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客栈完本[灵异生子]—— by:昀川

与权臣为邻完本[古耽]——: 《与权臣为邻》作者:雾十文案:世人皆知,长公主唯一的儿子谢介文不成武不就,还脑子有坑他曾在江左有救驾之功,却只和皇帝表哥讨了一条街当赏赐一条位于荒废许久的行宫不远处、久无人烟的大街但谁也没想到,三年后

《红尘客栈》作者:昀川

鬼差蒋森,一次执行任务时捡到一只蠢萌男妖,据说两人有一千多年的孽缘,还生了个孩子。
蒋森:“……我?生孩子?”
龙二:“麒麟叫妈。”
麒麟:“……妈。”
蒋森:“WTF?!”
龙二 X 蒋森
忠犬攻 X 浪子受 (作者是个渣,属性概括能力为零,各位大大凑活看,么么哒~)
标签:现代、生子、灵异神怪、前世今生
第一次挑战志怪类小说,新文存稿中,欢迎各位大大收藏~多给作者菌一些鼓励吧!么么么么哒!
内容标签: 强强 生子 灵异神怪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蒋森,龙二 ┃ 配角:麒麟,柳江元,冉冬冬,郝乐山 ┃ 其它:
第一章
可能是因为名字,聊城的夜里,天然带着一种风云诡谲的气氛。
蒋森手里的烟头在夜色中闪烁,半明半灭。他看了一眼APP上的时间,还有三分二十秒,前面那个目标就要死了,死于车祸。
‘目标’是他们这行儿对于‘将死者’的统称。
跟着目标的不止他一个,还有个热爱cosplay事业的野鬼,穿着宽袍大袖,头发长到屁~股,背影看起来十分高大强壮,半透明飘在地上。大概是之前哪个同事手下的漏网之鱼。但捉鬼这事儿不归蒋森管,他只管按照‘上面’,哦不,是‘下面’,按照‘下面’发来的公函名单,每天照章办事,把新鬼收编,引渡到地府,再由地府统一管理,该喝孟婆汤的喝孟婆汤,该过奈何桥的过奈何桥。
蒋森中指一弹,掸掉一星烟灰,心想这事儿得跟柳江元说一声。柳江元是他的新上司。蒋森不是本地人,他原本在隔壁省的云城上班,两个城市规模差不多。他在那边干了两年,一直是合同工,薪资水平跟正式工没法儿比,更别提五险一金了,蒋森到现在都是租房住。
那天下边突然有消息,说聊城人手不够,要调人过去,调过去就转正。于是多少人都开始挤破脑袋给主任上货,想调到聊城转正。正好赶上下面整顿‘倡廉洁,树廉风’,主任怕被人抓~住把柄,不得已把东西全退了,于是这差事轮到了还没来得及有所行动的蒋森头上。
他倒无所谓在哪儿上班,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还剩三秒。
目标头上戴着个硕大的b牌耳机,正摇头晃脑地过马路。
旁边那个玩儿cosplay的兄弟走得好好地忽然往前蹿了一下,白色的衣袖从目标面前掠过,把那哥们儿吓得耳机都掉了,脚步猛然停住。他的喉结向上滑动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喘气,身前五米处轰的一声,一辆红色跑车疾驰而过……
蒋森抿着嘴看了一眼地府自主研发的APP,上面显示他这个月的奖金已经被扣掉了……操蛋……
他食指一弹,把烟头扔了,用脚尖碾了两下,再抬头时,目标已经一溜小跑消失在远处影影幢幢的建筑物里。
白衣野鬼好像一点儿没意识到蒋森的存在,还在继续跟着目标往前飘。
蒋森舔~了舔牙齿,喊了一声:“嘿,哥们儿!”
那鬼停了一下,似乎是听见他的声音,回头看过来。
蒋森看着他的脸,愣了一下,这鬼虽然个头大,却长了一双圆圆的杏核儿眼,耳朵尖尖的从头发里钻出来,此时正歪着头呆呆看着他,让人莫名感觉有点萌,像某种小动物。
“你怎么死的?”蒋森问。
那鬼不答话,忽然飘过来,整个人贴到蒋森的面前,鼻翼一耸一耸,做出嗅闻的动作。蒋森往后躲了一下,他又贴上来。
“大哥你生前是条狗精吗?哪个品种的?哈士奇还是萨摩耶?”蒋森下意识地一手撑过去,竟然摸~到了那鬼的实体,他眉头皱了一下,问:“你到底死没死?”
萨摩耶的脸上忽然露出很悲伤的表情,拽住蒋森的皮衣衣摆,双脚落了地,人仿佛还不太清醒,看着呆头呆脑的。
“……你到底什么鬼啊?”蒋森刚说完这一句,手机就响了,那边传来郝乐山憨厚的声音:“蒋哥,怎么样?下班了吧?一起吃宵夜?我在交大堕落街的抄手店这边。”
“没呢,没死成……”
这天晚上的宵夜没吃成。
蒋森牵狗似的带着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回了单位。
柳江元金丝边眼镜后面绿豆似的俩小眼睛盯着他上下看了一遍,颧骨向上把眼镜顶起来,眉头一皱,嘴皮一碰,发出了啧的一声嫌弃:“小蒋,不是我说你……”
一听这句前奏,蒋森就自觉垂下了眼皮,等着听柳主任的演说报告。
“你看看你,上次例会,刚刚千叮咛万嘱咐过,保证责任到人,你就不能盯紧一点?又吊儿郎当了吧?路上又抽烟了吧?闻闻你这身烟味儿!你这工作态度很成问题,你这个小同志思想觉悟明显还达不到我们这个单位的标准……这样吧,下个星期咱们区要派代表去下面学习,这回你去,回来给我交个两千字的报告,不要会议记录啊,纯感想。”
他推了推眼镜架,一探头,仿佛此时才看到蒋森身后那大个子,登时眉头蹙得更紧,急的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你你……二十八项工作守则你怎么背的?不知道咱们这儿不能进生人吗?!”
“还不知道是人是鬼,我刚见他的时候还在地上飘,就是他把目标给放跑了。”蒋森说着手又有点痒,摸着口袋里的烟盒搓了搓,说:“我正问他是怎么死的,这货就变成实体了,弄不好是个妖精,还哑巴,估计这儿也有问题。”他指了指自己脑袋。
白衣妖精还牵着蒋森的衣摆,一脸懵懂看着眼前的场景。
柳江元绕过办公桌过来,仰脸盯着整整比他高了一个半头的大妖精,又从怀里摸出了个镶金边的单边眼镜,研究了半天,说:“不是鬼,也不是人,三魂七魄丢了一条魂,现在半妖半鬼吧。”
“那怎么办?”
“先关起来,明天我去送鬼的时候顺便问问。”
蒋森说:“那我先回家了主任。”
柳江元说:“回什么回?今天晚上你值班!”
……
凌晨三~点钟。
蒋森烧了一壶开水,一边往泡面缸里浇水,一边向关鬼的羁押室里问:“要来点儿吗?”
那鬼两手扒着栏杆,像只狗似的看着他点点头。
蒋森拿着茶缸盖子给他拈了两筷子递过去,那鬼闻了闻,没吃。
“不吃?”蒋森又坐回去,夹起筷子送到自己嘴里。
五点钟时,冉冬冬戴着顶黑色的鸭舌帽从外面进来,看见羁押室里的男人,问蒋森:“诶哟,你相好的?”她扒拉了一下被帽子压塌的短发,露出一张秀美的脸,把一个布袋子扔到桌上,嘴里习惯性跑火车。
蒋森没搭理她,只说:“你任务完成了?“
冉冬冬昂了一声,从柜子里又翻出一包泡面,说:“听胖子说你这月奖金泡汤了?”
“嗯。”蒋森把剩下的泡面汤喝了,说:“我去里屋睡会儿。”
冉冬冬答应了一声,看着他进去,转头对上拘留室里的鬼,一人一鬼对视了一会儿。冉冬冬说:“我知道自己长得好看。”
笼子里的鬼立刻把头扭到了另一边。
北京时间早上八点,柳江元穿着熨烫整齐的黑色呢子大衣,戴了一顶同色礼帽走进来,像七八十年代上海滩里的电影演员似的。
他一见冉冬冬在那儿坐着打瞌睡,便问:“蒋森呢?”
“去洗脸了。”冉冬冬把架在办公桌上的脚放下来,向里屋喊:“蒋森,柳主任想你了!”
柳江元皱了皱眉:“小姑娘家家嘴上没个把门的,怎么说话呢?你看看你整天穿的是什么?男不男女不女的。”
“柳主任,你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冉冬冬猛地站起来,往后踢了一脚凳子,那板凳不堪重负晃荡了两下跌倒,为接下来的战役吹了个先锋号。“咱们这儿有统一制服吗?没有吧?没制服,又没有置装费,我穿什么还得跟你汇报啊?花你家钱了?吃你家大米了?我就爱这么穿,怎么了?你歧视性少数人群啊?”
她机关枪一样突突突把柳江元给扫射了,屋里的蒋森也醒了,擦了把脸出来,喊了一声:“主任。”
除了恋爱,我跟你没别的可谈: 《除了恋爱,我跟你没别的可谈》作者:壹枚文案:唐叙走红没多久,就被狗仔队挖出和梁氏集团CEO疑似同居的绯闻微博下面无数黑子群起而攻之,骂他靠XX关系上位,巴不得他立刻滚出娱乐圈唐叙淡定地看完了微博上骂他的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