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你撒谎了吗/谎言鱼完本[悬疑耽美]—— by:西西特

烂尾作者自救之旅完本[穿书: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烂尾作者自救之旅作者:superpanda文案叶时熙受邀与另外一个作者合写了本爽文——在《问仙》的世界当中,每个人都会在十几岁解锁终极技能,而备受关注的主角解锁的技能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今天你撒谎了吗/谎言鱼
作者:西西特
文案
顾长安经常去钓鱼,他要的不是鱼,而是鱼腹中的谎言。
————
水是万物之灵。
无论是在河边立足,还是住在河的附近,每当有人说谎话,谎言就会被河水吸吶,最终被吞入鱼腹之中。

顾家人天生拥有一种特殊能力,可以钓出这些吞入谎言的鱼,然后一一倾听,找出一些想要的谎言。
======原名《谎言鱼》=======
外表弱鸡内里腹黑阴险牛逼到飞起大佬受VS脸盲症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大佬攻
悬疑,灵异鬼怪,奇幻,涉及破案元素。
内容标签: 现代架空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长安,陆城 ┃ 配角:吴大病,月牙,立春 ┃ 其它:西西特,悬疑,奇幻,灵异鬼怪
==================
☆、第1章
秋后的宝带河,水波如绸带,静静的流淌向远方。
黑发青年手持鱼竿,斜坐在河边的树下,他的脚边放着一个鱼篓,空无一物。
不远处,中年人把鱼放进篓子里,洗洗手点根烟抽,他扭头看去。
那青年的身材修长,五官清秀如棱,脸色苍白到近乎透明,嘴唇也没什么血色,病色浓重,像是随时都会晕倒。
中年人来时,青年就在那了,到这会儿,他的鱼获丰盛,对方的篓子里一条都没有。
可他没有半点看不起的意思,反而生出一种佩服与匪夷所思。
因为中年人亲眼看见青年频频提竿,每次都会有鱼上钩,他却将所有钓上来的鱼重新放回河里,就这样钓鱼放鱼,不断重复了大半天。
不知道究竟想钓什么,又或是没事干,在找乐子。
中年人看青年钓上来一条一斤左右的鲫鱼,随手往河里一丟,他摇头咂嘴,一次脱钩的现象都没有,怎么做到的?太不可思议了。
中年人想去套个近乎,讨教讨教技巧,但不知是怎么的,他不敢过去。
一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小辈,竟然让他害怕,邪门。
老式的铃铃铃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大且刺耳。
中年人嘴边的烟一抖,那种铃声他都嫌老土,现在竟然还有年轻人用。
奇怪的是这个青年用,一点都不突兀,还挺和谐。
黑发青年接通电话。
那头传来讷讷的声音:“长安,我没有办成事。”
“回家等我。”
顾长安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摘下架在窄挺鼻梁上的黑框眼镜捏捏鼻根,阴郁的吐出一口气,他早上出来的,现在都没收获。
今天真是出师不利。
在旁人的眼里,顾长安是在钓鱼,却没有人知道,他钓鱼的目的与所有人都不同。
这其中隐藏着一个巨大的秘密——他并非是钓鱼,而是在钓谎言。
水是万物之灵。
无论是在河边立足,还是住在河的附近,每当有人说谎话,谎言就会被河水吸吶,最终被吞入鱼腹之中。
顾家人天生拥有一种特殊能力,可以钓出这些吞入谎言的鱼,然后一一倾听,找出一些想要的谎言。
别人钓到谎言鱼的几率极低,而顾家人一钓一个准。
到顾长安这一代,顾家就剩他一根独苗了,老头子的临终遗言犹在耳边。
“哗”一阵出水声响起,一条银白鲫鱼甩着尾被顾长安钓出水面,他侧耳倾听,有声音从鱼肚子里传了出来。
“老婆,你要相信我,我和公司的小丽真的只是普通朋友,我最爱的当然是你啊!”
顾长安将这条鱼看也不看的扔回河里,无聊的谎言,根本没有半点价值。
水花响起,伴随着一道娇滴滴的声音:“亲爱的你好棒,弄的我好爽,我爱死你了。”
“噗通……”又是一条鱼被扔回了水里。
太阳下山了,还是没有钓到真正有价值的谎言。
顾长安的眉间笼着戾气,浅色的唇抿直,妈的,今晚八成又没法睡觉了。
这河里的谎言鱼很多,每个谎言的背后都会有个故事,只有那种关系重大的谎言才是顾长安的目标,别的他不会管,没那个闲心,关他屁事。
况且有的人愿意活在谎言中。
夕阳的余晖洒落,水面铺了层金光。
顾长安准备动身回去,鱼漂再次晃动,他提竿,收线,这是一条黑鱼,筷子长,鱼鳞黝黑,散发着油亮的光泽。
顾长安半搭着眼皮听。
“喂,是何叔叔吗?我是何建的同事。”
“是这样的,何建他上周借了我三万块钱,说这周一还的,结果我打电话给他,他竟然说没钱,如果要钱就让我找你们二老要,是的,对对对,大家相识一场,我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要是有困难可以跟我明说,他现在这样,我还真不好办。”
“啊,何建去云南了?什么时候的事,就是前两天啊,好吧,那等他回来了再说吧。”
“没事,何叔叔你不用道歉,钱的话我暂时也不急,那就等何建回来再说吧,嗯,好的,再见。”
顾长安听完鱼腹中的谎言,他的上半身前倾,将鱼拎到眼前,近距离端详。
鱼的眼中有一抹红光,这是吞入特殊谎言才有的现象。
顾长安的唇角划出一个弧度,神情愉悦,很好,终于可以两三个月不用吃鱼了。
中年人也开始收拾渔具,当青年经过他这边时,他忍不住看了眼。
顾长安撩了撩眼皮,懒懒散散的轻笑:“大叔,你今天看很多次了,还没看够?”
中年人看着面前笑容和善的青年,头皮不自觉发麻,他干涩的吞咽唾沫,喉咙里发不出完整的音节。
顾长安唇边的笑意突然消失。
中年人屏住呼吸,他下意识打了个冷战,二话不说就赶紧带着渔具开车离开。
顾长安收起玩性,慢慢悠悠的骑车回去。
家门口坐着个人,平头,面相憨厚老实,他听到车铃铛声就立即站起来,身子展开,人高马大,魁梧健壮。
顾长安把车放在墙边:“钥匙又丟了?”
吴大病说:“没,是我忘了带。”
顾长安懒得说什么,直接将钥匙丢给他。
吴大病低着头开门:“那家人装不在家。”
顾长安跨过门槛:“先做饭。”
吴大病知道顾长安一饿,心情就很差,他连忙去厨房忙活。
不一会就有油烟味从厨房里飘出。
吴大病是顾家的养子,只知道他姓吴,别的一无所知。
顾老头用心良苦,儿子体弱多病,给他取名长安是希望他永远平安。
吴大病的名字也是顾老头取的,人如其名,他从小到大真的没生过一次病,身体壮如牛。
两人的名字连在一起,就是没有大病,所以长安。
顾老头早有算计,儿子的一生还长,要做的事很多,也存在不可避免的危险,需要一个亲信在身边照应,吴大病是最合适的人选。
吴大病不对外说一个字,也不提疑问,他听顾长安的话。
家里就他们两个人,一直是分工合作。
吴大病为人木讷耿直,可以解决一些不用动脑的小谎言,比较复杂的只能顾长安来。
晚饭过后,顾长安坐在水盆前,咬破手指滴一滴血到盆里,清水变成诡异的血红,黑鱼剧烈翻腾了几下,嘴里吐出一颗玻璃球。
那就是谎言。
顾长安迅速抓住玻璃球塞入特制的瓶子里,他摁上木塞,把瓶子搁在床头的黑匣子里面,眉间有几分疲态。
“这鱼你看着办。”
吴大病想了想说:“烧汤吧,给你喝,对身体好。”
顾长安孩子气的蹙眉头:“我不要喝。”
吴大病便不再多言。
顾长安拿出白天交给吴大病的瓶子,扒出木塞听里面的谎言。
“怎么可能啊,往楼下扔垃圾这种事我是绝对不会干的,我平时都是带下去扔到垃圾桶里,不知道,我下午在家睡觉来着。”
这个谎言涉及到高空抛物砸伤人,才没有被顾长安扔回河里。
吴大病没把事情办成。
顾长安阖着眼皮窝在摇椅里,若有所思。
吴大病端坐着,不出声打扰。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