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重 完结+番外完本[仙侠耽美]—— by:非将

总有人想咚我 [金推]完本[: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总有人想咚我[快穿]》作者:霸道种菜文案:辛娆作为一名圆梦者主要的任务是完成那些炮灰的心愿,但是每次都会被调戏!这还能不能好好地让我完成心愿了???本文又名:#盘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九重》作者 非将

文案
红尘是非,于我只取一瓢饮。
大道三千,青云直上九重天。
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年,一眨眼经历了生命中的沧桑巨变。求生,变强,他顶着旁人轻蔑排斥的目光,追寻着一条看不到终点的路。传言、身世、因果;同伴、爱人、实力。复仇与强大,那些势要诛杀我的人,就让你们看看吧,头顶这片无情的神明,待我成长到踏破你的那一天,这缥缈四海,九重天路,将尽在我的脚底。
“天地不仁,我亦不仁!若是只有强者才有资格掌控生死,那我,便要成为这天地间最强的那一个!”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平步青云 仙侠修真 东方玄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墨轩;苍冥 ┃ 配角: ┃ 其它:
第一卷:灵山篇
第1章 避世村落
炊烟袅袅,溪水潺潺。
小小的村庄只有十几户人家,坐落在灵山脚下。村子里的人大多世代居住在此,过着男耕女织、日升月落的日子。
溪水中,一个少年正挽着裤脚弯腰在水里摸索着,清透的水流在阳光下亮晶晶的闪着光,衬着少年的小腿更加白皙。
“哈!抓住了!”
一道清盈盈的波纹划过,少年的双手中已经多了一条不安分摇着尾巴试图逃脱的鲤鱼。汗水和溪水沾湿了少年的衣襟和额发,回过头来,是一张稚嫩又张扬的脸,不难想到少年若是长开之后的颜色。
“哎~~墨轩~~~你娘找你呐~~~”远处跌跌撞撞跑过来个胖小子,气喘吁吁的喊着河中的少年。
墨轩应了一声,把手中肥嫩的大鱼往怀里一揣,踏着水洼回到岸上。
“今儿抓了条大的,山儿,你今晚上来我家吃饭吧。”墨轩一边穿鞋一边笑吟吟跟胖小子说。
被叫做山儿的男孩犹豫了一瞬摇摇头:“不了,我娘不让我随便出门嘞。”
墨轩趁着空看了他一眼:“咋了?又让先生罚了?”
说到这里,山儿沮丧的垂下头:“可不是,先生太过分了,我本来就笨嘛,那么长的文章我怎么能背出来,哼,看我下次还给他带酒喝。”
墨轩听了露出一口白牙:“行,那下次再给你抓鱼吃。”说完连忙整理了一下衣裳道:“我先回家了,我娘等急了怕是。”
小胖子点点头,不舍得看着墨轩和他怀里蹦跶的鱼。
穿过一块农田,村子前头第一家屋子便是墨轩的家,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窈窕的背影正坐在屋子前缝着一件衣服。
墨轩一边跑一边喊:“娘~~~”话音刚落人也已经跑到跟前,先是凑近娘亲偎了偎,又献宝似的从怀里掏出那条生命力极其旺盛的大鱼,“娘亲快看,我今天可抓了一条大的。”
女人好气又好笑的拿出手绢细细擦去少年脸上的污渍,也不顾自己身上被沾到的水渍,假装斥责道:“还知道回来,一天见不到人影。”
“嘿嘿。。。娘~”墨轩抿着嘴眨眨眼,待到女人还要说什么便先开口:“你快去做饭,我去看看爹。”说完一溜烟钻进了屋里。
女人在身后轻叹一声,抱着鱼去了厨房。
墨轩躲过了娘亲的唠叨,笑眯眯的进屋灌了一壶茶水,才蹑手蹑脚的进了里间。
床上躺着一个男人,眉目与墨轩极像,只是多了丝暴戾之气,一道疤痕横穿过男人的左眼,有些狰狞。
墨轩吐了吐舌头凑过去:“爹。。。”
男人慢慢睁开眼,转头看向墨轩:“又惹你娘生气了。”
“才没有,”墨轩立刻反驳:“我多乖啊。”
男人抿嘴不言,只是用眼睛静静的看着他的儿子。原来这男人竟是瘫痪在床,不能动作。
“爹。。。”墨轩咂咂嘴想说点什么又没说出口。
“嗯?”男人用鼻音发出一丝疑问。
“嗯。。。”墨轩想了想问:“为什么娘亲不让我去学堂啊?”
男人听后眉间有丝阴郁:“你。。。想去吗?”
墨轩歪着脑袋趴在男人肩头道:“没有特别想,就是,山儿他们都去学堂。”
男人知晓,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小轩,你不适合学那些。”
“啊?”墨轩有点不解,不适合?
“那,爹你说我适合学什么?”墨轩问。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闭上眼睛,过了一会道:“去帮你娘去,爹睡会。”
墨轩撇撇嘴,道了声“哦”,慢慢吞吞地走出了屋子。
男人缓缓睁开了眼睛,费力的撇开头看向挂在墙壁上的一处包裹,看得出年岁已久,竟落了灰尘和蛛网,可是男人的眼睛是清明深远,他看着那里,仿佛已经将其握在手心。
晚饭的时候,饭桌上果然多了一盘炖鱼,墨轩吃的津津有味,和娘亲随意聊了几句,偶尔讲个笑话也逗得美人娘亲掩面微笑。
女人收拾好了碗筷,端着粥和菜回到房间。
“吃饭了。”
男人没有声音。
烛光印在窗户上倒映出女人的侧影,男人终于开了口:“十五年了。”
女人身子一顿,抖着唇喊:“阿渊。。。”
“小轩长大了,”男人继续说:“瞒不住了。”
“不,不行,”女人扑到床榻一侧捧着男人的脸:“我们不能让他。。。”
“期限将至,素云,你忘记了巫祝说的话了吗?”
女人的脑海浮浮沉沉,她说:“我。。记得。”
此子乃孤煞之身,有违天道,必先诛之。
女人甩去脑海中的声音,她哽咽着说:“我不同意,他是我儿子,我不同意。”
男人垂着眸描摹着女子的面庞:“对,他是我们的儿子。”
女人抬起头,姣好的面庞此刻满是坚定:“巫祝说过,天道不饶,除非。。。”
两人相视一眼,眼中是深深地爱恋和缱绻,女人擦了擦泪低声问:“阿渊,你后悔吗?”
男人轻轻摇头,左眼处的疤痕在暗沉的烛光下竟有些淡隐。
“素云,当初娶你的时候,我就发过誓,无论你去哪里做什么,墨渊,生死相随。”
而在另一间房间里,睡得香甜的墨轩正一边翻身一边把被子踢到一边,睡梦里不知有什么有趣的事,居然乐的笑出声来。
屋外,一片寂静,远山在黑夜中隐藏,清风微和,只有不经意的虫鸣露出一丝生气,看似安详的夜,一如往常。
第二天,天刚刚亮,墨轩已经早早爬了起来,他有个小秘密,趁着娘亲还在睡觉便轻手轻脚的跑出门去。
早晨的空气混着青草味,墨轩一直以来便喜欢这个味道,他喜欢在这种味道中肆意奔跑,顺着蜿蜒的小路跑上去,便能看见半坡的凉亭。
而在这个时候,正是学堂先生带着学生晨读的时候。
墨轩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顺着土坡躺下来,随手摘了根草叼在嘴里,摇头晃脑的听着那边传过来的声音。
“铭志,所困亦未困,生死,因果,轮回,欲得真道者,弃生死,了因果,渡轮回,奉至修真行。。。铭志,天道分九脉,众生分九等,欲成上道者,弃今世亲爱友,得道,奉至修真行。。。”
墨轩砸吧砸吧嘴里的草味,皱起眉头,偏着头望了望那边站的笔直的几个学生,山儿今天穿了件绿色夹衫,特别显眼,可是墨轩没去关注他,倒是偷偷看了先生几眼,一身灰褂子的先生今天看起来有点严肃,在读文章的时候还带着点恭敬,墨轩嚼了嚼嘴里的叶子,呸的一声吐了出来。
“今儿读了些什么东西?没劲!”说着起身拍了拍屁股晃悠悠的往回走。
几只鸟围着墨轩的头顶来回转悠,喳喳叫个不停,墨轩烦得很,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脑袋里总是回荡着几句话——天道分九脉。。。欲成上道者。。。
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墨轩一边想着,漫无目的的晃来晃去。
没了摸鱼的心思,他干脆跑到河边躺下来,仰头看着这片蓝天。
上道者。。。
上道者。。。
恍惚中,墨轩像是做了个梦,梦里很乱,他的心也很乱,仿佛又和那天爹同他说的一样:“你不适合,那些东西,不必去学。”
第2章 天降雷劫
墨轩从睡梦里醒过来,揉了揉僵硬的脖颈,抬头看了看太阳的方位,滋,居然睡了挺久,娘亲现在肯定又在骂自己贪玩。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