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了初恋情人的孙子 完结+番外完本[耽美生子]—— by:迷之鹿

这个凶手我抓过 完结+番外: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这个凶手我抓过》作者:少说废话文案微博上坐拥一票颜粉的心理医生裴遇舟,靠着黑幕一朝空降特案组裴遇舟: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特案组沈队表示:5分好评!感谢组织发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怀了初恋情人的孙子》作者:迷之鹿

文案:
云清自认玉树临风、品貌非凡、闪亮的人生犹如天边启明星,要说唯一的黑点恐怕就是年少轻狂的16岁时在荷尔蒙的刺激下,眼瞎喜欢上一个比他大12岁的渣男秦海。
纯纯的恋爱谈了快一年,忽然从天而降一个高贵典雅的漂亮女人,自称是秦海的妻子,并给出一笔分手费温和地要求云清离开秦海。
后知后觉的云清这才发现他是被小三了——原来秦海早已结婚,并且还有一个五六岁的儿子。
犹如吞了一只苍蝇似的云清立即斩断与秦海之间的所有联系,远赴海外留学深造,直到而立之年后才决定回国发展,只是身边已经跟了条怎么都甩不掉的小狼崽。
看着小狼狗那张和秦海有八分像的面孔,报复的计划在云清心底油然而生。
食用须知
1.受借由攻报复攻爹的同时,其实攻也在扮猪吃老虎想报复受当年破坏他的家庭,当然受是被小三的!
2.作者逻辑废,语死早,文笔小白,整篇文大量撒狗血,口味不对请迅速撤离!请勿拍砖!请勿考据!谢谢辣!
3.开车在微博—搜索用户
4.16年前——受16岁,攻爹28岁,攻6岁,16年后——受32岁,攻爹44岁,攻22岁。
5.生子文!生子文!生子文!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受是攻爹心头的白月光,偏偏这白月光怀了他的孙子。
内容标签: 生子 虐恋情深 相爱相杀 打脸
搜索关键字:主角:云清、秦歌彦
第1章 追求
云清回国已经一周了,把大大小小的事情全部交给助理林恬处理,自己则舒舒服服在家当了一周的宅男,不少旧友和熟人得知云清要回国发展的消息,纷纷排队预约要和他一起吃个便饭。
可能是年龄逐渐增长的原因,如今云清是越来越厌恶生意上场冠冕堂皇的应酬了,他倒宁愿和几个朋友去野外踏青烧烤,或者结伴去打个高尔夫球,反正只要不谈生意什么都好说。
这天阳光明媚,一望无际的高尔夫球场上稀稀拉拉没几个人,蓝天映衬着白云,新鲜的青草气息争先恐后钻入鼻内。
云清穿着一身浅色的休闲套装,即便是稍显宽松的衣裤也掩饰不了他那纤细颀长的身形,云清有着好友圈内公认的魔鬼身材,虽然这个形容词放在一个身高超过一米八且有三十二岁的中年男人身上不太合适,但是那些损友们也想不出其他合适的词儿了。
那接近完美的九头身身材就像是造物主特意为云清捏造出来的一样,笔直的大长腿把样式简单的休闲裤穿得格外好看,云清戴了一顶白色遮阳帽,双手紧握高尔夫球杆,摆好专业的姿势,低着头,拉低的帽檐在他脸上投下大片阴影,露出削尖的下巴和淡粉色的薄唇。
观摩片刻,挥杆。
小小的高尔夫球笔直往前滚去,不偏不倚掉进小洞里。
身后响起稀疏的掌声,损友楚翰笑得见牙不见眼,挤眉弄眼赞道:“上一次来打高尔夫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吧,清少的入洞技术还是这么厉害。”
污里污气的话让云清眉头一挑,球杆在手里转了一圈,毫不客气打在楚翰的屁股上:“楚少爷过奖了,不如我再私下给你展示一下我的入洞技术?”
“别别别……”楚翰脸色一青,立马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一本正经起来,“我知道我魅力大,可咱俩毕竟是从小穿一个开裆裤长大的兄弟,我连你小萝卜头时尿床都见过,所以还请清少高抬贵手把魔爪伸向其他人吧。”
云清好笑的盯着双手捂着屁股的楚翰,那模样活像是他真的要把楚翰怎样似的。
另一个损友王南也哈哈大笑:“话说回来,这两年清少屁股后面不就跟着一个现成的吗?我看秦家那小孩儿挺不错的,那可是正宗的小鲜肉啊,正好慰藉一下咱们清少沧桑又寂寞的心。”
说得兴起的王南完全没有注意到楚翰使来的眼色,当他后知觉的发现气氛不对劲时,云清的脸已经垮下来了。
“今儿这么好的天气,提那小王八蛋做什么?真扫兴。”云清撇了撇嘴,突然就没了继续打球的心思,把球杆扔给楚翰,一只手攀上观光车的扶手,轻松一跃就坐上去了。
楚翰和王南苦兮兮地对视一眼,心知云清这王子脾气冷不丁又上来了,只能连忙跟着上了车,两人眼观鼻鼻观心,默契十足的有一搭没一搭聊起了其他话题。
司机启动了观光车往休息区开去。
云清闭着眼睛假寐,微风从脸上拂过十分舒适,本该是愉悦的一天,可一旦想起秦歌彦那个烦人精,云清瞬间觉得所有好心都烟消云散了,还以为回国就能甩掉那个跟屁虫,没想到秦歌彦在得知他回国后的第一时间也定了机票跟着回来。
难道那小屁孩就没有自己的生活吗?
都两年了,一开始的新鲜劲儿也该过去了吧。
其实秦歌彦那孩子本身除了黏人之外倒没有其他让云清厌恶的地方,相反他在当地华人圈里是非常受欢迎的存在,堂堂秦家少爷却没有豪门子弟的臭脾气,为人和善,开朗大方,还是个每年都能拿到美帝名校一等奖学金的超级学霸。
可怪就怪在他那张脸以及他的身世上——每次看到那张与秦海有八分相似的脸,云清就要努力压制住把秦歌彦痛殴一顿的冲动,久而久之都快憋出内伤了。
而这个秦海可谓是云清生命中最浓厚的一抹黑墨,即便已经过去十六年了,可每当回忆起十六年前的事情,云清依然会气得浑身颤抖。
如果他一早就知道秦海是个结了婚的骗婚渣男,打死他都不会和那个该死的王八蛋有任何瓜葛,哪怕到现在云清都能清楚记得秦海的妻子木文茵把他约到咖啡厅,平静的告诉他事实真相时,那心脏仿佛被人活生生撕开的痛苦。
云清用十余年平复受过的情伤,偏偏就在他好不容易走出来的时候,秦歌彦这小王八蛋又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了,有时候云清都会怀疑秦歌彦和秦海这父子俩是不是串通好了专门来整他。
“阿清。”楚翰的声音打断了云清的思绪,睁眼就见坐在对面的楚翰一脸复杂又同情地盯着他,“那孩子居然追到这儿来了。”
闻言云清神色一凛。
司机把观光车停在休息区的旋转玻璃门外,王南率先下车,把楚翰递来的几根球杆交给笑脸迎上来的服务生,意味深长的视线不停往云清身后扫去:“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阿清,我劝你还是好好跟那孩子说一下吧,他看起来也不是多么蛮不讲理的人。”
就算云清再不愿意跟秦歌彦扯上关系又有什么办法?人都来到这里了,他们总不能把秦家的少爷轰出去吧。
云清跳下车,摘了遮阳帽露出俊美的面容,转过身便刚好瞧见一个沐浴在阳光中的高挑身影正朝这边走来,秦歌彦今年才满二十二岁,身高已经直逼一米九五,深邃的脸部轮廓似乎被阳光镀上了一层金边,全身上下散发出与年龄不相符的成熟感。
秦歌彦衣着的颜色和款式都与云清身上的差不多,乍看之下居然挺像情侣装的,注意到这一点的云清脸色又铁青了几分,半眯起狭长漂亮的丹凤眼,冷漠注视着由远及近最后在他面前站定的秦歌彦。
两人之间距离很近,云清能感受到秦歌彦有些急促的呼吸,明显的身高差让他不得不抬头去仰望秦歌彦的脸。
云清很受不了这种低人一等的感觉,皮笑肉不笑地后退两步:“你速度倒是挺快的,今早上才落地,还没到四个小时就打探到我的行踪了,你属狗的吗?”
“要知道你的去向太容易了,想见你的人不止我一个。”秦歌彦贪婪地打量着云清俊秀的五官,他想伸手去抚摸却被云清一巴掌拍掉,云清再次拉远和他的距离,脸上写满了厌恶和不耐。
“但是能厚颜无耻到主动贴上来的人也就只有你一个,我的态度已经非常明确了,只要你跟我保持一定距离,我们依然可以恢复到点头之交的良好关系。”
或许以前秦歌彦还会被云清这番尖酸刻薄的话伤到,然而现在他已经到了刀枪不入的地步,转头看向尴尬站在一边的楚翰和王南,礼貌颔首,委婉开口说:“楚哥,祁哥,我和阿清可以单独说下话吗?”
听听完本[耽美甜文]—— b: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听听》作者:弄清风文案陈听的听字,在方言里是“麻将还差一只牌就能胡”的意思,于是他的人生,也好像总是差了那么一点这是他第三次陪舍友联谊,理由是他的娃娃脸只能激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