属外壳都捏碎。如果不是众目睽睽不能偏私,他几乎想站起身来,用他那肥壮的胳膊和结实的怀抱来迎接黎锦。

黎锦果断感受到他的热情,身子一晃,躲开那两道炽热的目光,走到自己的位子上。与此同时,经纪人小普一脸严肃,手里抱着一摞打印好的文件,紧随他的步伐走进会议室,安安静静站到门边。

“黎锦姗姗来迟啊。”黄微的位子就在黎锦身边,她皮笑肉不笑地哼了两声,阴阳怪气道,“咱们正在讨论应该怎么渡过这次的危机,刚刚大家已经达成共识让骆飞退赛,黎经纪人平时跟骆飞的关系最好,还要劳烦你待会儿把这个决定传达给他,免得骆飞不好接受。”

黎锦唇边噙着三分似有似无的冷笑,两腿并拢,直直站在自己座位旁,那如有实质的目光将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浅浅地扫过一遍。在座诸位能做到如今位置,也是见过风浪的人,可如今,黎锦这轻飘飘一眼扫过来,竟没一个人能接他的目光。

踢出骆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父亲是黑帮已经算丑闻,再冠上“黑帮老大”名号,那就是丑闻中的丑闻。现在舆论一边倒,各大媒体几乎串通过口供似的对骆飞口诛笔伐,甚至有门户网站专门做出整版专题,将骆飞出道至今边边角角的负面新闻搜集起来,俨然特殊时期的大批判一般。开会前,甚至有消息称,比赛中一直对骆飞青睐有加的导师施东宁也遭池鱼之灾,不仅微博评论区被谩骂声覆盖,就连施东宁旗下的东宁音乐官网也遭遇攻击。众口铄金,积毁销骨,这架势,骆飞就算有再多粉丝,也根本顶不住。

况且,骆飞也实在活该,老爸是黑帮,这么敏感的消息他竟然隐瞒不报,如今东窗事发,闹得不可收拾,被踢出去,不冤。

这道理黎锦也明白,但这世界上很多事天生靠得就不是道理。

于是他挑起眉梢,冷冷淡淡地一笑,道:“哦?是吗?大家已经决定了?”他转过头,问询般看着贝浮名,“贝总监同意了?”这目光再度巡转,却比刚刚更慢,停留的时间也更长,仿佛他真的有些惊讶,在认真询问大家一般,“戴经理同意了?秦经理同意了?马经理,你也没意见?”

黄微唇角微抽,那样子明摆着已经看不下去,要起身制止黎锦的动作。就在这时,黎锦忽然嗤笑一声,冷冷道:“我看,大家是不想做中国星声代第二季了吧。”

“你什么意思?”公关部戴旭问道。

“秦导早就说过,明年此时,星声代还做第二季。但是,一个第一季就因为对学员参赛背景把关不严,爆出学员丑闻,以致人气选手被迫退赛的节目,谁还会期待它的第二季?”黎锦道,“骆飞是节目组,更是艺歌公司捧出的偶像,无论大家承不承认,现在在大众心中,他就代表着比赛和公司的形象。现在,我们对外的一致说法是不承认也不否认,舆论和大众有再多的声音都是猜测。但是一旦骆飞被迫退赛,就等于我们变相承认他的父亲是黑帮老大。这不光是他个人的问题,更落实星声代节目组把关不严,对选手的筛选存在巨大漏洞的罪名,甚至证明,中国星声代没有如宣传所言,为大家奉上来自音乐的正能量。到那个时候,观众不会记住我们的好,反倒会对污点念念不忘,这样一来,节目前期的精良制作和大笔投入就都打了水漂,节目的口碑全毁了!”

此言一出,偌大的会议室顿时响起一片窃窃私语声。

知道自己已经成功动摇大家,黎锦轻咳一声,提高声调,将所有的声音都压了下去:“不仅如此,如果因为骆飞的事影响了节目后续收视率与口碑,那么薪火卫视方面的追责还好说,只怕,到时各赞助商家的投诉与不满就够市场部喝一壶的。万一有赞助商要求退款,那咱们剩下来的两场比赛怎么办都是问题。”他停顿了一下,果然,市场部负责人脸色开始难看起来,“退一万步讲,如果我们真的让骆飞退赛,那么,给骆飞定下来的代言怎么办?商家接受骆飞担任代言人,看重的就是他的粉丝号召力和健康形象,如果他退赛,粉丝会极速流失,何来粉丝号召力?如果落实他是黑帮之子,又何来健康形象?届时,我们要么选择白白错失代言机会,要么就凭空得罪商家,诸位,这其中的后果,大家可仔细掂量清楚。”

失去代言机会,意味着失去大额利润,得罪商家……骆飞新近接下的几个代言不是国内一线品牌就是国际著名潮牌,对于尚处于起步阶段的艺歌公司来说,这些牌子,一个也开罪不起。

“你说这么多有什么用?”戴旭讥讽道,“这样也改变不了,骆飞的父亲就是黑帮老大的事实。”

“是啊,据说骆飞已经承认,他的父亲的确是黑帮头目,之前他上报,自己父母是普通上班族,都是说谎。一个在这种事情上说谎的人,有什么留下来的必要?”黄微很是温柔地笑道,“黎经纪人,你对艺人的摸底调查做得很有问题啊。”

黎锦眉头微皱,余光扫了一眼贝浮名,恰好与他目光对上,于是心中有数,道:“我记得,按照日程安排,骆飞昨晚应该在东城施东宁的录音棚录制比赛新单曲。施老师的规矩大家都是知道的,进录音棚就与世隔绝,就算外面地震了,歌不录好也休想出来。昨晚小普跟骆飞联系的时候是八点五十三分,事情还没闹大,骆飞在电话里的确承认父亲是黑帮头目,但也说过,这件事说来话长,他从棚里出来后会详细跟我们解释清楚。从昨天到现在,骆飞连同其他三位四强选手都在施东宁的录音棚里一直没有出来,并不知道外界的情况。现在咱们的人已经在施老师的录音棚外等候,骆飞录音一结束,立刻就会被带回,向我们解释事情真相。所以一切还没闹清楚之前,我希望大家不要胡乱揣测。”

“呵,事情都闹这么大了,他还有闲情逸致录歌?”戴旭讥笑,“直接敲开录音室的门,把他带回来,或者电话递给他,让他打个电话解释啊。”

“戴旭,你知不知道施东宁已经一年多没有给任何一个歌手灌录过单曲?”自会议开始就极少言声的贝浮名抬起头,一双眼睛瞬也不瞬盯着戴旭,戴旭从没想到,这个出了名的老好人还会有这样阴沉而压迫的目光,被他这样盯着,竟仿佛浑身的血液都冻住了一样,“在施东宁录歌的时候打断他,你是希望今后我们公司所有艺人都上他的黑名单吗?”

“不,不是……”施东宁在乐坛的影响力太过恐怖,上他的黑名单虽不至于前途尽毁,但想出一张好唱片,也是难上加难了。戴旭情急失言,惴惴地低下了头。

“至于黄微刚刚说骆飞在选秀后很可能会后劲不足,所以没必要尽全力挽救他……”黎锦抬抬眼,对角落里一直装隐形人的小普使了个眼色,小普点点头,将手中的文件分发给在座众人。

“这是骆飞在选秀结束后三个月内的演艺计划书。”黎锦手里也拿着一份,“这份计划书是按照日程排列,大家可以看到,无论骆飞是不是本届星声代的冠军,决赛结束后三个月内,除了每月一天休息时间外,他的日程是排满的。而且这个日程的紧凑度还在持续增加中,也就是说,大家所担心的后劲不足完全不会出现。光是这三个月骆飞接下的代言商演报酬,就已经足够公司正常运营一整年的了。诸位,就算真的要过河拆桥踢开骆飞,麻烦也让他把大家明年的薪水和奖金赚出来再说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