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妖夺舍追妻记 完结+番外完本[gl百合]—— by:楚柒墨

我强吻的人都爱上我[星际]: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我强吻的人都爱上我[星际]》作者:大叽叽女孩文案:虞木樨有只要强吻,就能与强吻对象灵魂互换的能力为了正义与宇宙和平,他利用这个能力和罪犯们各种灵魂互换,结果却发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树妖夺舍追妻记
作者:楚柒墨
简介
小时候喜欢上树,长大后被树上了。
姜白:呵。
来自一只树妖的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宠爱。=w=
追踪到家门口的痴汉少女是你,甜品店的老板是你,偶遇的好看的让人脸红心跳的帅气小姐姐也是你,所有让我心动的除你之外的其他人,都是你。
姜白:难以呼吸。(绝望.jpg
嗯,叛逆寡言受X小心机忠犬树妖攻
#我的女友是妖怪#
暖暖暖宠宠宠甜甜甜中微带玻璃渣,嗯,是这样没错。=w=
攻是可以夺舍的树妖,受是假装冷酷的叛逆小白甜。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姜白花眠 ┃ 配角: ┃ 其它:
☆、啤酒瓶
第一章
破碎的啤酒瓶,暗的透不出一丝光线的出租屋,凌乱的床单,小小的床头桌因为主人不曾收拾而乱七八糟的水杯和安定药片,刺眼,醒目。
十六七岁的女孩的面孔干净白皙,她一只胳膊搭在凌乱的床上,半个身体落在脏兮兮的木头地板上,穿着单薄的睡衣,手里还拿着一瓶喝了一半啤酒。
连接着电脑的蓝牙音箱还在清幽缠绵的响着女人幽怨而绝望的语调,像是痛苦,像是欢愉,又像是解脱。
“啪嗒。”
一根细细的藤条打开了出租屋脆弱的锁扣,紧闭的出租屋的门被人轻轻的打开,温暖的阳光在一瞬间汹涌进了昏暗的房间,熏人的酒气在房间里弥漫,让人有些难以忍受。
长而柔软的墨色长发懒懒散散的披在身后,在温暖和煦的阳光下,散发着一点淡淡的绿泽,穿着浅绿色长裙的少女有着一双微微挑起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下,那双眼睛是很明亮的琥珀色,弧度柔和的脸蛋,有着一双微笑唇,唇角天生向上微微上翘,让人看起来如沐春风。
那根藤条缩回她手中,少女望着出租屋狼狈的景象,微微敛下了眉。
“阿白。”
她轻轻的唤着,“姜白。”
躺在地板上的女孩喝的烂醉,根本不会在意外面发生了什么。
“……”
花眠走进去,没有在意出租屋里熏人的酒气,她拿掉了女孩手里的酒瓶,动作轻柔的把躺在地板上的女孩抱到了床上,给她盖了一层被子,姜白嘟囔了一句,翻个身,把身体蜷了起来,像个大毛毛虫。
阿眠轻轻挥挥手,一股清新的树木香气顿时充满了房间,将那股熏人的酒气驱散,她微微眯起了眼睛,心情变的愉悦起来。随手关掉蓝牙音箱和电脑,那靡靡之音也消失不见,整个出租屋彻底安静了下来。
——阿白的房间里,都是阿眠和阳光的味道呢。
她歪歪头,看着阿白——阿白睡的很安静了,少女白皙的脸蛋干净无暇,只是在睡梦中,眉毛也是不经意间蹙起的。
阿眠看着她蹙起的眉头,刚刚变好的心情,又变的很难过。
她伸出手,想要拂去她眉头的苦恼,却还是顿了顿。最后,想了想,凑过去,轻轻的吻了吻她皱起的眉毛。
“阿白……要做个好梦。”
阿眠听到自己这样说。
姜白难得做了一个好梦。
梦里,她的父母都还在,她还在家里的那座老房子里,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一起生活。
那时候的天空真的蓝的清澈明亮,她家里那棵据说活了好久好久的老树还在,她从小就喜欢在那树下玩,大字还没识几个,就开始一本正经的给树取名字,后来长大了一点,八九岁的样子,她都会学着电视里好看的偶像剧女主的模样去那里,倚着树干装模作样的看书,天马行空的想象自己是偶像剧女主,会在特定地点遇到自己的白马王子,然后把老树当成可以倾诉的人,乱七八糟的说着自己心里的话。
她没有朋友,陪伴她所有童年记忆的,只有那棵春生夏长,一岁枯荣的老树。
只是,就像所有的故事,都会有个结局一样。白马王子不会出现,现实总是会残忍的打破幻想。
爸爸妈妈带她住在了城里,离开了爷爷奶奶,城里的生活很难适应,但姜白还是努力适应下来。只是还没适应下来,便得到了老树被砍的噩耗。
砍掉老树的,是堂叔那群不是很熟的亲戚。说白白要上学,砍树来凑她的学费。
从此,童年的记忆,永年变成了回忆。被姜白深深的埋在心中,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她也是三年没有回家,她觉得,没有那棵树,归家,便失却了大半的意义。
于是,三年未归。
只是,没想到,只是一次回家探亲,便遇上了泥石流。
父母死在了那场意外里,留她一人在这世上苟且偷生。
“……”
“不要流泪。”
少女的声音,低低的,有一点沙哑。
“……阿白,别哭。”
姜白醒了。她感觉到,有一双冰凉的手挡着她的眼睛。她一把拍开盖着她眼睛的手,冷着脸,看着出现在自己房间里的不速之客。
那双眼睛黑白分明,只是,带着一点戾气和冷漠。
阿眠被她看的有一点难过。
“我告诉过你了,不要缠着我。”姜白捏紧了被单,她冷漠的看着出现在自己出租屋的女孩子,“现在,滚。”
“……”
阿眠抿着唇,站在她床边,倔强的不说话,也不走,“我不走。”
“谁给你我房间的钥匙?”
姜白有些头疼,这个女孩子真的是很缠人,在夜总会认识之后,要了她的号码,还跟踪她回家,现在又莫名其妙的出现在她的出租屋里,看着长的也好看,想不到是个变态跟踪狂。
而且,细思恐极啊。
阿眠不说话。
“……”
好吧,没脸没皮,天下无敌。
“……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
姜白没办法,只能先放软了口吻,“我不喜欢有人看着我换衣服。”
阿眠低下了头,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后点点头,“好的。”
说完就出去了,还特别细心温柔的把门给带上了。
门被掩上,小屋子顿时暗了一倍,姜白在对方出去以后,望着自己凌乱的屋子,空气中弥漫着清新树木香气,有些像小时候,那棵被砍掉的老树开花时候的味道。
她发了一会儿呆,随后被自己的想法给逗笑了。
开什么玩笑呢。
姜白起床,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推开门,温暖的阳光一下子又撒了进来。
那个女孩子就站在门口,逆着光看她,长发飘飘,亭亭玉立,笑意温柔,“阿白,早上好。”
“……”
姜白看了看头顶正午的太阳,觉的有点刺眼,便又低头看她,“……你找我什么事?”
有事说事,没事就走人,一副公事公办的死鱼态度。
“……”
女孩子好像又有点伤心,但很快便调整好了,笑的温柔而矜持,“阿白,我叫什么,你还记得吗?”
姜白脑袋卡壳了半晌。她摇摇头,“不好意思……”忘了。
“不知道啊……”女孩子看她这表情就知道了,她想了想,说,“琴剑声中邀月饮,水云深处抱花眠。”
阿眠望着她,“我叫花眠,你可以叫我阿眠。”
她的阿白,都忘记了。
可是忘记了也没有关系。
记忆是不会失去的。
——“琴剑声中邀月饮,水云深处抱花眠,哈哈哈,要不这棵树就叫花眠吧。”
——“我们家白白真的是傻了,居然给树起名字,树是有学名的啊。”
——“我不管我不管,有学名的树是别人家的树,不是我家的树!我家的树就要我取名字才可以,不仅有名字,还要有姓,姓花!”
姜白有一瞬间的恍惚。
“……真是个好听的名字,和你很配。”
半晌,姜白听见自己这样说。
少女的笑容依然矜持腼腆,“谢谢,很多人都那么说。”
“所以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告诉我你的名字吗?”姜白有些不耐烦,她有点想抽烟,一烦躁焦虑的时候,似乎只有尼古丁才能缓解她内心的空虚与不安,她从兜里摸出一根烟来,“没有其他的事情了吗?我还有事……”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