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一报还一报完本[bl同人]—— by:池下醉

[偶像练习生]会长大人从了: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偶像练习生]会长大人从了我》君小渠oxlxs同人衍生/坤廷彬彬有礼腹黑会长 vs 野心十足爱装逼小干事“二七一大学里流传过两届会长大人的传说”思考了一下还是搬到这里来请不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火影]一报还一报
作者:池下醉
文案
我从来没有想过,再次睁开眼时,我变成了婴儿,来到了一个我不喜欢的世界,成为我不喜欢的角色,周边包围着一群我不喜欢的人。
没错,我成为了中二之神宇智波佐助,我哥哥是秒天秒地秒悟空的宇智波鼬!
我讨厌鼬!因为他脑子不正常!
一句话简介1:我讨厌鼬!我是佐助,我任性!
一句话简介2:傲娇逐步沦陷史~
开始,所有人都以为我喜欢鼬,其实我讨厌他。
后来,所有人都以为我恨鼬,其实……我恨我自己。
温馨提示:
1.全文第一人称。希望能带给大家不一样的第一人称文,别看主角絮絮叨叨好像很睿智,很冷静,很厉害,很超脱的样子,其实他就是个蠢货。所以请大家时刻牢记:主角是个逗比,主角是个蠢货,主角是个傲娇,主角才是最大的神经病。
2.我承认,鼬哥是我男神,从小到大唯一的男神。但粉到深处自然黑,所以主角是个鼬黑,火影黑。主角一开始对一切都是带有偏见的,但这不代表作者的观点哦~
3.本文无cp。火影里,更多的是友情,亲情,羁绊。也许笔力不到,但我想尽我最大的努力把这些无法给出确切定义的感情描写出来。
内容标签: 火影 天之骄子 穿越时空 复仇虐渣
搜索关键字:主角:佐助 ┃ 配角:鼬,鸣人,火影众 ┃ 其它:兄控与弟控,搞笑,悲伤
==================
☆、中二之神佐助
秋日的风从庭院中吹过,带着细碎的沙沙声,透出些许凉意。两只猫从树上跃过,细声细气地叫着,在月色下相互追逐。
“佐助,今天放学的时候我看到了卷田的弟弟,比你还要大一点,可是又哭又闹的,比起你差远了。”
“以后你长大了会不会也来等我放学?嗯……学校里家有些远,还是不用了。不过,等你上学了我会天天来接你。”
“昨天父亲给的那个卷轴很有用的,按照那个方法来结印时间能减少一半。不过就是有点难懂。佐助,等你再长大一点,我就全都教给你,你一定会比我还厉害哦。”
耳边那个声音叽里呱啦地讲着,但我却一句也听不懂。
月色苍凉,勾勒着高高低低错落有致的村落。
庭院里的那棵大树攀援着繁茂的枝叶,缓缓摇晃,仿佛奏响着一支静谧的歌谣。如水的月光在地面上与树影交织,平白添了几分意境。
这是很美的景色,四下很安静,只有几声虫鸣忽高忽低地响着。
但我却无暇欣赏。
只是生无可恋地蜷缩在襁褓里……是的,襁褓。
死亡是很快的一件事,眨眼之间我就从温暖的现实世界掉进了无边黑暗。
再次醒来时,我就已经变成了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婴儿,也许一开始我心里还有那么一丝丝的荒谬和侥幸。但在经历了尿湿裤子,被迫遛鸟,便便进裤裆里,被小屁孩扒开换被褥等等一系列残酷的折磨后,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早已在风中摇曳,成为过往云烟了。
而更可怕的是,我的新家人给我一种难以言喻的既视感。
不说黑长直相貌十分漂亮的妈妈,也不说那个背后绣着乒乓球拍,看起来有点忙碌,时时刻刻都力求威严的爸爸。
就说这个……现在把我抱在怀里赏月的妹妹头小屁孩。
真的好眼熟啊……脸上那两道奇怪的老人纹真的是正常人能够拥有的吗?
而且昨天我亲眼看见他把一个疑似苦无的东西收进抽屉。
这不就是……叫什么来着?
鸣人·嘴遁之王·千里追妻·高达转世·开挂忍者·漩涡?
对,这个动漫就是叫这个名字。
我竟然从三次元降级成了二次元,这也就罢了。
我一点都不想知道自己到底成为了一个什么角色……
“佐助,你饿不饿?”
一个湿漉漉的东西碰在了我的嘴唇上。
我嫌弃地推开奶瓶,拼命扭着头,不想看硬生生凑到我眼前的某个人。
我讨厌《开挂忍者》,讨厌鼬!
既然穿越了,为什么不让我穿进高达,EVA呢?机甲才是男人的梦想啊!让我去《攻壳机动队》也行,那里可是有我的女神,不能娶回家只是看看也很开心。要不然就让我去《银魂》《猎人》……可我偏偏到了一个开挂多如狗的地方。
而且还成为了中二之神宇智波佐助!
我尽可能地收集一切证据来说服自己这不过是个玩笑,可惜都以失败告终。
这是一件多么悲剧的事情啊!看看我悲哀的未来都会有些什么:一个圣母病实力强悍心理扭曲的大哥,一群将来要死光光的族人,一个既变态又中二的祖宗,一个觊觎我身体恶心吧唧的老师。
唉,人生惨淡,前路渺茫!
真的好想死。
造成我一切悲剧的源泉,不就是正抱着我的这个家伙吗?
要不然他圣母病到突破天际,还带着与生俱来的可怕的偏执和冷酷,怎么可能会弄到后来那种不可收拾的地步?
一句话,都是自己作的!
一个温暖的手掌落在了我的头顶,也许那个手掌本身并不大,但对于现在的我来说,却能轻易遮住我的脸。
视线被遮挡本来是一件挺烦人的事,但也许是这只手太过温暖轻柔了,挡住了夜晚微凉的风,我竟然不由自主地放松下来。
鼬咕哝了一句什么。
我抬头看向他,正对上那双担忧而温柔的眼睛。他似乎有些失落,拿着奶瓶柔声哄着我。
还只是个孩子呢。
心里忽然意识到了这个事实,我不由有些讪讪的,我和小孩子闹什么脾气呢?无论怎么闹,我还是要喝奶的,又不可能饿死。抵着奶瓶的手下意识地松开了,下一秒,奶嘴就趁机塞进了我的嘴里。
浓郁的奶香味瞬间充满了我的口腔,几个月来我喝奶简直要喝到吐,但不幸的是,这是我目前为止唯一的食物。——不过奶瓶比宇智波夫人直接来喂我要好太多了。
当婴儿绝对是这世界上最可怕的酷刑。目不能视,口不能言,还是瘫痪,刚开始连抬一抬手都很费劲,把头从床上抬起来也要花上半天时间。就像布娃娃一样被摆在床上连翻个身都做不到。
短短几个月下来,我已经修身养性,仿佛下一秒就能顿悟升天。
喝饱了,把奶瓶推开。鼬把奶瓶放到了桌上,拿起帕子给我擦嘴,动作熟练而轻柔。
“佐助,饱了吗?”鼬在我的小肚子上按了按,在确认我老老实实地喝饱了以后,抱着我站了起来,“我们去外面透透风好不好?今晚有流星哦。”
我偷偷瞟着这个自说自话的小屁孩,眼神有些复杂。
他梳着可笑的妹妹头,小小年纪脸上就带着两条老人纹,一点都不好看,当然也看不出日后那个大杀四方的开挂小天王的影子。但他确实显得极为老成,说话做事也一板一眼,看着就有种成熟可靠的感觉。
可他才五岁!就不爱跑也不爱跳,每天除了上学修行,就是回家照看我,围着我团团转,喂奶换尿布,然后坐在一旁安安静静的看着我。有时候我睡着的时候他在看我,睡醒了以后他还在看我。
要不然就是对我说话,可惜我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全都听不懂。
我知道五岁小孩应该是什么样子,简直就是可以毁灭世界的魔王,上蹿下跳,给他一根竹竿就能把天都捅破。说一句“下地”,就连天都敢上。撩猫逗狗,上房揭瓦,一天都安宁不下来。
但鼬却不是。
好像他把全部的热情都倾注在了这个刚出生的弟弟身上,连眼睛都舍不得移开。除此之外,他生活得极为规律,似乎修行就能填满他的全部。
过于刻板的家庭和过大的压力很容易造成小孩子性格上的扭曲,更何况鼬本来就是个很乖很安静的孩子,不在沉默中灭亡,就在沉默中变态,所以鼬才会在以后拥有那样的结局。不仅如此,他还造就了佐助极为惨淡的一生。
这种人,特别死心眼,一旦认定了什么就算头破血流也不会放弃。
[综漫]雪兔今天掉马没完本: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雪兔今天掉马没[综漫]》作者:徐歇文案:.雪兔今天掉马没?.没有!.没有!.没有!.哥哥今天告白没?.告了!.告了!.告了!:1、轻松尬文风,bug+ooc是非常肯定的2、受视角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