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油啊种马 完结+番外完本[系统快穿]—— by:阿汉

快穿之巨星打脸攻略完本[快: 《快穿之巨星打脸攻略》文案天才程序架构师被囚禁在巨星系统里面被无数个世界的巨星踩在脚下各种悲惨而死他最终推测出了巨星系统的漏洞决定进入无数巨星系统构架的世界将那些系统设定的巨星们踩在脚底下疯狂打脸!系
没有关注微信dmwk520的请尽快关注~避免网址河蟹换网址找不到我们~
《加油啊种马》作者:阿汉
晋江2017-07-01完结

基础资料
姓名:陈尧咨
性别:男
年龄:23岁
职业:二十一世纪最常见最伟大的职业
技能:准确分析各类人声(某大帝国层出不穷的女神声音为甚),精确的评估能力(看某种动作片三秒钟即可判断其会火与否),高级隐匿能力(在人群中没人注意到,能力程度直逼X子哲也)。
潜力:MAX,尚未开发。
穿越原因:征服新世界(?)

此坨文章又名:
《大种马窑子哥的奋斗史》
《论炮灰女背后的辛酸故事》
《装逼的一百种方法》
《敢和窑子哥抢男人的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去死吧》

哇。我真是个坏蛋啊。

内容标签: 无限流 系统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陈尧咨 ┃ 配角:好像没有 ┃ 其它:脑洞文
第1章 勇敢的少年呀快去创造奇迹
陈尧咨看着自己面前的粉红色膨胀物体,默默地擦了擦眼睛。
陈尧咨定睛看了看。
陈尧咨默默地又擦了擦眼睛。
他怀疑自己的眼睛出现了问题,否则他怎么会看见一个巨大的,粉红色的巨型蘑菇呢哈哈哈哈。
“少年啊,其实,本系统来自无节操星。”粉红色的大蘑菇用一种奇异的,充满感情的,仿佛是动物世界介绍的背景音的声调对陈尧咨说了这句话,然后缓缓扭了扭,身躯似乎变得更红也更加伸展了一些。
陈尧咨:卧槽。
呵呵。
呵呵呵呵。
内心:老子是在做梦吧肯定是在做梦吧这玩意长得这么淫X荡就像一个巨型的这种事情老子就不吐槽给你留点面子不说出来了尼玛为什么要用这么正经的播音声来说出这么奇葩的话啊我去。完全没头没脑的好么!完全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好么!我管你是哪个星来的啊我了个擦!尼玛赶紧告诉我这篇文章是什么设定(?)我现在在哪里啊摔!
“讨厌啦少年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可是直蘑菇哦咪啪。”巨型又扭了扭,陈尧咨默默地转过了头。
陈尧咨:呵呵。
内心:尼玛谁想看着你了啊擦不要用咏叹调读出这么二逼的言论啊直蘑菇又是什么东西啊谁管你直还是弯啊擦咪啪的尾音又是什么啊简直是各种乱入了啊。
正当陈尧咨表面微笑淡定视向他处内心疯狂刷屏卧槽之时,一个电子音忽然响起。这个声音和原来的不一样,因为它充满了金属感与无机质感,陈尧咨不得背后一凉。
“这次的选中者,素质很好呢。”
陈尧咨循声望去,看到那个巨大的粉红色蘑菇缓缓缩小,直到,忽然之间,发射出刺眼至极的金色光线。
“呵,要来了么。”陈尧咨咬住下唇,忍住一些奇怪的大脑内的眩晕感,边做着这个平时被自己嘲笑成为的动作,手不自觉的掩住眼睛。光芒慢慢变得不再那么刺眼,慢慢成了柔和的金光。陈尧咨放下手,缓缓看向那个光芒中间的,或许会是像神迹一般的物事。
一个,半人高的,金色蘑菇。
陈尧咨:呵呵。
内心:你他妈搞那么多就是为了变身么摔!变身就算了变来变去怎么还是蘑菇啊摔更像了啊我去!你这样让刚刚忽然正经起来的我看起来很蠢啊有没有!
金色蘑菇没有像粉红色蘑菇一样扭动,也没有发出咏叹调一般的声音,而是用那种刚刚唬住陈尧咨的金属音说着:“选中者,你……”
陈尧咨也重新严肃起来,等待着他新的设定……哦不,新的命运。
金蘑菇:“你……选中者——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
陈尧咨:……
内心:你他妈作死啊见过你这样写文……哦不,说话的吗第一章已经快结束了啊我说你倒是快点说明设定啊摔!你是在玩读者(?)么那一串独领风骚的呵呵呵又是闹哪样啊啊?不要用那种高贵冷艳酷炫狂霸拽的电子音发出一连串的这种奇怪声音啊拜托!
“少年,我是无节操星的某系统。“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把字去掉后才更正确吧。
“无节操星人在利用源代码编制过去时意外地造出了一个新的世界,我们姑且叫它新世界。”
我还死前八分钟啊擦。
“新世界资源十分丰富,特别是富含我星急缺的一种稀土元素——而这种元素目前只有我星和该世界拥有。但是,无节操星人由于脑波与该世界不同调,无法介入该世界,而在这时候,我们发现了你们地球人。”
总觉得这样的话听起来很不爽啊。
“在某次意外中,我星人惊讶地发现,地球人是唯一类似于该世界人类的物种,并且脑波和该世界人有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度。这与无节操星人的百分之二十相似度相比,简直是惊讶的高。但是,百分之八十的相似度仍然不能保证被该世界容纳。所以,地球人中,出现了选中者。”
脑洞越开越大真的没关系吗作者?……哦不,蘑菇君?
“选中者啊,脑波相似度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的变态级存在。”蘑菇君一脸痴迷地望着陈尧咨,“而你,却是达到了百分之九十八。”
陈尧咨不太习惯这样被一只蘑菇注视着,而且是用这样诡异的视线。
“啊~啊。”陈尧咨搔搔后脑,忍住被灌输了一堆乱七八糟设定的销魂感,努力用听起来比较平淡的声音说道,“听起来确实是很厉害啊。可是……”
陈尧咨抬起眼睛望了望金蘑菇,无奈地扯了扯嘴角。
“可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
金蘑菇:……
金蘑菇愣了一瞬,接着自问自答着:“呵呵,你是问你进入那个世界的任务是什么吧。准确来说,就是——称霸那个世界,收尽天下美人,然后,交~配~哟~”
陈尧咨:呵呵。我好像什么都没说啊。
蘑菇君扭动着身体:”是不是听起来很爽呀,少年~本系统有辅助的哟美人还不是手到擒来~所以说,勇敢的少年啊,快~去创造奇迹~种马君干巴爹哟~”
“卧槽!“陈尧咨终于骂出了一直在脑海中刷屏的那两个字,双眼望向还在妄自单曲循环朗诵着这句话的金色蘑菇,瞳孔却逐渐放大乃至于泛着无机质的纯黑色。
蘑菇君:卧槽是什么意思?(茫然脸)
作者有话要说:
戳萌点进行曲,锵锵锵锵。
第2章 DIAO丝简直不能忍
气氛。
好像很尴尬呢。
陈尧咨抓着胸前的被子淡然地看着眼前的几个如花似玉的妹纸,在心里悄悄地羞红了脸。
事情是这样的。请让我们倒回五分钟前。
几丝暖阳透过镂空的木床照在床上人的脸上,映出一片淡金的色彩。那人的眉微微蹙着,眉眼清淡却略显疏离,被阳光染成了金色。忽然那人睫毛微微抖动,仿佛在梦境中也那么不安稳,那么,脆弱。像是雨水中飞舞着的,绝望的蝴蝶。睫毛抖动的频率大了一些,那人微微转醒,双眸微开,却是那般流光溢彩。纯黑色,淡淡的,无悲无喜的眸子,却仿佛装进了时间的尽头,看破了世间的沧桑。清澈的如同冰下的溪水,不染一丝世间的尘垢。唇色微浅,淡的几乎看不出颜色。
那人的手抬起,迎着阳光,缓缓翻转了一下。被染成金色的指尖。十指纤纤。
那人像是要起身而又因为体力不支而摔倒在床上,发出了不小的响声。似是撞到了某处,微微的闷哼传来。随着那人的动作,他身上盖着的被子缓缓滑落,露出了因为太过消瘦而有些分明的锁骨,皮肤呈现出一种淡淡的瓷色,如同洁白的大理石像。三千发丝散落在背后与颊边,于瓷白的象牙色中氤氲出一种墨色来。皎若明月舒其光。
“公子你醒了……“
“公子你感觉身体怎么样?“
“公子,可是还有不适?“
陈尧咨看着冲进来的三个人,茫然了一瞬后扯起了被子,于是娇羞状呈现——与妹纸们的大眼瞪小眼的星湖时光。
——————————————我是主角如花似玉的分界线————————————
手中的梳子无声的滑落在厚软的地毯上,陈尧咨站在高达一米的水银镜子前默默无语。
老子的络腮性感小胡子呢老子的虎背老子的熊腰呢老子的板寸呢老子那迷离狭长的小眼神呢。
呵呵。
别告诉爷镜子里那个如!花!似!玉!的大美人是爷啊!
这不科学啊。呵呵。
陈尧咨默默扭头望向窗外。
而这样的场景在此时正好推门而入的冉天衣眼中,又是另外一幅景象了。美人只着纯白单衣站在镜前,双目却是微阖,眸光流转的淡淡阴影,收紧的下颌线条优美紧致。从骨子散发出疏离寂寞,表情安谧中却透着几分淡淡的漠然,仅那么安静地立于眼前,便可叫人心疼地揪痛起来。
“身体可还有不适。” 冉天衣淡淡开口询问。
美人身体微僵。一阵令人心悸的沉默后,缓缓回眸望了下来人,又半阖了眸子。
“尚可。”
美人一派疏离,音色清冷如玉石。
冉天衣略一颔首。二人又是几句浅谈,直到冉天衣作别。
出门之时,冉天衣回头望了眼那人。那人又回到了窗边,依旧是那样长久地站立着,一动不动,眼眸也不知掠向何处,仿佛站成了永恒的寂寞。
其实,我们的窑子哥站在那里真的不是为了装逼,而是为了整理思路。真的。至少那人没来时是真的。
虽然说咱窑子哥对来人的反应平淡无奇,一派疏离,一副世间万物与我何干的成仙模样,实际上,他只是对那种高富帅的刺眼光芒不敢直视罢了。最讨厌这种冷漠又有气质的大帅逼了,要知道咱窑子哥可是纯DIAO丝,24K,纯DIAO。
好心酸嘤嘤嘤。窑子哥默默咬小手帕。
面对此大帅逼的文绉绉的搭话,真 DIAO丝 处男 窑子哥挺直了腰杆努力从小学生涯中的语文课中寻找出可以不掉价的话。但是,但是,尼玛站久了僵硬了啊。层次高点的话一时想不出来。不过咱们的窑子哥想来也是要称霸世界的男人(?),开动小脑筋就那么一想,哎,还真别说想出来了呢~
听听。尚可。
尚可,多文艺多牛逼!
完爆你啊高富帅!没注意到此大帅逼是什么时候离开的,因为咱窑子哥彼时正低头沉浸在喜悦中无法自拔,却又忽然望着镜子陷入了深深的抑郁——
老子的糙汉形象你特么快留步啊!
作者有话要说:
所以说其实我们窑子哥是糙汉。不管你信不信反正阿汉我是信了。
第3章 窑子哥的可持续发展之路
几个俏妹纸精心服侍后,表面淡然冷漠内心早已羞羞脸的窑子哥吃罢了中饭,也大致了解了现状。
原来,他是被冉天衣(现在窑子哥已经知道大帅逼的名字是冉天衣了)捡回来的。据说,冉天衣出门视察自家酒楼之时,马车于转角之地不知怎地撞上一人,于是冉天衣就带回了这人。
这人,便是咱们窑子哥。
在得知现状后,窑子哥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森森的担忧感。于是,窑子哥精心分析出以下情况:
已知:
1.====
2.===(?)
得出:蹭!吃!蹭!喝!
在经过精确而严谨的分析后,窑子哥定下了未来的可持续发展道路与大致走向情况,确定了以抱冉天衣大腿(……)为人民道路的基本指导方针,于是开始了愉快的履行。
窑子哥挺不要脸的蹭吃蹭喝着,每天都在心里边羞羞脸于与俏妹纸们的互动并试图开发出人体的透视潜能来认真研究妹纸们的身体构造以便在这单调的生活中进行严肃的科学研究边望着窗外默默无语。
于是,乌飞兔走,不觉半月。在这半个月里,窑子哥每天的主要任务归纳成了四件事:吃饭,睡觉,望着窗外发呆,被俏妹纸们进行眼神上的含羞似水柔波攻击,时不时被望着他发愣的下人们吓到——如此热切的注视中为毛还有男的啊而且为毛要蹲在房梁上啊能解释下吗——而且被望着还要装作毫不知情万事于我何干的装逼模样——窑子哥每天累爆了有木有!时时刻刻都要装逼啊有木有!时时刻刻啊!
你问窑子哥这么累为什么不走,走你妹啊走!走了你养窑子哥啊!
你问冉天衣为什么这么久都没赶窑子哥走?走你妹啊走!你以为窑子哥整天装逼是为了什么!
话说被弄到这个世界的第三天时,正当窑子哥漠然望窗实则脑子里满堆的想法时,忽而感觉眼前出现一行字。

那是橙蓝色光点组构而成的,窑子哥把手置于眼前,橙蓝色光点丝毫未动。触碰不到实体,就是光,却不知光的来源。也就是,光源是在脑内部而非外部。
而对于显示的字,聪明的窑子哥条件反射般努力在心里想着这样的话,橙蓝色光点纷纷扬扬散开,又以一种奇异的形式重新飞舞组合:


窑子哥对上面的两行光点认真研究了很长时间,傻了很久。
他分析出的是:


多么精准的分析。
总之,就是因为这样,窑子哥在装逼的康庄大道上就这样一去不复返。
——————————我是主角重点完全放错的分界线————————————
“他今天怎么样?”淡雅出尘的男子握笔在洁白的宣纸上细细勾勒,夕阳的微光从雕饰着繁复花纹的木窗透入,映出男人优美简洁的侧影,他的双眸如同上古的墨玉,是一种至黑的纯净。是那样美丽的眸子,此刻却专注地盯着笔下。那样多情与专注,让人看得想要溺死过去。
“回主上,兔姑娘今天依然爬上了树望着主子的书屋望了一上午,下午先是缝制了前几天一直在缝制的荷包,刚刚打死了我们的一只信鸽,把它烤熟后给了小的……她求小的帮忙带个话将这只信鸽送给主上您……”影子微屈身体,向阳光中的男人一一叙说着,却不想,男人抬起了古井无波的眸子,瞧了他一眼。影子立马噤声不语。
“我说,”男人开口,停顿了片刻,“他。”
影子在短短的停顿中出了一身冷汗。他立马回到:“回主上,那位公子用罢午饭后依旧是望着窗边,没有什么特殊举动。“
男人听罢,沉吟片刻,挥手让影子退下。影子收到指令立马消失,男人独自立于桌前,宣纸上赫然是那个仿佛无悲无喜,永远也看不透的人。那人身着纯白单衣站在窗边,双目却是微阖,眸光流转的淡淡阴影,从骨子散发出永恒的疏离与寂寞。
作者有话要说:
窑子哥:土豪,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冉天衣:不好。
窑子哥:啊咧,为什么?
冉天衣:(淡定脸)你应该说,这样我就会说。你就成功了。
窑子哥:那么土豪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冉天衣:好。
纯属抄袭。无耻的抄袭呵呵额呵呵呵呵。
第4章 窑子哥确立了错误的方针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质的呢?
冉天衣这样问自己。
刚开始遇见那人,以为不过又是一个想凭借容颜爬上他床的人,就像那位所谓的兔姑娘。或者也可能是太子那方的势力派来的卧底,于是索性把那位晾在一边,看看他究竟有什么企图。
他承认,初时所见,他的确被惊艳了,望入那人的眼,如同坠落进不大却深的冰潭,有一种不会死去却缓慢窒息的厚重感,知道危险却又忍不住去靠近。于是就这样养着那人,似有似无的监视着那人。慢慢地却近乎病态地想要了解他的一切,想要知道从他眼里看到的世界究竟又是怎样的一回事,想知道,他到底是在想什么。想知道,他的身份。
如果那人真是太子那边派来的人,他想,他早就输掉了。
有那么一种人,一直都只是安静,沉默着。自己成为了最寂寞的一道弧度,却在他人心上划着一道不轻不重的红色痕迹。不伤却疼。
那人似乎发现了自己被监X禁的事实,但从来也没有提出过要离开,只是日复一日地望着窗外。而窗外并没有什么值得看的东西——这是冉天衣所知道的,因为他也试图站成与那人一样的姿势凝视着窗外,可是,什么也不曾发现。他不懂那人。
那人似乎也发现了自己被监视着,他感知到了自己近乎偏执的视线与无孔不入的探子,可他从不回头,从不戳破。仿佛这世间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仿佛,没有什么能入得了他的眼。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完本[耽美: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作者:kinkin文案:前任大哥大嫂一相遇,分外眼红傲娇攻x强受|狗血的破镜重圆|是校园大哥啊!前排排雷:外冷内热醋王攻x心大糙汉前大哥受 赵宇受小心逆cp啊啊啊其实是落魄前校园大哥和成为霸道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