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盟私密记事(多攻)上——林言

舒长华应道:“晚辈师出苗疆。”

青松老人点点头道:“难怪。武功一道,本无所谓正道旁门,只在乎用于何处。心存侠义,便是正道。”

舒长华躬身道:“谢前辈教诲。”

青松老人依然是捻须笑了一笑。

待目光落在慧寂身上,青松老人蹙眉回忆片刻,道:“年轻人,我曾见过你。”

慧寂点点头,“前辈把我关在少林山下,关了近十年,不知前辈还记不记得?”

青松老人道:“记得,你是永济的徒儿,慧寂。”

慧寂道:“是我。”

青松老人忽然叹息一声,“已经十年了……”

慧寂问道:“前辈是不是想要再次亲手将我送回少林去?”

青松老人并不应话,而是唤道:“漠儿!”

“师父?”程漠上前来。

青松老人问道:“你为何与这小魔头一路同行?”

程漠连忙道:“当年那件事,慧寂哥哥是有苦衷的!”

青松老人并不细问是何苦衷,而是问道:“那师父问你,你觉得他该不该再被送回少林关起来?”

程漠深吸一口气,缓慢道:“师父,徒儿觉得不该。”

青松老人道:“好,师父相信你,你说不该就不该。我早已退出江湖,江湖中事不再是我的事,你与少林的恩怨我不问。”说完,抬手道,“但是我这一关,你还是得过。”

慧寂双眼闪烁着光芒,“多谢前辈,我等这一天,等了十年了。”

慧寂与子霄和舒长华不一样,他确实一直期盼着能够再与青松老人交手的那一天。无关仇恨,只是多年来的暗无天日中,对武功的追求。

慧寂还记得十年前与青松老人交手那一次,那时候他自负武艺绝伦,一个人杀了江南四大家族当家人,被少林一众僧人围追堵截许久,却没有一个人能拦得下他。可是就这么一个普普通通的老人,凭借着简单的招式,当着那么些所谓江湖正道人的面,逼得他失了还手之力,最后被点上穴道,押送回了少林。

既然今天有机会再战,慧寂自然是使出了毕生功力,双掌运气,一声呼啸朝着青松老人袭去。

慧寂并不用武器,也是一身精湛内功,走的是大开大阖的招式路子,与青松老人凭借内力相抗。

这一次比起在苏州江家和子霄交手那次,真气碰撞更加浑厚有力,强大气劲逼得其他几人都退开几步,秦芳川更是忍不住抬手捂住胸口。

青松老人仍然如同之前,并不主动进攻,只连连接下慧寂的招式,每一次都能感觉到对方强大气劲随着身体想接触的地方袭来,青松老人便运气内劲,一一化解。

程漠感觉到心跳不由自主加快,他既担心慧寂会伤了他师父,又担心他师父伤了慧寂。

可是两人比拼,自己哪敢轻易出声,若是惹得一方分神,那强大内力碰撞,是会要了人命的。

程漠手掌握紧,看着两人过了十余招,慧寂忽然抽身后退,化去强硬内劲,道:“我输了。”

青松老人点头笑笑,“不错,比起十年前进步了不少,如果再给你十年,我未必是你对手。”

慧寂“嗯”一声,“希望十年后有机会再来向前辈讨教。”

青松老人道:“如果我这把老骨头还能活到那天的话……”

“师父,”程漠打断他道,“你定能长命百岁。”

青松老人笑着摇摇头,最后看向秦芳川,“年轻人,该你了。”

秦芳川往前一步。

程漠有些担心,正想要开口劝阻青松老人,却见秦芳川拱手道:“请前辈指教。”

程漠收回了未出口的话,他知道秦芳川生性倨傲,如果自己开口替他讨饶,怕是反而会惹怒他的。

程漠只能退开,心知青松老人功力深厚收放自如,定能一眼看出秦芳川体质孱弱,应该不会伤了他的。

一阵轻风,吹得秦芳川白发扬起,他摆好手上招式,道:“请。”

秦芳川脚步虚浮,身形孱弱,青松老人自然是看得出来的。他并无意考验几人武功,只是他熟于武学一道,知道在武艺切磋之中,往往能看出一个人的品性,或是柔韧圆滑,或是宁折不屈,有人通人情懂进退,却也有人一条死路走到底。

秦芳川身形灵活,可是体力太弱,连接了青松老人两招便已经气喘吁吁。青松老人自然是收敛了内力的,单纯与他比拼招式,他也开始吃不消,再加上此处是高原深山之中,空气稀薄,寻常人多走几步也会呼吸急促,秦芳川早已经体力耗得差不多了。

青松老人卸去他手腕力道,在他肩上一推,眼见着秦芳川连退两步,身体往后倒去。

青松老人一步跨上前去,拎住他衣领,将人往程漠怀里一扔,摇头道:“这小子,根骨不错,体质太弱,偏还喜欢逞强。”

程漠扶住秦芳川,见他已经晕了过去,担心道:“师父,让他去歇会儿吧。”

青松老人道:“你房间还给你留着的,你送他去躺着吧。”

程漠点点头,将秦芳川抱起,朝那两间小木屋的方向走去。

青松老人一扬手道:“都去屋里坐会儿,我去给你们泡茶。”说完,他回身拎起鱼篓,随着程漠一起往木屋走去。

两间木屋,左侧较小一间是程漠的房间,许多年了,青松老人一直给他留着,收拾得干干净净;而右侧一间,是两进的房子,外面是间小巧的厅堂,里面一间是老人的卧房。

灶台则是绕到了房子后面,搭了一个小偏棚,青松老人站在棚下,背着手等待壶里的水开。

程漠来时,青松老人头也不回,问道:“怎么?有话要单独和师父说?”

“师父。”程漠轻声唤道。

青松老人道:“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程漠暗叹一声,将那一言难尽的经历缓缓道与青松老人,他只说自己是如何与几人扯上渊源,至于那中间各种经过,大多一笔带过,只是青松老人既然知道血契是如何发作的,便是只言片语,也能猜得出个大概。

程漠越说越是羞愧,这些经历哪怕是自己说来也觉得淫乱不堪,他甚至不敢看青松老人脸色,就怕师父露出失望神情来。

却不料最后听到青松老人叹了口气,道:“是师父害了你。”

程漠愕然抬起头来,“师父?”

青松老人将烧开的水壶从灶上移开,“我明知道截阳功有缺陷,却仍坚持收了你这个徒弟,无非是出于自私,害怕截阳功后继无人。我一直以为引发血契的条件艰难,所以当年未曾向你仔细说清楚,恐怕这也是后来你会轻易中了血契的原因。”

程漠道:“这怎能怪师父?”

青松老人摇头苦笑,“我本该预见得到,可……”

“师父,”程漠打断他,诚恳道,“就算让徒儿重新选择一次,徒儿依然愿意拜你为师,学会这一身举世无双的截阳功。”

青松老人拍拍他的肩,提起水壶道:“走吧,水快凉了,茶还没有泡上。”

程漠连忙接了过来,“师父,我来吧。”

青松老人泡了参茶,程漠喂秦芳川喝了,见他缓缓醒来,仍是全身乏力的模样,程漠道:“你休息一会儿。”

秦芳川抬眼四处看看,问道:“这是你的房间?”

程漠点点头,“嗯。”

秦芳川于是伸手摸了摸身下床铺,“你的床?”

程漠一愣,有些不自在地应道:“是的。”

秦芳川翻个身,将脸贴在枕头上。

程漠帮他盖好被子,“你再歇一会儿,我去陪师父说说话。”

秦芳川道:“好。”

程漠进去隔壁屋里,正听到舒长华对青松老人提到淫心蛊,“前辈若是不介意,可否让我师弟给前辈把把脉?”

“淫心蛊?”青松老人神色严肃,捋了捋雪白长须,“你说血契的根源,其实就是中了苗疆的蛊毒?”

舒长华道:“至少程漠体内确是有蛊虫无疑。”

青松老人凝神思索,“可是那怎会与截阳功内功有关系?”

舒长华应道:“这个——就是我们来找前辈的原因了。”

青松老人这一生独步武林,未逢敌手。即使听到舒长华提起玉溪蛊王,也只是微微蹙眉,并未露出怀疑神色。

只是听到舒长华阻止他们去杀蛊王,不由问道:“这蛊王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舒长华道:“程漠与子霄道长曾见识过五毒神兽,且不说蛊王有这五只毒兽保护,它本身躯壳坚硬厚重,体液含剧毒,根本就连近身也是难以做到的。”

子霄忽然道:“我记得舒教主能驱使五毒兽。”

舒长华看向子霄,道:“你说得对,”他从袖口里滑出那只虫笛,捻在指尖轻轻一转,“因为就是我本身,也是受蛊王所驱使,倾尽水月教之力,保护我教圣物蛊王。”

青松老人轻轻“哦?”了一声。

舒长华道:“所以我和我师弟时间不多,杀蛊王并没有所谓的试一次,必须一击即中,不是它死,就是我们亡。”

程漠看向舒长华,眼里有些担心。

舒长华朝他笑笑,“比起起初我一人无望地挣扎,如今局面看起来倒像是要好了许多。”

青松老人长叹一口气,“原来如此。只是我仍想不通,苗疆蛊王的蛊毒为何会与截阳功的内功心法扯上关系?”

舒长华道:“还请前辈仔细回忆一下,传授程漠截阳功内功心法时可有什么不寻常之处?”

青松老人静静思索片刻,道了一声“稍等”,接着回到了内屋。过了些时候,他手里握着一本古旧薄卷走了出来,将书递给舒长华,道:“这本是截阳功心法,你不妨拿去参详。”

舒长华有些愣怔于老人的坦然,笑了笑摇头道:“不如让我师弟来看吧,我不太合适。”

青松老人道:“没关系,你若能单凭这心法秘籍,无人指点练成截阳功,我就是送给你也无妨。”

舒长华道:“前辈说笑了。确实我师弟于此一道比较擅长,由他来仔细参详比较合适。”

青松老人将秘籍交给程漠,“那你先收着吧,既然人都来了,便留下来陪师父几天。时间也差不多了,我去给你们做些东西吃。既然此事并不是短时间就能轻易解决,那就不必太过焦躁,慢慢来吧。”

程漠应道:“是,师父。”

青松老人亲自下厨,程漠只能在一旁帮手。

师徒两人又说了些话,无外乎这些年来程漠在外面的经历。青松老人这里许久没有如此热闹过,虽然受蛊虫一事所扰,老人家心情却颇为舒畅,多炒了两个小菜,肥美的鲜鱼也放到锅里蒸上了。

这里时不时会有猎户到来,青松老人便以山上药材野兽换些生活所需。甚至连酒也有几坛子,老人让程漠一定陪他好好喝两杯。

饭后,程漠几人还在陪着青松老人喝酒说话,秦芳川拿了截阳功的心法秘籍细细翻开,眉头一直紧皱着。

截阳功内功心法在秦芳川看来,并没有太特别之处,不过是运功法门,内力随着心法口诀而在体内流转。

如果说程漠学会截阳功,只是单纯听从了青松老人指点,那么怎么会在他身上发现淫心蛊呢?在饭前,秦芳川曾给青松老人把脉,确定了老人体内果然也有蛊虫,两个人过去都未接触过蛊王,唯一解释得通的,就是蛊虫是随着修习截阳功而代代相传。

淫心蛊寄存于人体血脉之中,本身可以随真气运行而游走于人体之内。青松老人是程漠的师父,习武过程中,以真气辅助程漠经脉通行实在平常,也许淫心蛊就是因此而进入程漠体内。

这么解释的通的话,也许截阳功本身就是与淫心蛊相辅相成的一套内功,创立这套武功之人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学武之人受他所制,然而这套武功会如此强大是不是那人所预料的,就不得而知了。

其实这么想来,虽然淫心蛊与截阳功互相依存而生,可是能将截阳功练至青松老人的境界,就已经天下无敌,只需要小心不饮了人血,又或是将淫心蛊认主之人杀死,这套武功仍然是天下无敌,无人可以控制。

只可惜是遇到了程漠,一则程漠并不醉心武学,便是终其一生也无法达到青松老人的境界;二则是他天生心软,怎能下得了杀手伤害身边之人。所以注定一生受淫心蛊所制。

秦芳川忍不住伸手揽过一头白色长发,这些只是他的推断,且不说成不成立,就算真能如此,也对压制淫心蛊如今的躁动毫无帮助。

忽然,秦芳川听青松老人问道:“如何?”

秦芳川抬起头来,将自己的推测说与几人听了。

青松老人沉吟道:“如果蛊虫是从我体内进入漠儿体内,那么是否可以借由真气运行,从他体内再收回来?”

秦芳川道:“肯定不能,当年也许只是蛊卵,如今却早已成熟,截阳功内功精妙自成体系,其中传承之法我实在是参详不透。所以唯今之计,还是只能从蛊王身上下手。”

程漠疑惑道:“你说截阳功和淫心蛊相辅相成,那么修习截阳功必然会染上蛊毒,体内没有淫心蛊也就无法练成截阳功?”

秦芳川点头,“如果我的猜测是真的,那么确实如此。”

程漠不由转头看向青松老人,青松老人看着秦芳川手里的截阳功心法,叹口气道:“毁了它吧。”

众人都吃了一惊。

慧寂道:“我倒是觉得大可不必。淫心蛊本身不是要人命的东西,程漠身上太多意外。一旦能除掉蛊王得了蛊王心血,淫心蛊也就成了死物,不足为惧。”

青松老人没有说话。

程漠起身将秘籍收起来,“此事过后再说吧,师父?”

青松老人最终点了点头。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