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和爸爸是恋人?(FZ)+番外——遗言

“过来一下。”杭岭把哥哥拉到人少的角落,他看着哥哥,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吐槽。

哥哥好心的帮他找了个突破口,展开双臂旋转一周,让迷你短裙像朵花一样绽开,“好不好看?”

杭岭整个人都石化了,就是太好看,太自然,所以才恐怖。

“杭岭,你认识她吗?”两个男生走过来,他们是杭岭的朋友,杭峰也认识的,不过他们好像没能认出面前这个美女就是杭岭那个从各种意义上来讲都突破了天际的哥哥。

杭岭还在石化,哥哥勾着他的肩膀笑着跟两个小朋友介绍,“你们好,我是小岭的女朋友。”

石化的杭岭彻底碎了。

5.

咖啡厅里,杭岭和美人哥哥坐在一起,对面是他的两个朋友。

他还是搞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进展,为什么他们要一起翘课出来喝咖啡,为什么对面那两个笨蛋听不出他边上这个男人的声线根本就不是女人。

“小风要转学过来吗?”

“只是先过来看看。”

“小风长得好高。”

“我们家的人都长得很高。”

杭岭无聊的听哥哥瞎扯,其实哥哥的个子比同龄人要矮得多,矮到了装女人都没人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步。

他无意中流露出的同情很快招惹到了哥哥,被狠狠的踩了一脚。

“小风喜欢比自己小的男生吗?”那两个笨蛋还在继续着毫无意义的问题,都不知道得到的回答有几句是真的。

“是啊,因为欺负起来比较有趣。”美女笑呵呵的说。

杭岭知道这句绝对是真的,他本来以为哥哥这句话能把那两个笨蛋吓跑,谁知道他们被美色迷昏了头,只知道色迷迷的看着哥哥,大概哥哥现在叫他们去杀人他们都不会眨一下眼睛。

“峰,我们差不多该回去了吧……”

“你们同居?”杭岭的话还没说完,两个笨蛋就很有默契的一起大惊小怪起来,杭岭受不了他们了,抱着哥哥的胳膊示威,“是啊,我们现在要回去继续昨天被爸爸打断的事情,你们够了,别再做白日梦了。”

杭岭拉着哥哥的手跑出咖啡厅,一直跑到看不到那两个笨蛋的地方才慢下脚步。

“你也不要吃醋了。”哥哥笑得很邪恶。

“……”杭岭脑子里一幕幕都是哥哥被父亲压的画面,他早就把哥哥当成父亲的东西了,反正怎么也轮不到他吃醋。

“你不问我为什么穿这身校服么?”哥哥保持着笑容。

“……”

杭岭总觉得应该跟哥哥好好谈谈,但是真的跟哥哥在一起又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他哥哥就像从远古穿越过来的女王,外太空落到地球的外星人,施错肥料长错地方的花……总之既吓人,又可怕,又难以理喻。

“你为什么穿着这身校服……”杭岭满身冷汗顺着哥哥的意思问。

“因为这样比较容易找出你男朋友。”杭峰的视线突然锐利起来,紧紧的盯着杭岭,好像要把他看穿一样,“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昨天做了什么。”

哥哥到底为什么会知道?就算知道了也不用做到这种地步吧?而且这身校服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杭岭冷汗不断。

“你喜欢男人吗?”哥哥问,“应该不是刚才那两个人吧?”

据杭峰了解,弟弟身边应该没有感情好到能滚到床上去的朋友,所以他才不得不担心这个笨蛋到底在干什么。

“说,昨天那个人是谁?”哥哥低着头,眼睛像只怪兽一样在发光,声音也阴森森的,自然垂下的两只手随着步伐左右晃荡,很有气氛的一步步逼近杭岭。

杭岭怎么敢说,还没说出来哥哥都这样了,说出来天知道哥哥会把他怎么样?

不过杭峰要是连个名字都问不出他就不是杭峰了,他从背后抱住弟弟的腰,把他整个人搬起来往后一投。

杭岭头先着地,身体之后才倒下,哥哥没有给他任何逃走的机会,轻巧的踩着墙壁,对准他的腹部来了一个飞踢。

“我说!!”杭岭已经能想象飞踢后那一大串连击,他会被哥哥揍死的。

杭岭这句话就像咒语,哥哥听到后突然从疯狂状态回到了正常状态,刚才还像个魔女一样的外表突然变回了如花似玉的女中学生,还带着天使一样的微笑。

杭岭一身冷汗的说出了那个名字。

“是卫杉哥……”

6.

“嗯……”

白皙的双腿屈在半空,父亲抬着哥哥的腰,头埋在细细的双腿间前前后后动着,虽然从这个角度看不到,但是杭岭知道父亲的舌头正在哥哥的小穴里进出,品尝着里面甜蜜的汁液。

他躲在走廊里,抚慰着自己的坚挺。

哥哥和父亲一直隐瞒着这种关系,哥哥每天都会回自己房间睡觉,在他面前,他们也不会做任何超越父子关系的举动。

但是这些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事实不管如何掩饰,终究还是事实。

“爸爸……”

哥哥的性器很干净,随着身体的颤抖硬在半空,那双漂亮的手紧紧抓着白色碎花的床单,在身边抓出一道道不规则的皱褶。

“嗯……再里面一点……”

沙哑的声音渴求着父亲,细细的腰扭动着,火热的灼烧着男人的理智。

“好多水。”房间里响着“啧啧”的水声,父亲仿佛在沙漠遇难的旅人,一刻也离不开水源,贪婪的汲取着从哥哥的小穴里分泌出的甘露。

“嗯……爸爸……我想要……”哥哥的双脚缠住父亲的脖子,主动磨蹭起来。

“小峰最近发情了对不对?”父亲侧过头,对着哥哥的大腿内侧咬了一口,哥哥竟然就这样射了出来。

这个时候杭岭还没有察觉到,哥哥是在知道他跟卫杉的关系之后才改变的。

他说出卫杉的名字后,哥哥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抓狂,反而承认了他们的关系。虽然那之后他跟卫杉就没有再发生什么,他害怕再尝一次那种痛苦,卫杉也没有勉强他,就像个哥哥一样跟他聊天,结果他都搞不清楚自己跟卫杉到底算什么了。

他知道自己不爱卫杉,因为不管是自慰还是做那种事情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的都只有哥哥一个人。

就算现在,他都有一种想冲到房间,把父亲从哥哥身上推开的冲动。

可是他的哥哥叫着的却是父亲的名字。

“爸爸……嗯……进来了……好涨……”哥哥搂着父亲的脖子,急切的用大腿蹭父亲的腰。

父亲猛地用力往里撞了一下,“喜不喜欢?”

“嗯……喜欢……”哥哥闭着双眼,长长的睫毛颤动着挂上点点晶莹,随着父亲的顶撞,柔软的头发在半空画着柔软的弧度,哥哥的表情很安逸,微微开启的红唇性感的诱惑着疼爱他的男人。

父亲的动作一开始就很激烈,杭岭想象着哥哥的甬道一次次被父亲的肉棒捅开,那种温温热热的紧窒的包覆,那种挤压带来的灭顶的快感。

“啊……嗯……好……嗯……爸爸……”哥哥的声音随着父亲的撞击颤抖着,那种孱弱惹得男人想要更激烈的好好疼他。

父亲抬起哥哥的一只腿,以便能更快的从侧面插干。

哥哥被父亲撞得不停哼哼,身体也一下一下在床上晃荡,他们交合的部位响着噗哧噗哧的声音,重复着激烈的抽出和刺入。

“爸爸……嗯……要出来了……”哥哥的脸色有点红,好像感觉到了小穴里的肉棒越来越涨大,小穴也本能的绞得更紧了。

“爸爸要射出来了,小峰想用哪张小嘴吃?”父亲抱着哥哥的一条腿,快速动着腰。

“下面的……不要走……”哥哥眼睛湿漉漉的看着父亲,这个眼神的杀伤力绝对足够秒杀任何男人,父亲拉起他的手,抱着他坐起来。

哥哥搂住父亲的脖子,跟父亲抱在一起,承受父亲从下往上的撞击,这么一来虽然没办法像刚才做得那么猛,但要是杭岭是父亲,也不会忍心忽视哥哥的请求,要是哥哥也像依偎在父亲怀里那样,小鸟依人的偎在他的怀里,就足够他兴奋得到达顶点了。

双人床激烈的晃动着,哥哥的身体上下起伏了几次,突然长长的呻吟出声。

“嗯……”哥哥紧紧的搂着父亲的脖子,父亲也抱紧了哥哥的腰,两具身体紧密无间的贴在一起,微微的有点颤动。

从他们连接在一起的部位,几道浑浊的液体顺着父亲没有插到底的肉棒流下,弄湿了下面的床单。

房间的门被关上,杭岭喘息着,坐在一片黑暗的走廊里。

7.

时间流逝,已经到了学期末,这天哥哥被同学拉出去参加毕业庆祝会,杭岭回到家,很难得的只有他跟父亲两个人。

这些年来杭岭跟父亲说过的话寥寥可数,他们就像陌生人,特别是在杭岭知道哥哥和父亲的关系后,更加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男人。

“晚饭怎么办?”父亲很伤脑筋的站在厨房,他们家的晚饭以前都是哥哥负责的,现在哥哥不在了,剩下的两个人又从来没下过厨。

“哥哥说柜子里有方便面……”杭岭踮起脚打开水槽上的柜子,突然,一只手圈住了他的肩,父亲俯下身,从后面把头埋到他的颈侧。

“爸爸?”杭岭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猛地推开父亲。

他背靠着水槽,父亲的腿抵到他的双腿间,粗糙的手掌摩挲着他的脸庞。

“小岭也长大了……”

父亲边说边压低身体,眼看就要吻到他了,杭岭狠狠踩了父亲一脚,抽出边上的菜刀。

“你想干什么?”父亲没有丝毫畏惧,竟然在笑,“像你哥哥杀掉你妈一样杀了我吗?”

“你在说什么……”杭岭的母亲是得癌症死的,母亲去世的时候,他和哥哥还有这个男人都在医院。

“你以为要一个人病死就没办法动手脚吗?你在学校没学过?历史上有多少人是被毒死的?”

杭岭想起来了,有一天哥哥突然吵着要做饭……

“你哥哥是个恶魔,杀了妈妈,又来诱惑爸爸。”父亲一步步走近杭岭,“爸爸一直很疼你哥哥的,让爸爸也好好疼你……”

“你不是我们的爸爸!”杭岭双手握着菜刀,已经退到了墙角。

“我是你们的爸爸,妈妈一直背着男人出来找爸爸,所以那个男人知道你们是爸爸的小孩后就跟你妈妈离婚了。”

杭岭的世界被父亲残酷的话语一句句打破,一切的一切都突然变得太过陌生,他至今为止都活在一个什么样的世界里?

“小岭……”父亲握住他的手腕,吻住失神的他,等他想到要反抗的时候,手腕已经被紧紧捏住,疼得再也握不住那把刀了。

父亲把杭岭拉到客厅的沙发上,按着他,扯掉了他的衣服。

“不要!”杭岭哭着反抗,但是他已经被父亲的话动摇得太深,深渊般的迷茫吞灭了他,比起抵抗,他做的更多的是无措的哭泣。

“小岭乖,爸爸不会伤害你的。”父亲在他的耳边吐息,声音很温柔,但是他只觉得一阵阵恶心,被父亲碰到的地方好像会被污染一样,让他觉得不舒服。

“不要碰我!”杭岭依然无谓的挣扎着,父亲的腿压在他的双腿间,温热的手掌在他的股间摸索,径直伸向两片臀肉中的穴口。

“乖一点,不然吃苦的是你自己。”父亲说着,手指突然刺入干燥的小穴,没有一点润滑,疼得杭岭惨叫出来。

另一只手掌捂住了杭岭的嘴,把余下的惨烈堵了回去。

“唔!嗯!!”杭岭疼得直踢腿,但是一个14岁的少年在成年人的禁锢下,不管如何挣扎始终是徒劳。

手指浅浅的在小穴里旋转,抠挖,把里面的水分全部挤出来,让自己能更加深入。

“嗯!”杭岭摇着头,一双手怎么也没办法把父亲的手从自己脸上移开,他抓伤了父亲的手臂,换来一个耳光。

“小岭,我再说一遍,乖一点,让爸爸喜欢你……”后面的手指加到了两根,粗暴的在干涩的小穴里扩张,杭岭疼得不停扭腰,但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很快,手指退了出去,换成一个更加灼烫的东西抵还未被完全扩充的穴口。

危机意识让杭岭抵抗得更激烈了,但是父亲拉开他的腿,终究还是把硕大的肉棒插入了小穴,一开始只进入了一个头,但是父亲不断深入,硬生生的在干涩的甬道里劈开一条小径。

“嗯!嗯!!嗯!!!”杭岭眼前一片空白,疼得差点晕过去。

肠道被侵入后被动的分泌着缓解痛苦的肠液,父亲停了一会,开始小幅度的抽插。

杭岭的胸口起伏得很厉害,眼眶像泉眼似的,泪珠扑扑的往外流,父亲不再堵住他的嘴了,他哭得太厉害,什么声音都发不出,只能羞耻的咬着嘴唇抽泣。

父亲把他的腿往两边分开,在客厅的沙发上,把他撞得前后晃荡。

他曾经看到过哥哥和父亲在这里拥抱,突然觉得头很痛,他几乎每天晚上偷看的景象简直就是幻觉。

他以为他们相爱的,可是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

父亲在他的身体里冲刺,坚韧的肉茎一次次捅开干涩的甬道,每一次都好像要把他整个人都撕开一样,几乎让他的血液都要凝结。

杭岭脸上一点血色也没有,随时都会昏过去的样子。

“小岭……”父亲喊了他一声。

他看向父亲,虽然视线已经模糊,却丝毫不妨碍他传达眼中的憎恶。

父亲温柔的帮他把黏在额头的碎发抚开,继续说下去,“爸爸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让你舒服。”

父亲说着停下抽送,把手移向杭岭的性器,粗糙的手指抚慰着稚嫩的肉茎,慢慢挑起他的欲望。

这个时候杭岭的小穴里已经有了充足的肠液和血液的润滑,父亲虽然还是会时不时往里撞一下,杭岭却已经觉得轻松了不少。

在父亲刻意的挑逗下,杭岭很快就射了,他用手臂遮着双眼,灭顶的快感带来的只有刻骨的耻辱。

父亲耐心的等杭岭高潮过去,继续操着他的小穴,想到身下的少年是自己的儿子,男人兴奋得不能自已,粗大的肉棒越来越快的在儿子的小穴里摩擦。

“嗯!嗯……”父亲撞得越来越重,杭岭咬破了嘴唇,却还是有呻吟漏出来。

“爸爸要射了,把造出你的东西射到你肚子里。”父亲抓着杭岭的腰,突然快速的前后挺动,做着最后冲刺。

“嗯……不……要……啊!!”

已经来不及了,父亲抬高杭岭的腰,把精液全部射到小穴的最深处。

杭岭感觉到后穴突然有什么灼烫的东西进来了,他不知道这种感觉是什么,不知道该怎么办,一动也不敢动。

“让爸爸的精液把你变成大人。”

肉棒往外抽出了一点,又撞了回来,然后是更多灼烫的感觉。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