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取经路上,我和情敌搞了个基 完结+番外完本[bl同人]—— by:迁柒

[综武侠]侠之大者完本[bl同: 1 页, 《侠之大者[综武侠]》作者:不漏文案:路人甲:“听说皇帝穷的要吃土,还得靠那个弱不禁风的小王爷出门赚钱填补国库!”路人乙:“听说皇帝为了聘礼要把小王爷嫁给白云城主!”小王爷褚宵:“胡说!明明是他
1 页,
《取经路上,我和情敌搞了个基》作者:迁柒
文案:
祁越捡了盏神灯,虔诚许下愿望:“我想成为一个英俊潇洒有权有势的富二代。”
于是,他穿成了白龙……马。
当坐骑,心好累,好想找人来替罪QAQ
祈越:等等,大师兄!别杀那个有九个头的桃花眼,换他来给师父当坐骑!
①看过西游的盆友们还记得这个情节否?小白龙因未婚妻万圣公主和九头虫私通,愤而砸毁婚房,毁了玉帝的贺礼,被贬下凡……
②按电视剧版设定,九头虫原型是蛇而不是鸟。
③人设全部ooc,所遇妖怪、妖怪出场顺序不和原著同。
④不会男男生子。但是,会喝了女儿国泉水,一夜之间吐出个龙蛋。
cp:崇九(九头虫)x祈越(白龙马)
被强拉来当坐骑心很累偶尔会反抗的攻x二逼戏精脑洞大偶尔欺压攻的受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古典名著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祈越;崇九 ┃ 配角:师父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一众想吃唐僧肉的妖怪 ┃ 其它:
第1章 兴(一)
故事,从一个和尚开始。
最初,和尚还没有白马。
和尚来自东土大唐,因此被叫做唐僧。他带着两个随从,骑着一匹黄马,前往西天取经。他的随从,不过是两个普通的沙弥,他的坐骑,不过是一匹普通的马。
那马一看见老虎,就吓得腿弯蹄软,口吐白沫,瘫在地上一动不动。所幸两个随从舍命相救,和尚与凡马才得以狼狈地逃脱虎口。
和尚孤身一人独自上路。他骑着凡马,艰难地来到一座山。山势奇怪,像只巨大的手掌,掌下压着一只尖嘴猴腮的猢狲。猢狲不姓胡,而姓孙,自称齐天大圣,为和尚所救,并收作徒弟,法号就叫做悟空。
悟空保护和尚继续西行。路过一条大涧时,涧里跃出一条白龙,张口一吸,就把和尚的凡马吞进肚中。
这白龙大有来头,乃是西海龙王的三太子,因其未婚妻万圣公主和一只九头蛇私通,他怒砸婚房,无意间毁了玉帝赏赐的结婚贺礼。
玉帝赏的东西,就算是一匹破布,一块烂瓦,也比其他物件珍贵,自当好好供奉,早晚礼敬拜忏。白龙砸了礼物,在玉帝看来,就是砸的自己的脸面,是大大的不敬。
因此,白龙虽只是无心之失,玉帝心里却很不畅快,找个由头,便把白龙贬下了凡间。
和尚没了马,走到西天要猴年马月。于是观音菩萨出面,让白龙将功赎罪,变成一匹白马,载着和尚一路向西。
后来,和尚身骑白马,走过三关——嘉峪关、阳关、玉门关,跨过大山,大江和大漠。
和尚被妖怪抓去,又被救出,抓去,又被救出……在此期间,和尚又收了两个徒弟,一个长鼻子猪妖,好吃懒做,法号悟能,亦叫八戒;一个带骷髅项链的大胡子,看上去忠厚老实,姓沙,法号悟净,俗称沙僧。
白龙乃堂堂西海太子,怎忿给人当坐骑,他也腻了当神仙,于是,每走一步,他就默念一句:只愿转为凡人,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向着西天而去的每一步,他都许下这样一个愿,一连串朝西的马蹄印,每个都饱含了白龙莫大的愿力。
愿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而一千四百年后的凡间,一个叫祈越的凡人,他捡到一盏神灯,同样许下了一个愿望……
……
“不好了,大师兄,师父又双叒叕被妖怪抓走了!”
话音刚落,两个人就腾云驾雾,往山里的密林飞去,独留一个长鼻子猪妖,和一匹白马呆在原地。
太好了,终于又有一会儿自由了,祈越高兴地昂起脖子,嘶鸣一声。
猪八戒憨笑着,往地上一倒,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躺着。
祈越蹦哒两下,蹄子扬起一大片尘土。他回头,看见马腿处白净的毛发上沾了几滴泥点。
祈越变回人形,走去不远处的小河。
河水从山上流下,在山脚处汇成一汪不大的潭水。水很清冽,映出青年俊俏的模样。
祈越蹲在河边,定定地看着水中的倒影,白皙的脸庞,秀挺的鼻梁,厚薄适中的唇形,明明是自己穿越之前的容貌,此刻却更添了几分优雅和贵气。
祈越伸出指头,戳了一下水面的倒影。水漫上指尖,他只觉一阵发自内心的亲切。
祈越站起身来,潭水显现出他高挑匀称的身形,穿一身雪白色的华服,衣服上用银丝绣成各种龙的图案。
祈越一股脑地脱去身上的衣服,潜进河中。
这是他穿越之后第二次潜水,上一次,他发现自己不需要浮出水面,就能在水中自由地呼吸。他在水中游来游去,却丝毫感受不到水的阻力。
祈越洗了一会,试着变回原形,瞬间一条银白色的长龙冲破水面,跃入空中,转几个圈后,又跌入潭里。
银龙巨大的身躯在不大的池潭里翻涌,卷起五六米的巨浪,水中的小鱼小虾被带上浪尖,又坠入潭中。
“洗个澡也这么大动静。”树下的猪八戒被惊醒,嘟囔了一句,又继续睡下。
祈越在空中飞了一会,他刚想变回人形,回去穿衣服,突然看见一朵筋斗云急速地朝这边飞来。
怎么这么快!祈越慌忙卷起衣服,飞到树下,又变回一匹白马。
白马低下头,安静地盯着自己的前蹄。
一想到又要驮唐僧,祈越就觉得心累。
“呆子!你居然敢睡觉!”看见猪八戒还在打盹,孙悟空过去,一把揪住他耳朵。
“啊?!”八戒睁开小眼睛,看见唐僧时,祈越清楚地看见他脸上涌起的一股失望。
八戒变脸很快,霎那间就换上一副激动关心的表情:“师父可好?”然后又看向孙悟空:“师兄,是何方妖怪抓了师父,怎么这么快就救回来了?”
“一个小喽啰,一棒子打死就回来了。”孙悟空说着,把金箍棒变小,掏掏耳朵,再放进耳中。
祈越打个呵欠,无精打采地走到唐僧身前,蹲下膝盖,“咚”地一下瘫在地上。
唐僧被这突然倒地的马吓了一跳:“悟空,这马不会生病了吧?”
“龙好像不会生病吧?”孙悟空挠挠脑门。
我这是懒病,祈越趴在地上不想动弹。作为一个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的现代人,现在每天要驮着唐僧走十几个小时的山路,实在让他累得腿软。
祈越看一眼唐僧,表情幽怨地示意他上来。待唐僧上马,祈越再慢慢地站起来,垂着头,一步一步地往前踱去。
“小白是怎么了?”孙悟空有些疑惑,“怎么一天比一天没力气了?”
我没力气了,走不到西天,赶快换匹马吧,祈越有气无力地摇着尾巴。
“不会是没吃够草料吧?”唐僧猜测。
你才吃草料,你全家都吃草料。
孙悟空点点头:“我看他最近吃的越来越少了,胃口有问题吧。”
谁能吃下草料?我要吃饭吃肉啊!不过祈越也只能肚子里发发牢骚。几个人吃饭全靠化缘,只能勉强填填肚子,哪还有多余的口粮喂马。至于吃肉,那更别想了,你跟着几个和尚还想吃肉?
“照我说,不能想让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吧。”八戒摸摸自己的肚子,“放着让马多吃几个时辰,别这么着急赶路嘛!”
“呆子,是你自己想偷懒吧,看打!”
祈越想起自己捡到神灯前,屋里还泡着一碗老坛酸菜面没吃,面里还放了两根烤肠,想到这,他就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想到离西天还很远,想到要吃一路的草料,祈越的步伐就越来越迟缓。
这漫漫长路该怎么办啊?好累,好想吃肉,好想变回人形,好想找个人聊聊天QAQ
祈越默默地许愿,每走一步,就朝着西天的方向低一下头,默念一遍心中的愿望。
愿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而千里之外的碧波潭,一只九头蛇也在每天\朝着西天的方向许愿:“只求摆脱这种苦日子,就算做牛做马,我也愿意啊!”
第2章 兴(二)
和尚不怕取经难,万水千山只等闲。
唐僧必须亲自从大唐前往西天,不能驾云,可说到底,这苦的根本不是唐僧,而是被骑着的白马。
道阻且长,但唐僧只是稳稳当当地坐在马背上,喃喃念着佛经。他的声音极具穿透力,像一把又细又尖的钢针,狠狠地戳着祈越的耳膜,让祈越不仅走得腿疼,还听得头痛欲裂。
祈越饱受折磨,他只想赶快完成任务,然后自由自在无拘无束,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苦逼地每天走十几个小时。
但有些人明知道事情迟早要做,拖延无益,可还是能懒就懒,能拖就拖。祈越就是这样的人,他很想早一点把唐僧送到西天,可脚步还是非常缓慢,走一会儿就要歇息。
这也不能怪祈越懒,实在是前方这座山峰太难攀爬。
从底下看,山石嶙峋,山势陡峭,如刀削般的峭壁拔地而起,直插云霄。唐僧当时见了,连忙勒住缰绳,“啧啧”了几声。
唐僧仰视完山峰,感叹了几句,然后说:“徒弟呐,这山太高了,你们去看看,附近有没有好走的山路,我们绕过这座大山。”
孙悟空飞了一圈,无奈地回来禀告:“师父,没有其他路,只能就这么走了。”
“阿弥陀佛。”唐僧念一句佛号,“真是苦了为师了。”祈越听见这话,心里一喜,以为唐僧要下马亲自承受爬山的苦难了,结果,只听唐僧抱怨一通后,直接喊了一句:“驾!”
祈越险些腿一软,把唐僧摔在地上。这山这么陡,你让我一个四条腿的还带个人爬过去?
唐僧听不见祈越的抱怨,又喊一声:“驾!”
祈越认命地开始登山,偏偏只要唐僧坐到他的背上,他就不能飞,不能变回原形,只能凭四条马腿爬。
面对这悬崖峭壁,祈越根本无路可上,他只得用四蹄踩进山石,硬生生地在石头上踏出几个孔洞。
只怪自己没手,祈越嫉妒地看着手足并用的沙僧,再看一眼几下就爬上去的孙悟空,心里一阵哀怨。
爬了一小段,祈越停在半山腰的一块空地上喘气。
“终于爬了四分之一了。”唐僧在马背上大叫,“累死为师了!”
“师父,您歇歇。”孙悟空赶忙给唐僧递水。
祈越实在不明白唐僧有什么好累的,难道坐在马背上也能感同身受?
休息一会,祈越继续爬山。
但很不幸,作为一匹马,任凭他蹄子如何坚硬,如何能在悬崖上踏出洞来,也克服不了九十度以上的峭壁,毕竟,白马身上没安装反重力系统。
眼看着祈越就要遵循万有引力定律,从山壁上摔下去,唐僧开始高声尖叫。
尖叫声如眼前这峭壁一般,直往九天上冲去。
祈越本来还能挣扎两下,稳住身子,却被这叫声一震,蹄子慢了半拍,连人带马一起下坠。
祈越倒是不怕,又不会真摔。反正他半空中把唐僧掀下去,就能不受限制地变成龙形飞起来。至于唐僧,那更不用愁了,孙悟空会下去接着呢。
只是一旦摔下去,就又要重头开始再爬。祈越望望天色,想着如果摔了,今天就无论如何也不爬了,吃草喝水,舒舒服服去洗个澡,好好睡上一晚,爬山的事,明天再说。
于是,祈越破罐子破摔,干脆利落地跌下去。
突然,祈越感到臀部有人一托,硬生生地止住他下坠之势。
祈越索性不动了,任凭下面的人托住自己。
猪八戒:……
悬在峭壁上的唐僧又开始放声尖叫,紧紧搂住马脖子才没让自己掉下去。
猪八戒忍不住了:“小白,你好歹动一动往上爬啊!”
祈越一听,朝着山壁乱蹬着蹄子,往下坠得更厉害了。
猪八戒忙说:“好了好了,你别动了。”
祈越乖乖地缩起腿来。
“猴哥!快来拉马!”猪八戒放声叫道。
“这笨马!”孙悟空骂道,和沙僧过来,一人拉着祈越一只前蹄,猪八戒在后边托着,硬生生地把白马连同马上的唐僧往上拉。
祈越心安理得地开始享受挑山工的服务。
终于到了山顶,一直提着心吊着胆的唐僧才敢长吐出一口气。
“师父,下马。”孙悟空扶着唐僧。
唐僧颤颤巍巍地下了马,刚一双脚落地,就整个人坐在了地上。
唐僧歇了一会,心和胆才归了原位,他拍拍胸脯,念了几句“阿弥陀佛”,才缓过神来。
“师父,擦擦汗。”孙悟空递过毛巾。
“都累了一头汗了,呼。”唐僧接过毛巾,边擦边说。
祈越很想告诉他,您老人家出的那叫冷汗,是吓出来的,不是因为运动而产生的。
唐僧缓了半天才缓过劲儿来。他站起身,说,“为师歇息够了,上路。”说完,他骑上白马,一扯缰绳:“驾!”
还没休息够的祈越认命地站起身来。
等终于翻过大山,祈越四蹄一软,瘫在地上,说什么也不愿意再起来了。
唐僧喊一声“驾”,祈越就起来,慢条斯理地踱两下,没走几步就又停下。
唐僧无奈地下马,回看一眼爬过的高山:“这山路艰辛啊。”
“是啊是啊,师父辛苦了。”三个徒弟齐声道。
坐在马背上也叫辛苦?祈越不忿地用鼻子哼了一声。
“小白饿了吗?”猪八戒问。
“饿的是你吧,呆子。”孙悟空揪住八戒的耳朵。
祈越确实挺饿,不过再饿也只能吃草,他在吃草和挨饿之间纠结一番,还是决定再饿一会儿。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