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总有人想囚禁我 完结+番外完本[系统快穿]—— by:安漓悠

不复年少,何谈轻狂完本[耽: 《不复年少,何谈轻狂》默空文案:五年前,他们互相掰弯,却因飞机失事而断了联系五年后,一个本该去世的人却还活着,一个本该好好的人却失去了记忆他们互相欺骗,却都身不由己他们互相信任,却抵不过现实他们以自己

《总有人想囚禁我〔快穿〕》安漓悠
文案:
男主一开始人设正常,性格正常,性向……咳,在同志看来也挺正常的。
但为什么随着一次次的攻略成功,他越来越黑、越来越黑,就算跳进长江跳进黄河都洗不清,而且还越来越难攻略了?谁能来告诉他面前这个一脸变态腹黑的俊美男人是谁?而且谁能告诉他为什么这个变态总是想要把他关起来酱酱酿酿?
攻略了好几个世界之后,程沐予才发现:这踏马的男主都是一个人。但为什么好不容易攻略完回到现代以后,他们都一个一个地来找他了?说好的一个人呢?而且还缠上他扬言要追求他?不是说攻略完就完事了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
注意事项(扫雷):
1.本文1v1,主受,攻是一个人,真的是一个人,后期大统一。不明属性受x黑化霸气攻,攻会慢慢黑化,前期……起码看起来是正常的。
2.内含三观不正的内容,入坑需谨慎,不喜欢的世界可以跳过。
3.更新不一定准时。
4.作者还是学生。
5.本文又名《男主又黑化了怎么破》
内容标签:快穿 系统 重生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程沐予 ┃ 配角: ┃ 其它:快穿

第1章 霸道总裁x无害助理01

一阵陌生的消毒水味涌入鼻腔,床上的青年下意识地皱了皱眉,随即睁开眼。
他眼前模糊了一阵,才渐渐清晰起来,满眼的白色,自己身前空无一人。接着后脑勺传来的剧痛让他忍不住不适地闭了闭眼睛。
等那阵剧痛过去,青年的眼里才稍微有了些神采,他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摆设,很快就意识到这里是医院。
自己怎么会进医院?他不是在宿舍待的好好的吗?
他正想撑起身子,脑子里却突然有一个机械的电子音响起:“宿主你好,我是系统。”
“系统?”青年,也就是程沐予皱眉,开神马玩笑?系统?这是在逗他吗?
“是的,宿主因为不明原因掉落到了异时空,不得不攻略各个世界的男主来获取力量回去。”机械音不带一丝情绪地道。
程沐予消化了好一阵才明白它的意思,简单地来说自己要是不听这个什么系统的话就回不了家了,然后想到系统那冰冷的声音说的“男主”二字就忍不住皱眉道:“男主?我可是直男,你居然让我攻略男主?”
“是的,据我们判断,宿主并非一个纯正的直男,所以……”
言下之意是他可直可弯,没什么大不了的。
程沐予:……
他在之前的二十几年里的确还没有谈过恋爱,对男生女生都没有什么特别心动的感觉,顶多是看中人家的颜值而已。
这样看来,系统还真没说错他。
无奈之下,程沐予只好接受了自己要攻略男主的现实,系统看他这么上道,很快就传了身体的原主人的记忆给他。
原主是一家公司总裁的助理,长的俊秀精致,可就是性格有点软弱,平时说话都不敢大声说。
身为总裁助理,原主有这样的毛病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总裁楚鸣就手把手教他,好不容易让原主变得稍微硬气一点,也可以自己做一些无关紧要的决定了。
理所当然的,原主在楚鸣手把手教他的时候对楚鸣产生了不一般的感情,他喜欢上了楚鸣。
喜欢一个人本来是没什么错的,可坏就坏在楚鸣是已经有男朋友了的,但原主却不知道。
一次原主终于鼓起勇气给楚鸣写了封情书,结果被他的男朋友钟清发现了。
钟清跟原主的长相是同一类型的,可是性格却大相径庭,原主乖巧柔软,钟清却是娇纵任性,发现了这种事怎么可能不大闹一番?
而且钟清疑心病重,直接就揪着他们质问一番,他看着原主明明和他是同一类型却比他好看不少的脸,再加上他们每天都有那么多亲密接触的机会,当下就觉得是原主臭不要脸勾引了楚鸣,对原主破口大骂。
原主觉得钟清很不讲道理,跟他解释缘由他也不听,很快两人就起了争执,钟清推推搡搡的对原主很不客气,原主则一直后退,可是原主还没来得及多说些什么,钟清就推了他一把,此时原主正好退的楼梯口,自然的,原主从楼梯上摔了下去,磕破了头。
楚鸣当时是不在场的,不然钟清怎么可能这么明目张胆地大闹一番?但看到原主头上流血晕过去的时候,他不由得慌了,给楚鸣打了电话,只是对原主磕破头的原因含糊其辞。
楚鸣看他支支吾吾的,就知道他肯定是惹事了,很快就赶到他们所在的楼层,开车把原主送去了医院。
之后程沐予就穿了过来。
病房外隐隐传来争吵的声音,楚鸣虽然是男主,但也不是不讲道理一味护短的人,更何况这事错不在原主,钟清实在是太过分了,所以楚鸣才跟钟清在外面谈话。
“钟清,这次你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能把我公司里的员工推下楼去?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毒?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你吗?”男人俊美的脸上微带了些冷意与不易察觉的痛心。
“楚鸣,我……对不起,我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只是一时鬼迷心窍……”钟清长的清秀可爱,十分惹人怜惜,他此时声音甚至带了哭腔,急切地想要解释,那样子就更动人了,要是一般人看了,肯定忍不住把他拥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程沐予却丝毫不为美色所惑,觉得钟清养眼是挺养眼的,就是心地不太好。心地不好的人再养眼又有什么用呢?
然后他边淡定地翻看系统发给他的这个世界的剧情,边听他们俩个说话,完全没有听别人墙角的羞愧。
现在是楚鸣发现钟清有很严重的占有欲的部分,为了钟清,楚鸣甚至把跟随自己多年兢兢业业的小助理辞退了,但同时也给了他很多钱作为补偿。
简单来说又是楚鸣和钟清秀恩爱的时刻,然后原主被炮灰证明楚鸣对钟清的在乎。
程沐予:在伤患面前这样秀恩爱真的好吗……等等,楚鸣要辞了他?!那他肿么攻略他?肿么回到自己的世界?
系统:宿主不用担心,原剧情中原主没说什么就走了,但其实要是原主愿意求情的话,楚鸣也不会不答应。只是原主很倔,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想楚鸣为难……
程沐予:……原主的性子确实很软。
他和系统聊的正欢时,门突然咔嚓一声开了,楚鸣走了进来,他脸上带着些许的疲惫,道:“不好意思,他不是故意的,不会有下次了。”
程沐予刚想要若无其事地回答“没事”,但系统却在他脑海里提醒他:“原主的人设是善良单纯白莲花,你的行为必须符合他的人设,不然就麻烦了。”
程沐予点点头,学着原主的样子低着头弱弱道:“没事,是我不好,我没来得及说清楚……”
他脸上带着些委屈和黯然,楚鸣看到不由得有些愧疚,对他心生怜惜。
其实这时候还是钟清在单方面追求楚鸣,不然楚鸣哪会管程沐予?他要后一段时间才会产生并发现自己对钟清的感情,所以现在攻略楚鸣还不算晚。
程沐予想还好不是在楚鸣对钟清情深不寿的时候过来,不然他还攻略个毛线,直接被秒杀。
楚鸣若有所思,眸色忽明忽暗,好一会儿才道:“委屈你了。”
“不不、不委屈的,boss你不要辞掉我……”程沐予紧张得口吃起来,一不小心就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随后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一张白皙精致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一样。
楚鸣好笑:“我什么时候说要辞掉你了?”
程沐予一本正经道:“电视和小说里都是这样写的,要是有人惹女主或受不开心了,男主就会让他们好看的。”
楚鸣更是觉得程沐予单纯得可爱,顿时绝了心里之前升起的要把他辞掉的想法。
看楚鸣好像相信了的样子,程沐予松了一口气,要不是以前看过一些讲白莲花逆袭的小说,他还真演不来这什么白莲花。
楚鸣却不知道程沐予心里的想法,看着程沐予略有些苍白却坚强的小脸,他心里意外地出现了一丝悸动。
如果让这张脸的主人哭出来,又会是一幅怎样的美景呢?楚鸣有些恶趣味的想。
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这个想法的不妥,迅速地掐灭了它。不过尽管这样,这个想法还是在他心里留下了痕迹。
“别想这些有的没的,等伤好了,老老实实回去上班,别招惹他听到没有?”楚鸣道,脸上的表情略微有些严肃。
“知道了。”程沐予委屈地撇嘴,他明明啥也没做,真是莫名中枪。
但从这话可以看出楚鸣是个嘴硬心软的人,原主很清楚这一点,也深深沉迷这冷漠下偶尔露出的一点温柔,所以才会不能自拔地爱上他,即使是飞蛾扑火也在所不惜。
系统:楚鸣好感度40,请宿主继续努力。
程沐予:40?40是到什么程度啊?
系统:大概是稍微好一点的朋友这样吧。
程沐予无语:好感升的这么少,真吝啬……
系统翻白眼,语气语重心长地说:知足吧你!有些攻略对象的好感度可是从零开始的,这个世界偏简单,在原主的基础上一开始就有40的好感度,不知道有多轻松。
程沐予: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世界?
系统:好感度满100。
程沐予为自己前路漫漫叹息了一下,然后看着眼前的楚鸣,很是惋惜。
唉,这么帅的一个人居然被钟清那种人给拱走了,啧啧。
系统给他的钟清的资料显示他有严重的占有欲,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虽然里面说到后期楚鸣会帮他治好,但他既然来了,这事就不一定了。
程沐予看着楚鸣,勾起了一抹势在必得的笑容,绽放在他因为受伤而略显苍白的小脸上,竟有一种让人惊艳的美。
楚鸣愣了愣,在他印象中,乖巧的小助理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笑容,平常笑都是那种很青涩腼腆的笑,就像是不懂世事的少年那样。
他一时间竟是移不开眼了。
作者有话要说:
继续改,笑cry,感觉今天都用来改文了……另外程沐予不是真的白莲花,他只是装的。

第2章 霸道总裁x无害助理02

程沐予在医院养了几天后,终于可以出院了。
坐在车上看着逐渐远去的医院,程沐予出奇的沉默。
其实他是排斥医院的,原因无他,因为他的父母正是医生,03年非典的时候被病人传染,没等到疫苗就匆匆地离开了人世。
那年,他才十四岁。
从那以后,如非必要,程沐予都不会去医院,因为在他心里,是医院害死了他的父母。
虽然想法有些偏激,在他心里却泛滥的一发不可收拾。
而原主算是和他同病相怜,也是少时就没了父母,自己一个人拿着父母那点存款艰难地过日子。
能活到现在也是不容易……程沐予感叹。
楚鸣坐在他旁边,看着他出神的样子皱了皱眉。
不高兴什么呢?是因为他的目光不再像以前那样专注地放在自己身上了吗?是因为他此刻无视了身为上司的自己?
好像从程沐予醒来开始,一切都不一样了,他的身上散发出以前从未有过的吸引人的气息,自己的视线在他身上停留的时间也长了起来。
有一个答案似乎呼之欲出。
“boss,已经到了。”前排的司机转过头来,恭敬地说道。
楚鸣的思绪被打断,有些不悦,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他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
“下车吧。”楚鸣淡淡说道。
“嗯,那boss你先上去吧。”程沐予赶紧一溜烟地跑了。开玩笑,和boss同坐一车还被公司那群人看到,除非他是想再进一次医院。
尤其是钟清。
钟清的占有欲可不是开玩笑的。他还是躲的远远的为好。
楚鸣看着他好像背后有洪水猛兽在追赶的匆忙逃离的背影,目光深沉。
总算到了自己的小小办公室,程沐予松了一口气。
现在可不是和boss搞暧昧的时候,他要循序渐进,稳扎稳打。
过了一会儿,他的座机响了,是boss的号码。
“给我送杯咖啡进来。”楚鸣的声音在那头响起,就像在缓缓弹奏的大提琴般悦耳嫡策。
猝不及防被这声音苏了一脸的程沐予:“哦,好。”
整个人已经呆了,尼玛,boss的声音好带感,给人一种禁欲冷淡的感觉。
这么攻的声线一直是他梦寐以求的……要是有这种声线,不用说,迷弟迷妹什么的一定一大把一大把,但为什么上天介么不公平?
系统:就算给你这种声线你也只能演出另一种效果,我猜你不会想知道的。
程沐予:系统你为毛能料到?
系统:因为你是受。
程沐予不服:你才是受,你全家都是受。
程沐予确实帮楚鸣冲了一杯东西,不过不是咖啡,是牛奶。
他从最近恶补的言情小说里看到的,嗯,他真是太机智了。
系统:已经懒得再鄙视你什么了。
楚鸣一见到杯中的牛奶,就忍不住皱了皱眉,道:“不是让你送咖啡吗?”
程沐予义正言辞:“早上喝咖啡对身体不好。”
接受到楚鸣有点不高兴的视线后,程沐予受惊了般低下头,还偷偷瞄了他一眼,怯怯的样子让楚鸣觉得有些好笑。
看了看那杯自己一向不怎么喜欢的牛奶,楚鸣面色如常地喝了一口,道:“你先出去吧。”
程沐予“嗯”了一声退出去,同时暗暗高兴,看来攻略计划的第一步已经成功了。
他要潜移默化地拿下楚鸣。
“对了,下班的时候来找我。”楚鸣在他快要离开的那刻开口。
“知道了。”
回去的路上程沐予一直在想楚鸣叫他想干嘛,该不会想辞他的念头还没打消吧?不要啊……
系统:你想多了宿主,安安心心做你的活儿去吧。闲暇时间希望宿主多翻阅剧情,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程沐予总觉得系统这话好像在暗示什么,但奈何他缺根筋怎么琢磨也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好像就是字面的那个意思,于是他干脆不想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就这样程沐予平平静静老老实实地等到了下班,乖乖去了boss的办公室。
“程沐予,明天有一个酒会,你跟我一起去。”楚鸣看着面前乖巧的跟小白兔没什么两样的助理,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带他去。
小白兔迟早要历经风霜,而且跟在他身边会喝酒也是必然的。
只是楚鸣心里又涌现了那天的那个想法,如果把小白兔欺负到哭会怎么样呢?或者小白兔喝醉酒后想和他说什么呢?
心里竟隐隐有些期待。那种迫不及待想看到小白兔可怜脆弱样子的心情,好像被猫挠了一样,痒痒的。
“boss?”程沐予看他出神的样子有些好奇,是什么人能让喜怒不形于色的boss这样出神?
该不会又是钟清吧……程沐予挫败地想。但他绝对没有想到是因为他自己。
“没事,走吧。”楚鸣有些复杂地看了他一眼。
程沐予如获大赦般直奔员工电梯,下楼去。
没想到一只大手揪住了他……的衣领。
楚鸣看了看那拥挤的员工电梯,道:“你来坐这边。”指了指总裁电梯的方向。
程沐予欲哭无泪,他能说不吗?
楚鸣看他这样以为他怕自己一个人下去会遭人非议,好心说道:“我和你一起。”
程沐予:已经做好了被钟清找上门来的准备。
程沐予只能屈服于boss的淫.威之下,乖乖走进了电梯。
但总有一种心虚的赶脚,因为他想要撬人家墙角……
对不起钟清,他不是故意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回去啊。(┯_┯)
程沐予拘谨地缩在电梯的一角,努力地想要楚鸣无视他。
突然,电梯停了下来,狭小的空间中一片黑暗,让人忍不住心里发慌,好像是电梯出现了故障。
“boss?”程沐予表示突然看不见光他好方,要找boss求安慰增进感情。
一只大手一把揽住他,把他紧紧地抱在怀里,炽热的气息近在咫尺,让程沐予忍不住屏住了呼吸。
我的金手指是只猫完本[耽美: 《我的金手指是只猫》猴欢喜文案:朱木南以为有了黑猫这个金手指,自己就可以自由出入各个位面!没想到,位面凶险不说,金手指才用一次就抽了(╯‵□′)╯︵┻━┻听说,陆商有样宝贝可以拯救自己的金手指,于是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