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场作戏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 by:池袋最强

堪舆 完结+番外完本[豪门商: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堪舆》作者:笑客来文案刘灵是一个普通的都市中产阶级的年轻人谢雍是易门老祖的关门弟子,堪舆易理之术最后的传人章柳是一个“妈死了,爸坐牢了”拖着三个妹妹的可怜娃娃然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逢场作戏》作者:池袋最强/池总渣/0033
文案:
风流多情的周君,在酒会上结识了一名美貌女子。春风一度过后,方才得知女子真正的情郎是赫赫有名的雍少将。初见面他便狼狈地躲在窗外,结果被雍晋开枪给吓得摔下楼,滚了一身泥巴。自此二人的纠缠便剪不断理还乱,面对雍晋不知其意的亲近与强势,周君的回应与反击,就像一场精彩的探戈,你进我退,没有绝对的赢家。
风流少爷受X官二代攻 有女装情节,慎入 架空背景
背景架空,人物虚构。
作品标签:正剧 民国 男主群像 一见钟情
第1章
男人穿着天蓝的睡袍,卧在沙发里。袖子卷了几轴,露出一截细瘦的腕。他夹着烟,吐出一圈灰白的雾,这才漫不经心地把嘴凑到话筒边,说了几句。他英文软而柔,说快了就如在糖堆里滚过的棉花,每节音词都同软软地蹭过人的心头,有点痒,留下甜甜的余味。
家里雇佣的阿妈给他端上了茶,马不停蹄地又卷入了浴室。先生刚洗过澡,脱了那在泥里滚过的衣服。黄水污得整个浴缸都是。刚回到家时,阿妈险些不让他进门,俨然瞧不出这周身狼狈的,是她家先生。阿妈提起那泥浆般的衣服,要浸水,裤袋里头掉出了个玩意,在地上滚了几遭。
阿妈拿着水洗尽了,才瞧出那是荷绿的盖,粉色的盒,还有风情万种的女人头像,是胭脂盒。
她知晓她家先生是花花公子,虽没见过家里来人。但不时来的电话,每每回家时西装领口还塞着不同的花。项链,木梳、还有香帕。不同的东西有着不同的脂粉香。
而先生总是回家后就随手丢,又或转送给阿妈。阿妈当然是不要的,鬼知道那是不是干净的东西。先生胡乱地玩,往女人堆里扎。正经的不正经的,都碰过尝过。当然,这都是阿妈猜的。因为有次先生带回了一条女人的黑丝袜。
那丝袜薄薄的,还有些许拉丝。沿边绣着一圈蕾丝,落着衔接的细扣。阿妈上一个服侍的人,就是某位爷在外养得姨太,不是什么正经出身,那位爷来时,总见着姨太描红打扮,穿着叉到腿根的旗袍,捏着丝袜一点点地往腿上抹,红脚指甲蹦在丝袜里头,垫着脚扣着腿根的蕾丝细扣,曼妙旖旎。
阿妈提着那来路不明的丝袜,驾轻就熟地塞进了大橱柜里。里头零零碎碎,都是女人用的东西。阿妈备好了红酒点心,看了眼外面的天气,天色晚了,她该回去了。
而她的先生在客厅里语速极快地说着话。高高低低的声韵,哪怕是失礼的怒喝,都很动听。
先生很有资本,中德混血,灰蓝的眸,黑卷发。笑起来是极甜蜜的,国外的情诗张嘴便来,款款动人。阿妈走过大厅,将红酒搁在茶桌上,只见先生已经挂了电话,坐在沙发上捂着脸,纤长的颈项流着一层细碎的光,基因让他皮肤腻白平滑,后颈那紧绷的皮肤下,仿若能看到小巧的骨。
先生含糊地念叨着德语,忽地指腹间漏出了一句:“阿妈,我完了,我彻底完了。”阿妈将桌边吃剩的餐盘收了起来,镶银的刀叉磕繁华花纹的瓷盘里,琅琅地响。先生放下手,将自己陷入了沙发里,他在上头翻了个身,领口滑落到手臂上,露出一片白肉,圆润的肩还交错落了女人抠出来的划痕。
他多情忧郁的眼看着电话,手里揪扯着身下毛毯的流苏。阿妈听见先生嗓音动人,如吟诗般道:“我睡了雍少将的女人。”阿妈懂得不多,垂着眼也不知如何回话。先生撩起眼皮子,看了阿妈一眼,幽幽一叹:“雍少将的爹是雍都督。”
阿妈这才听懂了,自家先生,招惹了个了不得的人,很了不得。
雍都督是这片地最大的官,阿妈平时看报纸,听人唠嗑的时候,还是知道一些。先生浪荡惯了,先前也不是没有惹出事过。但每次先生好像都能化险为夷,那毛毯的流苏,不知被绝望的先生扯落多少回,阿妈已经习惯了。
临走时先生起身,与阿妈贴面吻送别。先生好像天性便对所有雌性都很有办法,阿妈总是对这年纪比她小上许多的男人,有种慈爱的怜惜。
送走阿妈后,先生自己端着红酒杯,放了音乐。他赤裸着足,在屋里的软毛毯上辗转轻舞。先生名唤周君,英文名斯蒂森周。他还有德文名字,太少用了。先生也不喜欢别人连名带姓地喊他,亲密的女伴喊他君,斯蒂森、或者周先生。
周君呷了口红酒,塞了口点心,甜蜜滋味如同那女人的吻。初见时在宴会,雪莉陈一开始是没出现在舞厅里的,周君带着礼物去参加大使馆的政务参赞林生举办的派对,与林生说了会时事,便站不住了,找了托词,他漫无目的地四顾。宴会上的女人有他觉得不错的,便举杯示意。
他下场同人跳了几只曲子,贴面说着调笑话。周君噙着抹笑,掌心握住了手里的柔软,揉捏着指骨,他正待说话,不经意抬眼,刹那惊艳。
意大利吊灯上嵌着许多琉璃,旋转的光是梦幻的。玫瑰花的地毯上立着红袍的女人,拥着白蕾丝的披肩。眉眼如波,只稍稍往周君身上一递,便艳得周君心口一通乱跳。女人旋身走了,周君当然去追。
脚底是软的,像喝醉了酒。绕过长桌,他随手取了朵玫瑰塞在口袋里。那是透风的阳台,宴会的喧嚣被门掩了一半。月光白的像层纱,罩住了月下的女人。她手夹着细长的女士烟,像是能料到周君会追出来一般,回头看来。
周君上前,替人点火燃烟。深红的指甲配深红的唇,这女人喜红,却白如木槿,散着幽幽地香。 那晚他还是邀请到女人跳舞,得知了芳名雪莉陈。
雪莉陈的兴致一直不太高,有着她这种绝色女子不该有的幽怨。周君敏感细腻,揣测着是哪位男士伤了她的心,实在不该。细腰在他掌心里舞摆,贴面时周君温柔地以嘴将雪梨陈的耳环叼下。
那是一只翠绿的玉,圆润小巧耳坠,不动声色地落到了周君的手里。半开半闭的玫瑰被他执着,插入女人的鬓旁,周君说:“别伤心了,这花很衬你。”
于是当晚,失了一边耳环的雪莉陈来寻他要回耳环,他开车将醉酒的美人送到了家。体贴如周先生,半抱半扶,将人送到了那柔软的丝绸大床上。那是很美好的一夜,怀中软香温玉,同被雨露打过的花,在他怀里缓慢盛开。
美梦没有持续到天明,他被雪莉陈推醒,未能得来一个早安吻,却被自己衣服塞了个满怀,推到了窗边,翻身踩着沿边,躲在了那扇法式白窗后头。窗帘被拉上了,隐隐绰绰露了条缝。
周君躲在外头,透着那点空间朝里窥视。那是一身军装的男人,白手套拿着帽子,冰冷的狮雕胸针衔在右胸。虽看不清脸,但身材很是高大,男人坐了下来,长腿慵懒地支着,军靴上还扣着细碎的链子,皮革擦的发亮。
雪莉陈的声音传来,她唤那人阿晋。于是周先生看着他握了一晚上的细腰,颤抖着跳跃着,带着女人家的羞涩,挨到了那男人的身旁。周君闭了闭眼,心里略微有些不适。
下一刻突变横生,子弹从里穿过窗帘玻璃,将那整面窗子都击碎了。女人的尖叫声中,周君滚了一身泥浆。他一贯是好运的,于是这是独栋的小洋房,雨后绵软的青草地。从二楼跳下除了周身泥污,他没有任何的损伤。
那子弹擦着他的脸颊而过,险些击中他。在后怕里,他的心脏因为危险而剧烈地跳动着。他从地上爬起,抬眼朝上看。那窗子已经被推开了,风灌着窗帘在那人的四周晃动着。
那是怎样的一双眼,分明是极深极俊的,却骇得周君僵在当场,连眼睛都不敢移开,竟与那人对视了半晌。
直到雪莉陈扑到窗边,那哭腔震得周君回过神,他匆忙地抓着衣服往外跑,在穿过树林时,鬼迷心窍一般,他回头,又与那男人看了一眼。
天上毛毛的雨没停,朦胧如烟,却那么清晰,那眉眼唇鼻带着滚烫的温度,直烙在他心头。周君慌极了,身旁的音乐声停,他盯着手中的红酒,忽地坐到了地面,任由那失重的红浆洒落一身。
暴君仙师完本[玄幻耽美]—: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暴君仙师》作者:一片茶叶文案徐子昱上一世被同父异母的哥哥陷害,卖入万花楼在万花楼里,他终日被鞭挞残虐,好不容易被人赎出,却差点被剔骨做成法宝为了报仇,徐子昱最终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