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样[花太香番外一]————lolovi

我的许多朋友都到过台北,只有我没来过,他们说台北是个很大很漂亮的地方,可我不这样看,这个城市很大,可是充满着灰暗,复杂,让我想逃离。
站在台北的高楼广厦之间,想着宜兰的青山绿水,在这里我会遇到什么呢?
那个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地方,我敲敲门,那个要我来工作的女人开了门。
许多杂志都说她是台湾最美丽的制作人,可是,褪去荧幕的光环,她看起来并不起眼,我对她微笑,她像没看见一样,板着脸看着我:"仔仔,既然和我们签约了,就要遵守公司的规矩。"
我无言,她在前几天几乎要跪下来苦苦求我加入这部电视剧的制作,我不明白她为什么突然这样冷漠,外面的世界果然是可怕的。
拿着她给我的工作计划,她没有浪费给我的钱,我一天要工作十二个小时,我并不伤感,我知道大多数人是这样的,只是觉的有些孤独。
要上十小时的表演课,我叹了口气,走到独立的表演室。
是间很大的教室,有很宽很长的窗子,阳光照在安静的室内,木制地板踩在脚下,有种很舒服的感觉,老师还很和善,他看了我的资料笑了:"看来我们主要要对付发音,是吗?"
不知道我的发音有什么问题,不过还是坐到了椅子上。
已经有一个看起来年轻的少年坐在那,他梳一头短发,我以为他只有十几岁,听他说话我才知道他比我大两岁,他应该也是做演员的,他的性格很活泼,我们很快就聊了起来。他叫欧弟。
我没有注意周围的情况,只是欧弟突然看着我前方,我觉的一道暗淡的阴影罩住了我的脸,我转过头。
一个长相十分俊俏的男生站在我面前,他的眼睛是细长的,头发很直很长,皮肤雪白,一见面就给人一种十分温暖的感觉,他长的非常俊美,应该也是艺人吧。
可他的表情很古怪,张大着嘴呆呆的问:"小姐,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重复着他说的话:"小姐?"
欧弟和老师已经控制不住的狂笑起来,我也大笑起来,他站在那里十分错愕,直到听到我的声音清亮,看到我和他差不多高的身材,才知道自己闹了个笑话。
他的脸一下子红了,我觉的他十分难堪,可他仍是微笑着冲我伸出手:"对不起,你太漂亮了。"
我握住那支手,他坐在了我的旁边。
我的笑意仍未停,那是我在台北感受到的第一丝温暖,第一次开怀大笑。
我突然不再紧张,因为这次奇妙的相遇,有很多事在瞬间就发生了,有好有坏,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发生的是什么,这也许是人生的奇妙。
他是美国人,中文名字叫吴健豪,英文名叫VANNESS,我总是读不好他的名字,舌头打一个转,可发不出他那种十分浑厚的声音,可他说喜欢我这样念他的名字。
我们有时候去歌厅,小V唱的极具爆发力,可是又很奇怪的温柔.
我唱歌的时候,VANNESS会静静的听,可我自己却不喜欢我的歌声.
有一天上完了表演课,欧弟有事回家了,VANNESS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阳光,我就躺在他的腿上打算睡一觉,迷迷糊糊的觉的有人在摸我的头发,我轻轻的喊:"小V,我困了."
他清亮温柔的问我:"仔仔,你为什么加入这一行."
我很困,只回了他一句,他不说话了,半晌突然说:"这一行其实很肮脏的,我可以受得了,因为我有梦想,可你行吗."
那双抚摸我发丝的手非常温柔,我沉沉的睡去了.
只听到一声叹息.
"我会保护你的,永远."
那之后我心里隐约的有些疑惑,感到小V对我有一些特别的爱护,工作人员都笑着说:"你们F2的感情真好."
什么F2.
今天会见到其它的两位成员,F4就凑齐了.
才说着,我听到一声怒吼,是真正的很吼叫:"我说我要演花泽类,你听懂了没有?"
监制满头大汗的跑过来:"可花泽类已经选好了,你?"
"我和他说!"一个怒气冲冲的男子走过来,我有些不知所措,而小V则是马上站到了我身边,我还看到一个人慢悠悠的走在后面.
监制苦苦哀求,可那个咒骂着的人还是走到了我身边,我从未看过有演员这样大牌,我的那个模特朋友求了几次,都没有面试的机会.
他长着一头很硬很直的头发,一双眼凶光外露,应该是很性格优美的长相,可下巴却很宽,让他的脸显的不那样细致.
他看到我,原本的一脸怒气却呆住了,看了我半晌突然笑了:"原来是你演花泽类,那我可服了."
"我叫言承旭."
他忽然风平浪静,冲我伸出手,我有些不知所措的握住,他的眼睛是很大的,却有很多血丝布满其中,我看到我迷惑的脸映在他的眼睛里,他的手很湿很冷,周身一股冷冷的气质.
小V突然插进来:"我叫VANNESS."
言承旭的态度变了,上下打量着,甚至是有些敌意的看了看小V,这一切都结束之后,那个慢慢走着的男子带着一脸慵懒走进来:"你们好,我是朱孝天."
他的气质很平静,可我看到瞄到言承旭时,明明有种锋机暗藏.
他们是我以后要一起工作的伙伴,虽然看起来,我们四个人的性格实在差的太远,但我希望,我们能成为最好的朋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