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总有人想囚禁我 完结+番外完本[系统快穿]—— by:安漓悠

不复年少,何谈轻狂完本[耽: 《不复年少,何谈轻狂》默空文案:五年前,他们互相掰弯,却因飞机失事而断了联系五年后,一个本该去世的人却还活着,一个本该好好的人却失去了记忆他们互相欺骗,却都身不由己他们互相信任,却抵不过现实他们以自己

开什么玩笑,他要是不屏住呼吸就和boss气息交融了啊,太暧昧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boss抽风了吗?难道突然喜欢上他了?不会吧……
下一刻程沐予惊讶地发现,紧紧抱住自己的高大身躯竟然在微微颤抖。
“不要……不要离开我……”楚鸣的声音带着卑微的祈求,让人听了无比地心疼。
程沐予突然想起什么,查看系统给的楚鸣的资料。
果然,boss有幽闭恐惧症,怪不得他平时总是尽量不用电梯,搞得别人以为他们的总裁电梯是新的。
程沐予试探地回抱他,用手安抚地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背。
楚鸣抱得更紧了,仿佛程沐予是他的救赎般。
作者有话要说:
改改改~

第3章 霸道总裁x无害助理 03

楚鸣还清楚地记得母亲死去的样子。
他家被仇敌追杀,父亲去引开他们的视线,让他们藏在柜子里,叮嘱母亲要把她自己和小小的他照顾好。
母亲很明白,父亲这一去,从此他们便阴阳相隔了。
虽然母亲很想和父亲一起,但她还是决定听父亲的话,因为,她还有他。她不能抛下尚且年幼的自己。
在他害怕时,母亲轻声安慰自己说:“没事的,不要出声,坏人很快就会走了。”
但那些人最后还是找到了他们。
母亲把六岁的他紧紧地护在怀里,但她自己却被一颗颗子弹打中,她浑身都是血,却不肯放手。
她就算死也要护住自己的孩子。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人走了,母亲的生命也在飞快地流失。
母亲脸上还是他熟悉的温柔笑容,秀丽的脸庞却布满了血迹,显得有些狰狞和恐怖。
她说:“鸣儿,你要照顾好自己。母亲要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去了。”
“嗯。”小小的楚鸣还不懂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只是天真地以为母亲真的要去很远的地方。
她渐渐放松怀抱自己的力量,在他耳边轻轻说:“妈妈爱你,永远爱你。”
“妈妈,我也爱你。”小小的楚鸣还在母亲脸上亲了一口,脸上是纯净的笑,没有一丝杂质。
突然一滴泪滴在他的脸颊上。
母亲再没有了声息,她面容安详,好像只是睡着了一样。
后来,父亲回来了。
他看见母亲的尸体,痛不欲生,自己受了很重的伤也不去管,只是痴痴地看着母亲,轻轻地抱着母亲,好像一用力她便会消失不见了一样。
但他明白,母亲再也不在了。
之后,父亲安葬了母亲,把害死母亲的人都杀了。虽然他现在还活着,但却如同行尸走肉,没有生气。
一个行尸走肉是无法给予孩童他们渴望的爱的。更何况这个孩童目睹了母亲因保护他而死的全过程。
于是楚鸣就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心里也留下了不可磨灭的阴影。
程沐予并不怜悯楚鸣,因为楚鸣不需要怜悯,他只是心疼这个男人。
“一切都过去了……不要紧的……”他轻轻地安抚着男人。
男人还是如困兽般,但相比之前已经是好了很多。
这个怀抱是多么的温暖,好像能让他忘却所有伤痛般,同时也让他深深留恋。
里面并不怎么慌乱,反而外面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总裁电梯出现故障,boss还在里面呢,快叫人!”着急的忠心的员工道。
“嘤嘤嘤,可怜的boss一定要坚持住啊。”腐女群众脑补着boss和小助理会在电梯里发生的事。
十几分钟后。
电梯恢复了正常,灯也亮了,楚鸣放开了程沐予。
“谢谢你。”楚鸣突然说。
程沐予有些受宠若惊,他真心地说:“如果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可以大胆说出来,这样会好很多。”
楚鸣“嗯”了一声。
系统:楚鸣好感度 +20。
程沐予一点也不意外,因为剧情中,钟清就是因此被楚鸣接受的。
其实60的好感度已经说明楚鸣有一点点的喜欢他了,是爱情的那种喜欢。
他只是莫名觉得心好方,自己一个直男被boss喜欢了肿么办,会不会被潜规则啊……
系统:你想太多了,楚鸣不是那种人。
程沐予:你怎么知道他不是?
系统(用鄙视的语气):资料上有。
程沐予:……
钟清听到消息很快就赶来了,他跑到楚鸣面前,担忧地问:“你没事吧?”
楚鸣摇摇头,目光仍然停留在程沐予的身上。
有一种奇怪的感情在他心尖流淌,虽然陌生,但是他并不排斥这种感觉。
钟清沿着楚鸣的目光看到程沐予,他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心里十分地不舒服,俊秀的脸庞甚至有几分扭曲。
又是他!又是这个人!想和他抢楚鸣,也要看他够不够格!
钟清深吸一口气,他没有察觉楚鸣此时的状态不太对,就算察觉了,也只会以为是程沐予导致的。
“楚鸣,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钟清的声音隐藏着怒火,活像质问出轨丈夫的妻子。
“钟清,我现在很累。”楚鸣疲惫地闭了闭眼,不想和他多说。
“好,我走!你休息去吧!”钟清委屈地跑了。
他本来以为楚鸣会追上去,可是他没有,于是他更伤心了。
钟清好像意识到,他和楚鸣之间,从头到尾,就是他一厢情愿地在演独角戏罢了。
楚鸣因为他是他发小所以才没有赶走自己,自己却得寸进尺。
也许自己是时候思考思考到底该不该爱楚鸣了……这样一厢情愿的爱,他守着,有用吗?
程沐予这边一看到钟清就觉得大事不好,他下意识地看楚鸣,等着他追上去,可是他没有。
楚鸣似乎知道他想什么一样,摇摇头说:“没事的,不用管他,他被惯坏了。”
程沐予嘴角抽搐,这种在说熊孩子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那我先回去了,boss再见!”说完程沐予便飞快地离开了。
再晚他喜欢吃的小笼包就要卖完了!
系统:你个吃货!做任务最要紧啊!回去安慰男主啊!
程沐予:不理不理我就是不理!
意外的,楚鸣看着他的背影,轻轻笑了起来,那笑容竟是带了几分邪魅。
跑吧,跑吧,不过你是永远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在刚才的那一刻,他已经想明白了。既然留恋,那就不要放开,再也不要放开。
说他自私也好,霸道也罢,他从来便是这样,想要的东西一定要握在自己手里,而不想要的,他向来不会多看一眼。
无论是人,还是东西,他都不会放手。
作者有话要说:
仍然存稿君

第4章 霸道总裁x无害助理 04

“铃铃铃”程沐予正在床上睡大觉时,电话突然响了。
“沐予,十点到公司来。”楚鸣悦耳的声音从那头传来。
“嗯?哦……知道啦……”程沐予的声音不自觉地带着迷糊,好像刚睡醒一样,事实也是如此。
要不是楚鸣一个电话打过来,估计程沐予现在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呢。
系统:宿主,赶紧起来啊,不然要迟到了!
程沐予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洗漱。
楚鸣说今天要参加酒会……唔……等等,酒会?
程沐予欲哭无泪,他可是三杯倒啊三杯倒,喝酒啥的绝壁伤不起啊!更别说助理的职责之一是替boss挡酒啊。
原主以前因为楚鸣一向不带他去这种场合挡的不多,但相比他的三杯倒就是相当多了啊!
程沐予咬咬牙:系统,有没有醒酒药或者喝了酒当没喝的那种药?
系统:宿主的积分少的可怜。初始积分是100,而“千杯不醉”是永久性的,要300积分……
言下之意:你还是老老实实地喝吧,我救不了你。
程沐予:尼玛的辣鸡系统!
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半了,整理好自己后,就飞快地奔出家门。
二十多分钟后。
程沐予气喘吁吁地坐在办公椅上,虽然不至于出太多汗,但还是挺累的,本来迷迷糊糊的脑袋已经彻底清醒了。
他像一只全身无力的兔子一样趴在桌上,生无可恋了……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楚鸣看着程沐予略呆萌的样子,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沐予,这么急?吃早餐了吗?”楚鸣声音含笑。
他眼神柔和地看着程沐予,自己多久没这么开心了?这一切的改变都是因为眼前这个人。
“咕噜咕噜”程沐予的肚子十分应景地响了起来。
程沐予无比懊恼,怎么一遇上楚鸣他就智商下线了呢?!太尴尬了……
“我带你去吃吧。”楚鸣示意程沐予跟着他。
程沐予乖巧点头,正好省了早餐钱……
西餐厅里。
程沐予浑身不自在,原因无他,因为周围人都是一对情侣坐在一起,而他们是一对男男……他已经接受了不少怪异的视线了。
“沐予,菜不好吃吗?”楚鸣皱着眉说,都没见对面的小白兔吃什么,是胃口不好吗?
程沐予浑身一僵,现在才发现楚鸣从今天起一直叫他沐予,浑身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还有一种诡异的温柔是什么鬼……orz男主你千万不要对他有不良企图啊!
“没有,只是……”程沐予咬了咬嘴唇,难为情地说,“周围好多人都在看着我们啊……”
他假装自己不知道这是情侣餐厅……原来boss的心思已经昭然若揭了吗?心好方。
“没事,我们换个包间吃就好了。”楚鸣叫来服务员,服务员动作十分迅速地为他们换好了,显然事先被叮嘱过。
换了个包间,没有了那些怪异的视线,程沐予吃的自然多了,他像一只小仓鼠一样边吃边用自以为别人不会发觉的隐晦视线看着楚鸣。
楚鸣觉得自己的心快化了……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可爱?
他配合地当自己没发现程沐予的视线,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吃完饭,楚鸣又拉着程沐予的手走了一会儿,美其名曰:散步。
掌中的手白白嫩嫩的,骨节纤细修长,圆润粉嫩的手指头分外讨喜。
楚鸣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填满了一样。
程沐予总觉得频道不对,散步就散步,boss你牵我的手干啥呀?这么暧昧的玩笑他可开不起。
楚鸣今天到目前为止的举动实在太像约会了。
楚鸣看了看表,已经到了去准备晚会衣着之类的时间了。他不由分说地把程沐予拉上车去做造型,而程沐予从始至终都是一脸懵逼。
boss你到底想干神马(=_=)
好不容易一切都折腾好了。
程沐予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说不出什么感觉,唯一的想法就是:自己这身打扮受气十足……
头发很规矩,衣服也很规矩,人很乖巧,一副乖仔的打扮……这不是受气十足是啥?
楚鸣看着他满意地点点头,不过分耀眼,又不过分低调,正是他想要的效果。
沐予最好看的样子留给自己看就够了,至于别人,还是一边去吧。
酒会上大家你来我往,客套话是一句又一句不带重样的,程沐予来来去去地也喝了不少酒。
他迷迷糊?div align="center"> 叵耄阂丫恢谷恕蠢醋约旱木屏坑薪桨 ?br /> 接下来楚鸣看着自己醉的话都说不清楚走路东倒西歪的助理,最终还是没忍心继续灌他。
“来来来,敬我们年轻有为的楚总!干杯!”一个中年男人哈哈笑着,衣着富贵,整个人有些发福,显然也是某企业的老总。
“我帮他喝……嗝……”难得程沐予还没有忘记自己的职责,要去抢那杯酒。
楚鸣摇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喝。”说完把一杯酒一干而尽。
周围人看着程沐予地眼神顿时不同了,楚鸣这是心疼了啊,真是难得,保不准他就是楚鸣的“那位”。
众人暧昧一笑,也不多说什么,把空间留给两人,纷纷走开了。
晚会结束后,楚鸣直接把程沐予带回了自己家。
他把程沐予放在客房的床上,自己拿了毛巾湿水准备给眼前的人擦、身。
没想到刚帮他抹了一把脸,程沐予就笑嘻嘻地睁开眼睛,捧着他的脸颊亲了一下他的唇。
“嘻嘻,美人……”程沐予醉的一塌糊涂,笑的像偷腥的猫。
“沐予,你喜欢我吗?”楚鸣轻声问。
“嘿嘿,喜欢……”程沐予傻笑着又亲了楚鸣一口,这次是脸颊。
楚鸣看着他,目光深沉,好,是你先来惹我的!随即狠狠地吻上他的唇。
“唔……”
程沐予模糊地觉得自己有些喘不过气来,身上的人一直在掠夺着他的呼吸,并渐渐往下……
作者有话要说:
来,我们喝点肉汤……

第5章 霸道总裁x无害助理 05(捉虫)

程沐予一早醒来,只觉得头疼欲裂,身上有些地方麻麻的。
掀开衣服一看,上身全是密密麻麻的红印,胸前的那两点红樱甚至有些肿胀,又有些酥麻的感觉。
奇怪,怎么有这么多虫子咬他?程沐予百思不得其解。
作为一个处男,程沐予并不了解吻痕是什么东西……所以,他注定被某人吃的死死的……
程沐予决定不去想这些有的没的。身上很干爽,没有醉酒后那股不好闻的酒味,显然昨天有人给他清理过了。
但是后面发生了什么程沐予一点也不记得了。等会问一下boss就知道了。
陌生的房间,陌生的摆设,却处处透着一股低调奢华的气息,程沐予猜他这是在楚鸣家里。
“咚咚”有人敲了敲门。
“来啦。”程沐予猜是楚鸣来了,片刻不敢怠慢,连鞋都没穿就奔了过去。
楚鸣看着他这个样子,目光无奈又宠溺。
“怎么不穿鞋?”楚-霸道总裁-鸣把眼前的人揽入怀里,温柔地说道。
程沐予一脸懵逼,怎么一醒来boss的画风就变了?他醉酒后到底干了什么?
系统:你对你家boss表白了。(在心里默默补充:被boss坑的)
程沐予:你逗我?!我怎么可能对boss告白?
系统:boss好可怜,你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了……
系统show出昨天它偷偷录的音频:
“沐予,你喜欢我吗?”
“嘿嘿,喜欢……”
然后是一堆不可描述的口水吞咽的声音和喘息声。
然后就没有了。
系统一本正经道:出于对宿主的隐私保护,之后的东西我都没有录进去,相比宿主自己也知道自己对你家boss做了什么。
程沐予:我真的不知道啊……(╥﹏╥)
系统故意误导他,目的自然是一目了然,一切都是为了完成任务。
但这一切程沐予都不自知。
两人都默契地没有提昨晚的事,但好像有什么事已经是彼此默认了的。
程沐予:我才没有默认呢……
他在楚鸣的怀里全身都是僵硬的,没办法,实在是不习惯。
楚鸣自然注意到了程沐予的不自然,没事,他不急于一时。
他只要潜移默化地让程沐予真正喜欢上他、接受他就好。
程沐予的耳根悄悄地红了,这个姿势实在是太暧昧了,他连楚鸣的心跳都听的一清二楚。
他的心跳一如他这个人,稳健有力,给人一种安心又踏实的感觉。
楚鸣自然也听到了程沐予的心跳,有些乱,就像是他的心弦已经被他波动一般。
这个认知让楚鸣感到有些欣喜。
两人的心跳渐渐重合在一起,程沐予好像才意识到什么一样,慌忙推开楚鸣,而楚鸣则是浅笑着看着他。
“沐予太坏了,昨天明明对我说了那样的话,做了那样的事,今天反而害羞了。”楚鸣一副委屈的样子。
不明真相的程沐予无比愧疚同时无比惊慌和好奇,昨天他到底做了什么啊啊啊!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喝了酒之后就什么也不记得了……”程沐予低着头,弱弱地说道。
楚鸣看着他,沉默半响,心里不知道该是喜悦好还是失落好。
喜悦的是程沐予不会因为他昨天所做的事而逃离他,失落的是昨天这个人对自己说的、做的他都不记得了。
“沐予。”楚鸣很认真地叫他。
“嗯?”
“如果我认定一个人,就再也不会放手。你……”愿意吗?
我的金手指是只猫完本[耽美: 《我的金手指是只猫》猴欢喜文案:朱木南以为有了黑猫这个金手指,自己就可以自由出入各个位面!没想到,位面凶险不说,金手指才用一次就抽了(╯‵□′)╯︵┻━┻听说,陆商有样宝贝可以拯救自己的金手指,于是 …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