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薛]魔道祖师之草木完本[bl同人]—— by:九流书生

[西游]当金箍棒变成攻完本: 1 页, 《当金箍棒变成攻[西游]》作者:点点枫火文案:你以为孙悟空当初看中定海神针只是一时兴起么?不!那是一见钟情!群众们:???话筒转给一旁待机的原名定海神针的金箍棒:请问你怎么看?金箍棒:我很开心主
1 页, 《(魔道祖师同人)魔道祖师之草木(晓薛)》作者:九流书生

文案
薛洋本就得罪了晓星尘,废了老大的劲把晓星尘给折腾活过来了。
问题是,现在他得罪的不仅仅是晓星尘了……还得面临着一大堆人的讨伐追杀。
晓星尘对着薛洋这闯祸的本事也是无奈了,只好将人绑在身边,身体力行,慢慢教化!
“十恶不赦薛成美,清风明月晓星尘”,薛洋嘴里含糖,半眯起双眸,低低诡笑,“道长,为了牵制我这个无恶不作的流氓,你可是牺牲太大了啊!”
“嗯。”晓星尘从怀中掏出了一颗糖,温和的问道,“阿洋可是在撒娇,要吃糖吗?”
“吃!”送上门的糖,自然越多越好!
食用须知:1.本文原著向,主薛晓(或晓薛),内有忘羡,曦瑶,追凌
2.本文HE结束,内有糖,可以一起吃哈哈哈
3.本人很喜欢收藏和评论(个人小心思嘿嘿嘿)
本人微博名:九流书生(欢迎关注,哈哈哈!)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原著向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洋,晓星尘 ┃ 配角:魏无羡,蓝忘机,金光瑶,蓝曦臣,宋子琛 ┃ 其它:魔道祖师,薛晓,忘羡,曦瑶
第1章 薛洋装瞎子
“道长”,薛洋半靠在棺材外面,曲着一条腿,笑嘻嘻的露出了两颗小虎牙,“你得管管那个小瞎子,整日在外面晃荡着,真不怕被走尸给吃了吗?吃了也好,省的那拐杖敲地的声音,听着就烦!”
没人回答他,义庄里连风声都听不到。
“道长,我只知道你瞎了眼,倒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也哑巴了?”
他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翻过身趴在棺材边,细细的看着躺在里面的人,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神情,“哎呀呀,又瞎又哑,我又没有割你的舌头,你怎么不说话了呢?道长?”
晓星尘自然不可能回答他的话,薛洋面露颓色,“你倒是说话啊,生气便生气罢了,何必不搭理人了呢?”
真是无趣。
薛洋心想。
门外响起了“咚咚”的敲门声,薛洋将手里的酒壶顺势一抛,带着醉意慵懒道,“谁?”
门外的人并没有回答,“吱呀”一声,义庄的门微微打开了一个缝,风声从门缝里灌入进来。
“薛公子。”
苏涉打开了门,站在门口倒是并未抬步进入,这八年,他已经摸清楚薛洋的脾性了,和他保持距离才是最安全的方式,更何况……这儿是薛洋的禁地。
“你啊……”薛洋似乎是醉的不轻,他半眯起了眼睛,嘻嘻的笑着,“怎么,你家主子急了?让他自己来啊!”
“薛公子”,苏涉冷淡的看着薛洋,似乎不愿和他多说话,却又不得不把金光瑶交代的事情办完,只好说道,“宗主有要事在身,不得脱身,阴虎符一事还请薛公子费心。”
薛洋半靠着棺材,嘴角勾着笑意,看似极为悠闲,笑道,“这事儿你不提,我都快忘记了……阴虎符就在我这,你过来拿吧。”
他笑嘻嘻的看着苏涉,左臂搭在棺木边沿,指节微微曲起,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棺木。
苏涉面露犹豫之色。
“你不过来,难道还要你薛爷爷给你送去吗?”
薛洋一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明明是满面笑意,却无端的让人感到脊背生寒。
苏涉刚要抬腿进入,却见薛洋猛地变了脸色,降灾从苏涉的身边擦过,狠狠的钉在了门前的石柱上,薛洋阴寒着声音道,“苏涉,你是活得腻歪了吗?”
苏涉面色发青,手紧紧按着腰旁的剑柄,强忍着怒气往后退了一步,“薛公子莫要胡闹,宗主……”
不等苏涉说完,薛洋忽然转头,神情微变,他低低的笑了起来,“啊!来客人了啊……”说着,他转身微微低头看着晓星尘,轻笑着,“道长,我们等的人来了啊……”
“薛公子!”
薛洋已经完全不在意苏涉说什么了,他起身略微踉跄了一下,手扶住了棺木边沿,正了正身子,手里紧紧握着一柄裹着黑布的剑。
“我这就去……”他停顿了一下,转脸笑眯眯道,“道长,很快就能看到你了啊……”
街道屋檐之上。
薛洋一身朴素洁净的道袍,四指宽的绷带束住双眸,眼前一片漆黑。
“薛公子,你本未瞎,好好的双眼非要蒙上绷带,平白无故的装瞎子。”苏涉站在薛洋的旁边,两人并立于屋檐之上,下面皆是浓雾,就算苏涉双眼完好且未蒙绷带,但是依旧看不清下面的情形。
“何时我的事情也容得你来置喙?”薛洋转头面对苏涉,勾起唇角,略带阴翳道,“再多说一句,我就挖了你的眼睛,让你尝尝当瞎子的滋味!”
“你!”苏涉上前一步,却见降灾不知何时已被薛洋收入袖中,剑刃露出微微寒光,他几乎都能感觉到,透着这五指绷带的背后,是怎样恶劣狠辣的眼神。
薛洋此人,本就恶劣本性,十恶不赦!
“今日我有要事,你若是坏了我的事情……”薛洋露出了一丝浅笑,露出了两颗小虎牙,笑嘻嘻道,“那你也不必走出这义城了。”
苏涉气极,面容都略微扭曲,顾虑这薛洋此人手里还握有阴虎符,不得不抑制住怒火,抬手抱拳道,“薛公子只要将阴虎符交于在下……”
“烦死了”薛洋不耐的打断了苏涉的话,“让小矮子自己过来,正巧我还有一事要问他,让你来拿阴虎符……小爷我还真不放心。”
苏涉握紧了剑柄,咬紧了牙,看向薛洋的眼神里暗含嫉恨。
薛洋唇角勾起,低笑了一声,他一手负剑背于身后,身着白色素净道袍,倒是真有一副清风明月之姿,可是苏涉知道,这看似清朗身姿的里面,是多么险恶阴狠的内心。
他立于屋檐之上,听着下面浓雾里传来的阵阵刀剑相交的声音,不由得低笑了一声,似笑非笑,“来的人可真是不少啊……”
阴虎符在他手里微微一合,他能感觉到城里的走尸大多都围击一人而去,薛洋对站在身旁的苏涉说道,“已经助你一臂之力了,还不趁机抢夺封恶乾坤袋?把那位含光君引远一点……我可不想被他坏了事情……”
薛洋想起当年金麟台的事情,露出了一丝厌恶的神色。
苏涉点点头,于面上覆盖一层黑雾,教人看不出他是谁,手中持剑一跃而下,快速移动身形,直奔魏无羡和蓝忘机所在的地方而去。
薛洋好整以暇的单膝半跪下来,一手托着下巴,侧耳听着下方的声音,低低的笑出了声。
“好,很好,该来的都来了……”
他听着下方那群人到处躲闪乱窜,这般狼狈的模样,让他颇为恶劣的低笑起来。
半响,他忽然略微抬头,扯下了覆在眼眸上的绷带,露出了一双明眸璀璨的双眼,低头看着下方的人马厮杀。
蓝忘机已经被走尸和苏涉引走了,而下方的那群小辈躲进了屋子里,街道上只有一些形态诡异的纸人和走尸相互厮杀,好不激烈。
薛洋的眸光定在了这些形态诡异,容貌绮丽的纸人身上,半眯了眼眸,笑眯眯的不出声,似乎是在考量着什么。
“着实幸运啊,果然没错。”
薛洋站起身,轻轻的拍了两下手掌,再次用绷带覆住双眸,降灾藏于袖间,霜华持在手中,他低低的笑着,似乎是更加愉悦了。
忽而街道中间,一人身着白色道袍,持剑立于走尸之中,斩杀起落间,似乎已有不稳的模样,他在走尸间跌跌撞撞的奔走,略显狼狈,但走尸袭来,他拔剑迎战,剑光清亮。
而忽然,浓雾中几声“咯咯桀桀”的笑声传来,尖锐高亢的笑声随着一阵阴风袭来,一对纸人掠进了走尸的包围圈,身形转换之间,衣袖皆成了极为锋利的武器,斩杀走尸极为利落干净。
这对纸人出现时,那白衣道人的嘴角略微勾起,浅浅的露出了两颗小虎牙。
作者有话要说:
基本保持日更哈,都是同道中人,本文HE,放心跳!
第2章 白衣道人是小流氓
薛洋看似虚弱无力的被那两个纸人提进了屋内,他半倚半靠着,脚步虚浮,已然半昏半醒的模样,听着那群世家子弟兴奋的讨论着“点睛召将术”,薛洋的头无力的耸搭着,谁也没瞧见他轻轻勾起的唇角。
一帮蠢货,这是点睛召将术不假,但是能将此术用到如此般淋漓尽致,也只有夷陵老祖这个开创者了,待我再去试探试探,如若不是……那就全部杀个干净!
邪门歪道又如何?能杀人,能为所欲为,那就是最正确的道!
他感觉到自己被人扶到了一旁,细细的感受着身旁这人的声音和力道,听到身旁人说道,“都别过来,当心沾到尸毒粉,透过皮肤也能中毒。”
白衣道人忍不住咳嗽了几声,微微捂住自己的嘴,似乎是担心咳出的尸毒粉侵染到他人,他压低着声音,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这声调,这语气,把握得和晓星尘十成十的相似了,薛洋被覆住的双眸里掠过一丝恶劣的笑意,虽然他眼前什么也看不到。
他和晓星尘一起生活了多年,这八年里,他每日每夜都在回忆着与晓星尘不多的回忆,早已将晓星尘的一言一行牢牢的刻画在脑海里了,模仿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
那霜华剑被他置于手边,黑布遮剑身,看似有些松散了。
“喂,这个人我们还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是敌是友,为什么要贸然救他?万一是个恶人,岂不是救了一条蛇进来?”
忽闻一少年的声音,薛洋的眼眸不禁朝金凌处看了去,但是他的头却未动一下,心道:又是一个该死的,这废话太多了,真该拔了舌头。
他虽然心里戾气十足,而面上却不显露分毫,且微微一笑,温声道,“小公子说得对,我是出去比较好。”
他一笑,就露出了两颗小虎牙,任凭谁也不能透着那五指宽的绷带发现他恶劣阴狠的眼神。
薛洋心道,妈的,如果是道长就会这样了吧!果然是容易被欺负,这种多话之人,就该拔了舌头,戳瞎双眼,废去他的修为,最好再炼成凶尸,嘿嘿,少年的凶尸,倒是还没尝试过。
不管他内心如何阴狠毒辣,,表面却是一副清风明月般,让人不禁心生愧疚,其他几人微微争执了几句,到底是没让这白衣道人出去了。
忽而,薛洋听到黑布滑落的细微声响,接着便是一阵沉默,他料想,应该是见着霜华了吧?一群蠢货,见剑认人?果然是不知世间险恶的世家子,不知道有杀人夺剑这么一说吗?
不过以晓星尘的灵力,能杀他的……
薛洋本得意的眸光,微微黯淡了一下,眼眶微微酸疼,他闭起眼睛,将情绪一并遮住。
感觉到有人在小心翼翼的想要接触他的双眼,薛洋露出了极度痛苦的神色,不易察觉的微微后退了一步,似乎是很害怕被人触碰到眼睛。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少年的声音夹杂着歉意。
薛洋抬起左手,手上戴着一只黑色的薄手套,他似乎是想要遮住眼睛,但是又不敢触碰,仅仅轻触碰一下,额头便出了一层薄汗,他勉强温声道,“没事……”
戏要做就得做全了,可是不知道为何,明明薛洋的双眼是完好的,但是他触碰自己双眼时,却也感觉到如同火灼烧一般的疼痛,喉中如同被梗住,声音微微发颤。
门外的声响越发异常。
薛洋模仿着晓星尘的腔调,做足了将生死置之度外,大义凛然的做派,哄得那些小辈一愣一愣的,将他视为长辈。
如果不是魏无羡的那碗粥实在是太难喝,那一切都是完美了。
那碗粥……实在是太令人反胃了,从未吃过如此恶心难吃的玩意。
他小心翼翼的应付着魏无羡所问的问题,问答之间,已然将自己当成了晓星尘,那个清风明月晓星尘,那个已经躺在棺木里毫无声息的晓星尘。
门外传来那对纸人姐妹的咯咯阴笑,笑声前所未有的尖锐。
薛洋微微低眸,心道,走尸已经全部围过来了,若是这夷陵老祖再不出手,这群小辈都得栽在这里了。
他猜想,若是道长此时在这,应当会持剑起身去迎战走尸,给这群人争取活下来的机会吧。
那既然晓星尘会这样做,他自然也得把这出戏给惟妙惟肖的演下去了。
果然不出所料,魏无羡见走尸全部围过来,而薛洋起身准备迎战,便立刻使用了点睛召将术,这一次的效果,连连翻倍,薛洋听着声音,眼底略过一丝暗光。
他伸手握紧了霜华剑,思虑了片刻,开口问道,“阁下会使用点睛召将术?”
他细细斟酌着自己的语调,确定和晓星尘相似无疑,在听到魏无羡确定的回答时,薛洋仿佛心底落下了一块大石头,他想了想,出言劝慰魏无羡,劝其走正道。
这些话,这语调,的确像是晓星尘会说出来的。
薛洋被扶着靠在一旁,他已经确定身边的人,定然就是夷陵老祖魏无羡了,他从来不做模棱两可的猜测,是便是,不是便不是。
既然确定是夷陵老祖了,那他的目的,自然也就可以达到了,夷陵老祖一定能拼凑起道长的魂魄,他是唯一仅剩的希望了。
如果魏无羡也做不到,那就直接杀了吧,留着也是废物。
薛洋不自觉的握紧了霜华,他沉了沉眸光,不动声色的操纵着宋岚,再故意上前与宋岚交手,假装不支而晕倒在地。
他听着姑苏蓝氏的小辈在问灵,薛洋躺在地上,犹豫着是否要打断他们的问灵呢?想了想,罢了,不费那个劲,不管问出了什么来,知道便知道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