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非常态穿越报告完本[耽美年下]—— by:苍耳常思

男神又在偷瞄我 完结+番外: 《男神又在偷瞄我》与子承说文案:高中校园文对学神一见钟情怎么办?!林校草的策略是,强行偶遇,用同样的帅气来吸引他本文讲述了一个自恋校草学渣受,恋上一个性冷淡学神攻的故事(攻受都是万人迷)林书宇:男神看

《[穿书]非常态穿越报告》苍耳常思
文案:
纪潜之是个正面角色。至少在原来的书里,他是被这样设定的。
他背负冤屈仇恨,一路追查家门血案,最终参悟侠义之道,放下偏执,成为众人敬仰的大英雄。
然而这个励志积极的故事,因为穿书者的闯入,完全被扭曲了。
从正道豪杰到魔教教主,从励志到黑化,中间只隔了一个傅明。
傅明心里藏着个秘密。
这个世界其实是一本书。
作为无关紧要的小配角,他并没有什么雄心壮志,只想躲在山上混日子。
然而傅明并不是书里的原住民,他只是穿越时候失了忆。
剧情对他没有约束力,在不知不觉中,他所做的一切都推动着剧情偏离原有轨道。
虽然根据不完全统计,百分之九十九的穿越者都没有为此负责,但傅明是个工作态度认真严格的好青年,始终致力于将书内情节掰回原样,最大程度救场。
教主,你可以做个好人的,真的。
关于本文:
1v1 HE 魔教教主攻x穿越受
一个不太寻常的穿书故事。在未来,针对残旧古书的修复校对工作,人类开发出了一种虚拟复原技术,将书籍内容具现化,工作人员进入书中世界,完成查漏补缺等工作。傅明正是在执行工作的途中,意外失忆,从而导致了一系列情节失控问题。
本文想要通过对穿书涉及到的情感、道德、自我存在认知等方面进行哲学性探讨……并不,这只是个普通的恋爱故事,信我。
内容标签: 年下 江湖恩怨 穿书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明,纪潜之(纪淮) ┃ 配角:我们都是路人甲 ┃ 其它:穿书,师兄弟
第1章 一
北方有山,名为半面崖。半面崖上住着个不起眼的小门派,叫做无义帮。由于太过破烂穷困,江湖上几乎无人知晓其名。内有帮主一人,徒弟三个,一位厨娘,外加两只芦花鸡。
傅明是无义帮的成员之一。
确切地说,他是这个门派的大徒弟,其余两个孩子都得唤他一声师兄。虽然傅明这个人,除了辈分,似乎也没什么值得别人尊敬的。平日里除了睡觉,吃饭,应卯打一两个时辰的拳,就是爬到树上晒太阳偷懒。用师父的话来说,就是生性惫懒,不求上进,无用之人的完美典范。
当然,这样的日子也没什么不好。如今江湖纷乱,诸多险恶,平庸处世也是安身之道。师父虽然心里不满,也不会过分苛责于他。至于半面崖上的其余人等,更是管不着他。于是傅明就独自吊儿郎当的过活着,经年累月,雷打不动。
但其实,他这么懒是有原因的。
不知从何时起,傅明隐隐约约察觉到了一个真相。
他所处的世界其实是一本书。
而傅明自己,只是个书里的虚拟人物。寥寥无几的文字,一笔带过的人格,无足轻重。
书里的东西,又有什么扑腾的必要呢?
傅明平静地接受了这个离奇的事实,并不质疑,也不闹腾,默默过着自己混吃等死的日子,并不打算做出任何改变。原本他就没什么干劲,对周围的人与事也不甚上心,从此更是坦荡荡闲散度日,将半面崖上那棵长得最茂密的槐树当成了自己的窝。从日光最盛的正午到红霞染天的傍晚,傅明几乎都睡在树上,把自己和其他人远远隔离开来。
当日头被远方的群山吞没,微蓝夜色逐渐从山脚升起的时候,门派里最小的师弟就会沿路寻来,唤他回去吃饭。傅明从高处往下眺望,可以看见半山腰嵌着的古旧宅院,宛如一只敞了盖的盒子。小师弟从盒子里走出来,步子迈得不大,但是又快又稳。半面崖并不高,路也不算难走,没一会儿他就抵达了顶峰。
山顶是一片空旷的练武场,边上栽种了不少树木藤蔓,如同天然屏障。小师弟穿过练武场,径直走到那棵槐树下面,叫了傅明一声师兄。
“时候不早了,师父恐怕要生气。”
模模糊糊的天色里,小师弟仰头望着傅明,一双乌黑而大的眼睛透露出催促的意味。傅明从树上一跃而下,用力揉了揉小师弟的头发,随口问道。
“潜之,今天练武有没有进步?”
小师弟姓纪,纪潜之。
“和昨天差不多,”纪潜之想了想,认真回答道,“师父说我根基不稳,不能浮躁,要继续练几年才能好些。等过个几年,再学剑法……”
傅明打量了下纪潜之。十来岁的孩子,比同龄人还要显小一些。身板瘦小单薄,只到自己腰间。傅明伸手,纪潜之便紧紧牵住了他的手,两人一起沿着山路走回去。
“师兄,我真的要等几年才能学剑吗?”
“他唬你呢,别担心。”
“嗯。”
“你刚刚说师父要生气……今天他心情不好?”
“看起来很吓人。”纪潜之停顿了下,想找个合适的形容词,“就和……就和阎王庙里的黑脸神像一样。”
这时他们已经走到了半山腰的宅院前,迈过门槛,隔着庭院望见了蹲坐在正堂门口的无义帮帮主。那是个年逾花甲的老人,整个人干枯而瘦,仿佛晒瘪的干枣。一头乱蓬蓬的银发束在脑后,小而浑浊的眼珠子射出严厉的光,死死盯着面前二人。傅明牵着纪潜之的手,从庭院那头走过来,弯腰向老人问好。对方似乎是憋着一腔怒气未发,从鼻子里狠狠哼了一声,转身坐到饭桌边上。
饭桌上已经摆放好了几碟饭菜,几双碗筷。比傅明小两岁的师妹端端正正坐好,看似恭敬严肃,实则一个劲儿地给傅明眨眼睛,想要通风报信。
老人拿起筷子又放下,似乎在酝酿情绪,一字一句缓缓说道:“我承先师遗志,打理门派也有三十余年,只愿弟子勤恳安分,自保于江湖。你不愿勤习也罢,但作为师兄,好歹要拿出个样子。拳脚功夫,不要冷落了。还有我留在书房的那些书,总该读上一读,修身养性……”
傅明挺直腰板坐了一会儿,就有些走神。眼看师父有长篇大论的趋势,一旁坐着的师妹灵机一动,拍桌叫道:“芦花鸡!”
这三个字仿佛醍醐灌顶,老人立刻停止絮叨,忘记了对傅明的教诲,从凳子上跳将起来。
“对!我要说的就是芦花鸡!早晨我嘱咐你抓来去卖,赶在集市关门之前,我的芦花鸡呢?”
傅明这才隐约想起来,早上出门前师父似乎对自己说了什么,没注意听。
瞧见傅明一脸恍然大悟,老人气愤更甚,恨不得敲他脑袋。师妹反应极快,伸手用筷子挡住老人手臂,急忙说道:“是师父记错了日子!集市明天才有,今儿不开!”
“……真的?”
师妹用力点头,诚恳万分:“是真的!”
老人狐疑地坐回去,没再说话,边吃边琢磨。三个徒弟静悄悄拿起筷子开始扒饭,傅明在桌子底下挨了师妹一脚,抬头看到对方笑眯眯的表情,无奈点头道谢。最小的纪潜之对周围发生的一切不听不闻,认真地数着碗里的米粒。
吃完饭,傅明帮师妹收拾了碗筷,交到厨娘那里洗涮。天色不早,他打了几桶水,架起柴火烧好,供各人沐浴洗漱。这些体力活只能傅明来做,他也做得习惯。
烧好热水,干完杂活,傅明没有事做了,就坐在院子里出神。不一会儿,披着一头湿发的纪潜之跑过来,央告他帮自己穿衣梳发。
“师兄,我胳膊抬不起来,怎么都穿不好。”
纪潜之低声说着,神色含了几分羞赧。大约是热水蒸过的缘故,脸颊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衬托得五官越发细致好看。只是身上衣物套得乱七八糟,看起来格外滑稽。
傅明帮纪潜之擦干头发,又理了理皱巴巴的里衣。动作之间,他的手指碰到了纪潜之胸腹上的疤。那是一道粗且长的剑痕,从左胸到右腹,扭曲地烙在瘦削单薄的身体上。傅明没有多看,转而捏了捏纪潜之的胳膊,果然是浮肿的。
半面崖上三个徒弟,纪潜之年纪虽然最小,却最为刻苦,每日拼命练武,丝毫不肯懈怠。
衣服穿好了,纪潜之乖乖坐到傅明怀里,让师兄替他梳发。
傅明有种自己是老妈子的错觉。他认命拿起木梳,有一下没一下地开始动作。纪潜之默不作声地坐了会儿,突然开口问道。
[重生]父皇,我要娶隔壁厂花: 《 父皇,我要娶隔壁厂花[重生]》作者:倒吊的兔子文案莫辰这辈子最倒霉的事,估计就是在打算和学校校花告白的晚上,砸在自己准备的蜡烛实心爱心里被烧成一炭黑直接over了等再次醒来的时候,更倒霉的还在后面他变成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