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受辞职之后 金推完结+番外完本[古耽]—— by:梅花六

当主角外挂被蝴蝶了 完结+: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当主角外挂被蝴蝶了》作者:于秋云夏文案:穿越不悲催,悲催的是到头来才知道自己穿的是一篇文穿到文里不悲催,悲催的是被系统给坑了系统:宿主已完成系列任务,现有通关大
当前是第: 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替身受辞职之后》作者:梅花六
文案
当正牌攻和白月光受HE以后,替身受辞职了。
方瑜兢兢业业的帮助六皇子登基,本以为可以和六皇子携手走进大结局,没想到他拿的是炮灰替身贱受的剧本。
剧本内容:身世坎坷,感情不顺,还因为手握兵权被前男友猜忌陷害。
方瑜表示,替身可以,炮灰可以,贱就太过分了吧?
于是替身受辞职以后,又接了个美食文的主角剧本。
怂包吃货富二代攻X心狠手甜将军受
标签:美食 复仇虐渣
主角:方瑜,江容安
作品简评
镇北王方瑜兢兢业业辅佐六皇子登基,本以为就此皆大欢喜,但没想到一次江南之旅让他得知了真相。原来在六皇子的眼中,方瑜不过是一个替身,从来没有真心对待过他。方瑜斩断前缘,不再留念,还要让六皇子付出代价,但在辞职之后,意外的遇上了一个富贵公子江容安,两人过上了虐虐渣,尝尝美食、秀秀恩爱的日子。文章写了一个替身受脚踢渣攻与白月光,最终和正牌攻he的故事。文章更新稳定,主线分明,行文流畅不拖沓,角色立体,配角也各有个性。在虐渣的过程中不断穿插有攻受共尝美食的片段,山珍海味荤素俱全,深夜阅读更是别有一番滋味。受不和渣攻纠纠缠缠,武力脑力值MAX,正牌攻爱吃又粘人性格可爱,感情戏甜甜蜜蜜。
第1章
三月里,风光正好,是赏花宴饮的好日子。
于是江夫人在今日连约三场宴会,早上是贵族夫人们的赏花宴,中午是官家夫人们的游船宴,下午是富商夫人们的观宝宴,为的就是把自家不成器的儿子江容安推销出去,物色个好媳妇回来。
可江容安并不明白江夫人的一片苦心,参加了一场赏花宴,被各位贵族妇人上下打量,浑身不痛快,结束后就带着贴身小厮阿福逃走了,坚决不参加接下来的任何宴会。
为了不被江夫人派出的人找到,江容安还特意找了个僻静的地方,租了垂钓老翁的一艘船和钓具,划到了江中央去垂钓。
在江上,三月的风还带着寒意,江容安双手包肩认真的看着江面,就算冻得瑟瑟发抖都不能让他回去。
“少爷。”蹲在一旁发抖的小厮阿福终于没忍住开口,“要不我们就回去吧,夫人找不到少爷你一定很着急。”
“不。”江容安简单明了的拒绝了,让他回去参加那些妇人们烦人的宴会,还不如在这里吹吹冷风,“要回去你回去。”
阿福哭丧着脸说:“要是我一个人回去,夫人一定会骂我的。”
“我要钓鱼。”江容安没有被打动,反而冷酷的说。
“可少爷你也没钓到一条鱼啊。”阿福瞅了眼空空如也的鱼篓,提醒道。
“嘘——”江容安做了个闭嘴的手势,慢悠悠的说,“心诚所致,我肯定能哈欠——”
江容安打了个喷嚏,连带着船上架着的鱼竿都抖了三抖。
阿福却惊讶的指着江面说:“少爷!有鱼了!”
江容安顺着阿福指着的方向望去,江面上泛起了一片片涟漪,似乎有什么东西飘过来。
“那是个人!”江容安拍了下阿福的头,“去把他捞上来。”
江水冰冷,阿福其实并不想下去,他问:“少爷,你不一起去吗?”
江容安瞥了阿福一眼,凉凉的说:“你还知道我是少爷啊。”
阿福只能认命的下去捞人,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江中的人给拉到船上。
这人不知道在冰冷的江水中泡了多久,脸色白的如同死人,身上遍布血迹,要不是胸膛上还有微弱的起伏,江容归都以为这个人已经死了。
“快把他衣服脱了。”江容归坐在小板凳上,指使着阿福。
“不是吧,少爷,这也要脱衣服?”阿福惊讶的长大了嘴。
“想什么呢!”江容安又伸手拍了下阿福的头顶,“去把船舱里的备用衣服拿出来给他换上!”
阿福麻利的将昏迷的人脱得一干二净,他的身上遍布深深浅浅的伤痕,有一道伤痕最为新鲜也最为致命,那是一道从胸口贯穿的刀伤。
江容安翻了翻脱下来的衣服,里面并没有能够证明身份的物件,只有一块玉佩,玉色透亮价值不菲,上面刻了一个“瑜”字。
“少爷,换好了。”
“行了,赶紧把他带回府里。”江容安吩咐。
阿福却皱起了眉毛,担忧的问:“少爷,要是老爷问起来该怎么办?”
“呃……”江容安把那些衣物和玉佩一起扔到了江里,难得的思考了会儿,“就说这是我钓上来的鱼。”
江容安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他的亲爹江老爷。
正巧他带着人回府的时候正巧碰上了江老爷,他一哆嗦,赶紧站直了挡住身后的扶着人的阿福。
“去哪儿了?”江老爷双手背在身后,一副威严的模样,“你娘到处找你。”
“爹,钓鱼去了。”江容安谄媚的笑着,“不是听说最近您老人家身体不适,儿子就想着去钓鱼给爹补补身体嘛。”
江老爷的脸色略微好了些:“鱼呢?”
“鱼?鱼!鱼在这儿!”江容安侧过身子,露出了身后半死不活趴在阿福背上的人,“爹,这是我钓上来的。”
“胡闹什么!”江老爷使了个眼色,让小厮接过那人,“还不去叫大夫过来。”
“是是是,正打算叫!”江容安嘿嘿一笑,吩咐道,“就安排到客房里去。”
江老爷一生经商,说不上富可敌国,也算是江南第一首富。但他早年做生意不择手段,导致没有子孙缘分,经过大师的指点散尽家产,才得了个江容安。现在做慈善也做出了习惯,不管江容归捡来的是什么人,既然进了江府,就先救了再说。
“阿安。”江老爷坐到了太师椅里,“下次别什么人带回府里。”
“诶。”江容安赶紧凑到江老爷身边端茶递水,“爹你不是说要多做善事吗?我能碰见也是有缘分,肯定得救啊。”
江老爷不予评价,端起茶杯吹了吹气,“什么身份知道吗?”
江容安想起那块看上去就不是平民百姓能拥有的玉佩,摇了摇头:“不知道,人都快被泡肿了,哪能知道身份呢?”
“行了。”江老爷喝完宝贝儿子亲手端来的茶,挥了挥手。
江容安乖乖站好,低着头等着江老爷的教训。
“下次别让你娘着急,多陪着你娘。”江老爷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语重心长的说,“你娘也是为了你好。”
“是,是,好的。”无论江老爷说什么,江容安全都以不变应万变,点头称是。
江老爷说得差不多了,起身准备走出去,最后还说了一句:“治好了就让人走,别惹上什么事。”
“是,我都听爹的!爹慢走!”
等江老爷走后,江容安一屁股坐到刚才江老爷坐着的太师椅上,懒散的翘起了二郎腿,朝阿福勾了勾手指,示意他过来。
“少爷。”阿福凑到江容安身边,弯下了腰。
“你去好好伺候那位公子。”江容安说,“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回来。”
“少爷!”阿福听此噩耗,立马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少爷你别赶阿福走啊!”
“闭嘴。”江容安戳了一下阿福的脑袋,“你是少爷我是少爷?”
阿福可怜兮兮的憋了憋嘴,喊了一声:“少爷。”
江容安侧过头不去看阿福的表情,说:“还不快滚。”
“是,少爷。”
方瑜从噩梦中惊醒,他睁开双眼,感受到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
竟然还没有死吗?被十名暗卫所追杀也能活下来吗?
他直直的盯着上面蝙蝠花纹的床帐,只觉得胸口处最为疼痛,疼得根本喘不上气,让他没有空去想其他的东西。
“公子!”阿福看见昏迷了三日的人终于醒了,激动的扑到床边,手中端着的药都差点撒了。
方瑜听到动静,用尽全身力气撑起身体,看向来人。
“公子小心,你身上有伤。”阿福赶紧放下药碗,扶着方瑜坐了起来,“先把药喝了吧。”
鬼新郎完本[修真甜文]——: 当前是第:1 页,当前每页显示 10000字 《鬼新郎》作者:天桥底下说书的文案魔教大护法毕千仞行走江湖遇见了一只抢亲的厉鬼,他毫不犹豫地踢飞了拦路鬼的头但是,谁来告诉他为什么这没了头的鬼要缠着他拜堂成亲?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