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盟私密记事(多攻)上——林言

程漠惊喘一声,伸手抓住子霄剑鞘,却使不上力来,他有些愤怒,“我说就是,别玩弄我!”然后甩了甩发胀的头,整理一番思路告诉子霄前因后果。

原来一切都是他师承青松老人那一套截阳功所致。截阳功的确是天底下难寻敌手的一套神功,可是这套神功有个致命的破绽,这破绽来源于创立这套武功之人。具体缘由因为时日已久,青松老人也说得不甚清楚,他让程漠牢牢记在心上的只有一点,便是截阳功心法中有一条叫做血契,记曰:血契倒阴阳,由此自雌伏。讲的便是截阳功那致命的破绽:如果练功之人饮下另一个男子的鲜血,便是与此人立了血契,从此之后,身体便会自行雌伏于此人而无法受意识控制。

那时青松老人曾对他千叮万嘱,程漠只觉如何叫做自行雌伏,如果心里不愿意,身怀神功又怎会轻易躺在另一个男人身下,更何况,喝人鲜血之事少之又少,这破绽只要不被别人知道,也无需过多担心。所以长久以来,程漠只谨记不可饮人鲜血,却对于雌伏一说,只觉得是无稽之谈。

事到如今,程漠便是惊觉这血契厉害之处也为时已晚,他根本无法控制自己身体,子霄稍一靠近,他都能动情不已。

程漠说完因由,对子霄道:“你我兄弟,以后怕是无法再聚了。”

子霄一直面无表情听着,此时才看向程漠,“哦?”一声,问道:“那么只要我靠近你,你就会一直全身无力,连武功也使不出来?”

程漠自己也是茫然,因为到底如何,青松老人也并未说过。

子霄道:“可有解决之法?”

程漠摇头,“我也不知道。”

子霄垂下眼帘,“那可得试试了。”

子霄说那可得试试。

程漠一时没明白过来,试试?试什么?

子霄的剑鞘又沿着程漠那硬挺茎体的底部慢慢滑到了顶端,惹来程漠一脸羞恼的惊叫:“啊……”

子霄淡淡说了一句:“脱衣服。”

程漠闻言,全身僵住,连耳后也泛起粉艳红色来,他颤声问道:“你说什么?”

子霄没有重复一次的意思,只握住剑柄的手稍稍用了些力,顶得程漠那阳物往后弯曲贴上了小腹。

程漠承受不住,一手握住剑鞘顶端,看向子霄。

子霄也正看着他,眼里平静无波,静默片刻,说道:“世间万物相生相克,你说创立截阳功之人故意留下这一个破绽,那他定然也会有化解之法。”

“化解?”程漠怔怔道,“可是又该如何化解?”

子霄道:“中了春药之人气血阻滞,须交合而通畅;你那血契既然倒阴阳自雌伏,那不妨一试。”

子霄说的平淡,程漠心里却轰然炸开般,全身血液都凝固不动了,好半晌他才能说得出话来,“子霄,莫要胡说,你乃修道之人……你我……”

子霄不急不缓说道:“所谓道法自然,道育万物,又隐于万物。天地之间,何不为道?我的道,并不于此,”他指了指自己的心脏所在之处,“我即是道,道即是我。”

程漠听得目瞪口呆,与此同时,脑袋里又不由自主浮现出子霄除去衣衫,情欲萌动的模样,顿时间只觉内心欲火越烧越旺,本来握住子霄剑鞘的那只手竟然不由自主放到了自己阳物之上。

只这一个动作,程漠便听到自己嘴里发出动情之极一声轻哼:“嗯——”顿时间满腔羞耻,惊忙间放开了手,便想要从床上爬起来。

子霄横剑一挡,轻易将无力的程漠拦了回去,背靠墙壁,双腿大敞着仰坐在床上。

此时听得子霄清冷声音说了一句:“继续。”

程漠只觉自己被控制了一般,发着颤的双手开始缓缓解开襟口的扣子。他满心羞恼,双眼竟也悄然泛红,不敢再看子霄眼睛,微微低下头来。

子霄看程漠眼角竟也湿润起来,知他定然自觉羞耻,然而心里越羞,身体却是不由自主兴奋起来,腿间被阳物高高顶起的裤子颜色逐渐变深,后来已是湿润了一片。

子霄用剑鞘顶端勾住裤腰轻轻一挑,将他裤子挑开,那挺立茎体早已按捺不住般弹跳出来,暴露在空中仿佛受了惊一般,顶端孔洞汩汩向外吐着汁液。

程漠立即伸手去挡,被子霄用剑鞘敲在手腕将他手拍了开去。子霄并无一句淫秽嘲弄的话说出口,也没有露出丝毫玩味轻视的表情来,只依然不紧不慢用那柄长剑逗弄程漠腿间之物,木质的剑柄顶端也被他渗出的淫液沾湿,子霄换了方向,抬剑向上挑开了程漠衣襟。

如此一来便是上下大敞的模样,程漠常年习武,身体劲瘦有力,肌肉紧实而不贲张,只匀称一层覆盖在清奇骨骼之上。皮肤虽然不如子霄白皙,却是光泽细腻,莹莹润润泛着微光。

子霄的剑端,从他小腹滑到了胸口,触到一侧乳头,用力往下按去。

“啊……不要……”程漠惊喘道,一只手终是忍不住放到腿间,握住阳物上下摩挲起来。他即使看不到,也知道此时此景定是淫乱无比,然后子霄那冰冷的剑鞘却能在他身体上点起火来,内心欲念仿佛张开一条巨大的口子,将自己完全吞噬进去。

程漠只能闭上眼睛,不去看也不去想,专心承受着自己抚慰自己带来的快感。

子霄似乎不满意程漠闭上眼睛,手上用了些力,将程漠乳头都压得痛了,然后冷声道:“睁眼。”

程漠只得睁开双眼,却不料恰好从子霄的双瞳中看到自己的倒影,那一副淫乱模样令他血脉停滞,手上的动作顿时停了下来。

子霄见他停了手上动作,身体一侧在床边坐了下来,冰凉的手指伸过去覆在程漠手背上,包裹住他五指,使了些力与他一起安抚欲望。

程漠看着子霄凑近的俊美面容,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子霄。”

子霄不应。

程漠抬起头来,咬住了子霄的唇,先是轻咬,然后用舌舔他下唇,再尝试着探进他唇齿之间。子霄的齿关轻轻一顶便松开来,程漠缠上他的舌,只觉得微微泛着凉意,正好缓解了他内心的炙热。然而任由他如何在子霄唇齿之间翻弄,子霄都是既不闪避也不回应。

程漠开始觉得难堪,想要往后撤去,却不料子霄本来握住他手的五指从他指间穿插而过,直接握住了程漠的阳物,细长的手指甚至擦过那顶端的小孔,引得程漠一阵战栗,溢出的汁液沿着茎体一直滑落到腿间草丛之中,每一次上下抚慰都能带来啧啧水声。

程漠羞愧无比,身体想要往后躲,可是下体尚且握在子霄掌中,难以动弹,只仰起了上身,高挺起光裸的胸膛。

子霄突然埋下头,含住程漠挺立的乳珠,重重吸吮一口。只听“啵”一声轻响,臊得程漠胸口都泛起红来。

快感一再积聚,程漠仰倒在床上,喘息不止,然而下身都涨得痛了,却还是没能泻出精来。反复的套弄令那层薄薄的表皮敏感无比,程漠觉得都快破皮了,反手抓住子霄的手,说道:“不行,不行,停下来。”

于是子霄真停了下来,将手掌上沾到的黏腻淫液缓慢抹在程漠小腹。程漠双手捂住脸,摇了摇头,然而身体依然因为喘息而轻颤不已。

子霄问道:“怎么?”

程漠艰难道:“不够,出不来。”

“不够?”子霄用手指夹住程漠乳头,用力一拉。

程漠呻吟一声,双手却没有从脸上放下来,腿间已是濡湿一片,淫靡的汁液从卵囊滑下甚至连腿间小穴也变得湿润起来。程漠不敢说,他觉得被浸湿的穴口骚痒难耐,他反复收缩着只觉得内里空虚,恨不得立即被男人湿热坚硬的肉棒捅进来,不,不是男人,只是子霄,他只渴望子霄能进入自己的身体。然而这话叫他如何说得出口,他本是天纵英姿,风流无双的江湖侠客,年纪轻轻便入主武林盟统帅中原江湖。如今在男人身下被男人抚摸露出这一付淫荡姿态来他已是难堪至极,若是还要求男人用那东西来插自己,那还真不如死了的好。

程漠被这般心思煎熬地难受,泪水终是忍不住从指缝间滑落出来,沾湿了鬓发。

子霄伸出手指抹过他一滴泪水,轻轻唤了声:“程漠。”

程漠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笑容,喊道:“子霄。”

“嗯?”子霄凑近了些听他说话。

程漠突然伸手握住子霄放在床边的长剑,反手拔出鞘来就往颈边送去。

子霄反应极快,手指一探将剑身夹在两指之间,往回一扯便夺了回来。程漠手脚无力,被子霄夺了剑便只能松手放开,软倒回床上。

子霄收剑还鞘,将长剑倚在床脚,另一只手伸过去一把抓住程漠头顶长发,逼得他抬头看向自己,声音冰冷问道:“想死?”

程漠眼角还泛着泪光,看来竟有几分楚楚可怜,他颤声道:“子霄,你觉得我这样子还该活下去么?”

子霄道:“下月初八武林大会,武林盟主程漠缺席,只因阳精难泄,一丝不挂在男人床上饮剑自尽,程漠,可不可笑?”

“我……”程漠惊声道。

子霄用手指紧捏他下颌,另一手拍了拍他脸,道:“程漠,好好活着。”说完,扣着他的下颌使他的脸埋在自己腿间,命令道:“给我舔。”

程漠惊惶抬起头来,“子霄……”

子霄低头与他对视,“程漠,我教你如何好好活着。”

程漠被子霄抓着头发,将脸凑近他腿间,鼻端几乎抵在了子霄阳物之上,呼吸之间充斥着子霄的气息,程漠顿时心慌意乱起来。子霄的手还扣在他脑后,躲无可躲,只能颤着双手缓缓解开子霄的裤子。

子霄那阳具只是半硬,程漠用手握住,仰起头看了子霄一眼。子霄放开了他的头发,而是轻轻将他凌乱的长发绕到耳后。程漠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张开嘴,缓缓将子霄阳物顶端含进了嘴里。

那东西很快坚硬胀大起来,几乎将程漠嘴里完全填满了,连动一下都很艰难。程漠噎得难受,想要吐出来,却不料子霄挺了一下腰,将硕大的阳根整个塞进了程漠嘴里,一直抵到咽部。

程漠顿时呕了一下,来不及后退就被子霄扣住了脑袋,接连几下深深顶入,每一次都插到了他咽喉处。明明身体感到难受,心里却不由自主感到兴奋,下体涨得更厉害了,却又不敢用手碰触,害怕再经历之前那种痛苦。

子霄总算是放了手,程漠退开来,趴在床边干呕两声,坐直了身子看向子霄,见子霄正看着他,于是又深吸一口气趴了回去,双手扶住挺直茎体上下套弄,嘴巴则张开含住顶端,然后伸出舌头来舔弄。

程漠不知为何,突然用尽全力想要讨了子霄的好来,舌头沿着那茎体上下舔弄,最后甚至用舌尖顶开那顶端外皮,刺激那敏感的孔洞。

程漠抬眼看子霄,只见他呼吸绵长深远,神色平静淡然,尽管下身已经坚硬如铁,脸上却丝毫看不出来动情模样,只眉间那点朱砂红得越发艳丽。

程漠跪在床上,挺起了腰,一手撑在床边一手探到身后,手指按到了自己后穴周围,那一圈早已濡湿,程漠用手指按了按,便探了一根进去。

有些胀痛的感觉,却又远远不满足,他高仰起头,喘息不已,再伸进去了第二根手指。

子霄伸出一只手来,抚在程漠胸口,然后是喉结、脸颊,最后用指腹摩挲他的嘴唇。

程漠张开嘴来,伸出舌头舔上子霄手指,子霄顺势将手指伸进了他的嘴里,翻搅着他的舌。

程漠曲起两指,扩张着自己的后穴,突然听到子霄凑到他耳边,用清冷的声音问道:“舒服吗?”

程漠全身一颤,只以粗重的呼吸来回答子霄的话。

子霄轻轻舔了舔他的耳垂,又问道:“舒服吗?”

程漠嘴里依然含着子霄的手指,他只能闭上眼睛点了点头。

子霄似乎是满意了,埋下头来,反复轻舔程漠乳尖,他先用舌绕着乳晕打转,然后用牙齿咬住乳头,轻轻拉扯。

程漠忍不住“啊——”一声叫出口来,摇头呼唤子霄名字,同时将第三根手指伸进了身后小穴。

他并拢手指反复进出,然后尝试着张开手指将那处撑开,一直到觉得足够扩张了,一只手抱住子霄后颈,说道:“进来。”

子霄不语,指尖轻触程漠阳物顶端,拉出一条晶莹丝线来。

程漠见子霄没有动静,一咬牙,分开双腿跪坐在子霄身上,一只手扶住子霄阳物,另一只手掰开自己臀瓣,后穴对准了缓缓坐下去。

然而只是吞下去一个顶端,后穴就裂开了一般疼得厉害,程漠就有些惊慌道:“子霄,太大了,不行……”

子霄却用双手扣住了他的腰,说道:“可以。”

程漠将头倒在子霄肩头,用力放松穴口,被子霄扣住腰往下坐去,总算是将子霄阳物完全吞了下去。身体被完全填满,剧烈的疼痛在穴口周围蔓延,手脚都酸软地难以动弹,他伏在子霄身上,只能用力起伏着胸口,却无法挪动分毫。

子霄并不催促,用嘴在程漠唇边轻触一下,程漠抬眼看他,眼角噙着泪水,双手搂过子霄的后颈,说道:“子霄,亲我。”

子霄闻言,埋下头来含住他的唇。程漠立刻张开嘴回应他,反复纠缠着他的舌头,连子霄嘴里的津液落进他的嘴里,也觉得香甜诱人。

程漠抬腰,后穴将子霄那根东西吐出来一截,然后又重重坐下去,将它完全吞了回去。就这样搂着子霄的后颈,反复起落,后穴不停吞吐着硕大肉根。

程漠只觉那粗大东西不断摩擦着身体,每一次坐下都顶到了深处,之前那心内的瘙痒总算是找到了缓解的途径,敏感之处反复被撞击,前端的欲望即使不经丝毫碰触,也坚硬无比。

程漠开始有些意识模糊,不自觉胡言乱语道:“子霄,好大……顶得我好舒服……”

子霄轻问:“舒服吗?”

程漠点着头,一只手放到自己胸口抓住乳头拉扯,“嗯——舒服,再用力些……再深一点……”

子霄道:“你自己来。”

程漠只得将臀提得高些,坐下去更用力些,每一次都顶得自己惊叫出声。

然而反复上下许久,前端即使早已兴奋的淫水横流,程漠依然是没有射出来,那肿胀而又得不到发泄的感觉让他难受得几乎哭了出来,他将脸反复在子霄颈侧摩蹭,一次次喊子霄的名字:“子霄、子霄,我好难受……”

子霄伸手揽住他后背,紧紧将他抱在怀里,下体用力顶撞几次,在他体内射出精来。程漠霎时间只觉得后穴被炙热精液浇灌而入,一时间全身血脉仿佛都通畅了一般,堵滞不出的阳精也找到了宣泄的出口,一时间射了个淋漓尽致。

程漠浑身无力,几乎是瘫软在了子霄怀里。子霄还并未从他体内抽出来,只用双手搂住了他不让他滑下去。

“子霄,”程漠埋头在他怀里,虚弱地说道,“我觉得我快死了。”

子霄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不,你活过来了。”

程漠沉沉睡去,这一觉一直睡到了天亮才醒来。睁开眼便见到子霄衣衫整齐坐在床边打坐,自己想要坐起来,却发现被子下的身体是赤裸的。

子霄睁开眼睛,“醒了?”

程漠顿时满脸通红,却在这床上避无可避,只能答了一声:“嗯。”脑袋里面却是乱成一团。

子霄问道:“现在如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