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金手指是只猫完本[耽美甜文]—— by:猴欢喜

[快穿]总有人想囚禁我 完结: 《总有人想囚禁我〔快穿〕》安漓悠文案:男主一开始人设正常,性格正常,性向……咳,在同志看来也挺正常的但为什么随着一次次的攻略成功,他越来越黑、越来越黑,就算跳进长江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而且还越来越难攻略

《我的金手指是只猫》猴欢喜
文案:
朱木南以为有了黑猫这个金手指,自己就可以自由出入各个位面!没想到,位面凶险不说,金手指才用一次就抽了(╯‵□′)╯︵┻━┻
听说,陆商有样宝贝可以拯救自己的金手指,于是 ……
陆商(怒):原来你是在觊觎我的宝贝,告诉你,想都别想!
后来 ……
陆商:咱俩那么熟了,这宝贝可以给你,你要怎么回报我?
朱木南:以身相许行不?我洗衣做饭擦地板,陪吃陪喝会暖床。
陆商:成交!
朱木南大喜,猛地扑向陆商: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人了。
这是一个攻有目的地接近受,然后两人相互暗恋并修成正果,合伙当起了位面商人的故事。
此文原名为“都市位面商”
食用指南
1、主攻 腹黑中二攻(朱木南)x宅男炸毛受(陆商)
2、每个位面都是作者虚构的,并非穿越电影小说。
3、无修仙修真。
内容标签:幻想空间 甜文 现代架空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朱木南、陆商 ┃ 配角:谭青韵、游子逸 ┃ 其它:黑猫、位面、商人

第1章 同学,你的蛋蛋暴露了!

L市的冬天最著名的不是什么风景区,也不是什么购物的商城,而是妖风。是的,妖风。
有人戏称妖风是天降异象,妖孽降临。但妖风并不受欢迎,相反居民对此怨声载道。
还有人这样形容妖风--“任你貌美如花,一遇L市妖风也要吹成渣。”由此可见居民对妖风的怨念有多大了。
朱木南就是在这样的天气重新回到学校。
他把自己全副武装起来,包裹得密不透风,只留下一双狭长的双眼接触冰冷的空气。他怀里揣了只猫咪,背上背着一个背包,右手还拖着一个巨大的皮箱,在校道上缓慢行走。
这种鬼天气,他倒是想快点找到宿舍,打开空调,吹散寒气。无奈他是迎着风走,阻力太大了,还拖着皮箱,快不起来啊!
突然,旁边走来一个行色匆匆的男生。
这个男生穿着一件黑色臃肿的羽绒服,脖子上围着一条土黄色的围巾。头发被妖风吹得像个鸡窝,鼻子通红,样貌清秀。他左手□□衣兜里,右手拎这一个装满方便面、鸡蛋、火腿的塑料袋。
一看就知道这是个打算长期窝在宿舍的宅男。
“哎,同学,你蛋蛋暴露了!”朱木南好心提醒。那个塑料袋被戳破了一个口子,一个鸡蛋卡在破口处快掉出来了!
男生下意识地看了眼自己的裆部,还以为拉链没拉呢!结果就看到了自己厚厚的羽绒服。
狠狠地瞪了朱木南一眼。妈的智障!哪里暴露了,可笑自己居然还相信了。
朱木南指着卡住的鸡蛋无辜地说:“我说的是这个蛋!”
男生顺着他指着的地方一看,呃,还真是,鸡蛋都快掉出来了!
无语地把鸡蛋放到中间,用方便面挡住洞口,毫无诚意道:“蟹蟹了!”
朱木南连连摆摆手道:“不用谢!不用谢!”
男生:“……”
才不是真想谢你,提醒别人时就不能把话说明白点吗?说这种话害他想歪,简直可恶!
不再理会朱木南,男生微微弯腰艰难的朝宿舍方向挺进。
这妖风有一种誓不把人拦腰斩断誓不罢休的气势,还是快点回到宿舍吧,在外头快被吹成煞笔了!
走到宿舍楼的时候,陆商发现刚刚那个提醒自己的男生就跟在自己身后。也许同路吧,陆商耸耸肩继续爬五楼。
气喘吁吁地爬上五楼后,发现身后那个男生还亦步亦趋地跟着。重点是他背着一个大背包拎着个大皮箱,走上五楼居然脸不红气不喘!
陆商表示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你是住这边?”陆商有些奇怪地问。毕竟5、6楼都是自己班的人,可都认识。而这个人拿了那么多东西,一副要搬家的样子。
“是啊,我住10520。”朱木南微笑着回到。
“真是猿粪啊,我也住10520。”
陆商住的是二人间,他的舍友这个学期休学回家创业去了。本以为自己可以独自拥有一间宿舍了,没想到刚得意没几天就有新舍友住进来了!只希望这个新舍友不要像上一个那么奇葩就行!
“啊,你也住这间宿舍呀!”朱木南微笑道:“好吧,我叫朱木南,木头的木,南方的南,以后请多关照!”
“我叫陆商,陆地的陆,商人的商。”陆商脸带微笑,眼里却闪过一丝狡黠,“你看着比我大,可以叫你朱哥吗?这样叫比较亲切。”
“朱哥”谐音“猪哥”,“猪哥”会让人联想到好色的猪八戒。哼哼,任你狡猾如鬼,还不是喝爷的洗脚水。陆商内心的小人正双手叉腰狞笑。
朱木南正好捕捉到了陆商眼里的那一丝狡黠,定了定神道:“你高兴就好。快去开门吧,看你的腿都快抖成筛糠了!”
为何他会有这种名字,不是“猪哥”就是“木兰”,不是糙汉子就是娘炮,朱木南在心里哀嚎。
陆商赶紧掏出钥匙开门。
呼呼,冷死了,赶紧开空调!
等到打开空调后,陆商才反应过来,“陆弟”是什么鬼!
“陆地”还不如“商弟”哩!咦,等等,商弟,上帝!
陆商幻想了一下被人叫上帝的情景。 哇卡卡,被人叫上帝好像还蛮带感的。
陆商蹬蹬蹬地跑到朱木南面前,道:“朱哥,打个商量,其实你可以叫我商弟的,商弟比陆弟好听多了!”
朱木南斜了他一眼,一本正经道:“陆弟比较好听,与朱哥对称押韵,朱哥陆弟,兄弟逐鹿医学院,显得我们关系好又霸气!”
陆商泪流满面:我竟无言以对!
不过陆地比猪哥好听多了!陆商自我安慰道。
于是从此俩人称呼便尘埃落定。
又感叹了会儿对方的奸诈无耻,陆商便一屁股做在放在床边的椅子上。
“喵呜”,忽然一声凄厉的猫叫声在身下响起,吓得陆商从椅子上弹起来,惊魂未定地看向椅子上那炸起的黑毛。
黑猫弓着背,背上和尾巴上的毛都炸了起来,活像个大扫把。还呲着锋利的牙齿,喉咙发出低吼声,大有一言不和就开撕的架势。
朱木南听到猫的惨叫声,连忙从阳台跑过来,头疼地问:“你怎么惹上这祖宗了?”
陆商讪笑道:“我又不知道它在椅子上,就坐上去了。”
朱木南面无表情地凑近陆商,一字一句在他耳边道:“你完了,黑宝很记仇的。”
温暖的气息喷在耳朵上,陆商觉得……有点痒!
暗暗拉开距离,瞟了一眼还在炸毛状态的黑宝轻声地问:“它会报复我?”
朱木南回给他一个不言而喻的眼神。
但陆商觉得一只猫的报复而已又不是人,应该没什么吧!不咬人就行!
“你的猫不咬人吧!”
“不咬,但是……”
陆商的心提了起来,有些紧张地问:“但是什么?”
“不要小瞧了它,以前我惹怒了它,它专挑晚上在我家屋顶上嗷叫,叫了一周,我一周都没能睡好觉。”说来都是泪啊!
“但它晚上也没能睡啊!这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吗?”
“它白天睡。”
“所以,你带它出来是为了报复社会的吗?”
“你先想好怎么安抚它吧!”朱木南没好气地说。
陆商看着炸毛+狂挠椅子看起来特疯狂的黑宝,陷入沉思。
求问如何安抚一只炸毛的猫?在线等,挺急的。
看到陆商掏出手机,他蹙着眉:“你干嘛呢?”
都说到这份上了,这人怎么还不重视起来,居然还有心情玩手机!
“唔,我想问问度娘猫咪炸毛怎么办?”
朱木南摸着下巴,当初他怎么没想到可以求助度娘,肯定是被黑宝的神奇给吓到,蒙圈了!想当初还傻傻地打电话求助基友来着,结果这货来一句“揍一顿就好了!”你还以为是你呀,不听话就揍一顿,猫咪可是特记仇的!
这时,刷着网页的陆商抬起头:“可以揍一顿吗?”
朱木南狂翻白眼,道:“你确定你不是想先下手为强?”
敢揍猫爷,就怕你看不见明天的太阳!
陆商摇了摇手机,理直气壮道:“这上面很多人都这样说!”
“你揍它我是不反对,就怕到时你一身伤。我包里有小鱼干,只是我不保证它会吃。”朱木南呲着牙道。
说着便打开背包,把保鲜袋里的小鱼干倒进碗里,放到黑宝旁边。
然而,黑宝却对近在咫尺的美食视而不见。它竖着蓬松的大尾巴跳下被它抓得蛮是划痕的椅子,嚎叫着跑走了。
陆商奇怪地问道:“为什么我会受伤,你不是说它不咬人的吗?”
“是不咬人,但它有很多种方法让你倒霉,你可以试试。”
“呵呵,还是不用了。其实我觉得猫咪是人类的好朋友,我们应该友好相处!”
朱木南:“……”
刚刚谁要揍一顿来着?
“话说你怎么现在才来学校?你也是药学专业的吗?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嗯,我休学了一年。”
“为什么休学”
原来一年前朱木南淋了雨,感冒后去诊所结果医生开错药方,把“头孢噻肟钠”和中药注射液“清开灵”合用,导致朱木南双眼道坏死从此不见光明,因此休学一年。其实那两种药分开用没问题,但合用至少要用药时间间隔6小时以上,不然会产生很多不良反应。
后来被治好了,就来学校了。
“你真是命运多舛啊!”陆商感叹道:“不过幸好已经治好了!”
“喵呜”
一声猫叫声打断了俩人的聊天。
俩人同时扭头看过去,只见……
一只黑色的猫咪在对面床上,咬着被子狂甩头、打滚,状似癫狂!棉絮飞了一地,黑色的猫毛掉了一床。
陆商大吼:“啊啊啊~我要打屎你!”
黑宝鄙视地看了一眼陆商,在他冲过去之前已经逃之夭夭,只留下一片狼藉。
陆商一脸崩溃:“我现在相信了,它确实有能力让我无比倒霉!”
这猫是成了精吧!那么准确地找到他的床,说报复就报复。如果说这不是故意的,他第一个不同意。别以为是猫脸,他看不出它脸上的鄙视了。
朱木南安慰地拍了拍陆商的肩,问:“你还有备用的床单吗?”
“没有了。”陆商泄气的摇摇头道。
“现在有点晚了,明天陪你去买,今晚先和我睡吧!”

第2章 小鱼干

夜幕降临,在11520宿舍的阳台避风处。
靠着墙壁,朱木南低着头深深呷了一口香烟,眼神迷离,缓缓吐出灰色氤氲。
黑宝无声地从门缝钻了出来,趁他不备,勾着他的裤脚三下两下就爬到了他的头顶。
刚刚还在沉浸在忧郁之中,瞬间被拉回现实。
朱木南烦躁地把黑宝从头上拎下来。黑宝老是把他身体当猫爬架,把头当窝,这习惯可要不得。
黑宝炒鸡讨厌洗澡,每一次洗澡都是鸡飞狗跳的,老半天才洗好。上一次洗澡还是一周 前,天知道有多少跳蚤!
把黑宝放旁边的窗台上,透过玻璃窗看了眼屋里正在听歌的某人,压低声音问:“怎么样?是他吗?”
黑宝眯了眯眼,肯定地点了点头。
很好,一来就找到了人,按道长的提示他还以为会费一番功夫呢!接下来只要想办法把东西拿到手就可以再次打开位面。
朱木南双眼闪过一丝狠厉,指尖一弹,烟屁股划过一道亮光飞进了垃圾筒里。
上次打开位面,为了取得灵泉之水,黑宝与守护灵泉的蛇蝎美人大打一场,元气大伤。
朱木南本想趁着它们打斗正酣没注意到自己时,偷偷喝了这灵泉。据说这灵泉之水不光可以强身健骨,还可以治好普通人的疾病,简直就是包治百病,当然没有生死人肉白骨那么夸张。
你问他为什么相信这种一听就像是骗人的事,因为他想治好自己的失明症,他受够了暗无天日的日子,只要有一丝机会他都要抓住。
况且你听过猫说话吗?如果你听过估计你的三观会瞬间崩塌,那么更神奇的事你也就能接受了。
……
躲在旁边的朱木南,按着之前黑宝的指示,踉跄走到了灵泉旁,趁着它们没注意准备开喝。
蛇蝎美人余光扫到一个的偷偷摸摸的背影,以为他们打的是调虎离山夺宝藏的主意,一着急就狠狠抽了“偷宝贼”一尾巴,“偷宝贼”摔进水中央,溅起巨大的浪花。
蛇蝎美人:“……”
卧操,一着急就抽错了方向!
黑宝:“……”
这条蛇是不是蠢!
两只妖静静看着朱木南在灵泉中心挣扎扑腾,然后慢慢地沉入水底。
一个激灵,蛇蝎美人才反应过来--这弱小的人类是要当着它的面夺它的宝啊~这是当它不存在啊混蛋!
快速地飞过去,准备把这个无视自己的人类拎出来,胖揍一顿,结果忘了身后还有一只凶残的猫。
黑宝一个飞腿把蛇蝎美人给揣上了天。看着蛇蝎美人“啊啊啊~”地尖叫着飞上了天,渐渐变小直至不见踪影,黑宝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按这个速度,蛇蝎美人一时半会儿估计回不来 ,不过还是要快点回到现实世界中,因为这里充满了未知数。
正待把喝饱水的朱木南拎回现实世界,结果转头却不见了人影。啊咧,这么快沉下去了。
……
朱木南奋力挣扎也无尽于事,大量的水涌入鼻子口腔,身体逐渐下沉。
我要死在这里了吗?他绝望的想。
正当意识模模糊糊时,手抓到了一个有些烫手的东西,巴掌大小。
这时原本一片漆黑的视野,突然出现光亮。还看到了一个不知是什么的东西正朝自己快速地游过来,像只飞鱼,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终于看清了,原来是只黑猫,漂亮蓝色的眼睛,长毛还随着水的波动而波动。是黑宝!
朱木南终于撑不住,昏了过去。
醒来的时候,是躺在自己的床上的,衣服是干的。手里还握着一块微微发烫乳白色贝壳,上面有着繁复的花纹。
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在哪儿见过?啊,对了,在水里昏迷之前自己好像抓住了一块发烫的石头!
躺在旁边枕头上的黑宝听到动静,醒了。一双宝石般漂亮的双眸盯着朱木南手里的贝壳。
“谢谢你呀,黑宝。”朱木南由衷的感谢。
要不是黑宝,自己可能就永远活着黑暗里了,毕竟连最著名的医生都束手无策。
“不用谢我,算你运气好,捡到一个宝贝。如果你只是喝灵泉水,起码要几天才能完全康复。因为加上这贝壳能量的加持,所以你瞬间就痊愈了。”
“这么厉害,这贝壳到底是什么东西?”朱木南眼里充满了兴奋。
怪不得自己在水里扑腾那么久,都没好。一抓住这贝壳,眼睛就痊愈了!这简直就是作弊神器,拥有这东西他不就可以在医药行业横着走了吗?
“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里面有着强大的能量。”
“那我能使用吗?”
黑宝摇头道:“不行,不知为何里面的能量被锁住了!”
朱木南遗憾道:“好吧!”
朱木南把它小心的收好,虽然是鸡肋,可能以后有有用呢!
“既然是那个位面的东西,应该可以在那里找到答案。我们可以抓住蛇蝎美人,逼它说出来。”黑宝面目狰狞道。
它正准备撕开位面的时候,被那蛇蝎给偷袭了,力量消耗大半。
“那个蛇蝎美人有多大?”
没有亲眼看到两妖打斗总觉得有点遗憾,是不是下次就可以看到了?不过黑宝那么小的一只,那蛇蝎美人的体积有多大?
“相当于人类青年时期吧!”
“我问的是体积。”
“哦,和你差不多,只是没有腿有蛇尾。”
“你和它掐架不觉得像是个婴儿在和大人玩耍吗?”
“滚!”
“别介啊!”
不知为何,能够重新看到多彩的世界,心中激动不已。就想逗逗黑宝,表达一下他激动的心情(ˉ▽ˉ;)…
“我的宝贝掉在那个位面了。应该是打斗时,不小心掉的。”黑宝眼神忧郁道:“而且我的力量消失了大半,剩余的力量已经不够撕裂位面了。 ”
羊毛出在狼身上 完结+番外: 书名:羊毛出在狼身上作者:锋面鱼文案毛小川同学在行窃的过程中被自己的亲学霸同学袁辛当场抓住,为了掩盖自己的‘罪行’答应了学霸同学这样那样的有些‘非常’的要求……住了学霸的家,吃了学霸的饭,花了学霸的钱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