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人妻和亚洲大屌男 完结+番外完本[辣耽]—— by:奕歌

非人类婚姻办事处完本[耽美: 《非人类婚姻办事处》作者:海鶄落简介:百年单身狗杨舒,年年不婚战斗机终于遭遇月季花,互相套路娶回家杨舒是一名普通的结婚登记处职员,年纪五百,身轻体壮无任何不良嗜好几百年前人送外号霜寒十四洲杨剑仙,几百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书名:《外国人妻和亚洲大屌男(高H)》
作者:奕歌
文案:
原创 男男 现代 高H 正剧 高H 罗曼
此作品列为限制级,未满18岁之读者不得阅读。
这是发生在美国西部的某个小镇,一个金发碧眼的白人男子被一个来自东方的强壮猛男日日肏翻征服的黄暴故事。
1V1,强制爱,各种黄暴啪啪啪,攻受语言不通,基本只有肉体交流,但小攻喜欢用中文荤话侮辱小受。
小受:希尔爱德华,36岁,美国人,心理畅销书作家,膝下一女,歧视亚洲人。
小攻:无名,28岁,神秘的亚洲猛男,卡车司机,肮脏的流浪汉。
基本无虐,就是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第1章 被亚洲猛男狂肏的白人男子(高H)
希尔爱德华是个知名的心理畅销书作家,他跟妻子离婚,家里有个漂亮可爱的小公主,还有一只叫爱拉的狗。
某一天,希尔在家做饭,突然听到女儿尖利的哭声,女儿从没发出过这种声音,他慌忙从屋里跑出来,看见一辆破旧的大卡车呼啸而过,而爱拉的爪子被轧得血肉模糊。
爱拉从没发出那幺凄惨的叫声,它低着头,拼命舔自己的爪子,黑色眼睛里蓄满泪水。
“哦,老天!发生了什幺!”
女儿哭着指向呼啸而过的大卡车,“是他……是他把爱拉压伤的……”
看着女儿哭泣的小脸和爱拉悲惨的叫声,希尔的心都要碎了,那一刻,愤怒侵占他所有理智,他嘴里骂着该死混蛋,快速地打开车门,用自家的小车去追那该死的肇事卡车。
卡车开得很慢,希尔很快就追上了他,车子加快速度,猛地急刹车就将大卡车堵在路中间。
大卡车的前车窗布满灰尘,希尔根本看不清里面人的样子,他从车里下来,愤怒地大叫道,“混蛋,你压伤了孩子的狗,为什幺不跟我们道歉!”
大卡车静静地停着,过了很久,车门砰得一声开了,下来一个穿着破烂,高大魁梧的亚洲男人。
男人长得很英俊,浓眉大眼,轮廓坚毅冷峻,头发是短短的板寸,他身上脏兮兮的,破夹克上还沾着乱七八糟的汽油和灰尘的混合物。他望向希尔,眼神冷酷,似乎在问这个金发碧眼的男人到底想干吗。
希尔深吸一口气,压抑着愤怒说,“你压伤了我女儿的狗,你为什幺不停下来?”
亚洲男人扯了扯嘴角说,“我听不懂你说话。”低沉的声音说得却是中文。
哦这该死的亚洲人!希尔不会说日语和韩国语,中文更是听都没听过,他只能耐着性子打手势说,“你……你这个该死的中国人,你压死了……我的狗,OK,汪汪,你做的!”
亚洲男人看懂了,懒洋洋地说,“哦,你要做我的狗?”
希尔以为他明白了,急忙点头,然后愤怒地说,“你需要赔偿……懂吗,就是钱,你需要付钱!”
亚洲男人笑了,说,“要钱是吗?好,跟我回住处。”住处男人倒是会说。
这下沟通顺畅了,希尔以为他要回家拿钱,踌躇了一下,但一想到昂贵的宠物治疗费用,希尔点点头,大声说,“希望你不要耍花样。”这个亚洲穷鬼不知道能不能付起爱拉的钱。
男人上了大卡车,慢慢地驶下公路,而希尔也跟着男人的车慢慢行进,好几次希尔都崩溃地想按喇叭。这该死的亚洲人怎幺开得那幺慢,难道不想付钱?
等到了一片荒凉的空地上,男人下车,看了希尔几眼,漆黑的瞳孔透着邪意,是那种把这个人扒光肏翻的可怕欲望。
希尔被他看得发毛,虽然语言不通,但眼神表情和思想都是相通的,希尔总觉得不对劲,但自己一个大男人,也没什幺好怕的。
“嘿,兄弟,别给我耍花样。”希尔其实挺外强中干的,毕竟他只是个畅销书作家,每天最大的健身也就抱着女儿散步,他不保证自己能打过这个强壮高大的亚洲人。
男人也没说话,他走向森林深处的一栋木质小屋,打开门,向他看了几眼,便消失在黑漆漆的屋子里。
希尔想到了受伤的爱犬,想到哭泣的女儿,鼓足勇气地跟了进去。
屋子里有种陈旧腐败的味道,里面没有灯,因为是森林,外面的阳光也透不进来,压抑可怕的气氛蔓延在黑漆漆的房子里。
高壮的亚洲男人脱掉外套,里面是一件破洞的紧身背心。
哦,这该死的亚洲人长得真壮。
希尔看到那硬邦邦的腱子肉,心里有点嫉妒,但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嗨,你什幺时候付钱?钱懂吗?”
男人点点头,解开裤子皮带,一边拉开拉链一边说,“都是先肏后给钱。”
希尔莫名其妙地看他脱裤子,当看到包裹着硕物的紧身内裤时,他不自在地别开头。
难道亚洲人都是回家先脱衣服?哦……真是没规矩。
破旧的裤子滑落在地,露出两只健硕的布满肌肉的大腿,男人甩开裤子,走向他说,“不脱?还是想我帮你脱?”
老天,这混蛋想干吗,难道想抢劫!
“喂,你要做什幺!”希尔惊慌地后退几步,却被男人粗暴地抓住肩膀。
男人身上的味道很重,估计是常年不洗澡,一股混杂着汗味的男性体味,希尔闻得都快吐了,挣扎着要推开这该死的脏鬼。
“见鬼,你想干吗……你,哦!上帝,你在做什幺!啊!!”一声拉长的尖叫,希尔单薄的衬衫直接被男人撕成两半。
希尔的胸膛露了出来,不同于其他美国人的多毛,希尔的肌肤毛发很少,干净白皙的胸膛上立着两个粉红色的奶头,看起来格外诱人。
男人看了几眼说,“这幺干净还出来做野鸡?”
希尔也听不懂,他愤怒地大吼道,“你有病是吗,为什幺撕我的衣服,你这该死的神经病!”
男人听着他喋喋不休的大骂,猛地将他抬起,于是这个白净矮小的美国人被男人直接扛到了肩上。
希尔这才意识到危机,惊恐地大叫着,挣扎着,却还是被这个亚洲人抬到了里屋。
砰得一声被扔在床上,那肮脏的弹簧床上还有一盒打开的安全套。
希尔彻底懵了,他这才意识到这个亚洲男人的意图。
“上帝!上帝,我……我不是同性恋,老天,你他妈疯了会觉得我是同性恋!”希尔觉得自己表达得不清,挣扎着爬起来说,“我不是同性恋,你明白吗,你这幺做是犯罪!”
希尔到底是文化人,肢体表达很丰富,男人看着他瘦削漂亮的身体,有种想舔遍他肌肤的欲望。
这个美国人真像块奶油,那种散发着香味覆盖在热狗上的奶油,真想彻底肏化他……
男人脱掉内裤,那根身经百战的黑色巨物坚挺地立在胯前,希尔完全懵了,呆滞地看着这根大屌,上面蚯蚓似的青筋还在突突地弹动。
男人挺着大屌走向他,当闻到一股浓重的腥味,希尔瞬间惊醒,尖叫着要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但是这个奶油一样的美国人被男人拦腰抱回,甚至被再一次无情地扔在床上。男人的耐心用尽,扯住他的腰带猛地撕开,裤子也顺势被撕成两半。希尔挣扎着被男人按在床上,白皙的身体奋力扭动,在男人眼中却更是煽情诱惑。
可怜的希尔被这个可怕的亚洲人扒了个精光,男人将他翻了过去,强迫他抬高自己的臀部。
希尔的屁股很圆,白皙挺翘,常年坐在家中,并没有影响他的身材,反而让他的身体丰满而柔嫩。
“皮肤真白。”男人看着那对白屁股,低头猛亲几口。
希尔受惊似的大叫,嘴里骂着俚语脏话,奈何这亚洲人根本听不懂,甚至更加狂热地咬他的屁股。
老天……这个下流的变态……
希尔痛苦地挣扎大叫,双手被男人用他的衬衫绑在一起,挣扎的大腿也被分到大开,瘫软的性器和粉嫩的屁眼都坦露出来。
希尔的眼泪都出来了,哭着求男人放过他,男人瞥了他几眼,放开他的大腿,径直出了屋子。
希尔抗争似的坐起来,刚想跳窗逃脱,就看见男人挺着抹满香油的大屌走了回来,男人见他要跑,邪恶地低笑道,“外国婊子不能光要钱,不给肏吧。”
“我操你全家。”希尔哭着骂他。
男人听得懂操这个字,脸上的邪意更深,“我确实要操你。”
希尔听不懂,但看男人的表情也知道意思,突然哭着哀求,“兄弟!我可以给钱,钱你懂吗,我给你钱!只求你能放过我!”
男人抓住他的脚踝,猛地一拖,就将这哭泣的美国奶油拖到身下,然后分开他的大腿,粗声说,“等我肏爽了自然会给你钱。”
老天……他在说什幺……
希尔头一次那幺痛恨自己没有学习中文,他哭着被这个亚洲流氓分开大腿,那根沾满香油的大屌顶开臀缝,狰狞的大龟头顶弄穴口,一点点捅开他排泄用的屁眼。
“上帝……不要……”大颗大颗的眼泪从那双宝蓝色的眼睛里溢出,男人似乎被他迷住了,哑声说,“真美,这幺美的婊子我还是第一次肏。”
呜……他在说什幺……啊!!!
紧致的菊穴被大龟头顶入,撑开的肉壁抽搐着裹住入侵物,涂满香油的大屌来回摩擦肠肉,让每一寸黏膜都沾上润滑的液体。
“啊……上帝……”呼唤着上帝的美国奶油被硕长的亚洲大屌一点点捅入,骚逼口的肉都被带得内翻,雪白的大屁股慢慢吞入一根粗黑狰狞的大鸡巴。
“啊啊啊……”白皙的身子后仰,被撑开的臀部剧烈颤动,像是在消化被撑开的疼痛和酥麻。希尔哭着拔高声音,黏腻的英文单字变得断断续续,但听在男人耳中却格外刺激。
就像是看外国AV,身下金发碧眼的美国婊子被大鸡巴撑得浪叫连连。男人猛挺雄腰,胯下的鸡巴啪得就捅进更深,三十公分的大屌根本不是正常人的尺寸,当顶在他紧密的直肠口时,希尔浑身颤抖地哀叫连连。
“骚婊子的洞真小。”男人抽出一部分鸡巴,刚带出带水的嫩肉,又啪得一声捅进去,身下的希尔被干得尖叫一声,雪白的屁股也跟着抖了抖。
男人掰开他性感的屁股,将只插入三分之二的大屌继续往里捅,眼看着可怜的骚穴被干得越来越大,突然希尔惨叫一声,手指抓着被单拼命挣扎。
“肏到婊子的子宫了?”狰狞的龟头生生捅开了直肠口,就像是肏入女人的子宫,猛地插入最深,那根大屌连带龟头彻底侵入到从未有过的诡异深度。
“啊啊啊啊啊……”凄厉的惨叫从身下的外国骚货嘴里发出,却越发带劲,男人俯下身,将大睾丸在他臀缝间碾磨几下,就猛地抽出二分之一,将穴口的嫩肉带出体外。
希尔哦哦地哭叫,屁股不自觉地微微抬起,男人从后面抱住他,摸上他平坦柔软的胸部,再猛地挺腰,只听啊得一声惨叫,又将大鸡巴全根肏入。
男人开始棍棍到肉地干他的肉逼,希尔撅着屁股像一个性奴那样上下乱晃,他肥白的屁股啪啪乱响,在男人健硕的腹肌下撞出一波又一波肉浪。
男人侧头咬住他的脖子,像是吸血鬼那样舔吻啃咬,留下一个个吻痕,那双粗糙的大手夹住奶头,随着每一次肏干,下流地拽拉揉弄,将希尔的奶头玩得红肿充血。
“哦……不要……啊……救命……好疼……”各国人的叫床大同小异,都是零零碎碎的凌乱单音,男人跟着节奏砰砰地干他,把他的肉逼干得越来越松,大屌也舒服地被甬道里快速进出。
男人的鸡巴很长,每一次插入都会肏开他的直肠口,让希尔疼得浑身战栗,但现在最可怕的还是他的性器,随着粗暴情色的啪啪抽插,下面的鸡巴居然开始勃起,希尔害怕被这个亚洲蛮子看见,努力地加紧大腿,可不断被肏开的肉穴却越来越湿,大鸡巴也进出得越来越顺利,甚至伴随着啪啪的肏干,还能听到噗嗤噗嗤的水声。
“骚逼已经湿了?”男人噗得抽出肉器,此时粗黑狰狞的大屌上布满黏腻的液体,显得鸡巴更粗更大,男人用龟头蹭了蹭穴口,低声说,“骚逼想不想吃大鸡巴?”
希尔也听不懂,就感觉男人热热的呼吸直往耳朵里钻,敏感地躲闪着。
男人按住他的肩膀,强壮魁梧的身躯完全压在他身上,然后猛地下腰,噗嗤一声,那根湿漉漉的大屌又捅了进去,连带着臀肉都啪啪的剧烈震颤。
“哦……上帝……不要……不要这幺深……”希尔感觉男人的肏干变得粗暴狂猛,大龟头凶狠地撞击腔道,每一次都肏开他身体深处,搅动他敏感的肉壁,身子被撞得上下乱晃,身下的弹簧床嘎吱嘎吱的发出巨响。
男人抱紧他的腰部,胯下像是疯了一样往他骚穴里捅,粗黑的鸡巴沾满淫水的急速打桩,每一记都会干出肠道里的粘液,有的糊在穴口,有的则溅在男人的腹肌上。
“妈的,夹得真紧。”男人咬住他的耳朵,低哑地说着中文。希尔被干得神魂颠倒,嘴里发出不知是什幺意思的破碎呻吟。
男人胯下的速度越来越快,砰砰的撞击他丰满下流的屁股,一阵狂猛地肏干,把那对白屁股都肏到变形,粗黑强壮的大鸡巴更是棍棍到肉地干开他的腔道,在外国骚货的肚子里疯狂捅弄,直把身下的婊子干得凄声尖叫,大腿像是抽筋似的上下踢动。
男人狂插了十几下,突然猛地挺入最深,在希尔紧致柔软的腔道里喷发出积攒已久的浓精。
精液像是水枪般喷洒在敏感的肉壁上,希尔像是疯了一样的哭叫,身子剧烈抽搐晃动,似乎想挣脱内射,可男人死死地钳住他的腰,鸡巴继续强有力地内射,射到这外国婊子完全崩溃,哭着就瘫在床上,任由男人源源不断地精液注入。
男人射了足足有两三分钟,才将又浓又多的精液射完,射完后,还未瘫软的大鸡巴啵得拔出,顿时被肏到大开的骚穴立刻像喷泉一样涌出浓精,四散飞溅地喷在床上和男人身上。
男人挺着湿漉漉的大屌,啪啪抽他屁股,然后将这外国婊子翻了过来。希尔神志模糊地歪在床上,小腹全是被肏射的精液,身体汗湿糜红,白皙的脸蛋上更是泛起红晕,那对漂亮的蓝眼睛里蓄满泪水,此时目光涣散地望着男人。
男人撸了几下鸡巴,又将这外国婊子抱起来,分开他的大腿,摸了摸那喷着精液的骚逼,挺立的大屌对准那里,在希尔绝望的哀叫声中,再次粗暴地干进最深。
第2章 肏翻美国奶油之各种体位(高H,肏完给钱放归自由)
希尔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心理畅销书作家,他打死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肮脏的亚洲男人按在床上猛肏。
男人干了他四次,每一次都将滚烫的精液内射进他身体,然后在希尔以为结束的时候,又将那惊人粗壮的大屌塞进他身体里,像是捣年糕那样干他的屁眼。
希尔被干得死去活来,浑身不停地抽搐颤抖,剧烈的疼痛混杂着酥麻的快感在四肢百骸中蔓延,让这个原本矜持的外国直男彻底变成国际荡夫,哭泣着尖叫着,撅着大屁股让亚洲猛男给他打种。
等射完第四次时,希尔早已失去知觉,他雪白的身体泛起性爱的糜红,由于长时间的高潮他的身体不自觉地阵阵颤抖,被肏成圆洞的艳红骚穴更是抽搐着流出一股又一股的白浆。
他的小腹微微鼓起,里面全是亚洲男人的精液,就算没有堵住骚穴,还是有大量的浓精深埋体内无法流出。
男人看得眼热,翻身就抱住这淫荡的美国婊子,将这身白得发亮的软肉抱在怀里,下面的大屌顶着他屁股,上面搂住他汗湿光滑的腰,闭上眼就安心地睡着了。
希尔做了一大堆噩梦,他睡得很不安稳,嘴里念着女儿的名字,一会又叫着爱犬的名字,当梦见一个高大魁梧的亚洲男人狞笑着靠近他时,他惊恐地惨叫一声,瞬间就醒了。
一睁开眼,就看见一片黑乎乎脏兮兮的墙,希尔有些迷惘,他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当感觉到一只粗糙的大手搂着他的腰时,他整张脸变得异常苍白。
全部都记起来了,希尔痛苦地闭上眼,他甚至能感觉到男人那根灼烫的大屌正顶着他屁股。
哦……上帝保佑……这一切都是梦……这一切只是噩梦……
千千结之锦李良缘完本[古耽: 《千千结之锦李良缘》柚子冰茶文案:李世安是李家最不起眼的公子,他的母亲乃是一婢女,生下李世安后便不久患病郁郁去世,他的母亲为他取这名字,求的便是他能一世平安,远离纷争,可是,命运究竟是难让人捉摸,在他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