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兔爰爰,雉离于罦(穿越)+番外——霏曲眠

文案:

明明不过是如同往常一样被腐漫捉去做苦力给她搬本子,为什么会出这档子事?!

因为本子太多所以打的回家,爷承认爷在车里忍不住又睡着了。但明明只要腐漫戳爷一下爷就能醒过来的事儿为毛会变成用车祸的冲击力吧爷撞醒?

好吧撞车就撞吧,但是穿了又是怎么一回事?!

好吧穿越就穿吧,但是山林又是怎么一回事?!

好吧山林就山吧,但是腐漫怎么人间蒸发了?!!

没错,我在这睁开眼睛后看到的就是自己独自一人躺在深山里睡觉,身上还穿着一身墨蓝色的袍衣……

我去!我不就小睡了一会么怎么醒过来后不仅倒退了时间还换了个时空啊喂!

口胡……又想睡了。不行我得忍住。现在腐漫不在身边要是我睡着后一个不注意被猛兽叼走了怎么办?

话说不知道腐漫有没有穿呢,她不在身边还真没什么安全感啊。

内容标签:穿越时空 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苏婳,宣霁 | 配角:叶漫,云侗 | 其它:双穿,架空古代

“睡婳,你怎么又睡着了。”长长的队伍里,一个少女无奈的狠狠地戳了一下身旁那位站着都能睡着的少年。

“啊,又睡着了啊。”被称作睡婳的少年懒散的半撑着眼皮,他看了看前方,提醒着少女,“腐漫,到你了。”

此刻的背景是人山人海的漫展ACG,睡婳和腐漫排在一条队伍的最前方。面前,是腐漫最爱的Coser小梦。

“啊啊啊到我了!:一脸兴奋的腐漫深呼吸了一下,然后摆出一副羞涩淑女样走上前去“小梦,我很喜欢你cos的小哥。以后,也请继续加油!”她睁大眼睛一脸真挚的说着,随后接过签名的海报,依依不舍地向一旁挪去。

睡婳向前一步,待对方签完名后接过海报礼。貌的道了声“谢谢。”然后向腐漫走去。

签名海报什么的,不过是帮腐漫拿的而已。虽然自己也看动漫看cos看小说,但是比起这些还是周公更吸引他多一些。今天会出现在这里,也不过是腐漫例行的来漫展排签名淘本子然后把自己这个认识多年男性当做奴隶帮她排排队顺便把淘来的海量本子搬回家而已。

睡婳的原名是苏婳,因为他嗜睡,就连军训也能一边站军姿一边会周公的那种,所以腐漫给他取了这个外号。见此,苏婳也半带开玩笑性质地本着礼尚往来的优良传统给她取外号。

腐漫的原名是叶漫,取腐字自然是因为她在中二那年光荣的被前桌洗了脑,之后就“一入腐门深似海,从此良知是路人”了。

苏婳和叶漫是幼驯染,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们幼儿园开始一直同校同班到现在的高一。两人的孽缘是从上一代延续下来的。两家的母上大人打小就是好友,结婚买房时也理所应当的买了对门。

苏婳虽是男孩子,但却比叶漫小了整整三个月零一天,至于他这个看上去非常女性化的名字嘛……那是因为她家母上大人想生女儿想疯了……

因为这个名字,他没少被人取笑过。但他生性懒散,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培养男子汉气概从实际上推翻这个名字的诅咒。

可命运就是个顽皮的小孩,你越是不在意他就越是要给你。

虽然苏婳目测单薄瘦弱,但事实上他并不需要刻意地去培养男子气概。因为他本身就是个超越了男子气概充满了王霸之气的存在。

别看苏婳躺着睡坐着睡就连站着也在睡,肉体却是强大到变态。至于有多变态,请参考平和岛静雄亦或是人形态哥斯拉。

就因为这变态的身体,他可没少被叶漫这位发小捉去当苦力。

因为家距漫展会场比较远,虽然苏婳可以搬着这山一般高的本子走回家,但越长越虚弱的叶漫却是做不到了。

与拥有着变态的肉体的苏婳不同,叶漫的身体是越长越差。小时候在幼儿园里跑步排第二的她,如今只能坐在一边看别人上体育课,低血压、气喘、抽筋,更重要的她还有个心脏病。虽然病情不是很重,但却足以禁止她去做一切运动相关的事。对于一个爱动活泼的女生来说,这实在是个煎熬。

但是上帝关了你的们,也确实会给你凿个老鼠洞通风透气。

虽然身体病弱,但叶漫却拥有强韧的精神和一个发达的大脑。

过目不忘?不,这样要记的信息太多太乱太杂了,找起来也不方便。她的大脑能自动地对看过的东西进行筛选重点分析整理并记牢。逻辑思维强,理解与表达能力也好,适应力接受力更是无比逆天。

然而,拥有神一般的大脑的叶漫又偏偏她喜欢扮猪吃老虎。平时各科成绩总在合格边缘徘徊的她在中考中当了一回黑马,考了个全校第一回去,这让所有以为她读定民办的老师同学父母惊讶得下巴都掉到第二十一层地狱去了。

当然,睡美人苏婳不在惊讶的人群中。

正如叶漫般,他也掩藏了自己真实的身体情况。他不是汤姆苏,他一点都不想成为人群中的焦点。相比被各种人有意无意的逼着去运动场上挥洒青春的汗水,他还是更喜欢一天中有二十二小时都在会周公的生活。被拉去做苦力什么的,只要有叶漫一个就够了。

“睡婳快到家了。”叶漫正想把靠在自己肩上睡得正香的苏婳戳醒,不想身体突然的就快速的向前倾去,耳旁传来巨大的刹车声。

叶漫马上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赶在碰撞声响起的前一刻抱住身旁的苏婳想把他护住。

“轰——”

第一章

苏婳觉得自己睡了很久,打的的话不可能这么久都还没到家。

为什么腐漫还不来戳醒他?

想着想着,他睡不着了。睁开眼,看到的却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一幕。

映入眼的不是睡前的的士,也不是猜想中的家,而是无数的枝叶和蓝天!

苏婳被狠狠的吓到了。虽然是吓到了没有错,但惊吓过后他的第一反应却是观察和回忆。观察周围的事物,回想自己醒来前最后的记忆,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仍旧记得自己是被发小叶漫拖去漫展做苦力了没有错,回程时在的士里睡着了,接下来是刺耳的声响,柔软的触感和巨大的冲击力……

苏婳一脸正色地恍然大悟了。

——其实腐漫的胸部挺大挺软的嘛。

苏婳意识到当时是出车祸了,而因大脑发达反应力极快的叶漫则在撞上的前一刻护住了酣睡中的自己。

他突然间发现从自己醒来起,就没有再见到叶漫。他hold不住了,猛地从地上弹起来打算去找叶漫,但却一个没注意一脚踩到衣服又摔回了地上。

正纳闷着自己怎么突然就这么逊摔倒了。他穿的又不是女人的长裙,怎么可能会踩到衣角。可一看到自己的衣着,苏婳瞬间就石化了。

此刻他穿的已不是出来时的那套牛仔长裤搭帽衫,而是蓝色深衣制袍服加墨色纱衣。

——爷穿越了劳资爷居然穿越了爷居然特么的穿越了!!!!!

在萧瑟的秋风中凌乱的苏婳脑中不断的重复着一句话,他非常残念于自己不仅空间转换了而且还时间倒退了。

但很快他就找回了神智脱离凌乱状态,因为还有一件事情让他非常担心,源源不断的不安感从心中涌出。

他那身体越来越虚弱的发小不在他的身边。心脏病大不大说小不小,平时乖乖的不做剧烈运动就好了。但要是一个情绪激动,说不定就挂了。

而且撞车这么大件事,她要是没穿越那毫发无伤的可能性几乎为零。现在苏婳能做的就只有一边祈祷叶漫因为穿越而毫发无伤,一边寻找她了。

******

夕阳西下,残阳早已隐入山中,但这半边天却仍留血色。

山林中,苏婳仍在坚持不懈的搜寻着叶漫的身影。每一棵与他擦身而过的树都被他用手指在树干上戳了洞。

他的那彪悍的体能与怪力在经历了穿越之后不仅没有消失,而且还有见长。

一天下来,跋涉近百里。惨遭苏婳“辣手摧干”的树已数不胜数,可他要找的人却仍不见踪影。眼看天色就要沉下来了,纵使苏婳再如何心急如焚也只能是停下脚步来休息一晚,顺便想办法填一下他那一日未进食的腹部了。

手头上没有照明设备,不管自己如何强大也不能保证能在这个未知的世界里安然无恙地活下去。

苏婳缓下了脚步,抬头看了看艳红的晚霞,心想若是腐漫在此就可以作为野外生存小百科来告诉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怎么做了。

闭上眼,苏婳仔细回想当初叶漫迷上《鲁滨逊历险记》时天天在自己耳边叨念的野外生存普及要点。企图找出那些仍侥幸残存于脑中的只言片语。

找了半天,发现青梅竹马在自己耳边灌输了几个星期的知识如今只剩下五个字依旧顽强的扎根在自己脑中的苏婳放弃了搜索。

火石,刀,司南。

火石有什么用?点火来取暖,在黑暗中制造光亮,驱赶野兽,制造熟食,作为信号等。

刀有什么用?与野兽战斗,砍柴,捕食。

司南有什么用?指明前进的方向。

苏婳仔细的思考了一分钟后他发现这好不容易想起来的五个字也是废的,于是只好做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如果在天空彻底变黑之前还找不到能吃的,那就原地休整上树睡觉吧。

地上有很多石头,但天知道哪几块是可以打出火星的。光和温暖对于苏婳来说并不是必须的所以直接忽略。驱赶野兽?苏婳恨不得赶紧来几只给他填肚子。熟食嘛……好吧比起生的苏婳还是比较喜欢熟的,但特殊条件特殊处理生的吧……也不是不能吃,总不能不吃吧。

刀的话带了都是废的。苏婳自己本身就是一个超越了刀具的人形凶器哥斯拉啊。

至于司南。苏婳相信自己的直觉绝对比司南要好用。

其实苏婳现在并不算特别饿,但身为一个嗜睡如命的“睡美人”他非常想睡觉。

他在忍耐。

这是从小把自己当女孩养直到进入青春发育期再也扮不了女生才略微放弃的麻麻在他正式恢复男性身份时教的第一样东西。

——身为男人,要学会忍耐。

或许是一直客串自家枕头的叶漫不见了的缘故,就连中考那短短两小时都熬不过倒头睡的苏婳在得知自己穿越后的这半天里竟没合过一次眼!这对他来说是个神迹般的突破。

苏婳觉得自己好像有些什么地方变了,但仅凭自己的表达能力却又对此难以形容。

天色沉暗,一路不见果树不见溪流更不见兔子野鸡什么的。

苏婳趁着最后的一丝余光翻身跃上身旁的一刻树,闭上眼,瞬间沉入梦乡。

——什么?他为什么要上树睡觉?

——当然是因为少树睡比较帅啊。

第二章

清晨,一只乌鸦在树林间飞过,张开嘴才刚“啊”了一声,就已被地上的一颗石子打落下来。

苏婳坐在地上,面前燃着一篝火,火上面烤着串烧蛇……

昨天半夜时分,苏婳总觉得睡得不踏实,耳边好像总有“沙沙沙”的声音响着,睁开看,看到上面的树枝上正倒挂着一条向自己吐出信子的青蛇。

苏婳非常淡定的与那条青蛇眉目传情了三秒,然后在电光火石间淡定的用左手抓住了那蛇的七寸,在蛇僵直动弹不得的瞬间淡定地它就着七寸,捏断了它的脊骨。

随手一扯,打算把蛇身扯下扔到地上,却不想竟扯出了第二条蛇。

这第二条蛇咬住了第一条蛇的尾部,在第一条蛇被扯下去的瞬间张开大嘴露出獠牙向苏婳咬去。

苏婳淡定的看着这第二条蛇向自己冲来,然后淡定的松开已瘫痪掉的第一条蛇反手一把将第二条蛇的大嘴合上。手腕微微一用力,将其的头捏爆随后又顺手扯下丢去。

谁知道居然还有第三条、第四条、第五条……于是,苏婳就这么淡定的重复着这几个动作直到这条长长的蛇绳全部被扔到地上。

向四周扫了一眼确定不会再有蛇来打搅自己睡觉的苏婳安心的闭上了眼,嘴中梦呓般喃喃道:“很好……每天的早餐是烤蛇肉……这些蛇肉应该可以吃几天了吧……”

只是此时安然沉入梦乡去与周公搅基的苏婳并没有注意到,自己九点钟方向有一双黑亮的眼睛正打量着地上那十几天被捏爆头的蛇,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

回过头来让我们说说那火是怎么来的。

先声明一句,这并非是苏婳突然从自己身上的古装中摸出一个未来的打火机,也不是他突然领悟到了古人类钻木取火的特殊技能更加不是上天一个雷劈下来把他旁边的枯木给烧了这种RP好到人神共愤苏到让人唾弃的主角光环……好吧,其实摆在面前的事实跟这个也八九不离十……

仍旧是清晨,苏婳还在纠结着点指兵兵要不要生吃蛇肉的时候,他眼尖的发现距自己百米远处有红光闪现。走近一看,是有一棵树着火了。

因为这森林雨水充足,所以这火势已经逐渐减弱。苏婳兴奋地找了根枯枝赶在火灭之前做了火种就急急忙忙的回去烤蛇吃了。

不过尽管他如此心急,眼角余光却也没有大意地遗漏那棵不幸莫名着火的树旁的一滩还冒着气泡的可疑黄水,和倒插在一坨类似于腐烂物的发黑的剑。

吃饱之后,苏婳脱下了身上那件做工精良的墨色纱衣当做麻袋把剩下的蛇肉包起来背着下餐吃。而身上那件蓝色袍衣的下摆也被撕下来浸满烤蛇时滴下的蛇油包在木棍上当火种带走。

然后,踏上继续寻找叶漫的不归路

******

已经四天了,每天晚上都会出那么一点事。

第一天是二十几条蛇,第二天是五十几只巨蜥,第三天是上百头狼……

——腐漫该不会是给狼叼了回去给小狼当保姆去了吧。

苏婳突发奇想,但旋即又甩了甩头否定了这个想法。虽然动物从来都不会对他们造成危害,但这个想法实在是太扯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管是多么凶猛的野兽,要见到腐漫就会温顺地得像只小绵羊,而见到自己……苏婳回想起昨晚那群只被自己瞥了一眼就开始退却最后被吓到四下逃窜的喜感场面。

——口胡,爷还什么都没做呢不就是抬了一下手想扯扯绑得太紧勒着肚子不舒服的腰带而已你们用的着像兔子一样跑掉么你们是狼啊而且还是一大群狼啊喂为什么见着爷会害怕得像见着哥斯拉似的啊!

——不过啊……似乎被人监视了呢。

平复好心情的苏婳扯起嘴角,继续向前走去。所谓敌不动我不动,先且看看他跟着自己到底要做什么吧。

顺便一说,刚穿越那会的那种极端不安感已消失,想必是腐漫安全下来了吧。苏婳想着:也对,她那种精神力强大到爆智商高到连爱因斯坦牛顿门捷列夫都要嫉妒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死嘛。

而此时,在苏婳身后跟了近四天的未知人士也有些疑惑。

这于前几日悄无声息地突然出现在自己的地盘的男子到底是怎么闯进自己布下的林阵的,来到这里到底有什么企图。改造过的麻醉蛇到最后全被拆骨入肚;能完美隐身牙齿锋利到可以咬断的巨蜥也被打成烂泥;最后派出的连老虎狮子都不怕的狼也被吓得仓皇逃窜……野性的霸气么,他到底是什么人。

初发现这男子的几天里,他每天都在疯闯这林子,满脸焦急不知道是在寻找出口还是别的什么。

但值得一提的是今天他一改几天来天亮就醒的风格一觉睡到下午,不仅如此,给人的感觉也变了。眼帘半合睡眼惺忪,走起路来缓慢从容淡定。走走停停的看上去就像是……站着睡着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