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入聊斋怎么破完本[穿越耽美]—— by:素衣渡江

扒一扒我那个丧病的同桌完: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扒一扒我那个丧病的同桌作者:困成熊猫文案栾澄作为全班最高的学生,一直坐在最后一排,且由于班里的人数是单数,所以他一直自己跟自己一桌他就是一个没事就喜欢闲扯淡的人,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穿入聊斋怎么破》作者:素衣渡江
文案
王瑞穿越了,可也懵了,因为他穿的这个世界叫做聊斋。
妖魔狐怪,光怪陆离。
没有自带金手指的他,只能自己去找棵大树靠一靠了。
何云一:“又是哪家不长眼的妖魔鬼怪欺负我们王瑞呐?!”
纨绔公子受X傲娇道士攻
标签:灵异神怪 穿越时空 古典名著
主角:王瑞,何云一(天虚子) ┃ 配角:黄九郎,燕云光
作品简评
王瑞一朝穿越,家乃县城首富,有良田万顷、奴仆无数,可谓直接达到人生巅峰。但他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他穿越的这个世界叫做聊斋,在这个妖魔狐怪遍地走的世界,王瑞作为个普通人,只能自己去找棵大树靠一靠了。本文构思精巧,聊斋世界中的画皮鬼、道士、狐仙还有各种匪夷所思的人物竞相登场,演绎出一幕幕光怪陆离的有趣故事。在万事皆有可能发生的聊斋世界中,主人公王瑞一作为个普通人,如何在该世界生存,又有哪些聊斋人物登场,将和他发生怎样的故事,都十分令人期待。
第1章 尸变
一缕阴风吹过,王瑞打了个哆嗦,一把揪过旁边的书童文顺,冷眼质问道:“你小子不是说这条路你小时候常走,天黑之前一定能进县城的吗?”
文顺尴尬的嘿嘿笑着,显然不能缓解少爷的怨气。
也难怪,少爷去济南府参加乡试,结果不用说,从他之前一年都病病歪歪浑浑噩噩的样子看,成绩可想而知,那是相当不理想的,他有怨气是必然的。
不过,现在少爷发火的原因,应该不是考试不理想,而是因为他们走水路沉船,走旱路迷。
他为了让少爷开心一点,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文顺指着前方说:“沿着这条路,傍晚就能进县。”
之后,结果如上所示,走到天黑没进县城。
隐约能听到狼嚎,但是离县城还不知道要走多久。
“小的不是想让给少爷您吃个定心丸么,刚才看您快哭了,哄您开心……”
王瑞二话不说,就挽袖子。
文顺见了,拔腿就躲。
王瑞四五个时辰没吃饭了,没什么力气,追了几步,肚子咕噜噜作响便追不动了,坐在地上喘气。
人倒霉喝水都塞牙,他作为一个穿越来的人,哪里懂得四书五经,但继承了阳信县首富王家大少爷的身份,就得替人家考试。
硬着头皮到济南府参加了乡试,他胡乱答了一气,中举是不指望了,只求考官看到他的答卷,不要气的派人来抓他,废黜他秀才身份就好。
考完试,他准备回家好好休息一番,没想到回乡的路上又出了岔子。
世界是危险的,车匪路霸横行,秀才们赶考,一般是跟随当地的镖局,人多势众的去省城,相互有个照应。
回乡的时候也是如此,呼朋引伴,一堆人结伴而行,免得落单被心狠手辣的“乡民”一刀剁了抢钱。
要不然说他倒霉呢,沿着水路坐船回家的时候,平静的湖面突然起浪,掀翻了一船人。
唯一庆幸的是他活着,和自己的书童文顺一起被救了上来。
不幸的是,其他人死的死,失散的失散,自家带的八个家丁,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最后给他致命一击的就是迷路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
王瑞双手捂着眼睛,心中发出感叹,这黑灯瞎火的,荒郊野岭的,一定会发生点意外。
文顺见少爷如此低沉,心疼的问道:“少爷您身体要紧,千万不要难过啊。你要是真难过,打小的出气罢。”亮出后背给他,眯着眼睛等着挨打。
王瑞叹气:“罢了,今晚上怕是要在野外过夜了,找个稍微安全点的地方,先起一堆火罢。”
突然间文顺兴奋的道:“少爷——有光!”
不是鬼火吧,王瑞警惕的眼前望去,看到前方一个红彤彤的灯笼正朝他们快速移动而来,待走近了,发现是个老翁提着一盏灯笼快步朝他们走来。
王瑞兴奋的几乎跳起来,和文顺激动的互相握手,见到人就好办,说不定有救了,齐声道:“老人家留步!”
老翁六十来岁的年纪,两鬓斑白,但看起来十分矍铄,被拦下来后,上下打量两人:“二位……想投店不?”
王瑞不停的点头:“老人家知道附近哪里有投宿的地方吗?多谢老人家。”
“不瞒二位,我家就是开小客栈的,就在蔡店村的村郊,往前再走半里地就是。”老翁指了指黑洞洞的前方。
王瑞眯着眼睛跟着瞅:“敢问这蔡店村离阳信县多远?”
“五六里吧。”
王瑞和文顺互相看了眼,心里都在想,只要今晚上住到老翁的客栈内,明天早起赶路就能回到县城了。
“老人家可否领路呢?”
“嗯……这个……”
见老人略显迟疑,王瑞道:“老人家夜晚出门,难道有事情要办,如果是这样,我们自己走也行。”
老翁踌躇了下,道:“我的事情不打紧,我们一起回去罢,我给二位领路。”带着两人转身往回返。
走了半里路,果然看到一家开在路边的小店,说是客栈,其实只有一排房子,开了两个门,左边那个是老翁一家人住的地方,旁边那一个门进去后,便是一排炕,所谓大通铺是也,投宿的客人都住在上面。
老翁领着王瑞他们到自己住的那间屋子付店钱,王瑞饥肠辘辘,询问是否有干粮卖,老翁给了他几个炊饼和一碗热水,主仆两人胡乱吃了几口,才算恢复些气力。
他注意到老人家里屋设置了灵堂,四处挂白,显然在办丧事,王瑞犹豫了下,没有多嘴。
吃完东西,老翁领着王瑞和来顺到“客房”那排房子,大炕上已经住了四个人,老翁说这四个人是贩卖东西的车夫,店里的老客人了,果然老翁不外道的让这四个人醒醒,挤一挤,让出两个空位给王瑞和他的书童。
王瑞不好意思的道歉:“打扰各位了,抱歉抱歉。”
“行了,别叨咕了,赶紧睡罢。”不知哪个汉子不耐烦的说了句。
王瑞和文顺见大家都没脱鞋,便也都穿着鞋爬上了炕,当即睡了。
很快王瑞发现,这根本睡不着,呼噜声震天响,也不知哪个车夫打鼾,有节奏不说还带飙高音的,尤其最后那个尾音简直往耳朵里钻。
文顺也睡不着,不停的翻身,王瑞嫌他烦,给了他一脚,他便安静了。
王瑞仰躺在炕上,看着小窗中露出的月亮浮想联翩。
自己的穿越的王瑞乃是信阳县首富的嫡长子,家财万贯,过的是锦衣玉食的逍遥日子。
这次回去,不走科举之路折磨自己了,不如先经营生意,等日后直接捐个官。
老爹很疼爱这个儿子的,应该问题不大吧……吧……
王瑞想着,渐渐的摸准了这帮人打呼噜的祸魁——乃是四个人齐声合奏,一个才落下,另一个又升起,可谓错落有致。
不过,他也满意了,总比露宿荒郊野岭强,再说,明天就回自己的金窝了,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许是呼噜有节奏,他竟渐渐适应了,困意袭来,整个人迷迷糊糊的,似睡非睡。
突然,他隐约听到吱嘎一声,似是开门的声音,接着有咚咚的脚步声,很整齐,不像是走路,而像是蹦跳。
王瑞纳闷,难道又有人投宿,好奇的微微抬头一瞄,这一看不要紧,差点将心脏吓的吐出来。
就见一个身穿寿衣的女子正跳着从门口而来,脸上泛着诡异的青金色光芒,额头上系着生丝绸子,眼神呆滞,瞳孔又大又圆,显然是死人才有的散瞳,黑洞洞的正盯着他。
娘咧!王瑞本能的捂住嘴巴,拉过被子盖住脸,并狠踢了文顺一脚。
文顺哼唧了一声,翻了身,不觉间随便看了下身边,一个激灵,就要大喊。
王瑞一把捂住他的嘴巴,将他按在炕上,他感觉文顺浑身在发抖,他也恐惧的闭上了眼睛。
没再听到蹦跳的脚步声,他忍不住从被子的缝隙中偷偷一瞄,借着昏黄的月光,他看到女子站在一个车夫前,朝他脸上吸气,连吸了三口,鼾声当即便停止了。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