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明朝考科举完本[穿越耽美]—— by:五色龙章

猎妖撩夫记完本[仙侠耽美]: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书名:猎妖撩夫记作者:木寻梦文案撩妹达人施阳一时兴起拜入仙门第一日就与清冷美人师兄陆无疏势同水火强行破界的钩蛇反复出现的梦境按照套路,施阳注定不简单原以为下了山便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穿到明朝考科举》作者:五色龙章
现代大学生崔燮穿越了,穿成了明朝一个五品官的儿子,可惜刚穿越过来就被父亲驱逐回迁安老家。
他带着两个仆人在小县城里住下来,从此好好生活,好好赚钱,好好考科举,一步步回到京城,走上青云之路
本文有很多章读书考试的内容,枯燥的八股文比较多,不爱看的同学不要自动续订,手动订阅时看章节标题是读书考试的就可以跳了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六月将近,临近毕业的大学生们都是步履匆匆,在一场场招了聘会间辗转,努力求一份满意的工作。男生们白天穿着职业装在外奔忙了一天,回到宿舍就都换上邋遢的背心短裤,靸着拖鞋蹲在窗台吃西瓜。
崔燮回到宿舍,就看到三个吃瓜群众蹲在窗口盯着自己,屋里闷热得跟蒸笼似的,他的桌子上还摆着一角切好的西瓜。
他身上只穿着薄T恤和牛仔裤,额头半点汗珠都没有,就像不是在外面的大太阳底下走回来似的。宿舍老大盯着他看了好几眼,啧啧地说:“你这夏天不出汗的体质真让人羡慕嫉妒恨啊!早知道你一点不热,就不给你留西瓜了。”
崔燮笑了笑,从包里提出一袋冰棍,在三个羡妒交加的舍友面前晃了晃,迎着他们热情友好的大白牙问:“大热天的怎么不开空调?你们是打算找不着工作就进山当野人,提前体会没电没空调的自然环境了?”
“楼下电力检修,没看见我们连游戏都没敢打吗,就怕等不到来电就把电池里那点存电耗光。”老大把手里的瓜皮随意扔到地上,挑了根老冰棍,撕开包装咬了一口,惬意地笑道:“当什么野人啊,要当野人还不如穿越到古代去,到时候找个地方开荒种地,就不用愁找工作的事了。”
化学院的老二也咬着冰棍说:“穿越多好啊,穿回去咱就造玻璃,酿酒,炼钢……古代就缺我们这种专业人材,把我搁在这时代跑招聘会就是浪费我的学识了!”
老三把拆下来的包装袋往地上一甩,坐在椅背上笑话他:“就你那期末考前才翻书的学法,估计穿过去没几天就忘了自己学的是什么了,也就跟我们学英语的一块儿干个山贼什么的还有点前途。老大是经济系的,穿回去还能做个小买卖,不过要说最适合穿越的,肯定是老四啊!”
另外两人也笑着说:“对啊,就老四是学文学的,到古代也算是个学问人。”
老大用力点头,拿沾满西瓜汁和冰棍汁的脏手在他肩上拍了拍,语重心长地说:“四儿啊,都要穿越了,你得把你那毛笔字捡起来,还有水墨画,古代文人都得会点。等回头再买本诗集好好背背,将来穿越了好抄。”
老二叼着冰棍到自己床头找了本书,不由分说塞到他手里:“这是我从二手书网上好容易买着的,傻瓜级古代化学,你好好看看,将来穿了也给我们搞化学的争口气!”
老三朝自己的桌子看了一会儿,实在没什么可拿的,索性拔下自己的移动硬盘,珍重地交到他手里:“那帮古代皇上都挺喜欢房中术的,你要混不好就在这里多学几招,回头说不定能当个国师呢。”
崔燮摸了摸肩膀湿乎乎的布料,手里粘乎乎的书和光盘,微微蹙眉,细长的凤眼扫过三位舍友,清冷又充满正气的目光看得他们纷纷惭愧的低头。
他就那么抱着书和硬盘,盯着三名室友看了半天,抿得紧紧的嘴角忽然挑起,露出一个带点狡黠的笑容:“我已经考上咱们学校图书馆员了,哥们儿们自己穿越吧。”他一个学现当代文学的,要是穿到清朝晚期到白话文运动兴起之前的那个时代,还不如学英语的呢。
三人惊讶地抬起头盯着他:“你考上图书馆员了?留校了?”
“好你个老四,回来还假装板着脸,不早告诉我们这么大的喜事!走走走,喝酒去,让老大请客!”
舍友一拥而上,拉着他到校门外的烧烤摊吃烤串,还点了几瓶啤酒庆祝他有了稳定工作,也纪念他们即将结束的大学生活。四个人边喝边回忆大学四年的事,抱着酒瓶子哭得稀里哗啦,直到快熄灯才回宿舍。
宿舍楼直到晚上也没来电,四人只好摸黑睡了。
半夜崔燮醒过来,觉得口渴难耐,就摸下床去拿水。喝水时他看见自己那台旧笔记本的呼吸灯一闪一闪,好像是来电了,就放下杯子去拔电脑插头。谁知拔线时杯子被电线带倒了,水从键盘上漫过,不知哪条线连了电,一道蓝色弧光从键盘上冒出,划过旁边堆着的化学书、移动硬盘,咬上了他浸在水里的手指。
说不出的疼痛与麻木直击崔燮的大脑,他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失去了意识。
=====================================
再度清醒过来时,他只觉得全身疼痛,下半身火烧火燎的,肩膀也特别沉重,像是被人用力按着。而且脸颊、胸口、腹部一片冰凉,似乎不是躺在宿舍或医院的床上,而是趴在冰凉的地砖上。
难道他失去意识的时间不长,舍友们都还没被吵醒?
他下床的时候天还是黑沉沉的,要是真的捱到舍友们酒醒过来发现他,那他身子都得凉了!
崔燮心口猛抽了一下,呼吸间似乎也带上了冰冷沉重的血腥味。他不敢再耽搁,强忍着眩晕和疼痛深吸了口气,用尽全身力气叫了声“救命”。
然而嗓子里挤出来的声音极为细弱,连他自己也听不清。
背后却忽然有人压低了身子,重重地压着他的背,在他耳边问道:“大哥说的什么?”不等他再挤出声音,就自顾自地说:“哥你别再闹了。好好地跟爹、娘和二哥认个错,一家子至亲骨肉,有什么过不去的?二哥已经不怨你推倒他的事了,难道你倒记了恨,爹教训你几句还委屈吗?”
什么爹娘二哥?他还以为是自己受风了才觉得肩膀疼,原来是被人按着的?
可他根本就是独生子,一个弟弟也没有!他父母在他初中时就过世了,他是在叔伯们家里这儿住一年、那儿住一年地长大的,怎么又冒出来个爹娘教训他?
他在做梦吗?还是他已经被电死,穿越了?
崔燮疼得麻木的大脑重新活动起来,努力睁开眼,抬头看周围的环境。只是背后那个“弟弟”用力压着他,他只能将脸抬起来,看到房里的青砖地面和实木家具腿,还有一双离得很近的墨色绸布长靴。
靴子的主人在他面前来回踱步,步子又疾又重,看得他头昏目胀。额头渗出的汗水顺着眼窝渗进眼里,杀得眼泪直流,他不得不闭上眼,将水挤出来。
那个在他面前踱来踱去的人忽然停下,在他头顶怒骂:“你娘去世得早,我怜惜你幼年丧母,这些年对你一直多有偏宠,却想不到我宠出一个欺压幼弟,不敬继母的畜牲来!直到现在你还不肯认错,是以为我奈何不得你这畜牲吗!”
崔燮茫然。
他刚穿过来,没继承原身记忆,不知道怎么配合这场演出。
好在他本来也不是这场戏的主角,没等他再发出声音,一道倩影就扑进黑靴主人怀里,娇娇柔柔地哭诉道:“老爷这是想要了燮哥的命吗?他们小哥儿们不过在园子里玩,偶然失手推了谁也是有的,衡哥只是额上破了个口子,晕睡过去,你难道就要打死燮哥给他赔命么?就是你舍得我也不舍得,燮哥可是读书种子,将来要中进士,光耀咱们崔家门楣的,你把他打伤了,叫他弟弟往后依靠何人去!”
老爷狠狠一跺脚,冷冰冰地说:“我还敢让衡哥依靠他?读了几年书,把这孽障的心读大了,现在是欺侮兄弟,将来若叫他中了进士,怕是连我这个老子也要生吃了!”
他重重地呼吸了几下,对夫人说:“衡哥也不比这畜牲差什么,人又聪明,何必依靠他过日子!明日我就打发他回老宅,以后在家乡爱惹什么祸惹什么祸,我只当没生这个儿子,我还多活几年!等衡哥大了,就让他荫入国子监,好不好等到年纪授个官,你们母子也用不着指望别人,只要我活着一天,就替你们安排得好好的。”
这个凶手我抓过 完结+番外: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这个凶手我抓过》作者:少说废话文案微博上坐拥一票颜粉的心理医生裴遇舟,靠着黑幕一朝空降特案组裴遇舟: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啊特案组沈队表示:5分好评!感谢组织发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