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小地主吧完本[主攻生子]—— by:ai呀呀

被迫当神棍的日子 完结+番: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被迫当神棍的日子》作者:锲而不舍文案:晏安重生了他发现自己与上辈子有三点不同:1.好像能看见莫名其妙的东西2.老是梦见同一个男人3.这个梦,好像是双向的......顾学琛(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做个小地主吧》
作者:ai呀呀
文案
穿成一个傻秀才,努力过上好日子。
主攻生子1vs1
内容标签: 布衣生活 种田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立轩 ┃ 配角:季言、赵立娘 ┃ 其它:
☆、醒来
躺在床上的男人紧蹙眉头,睡得极不安慰,像是突然被噩梦惊醒,他猛地坐起身子,睁开眼睛,抬起左手挡住刺眼的光线,林立轩晃了晃头,视线逐渐清晰,他环顾一周,思绪依旧混乱,还是没意识到自己身在何处。
“嘶……”林立轩深吸一口气,只觉浑身僵疼,如被重物碾过身体。
身下被单粗糙的咯手,眼前所有环境不再是熟悉的场景,木制的纸糊窗户昏昏黄黄,还破了几个手指粗细的纸洞,那几缕刺眼光线是从纸洞里透进来的,外面应是白日,借着微弱的光线,林立轩把屋内事物看了个大概。
上上下下打量完毕,林立轩在心头感叹真是一个破旧而邋遢的房间,房间不大,也就能摆上三四个桌子的大小,四处杂物堆得乱七八糟,从那木头横梁缝隙墙洞里,能看到一层层累积下的黑色污垢,折断的毛笔五马分尸般散落在阴暗墙角,墙上大坨大坨黑色乌块不知是墨水泼浇而成还是外墙剥落留下的残痕。
屋子里面黑压压的,唯一能称上艳色的是窗户墙上贴的几条红纸,迎风招摇,黑暗光线下看去还以为是祖师爷招鬼时画的符咒。
除此之外,他现在盖的被子也是红的,是由一种极粗糙的布料制成,皱成块状,摸上去硬如纸张,手掌拍打上去指不定能发出刺耳如裂帛的响声。
更让人惊悚的是,这床被子下面不止他一人,林立轩扯了扯被子,被窝中另一人不适的动动胳膊,迷迷糊糊嘟喃一声却没醒。
那是一个瘦弱少年,裸-露在外的胳膊瘦如干柴,相貌生的清秀脸上却看不到几两肉,只让人觉得是一层肉皮粘在骨头上,似是遭了几年饥荒的人。散落的长发如干草枯黄,不过,他的皮肤很白,是羸弱的白色,或者说是不健康的黄白。
少年的眼角下还留着干透的泪痕,瘦弱如柴的身体遍布暧昧的红色印记,看着这些痕迹,林立轩的记忆逐渐回溯,他想起昨天晚上发生过的一切,也忆起少年的身份。
少年是自己的新婚“妻子”,或者说,是他现在这具身体的“妻子”。
说起来还真有点玄幻。
昨天他还是病床上岌岌可危的重症病人,今天却在另一具身体上醒来,还来到一个不同于以往认知的世界。
根据这具身体最后的记忆,林立轩知道他现在所在的世界绝不是原本的世界。这世界除男人和女人之外,还有另一种名叫双儿的存在,双儿外表和男人一样,但他们能像女人一样怀孕生子。双儿的特点是眉心有一颗红痣,俗称孕痣,颜色越红越鲜艳代表双儿生育能力越好。这方世界和中国古代社会一样,以男子为尊,女性地位极低,双儿地位比女性更低,除了贫苦人家,极少有男人把双儿娶为正妻。
他身边躺着的少年,就是一个双儿,林立轩心中感叹:这可真是一个神奇的世界!
林立轩上辈子是一家跨国公司的掌舵人,虽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少爷,但他拥有的商业帝国却是他一手打下来的。事业高涨正处男人黄金时期的林立轩意外被查出胃癌,他平日就有胃病,时常反反复复,症状一开始还以为老毛病犯了,没当一回事,直到真被送进医院,才知道癌症已到晚期。
病入膏肓,无可救药。
被宣判死刑的林立轩不像其他病人垂死挣扎,平静等待死亡,那份过于理智的镇定让随身看护的医生和护士惊叹不已,惋惜他的生命。
弥留之际,扎马尾脸上几颗雀斑的护士问他还有什么愿望?林立轩摇摇头,他亲缘不厚,父不疼娘不爱,一生冷心冷情,没什么可留恋,未婚妻双眼红肿深情凝望的哭诉,也在他心里起不了半点波动,甚至还晓有趣味关注她那被眼泪打湿黑得发亮的假睫毛。
死神来临的那一刻,林立轩只觉解脱。
没被病痛折磨过的人永远不知道健康身体的重要。
揉揉太阳穴,身体泛起残余药性的燥热,身下某处又开始隐隐欲动,林立轩掀开被子,捡起身旁衣物边穿边在心中暗道:这到底是什么药,药效这么强?
原主因为这药而一命呜呼?
昨夜正是原主和这少年的新婚夜,不知怎的喝了一杯“助兴”酒,等他过来,就是和少年一夜的颠鸾倒凤。
许是和这具身体没结合好,脑海里的记忆如剪碎的纸般零零碎碎,怎么也拼凑不起。
“哐哐哐。”三声轻敲,房门遂被打开,吱呀呻-吟的木门扣在墙上,一名中年妇女走入房内。
那妇女不过四十上下,面容满是疲态,精神却出乎意料的抖擞,一双眼睛更是带着精光,跨过门槛,先是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窥视,后又缓步轻入,等见到林立轩,眼里的喜悦更甚了。
干涩的嘴唇动了动,慈爱的声音响起:“轩儿,你醒了?”声音柔得似怀抱幼子的慈母正哄着襁褓中的孩儿入睡。
林立轩早就意识到门外的动静,静静看着妇女的探入,屋里的光线更明朗了,女人将屋内的景象尽纳入眼底,眼角闪过满意的神色。
林立轩系好腰带,他没穿过古代的衣物,但跟随身体本能和零碎记忆有条有理将衣服穿上了。
赵立娘眉梢眼角尽是笑意,眼角皱纹堆成褶子,昨儿个给孩子办了喜事,她人生中的一件大事终于过去了。
这小双儿,父母虽是个不中用的,还有那样一个哥哥……但他本人是个勤快的,模样生得好,又能吃苦,以后……就算她不在了,也有个人在轩儿身边照顾他。
若再生个大胖小子,林家就有后了,以后去下面见到老头子,也好有个交代。这么一想,赵立娘的神色更是柔和。
林立轩神色不动打量妇女,他知道进来的女人是这具身体的亲娘,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跟对方说话?
难道要跟她说你儿子已经死了,现在是另一个灵魂占据在你儿子身体里,若他真这样说了,对方绝对半句都不信,反而会抱着他哭诉自己为何会有一个脑子进水的傻儿子。
没错,他重生成了一个傻子,还是一个脑子进了水的傻秀才。
原主本是碧溪村里唯一的秀才,有个从小订了亲的未婚妻,原主十七岁考上秀才,本是意气风发前途无限光明的时候,他的未婚妻却背叛了他,毁了婚约嫁给临县县令的侄子,原主被突然悔婚,自然要去理论,谁知结果没给自己找着理,还被对方劈头盖脸羞辱一顿,“一个穷酸秀才,也敢来我王家闹事,撵出去。”家仆们拖着秀才扔在大街上,众围观百姓在一旁指指点点,原主何曾受过这种折辱,一时想不开,就投河自尽了。幸好有个打鱼的看见了,把人救了,林父林母哭爹喊娘叫了大夫,性命是保住了,人却成了傻子。
碧溪村的骄傲瞬间变成碧溪村的笑话。
读书读得太多把人读傻了,这种事也值得自杀,林立轩看不起这样的胆小行为,但现在,他变成了这个因被退婚而痴傻的秀才。
这个秀才的名字也叫林立轩,他变成他冥冥之中说不定也有一定关联,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实在难以解释,林立轩知道自己成了他,占了他的身子,就要代替他活下去,替他孝敬寡母,照顾……妻子?
他瞥了瞥已经醒过来的瘦弱少年,少年眼睛很大,眼珠子黑溜溜的,但此时他眼里满是胆怯,瘦削的手指扯住被角掩在身上,露在外面的肩膀还带着昨夜的痕迹。
昨夜和少年发生关系的是他,他理应对他负责,虽不会爱上他,但会照顾他,让他过上富足的生活。
赵立娘仔细瞧了瞧林立轩的面容,不由得怔住了,她这儿子怎么看起来和平日里不一样?呆滞的眼睛变精神了,嘴角的傻笑也不见了——她不会是看花眼了吧?
房间里一时尤为安静,林立轩开口道:“娘。”被叫到的人一个激灵,眼睛猛地一跳,脸上又是惊讶又是想笑,整个面容都扭曲了。
总有人想咚我 [金推]完本[: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总有人想咚我[快穿]》作者:霸道种菜文案:辛娆作为一名圆梦者主要的任务是完成那些炮灰的心愿,但是每次都会被调戏!这还能不能好好地让我完成心愿了???本文又名:#盘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