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皇帝酷相爷————沁柳(419596)

01
风穆颜一向是一个有著良好纪律的男人,他自小开始二十五年以来每日都是卯时起床亥时就寝,从来不曾打破自己的作息,堪称[循规蹈矩一板一眼]这八个字的最佳典范。
这天一如以往,他於卯时一分不差的清醒,而後稍事梳洗换上了官服,便步入大厅用早膳。
早膳的菜色如同煮它的人,都是数十年如一日的不变,说不上好吃也谈不上难吃,就是很普通的那种,但风穆颜并没有任何的不满,毕竟要一个人每天都数十年如一日的早起作饭,而那个人还是你亲爹的时候,你就算想给些评语还是其他什麽的,刚要出口的话也会直觉的吞下肚,特别是那个人用著凄楚可怜无辜万分的眸子瞅著你的时候。
不急不徐细嚼慢咽的吞下饭菜,再稍稍整理仪容,风穆颜在一贯的卯时三刻坐上轿子,往皇宫的方向前进。
待得他到达宫里议事用的金銮殿,已经是差一刻就辰时了,而辰时又正是早朝的时间。
以惯用的优雅姿态步入殿中,他不意外的发觉正在等待上朝的文武百官们全都苦著一张脸,拉住礼部尚书一问,才知道皇帝又死赖在龙床上死活哭闹著不想早朝。
他当机立断的安抚住百官,接著毫不迟疑的大踏步走入了皇帝的寝宫,离著那人的寝房还有好大一段距离,他就已经听见了那人大呼小叫匆忙起身发出的声响。
"快快快,朕的龙袍呢......还有琉璃冠跟玛瑙颈鍊啊,动作快点啦──哎!"那人急切的指挥著宫女们,惊慌失措的神情令人想发笑。
"不知道皇帝陛下您在急什麽?"
"哪个没长脑的问这什麽废话!朕在急当然是因为相爷要来了嘛!"美丽的皇帝背对著他匆促吼道。
"......关微臣什麽事?"
甫想回头怒骂那个不知好歹的侍臣一顿,淼残音却惊恐的发现,那个接自己话的不知好歹的侍臣正是他的天敌兼克星兼抚养人──当朝宰相·风穆颜──
"......哈哈...爱卿你在朕的寝房里干麽......"乾笑著想将自己原本打算赖掉早朝的事情转移焦点,淼残音一脸尴尬的说道。"...朕还未更衣完毕耶....."
皇帝说的倒也不是假话,瞧瞧,他身上那件象徵帝皇尊贵的龙袍还只是散散的披在身上,连腰带都还没系上哪。
"......说的也是,那麽微臣就再宽限皇上一刻钟,一刻钟之後微臣希望能看到皇上坐在金銮座上,向百官说明皇上迟上早朝的缘由,可否?"风穆颜面无表情的说道,跟皇帝相处多年以来,他早知皇帝最怕的就是自己面无表情的冷酷模样。
"......好吧。"欲哭无泪的说道。
哎,为什麽他这皇帝当的这麽没有威严呢?连宰相都骑到他头上作威作福了吗......一想到待会儿还得向文武百官当众认错他就想哭!有哪个朝代的皇帝当到像他淼残音一样窝囊啊......
心不甘情不愿地任宫女服侍穿好龙袍,淼残音苦著俊美的脸庞,老牛拖车般的缓步走出寝宫。
02
"怎麽,皇上您又惹风相爷生气啦?"问话的是个清雅俊秀气质不凡的男人,他是十年来长伴君侧,陪著风穆颜一起督促教导皇帝的梅太傅梅峳(注:音同"没有")。
"没办法啊......现在是冬天哪,任谁都会起不来的......"皇帝一手支在御案上,一手玩转著紫狼毫笔,一脸无奈地说道。
"可风相爷每日都准时上朝,一日都不曾迟到呢。"出言的是御前侍卫总管,步织帱(注:音同"不知道"),一个帅气爽朗神采飘逸的男人,他同样也是从十年前皇帝初登基起就跟在皇帝身边近身服侍的人。
"那是他啊~~朕跟他怎可同日而语?他简直就是怪物嘛!"淼残音抛下手中狼毫,苦笑的伸出一指轻刮著自个儿的脸颊。
"......皇上说谁是怪物?"一道冷静沉稳的声音从门边传来,根据淼残音多年的经验来说,如此踏步无声吐息不闻又在宫里权力甚高可随意进出的人......无疑是风穆颜。
"啊?没有啦,是爱卿你听错了......"皇帝没志气地否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换上一脸谄笑。
"是吗?"风穆颜微微一挑剑眉。
"是啦是啦~~"皇帝笑的一张脸都快僵掉了。
"......梅太傅,皇上最近的学习状况如何?"他转向梅峳,面无表情的问道。
"呃,皇上他......"本想照实报告的梅太傅在接收到皇帝以眉眼发出的讯息後,还是好心地改口说道:"皇上最近学习状况颇佳,想是年纪稍长,也明白了学习的重要性。"
"皇上最近在读些什麽?"风相爷不冷不热地缓声问梅峳。
"最近?......约莫是战国策与吕氏春秋。微臣为了让皇上能陶冶性情,还多要皇上读了战国时楚国大夫屈原的离骚呢~~~"梅峳一脸高兴的道出,完全没注意到皇帝的神色闪过几丝不自在。
天!梅峳你要说谎也挑个朕有读过的吧?!你刚刚说的朕通通都没读过啊──皇帝在内心深处呐喊著。
梅峳完全不知道皇帝心里的波涛汹涌。他一直以为这些书皇帝几个月前就读过了,现在也应当还没忘才是。殊不知当初虽然他有叫皇帝读这些书,但那个生性贪玩,懒惰性子无人能及的皇帝又怎麽会自动去读这种望一眼就足以令他昏昏欲睡的书呢?......用膝盖想也知道不可能。
"是这样吗?"风穆颜转头望向一脸懊恼的皇帝。
"算是吧......"呜~~他有预感,他待会儿绝对会死的很惨......
"那好,今日该处理的政事都处理完了,不如微臣来向皇上讨教一二吧?"微抿著唇,淡淡说道。
"......可是朕已经跟梅太傅约好要切磋棋艺的......"皇帝脸不红心不跳的随口掰出谎言。
"无妨,微臣就在御书房相候,待得皇上下完棋,便移驾过来吧。"依旧是一派淡漠。
"......但是朕还跟步总管约好要切磋武学的......"再接再厉的掰出谎言。
"没关系,不管皇上要忙到几时皆可,微臣今日空閒的很,可以待在御书房里候驾。"说著居然微微扬起嘴角,冷笑。对於熟悉他的人来说,大多都知道这是他即将发飙的前兆。
很不巧,皇帝正是那群熟悉他的人之一,又怎麽会不知道风穆颜的一举一动所代表的意义?
轻叹了口气,皇帝皱著一张绝色容颜,无奈地说道:"......还是先跟爱卿你讨教好了。"
03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梅太傅跟步总管先去做自己的事吧,微臣要跟皇上好好的讨教一番。"风穆颜依旧冷凝著一张俊脸,不急不徐地缓声说道。
"呃,那臣等就先行告退了。"两人向皇帝行完礼後随即没义气的离开。
"那麽,皇上,您就先跟微臣解释一下楚大夫屈原的离骚在说些什麽吧?"
"好......"可恶,居然让他连作弊的机会都被剥夺了!
门外。
"不知道会不会出事啊......"步织帱一脸担忧地,之前好像也发生过类似皇帝不肯读书的事,结果相爷的应对方法......可怕的让人想起来都会作恶梦啊!
"不会啦,那些书皇上几月前就读过了。"梅峳自信的笑著,丝毫没想到皇帝根本没读书的可能。
"几个月前的事,皇上现在还记得吗......?"步织帱皱起眉头,怀疑地望向御书房的门口。
"......应该吧......"被他这麽一说,梅峳突然想起,皇帝是记性那麽好的人吗?......应该......不是吧。
"梅太傅,我想我该去巡逻一下後宫的戒备了。"
"说的也是,那麽我也去整理一下藏书阁吧,最近那里有些凌乱啊。"
两人有志一同的尽速逃离御书房,就只怕被台风尾给扫到,到时可是下场凄惨噢。
门内。
"皇上,为什麽微臣多次向您提及读书的重要性,可您就是不读书?"风穆颜冷静说道。
"你以为我不想读书吗?可是我一看到那些书头就发昏了嘛,你叫我怎麽读的下去!"皇帝失控的大吼,绝美的眼里隐隐闪著一抹水光。
"皇上......"风穆颜头痛的看著眼前似乎快哭出来的美人皇帝。
不同於以往,之前只要他对皇帝稍有指责,皇帝都会不服输的反唇相讥,最终演变成皇帝一人发飙发的很爽,甚至在把宫殿拆了一半後,才一脸无辜地说不是他的错;反观现在,皇帝似乎是察觉到了自己天生的美貌优势,才说了他几句,就一副快哭出来的模样,天知道这样会让他有种欺负可怜小动物的错觉欸!
看看,他还真的哭出来了,那晶莹剔透的泪珠沿著形状姣好的侧脸滑了下来,要说有多动人就有多动人。
记得皇帝小时候很喜欢哭,只要每次一被太后骂,就会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跑到当时任太保的他身边,楚楚可怜地依偎到他怀里,哭到累极睡去,然後他才小心翼翼的将年幼的皇帝抱到龙床上,轻轻放下皇帝後,才发觉自己衣角一端早已被紧紧的拽在皇帝手里,形成进退不得的窘境......
是什麽时候开始,皇帝不再整天腻在自己身边?又是什麽时候开始,两个人之间的气氛从以往的安祥和乐转变为现今的一触即发?
好像是先皇驾崩快满一年的时候吧,当时他对皇帝说了,要努力当个好皇帝......当时皇帝是怎麽回答他的?
皇帝听了之後,问他,为什麽他希望他做个好皇帝?
他回答说,因为这是先皇的遗愿。
因为这是先皇的遗愿......
这样啊。年仅九岁的皇帝说道,带点落寞地。
在那之後,皇帝再也没哭过,再也没腻著他不放,好像突然长大了般。
"皇上,哭够了没?"
"............"继续楚楚可怜地流泪。
"皇上,臣已经看见您手上拿的洋葱了。"
皇帝忿忿地将手中那颗可怜的洋葱随手一扔,转过头去不发一语。
04
不知是因为计谋被当场戳穿恼羞成怒还是怎地,结果当日皇帝就这样红著一双美眸激动地跑出门外,途中一个不小心跌了一交,身上的龙袍就那样被揭破了一道大口子,他心急的想扶皇帝起来,不但被皇帝以一掌挥开,结果反倒还让他被刚巧路过的梅太傅步总管两人误会他对皇帝作了什麽有违伦常大逆不道的事情,两人都用著无比谴责的眼神凌迟著他──
他风穆颜是招谁惹谁啦?
他明明就什麽都没做好不好!
翌日,他惊讶的发现,不管是太监宫女太医御厨甚至御前侍卫御林军都用一种可称之为鄙夷的眼神看著他,还不时交头接耳窃窃私语比手画脚议论纷纷。
他忿忿踏入御书房,梅太傅步总管正伴著皇帝不知道在说什麽正说得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皇上。"风穆颜轻声一唤。
"爱卿。"淼残音低低地也唤了声,随即像是有些害怕地(其实是下意识)朝步织帱的方向挪了些。
梅太傅、步总管、风相爷三人都不是瞎子,又怎麽会没有注意到皇帝明显的举动?
风穆颜不由得皱起了眉。现在是怎样?皇帝是摆明要让他身败名裂吗?!
现今宫里似乎人人都认为他对美貌的皇帝干下了什麽惊天动地的大事,个个都站在皇帝那边而没人听他辩解。
他虽然气愤却没想太多,还是照常陪著皇帝处理政事。
第三日。
现在又是在演哪一出戏码?风穆颜看著文武百官异常的态度,恼怒的想著。
每个人看著他的眼神里都透露著些许尴尬和不自在,而接下来几个官员的话更让他原本坦荡荡的态度也完全被怒火取代。
"丞相大人,我们都知道你做了什麽事了。"官员甲正色说道。
......他做了什麽?
"是呀,大家都知道皇上貌美无双,可相爷你......唉......"官员乙说到最後悠悠地叹了口气。
......皇帝貌美关他什麽事?
"下官认识相爷多年以来,还不知道相爷您有这等嗜好!"官员丙一脸不能接受地说道。
......什麽嗜好?
"风相爷想要的话尽可去像姑馆或小官馆子,怎麽就偏偏挑上皇上呢。"官员丁一脸不能苟同地说道。
......他想要什麽了?
"是呀,这下子事情可就大条了噢~"官员戊一脸兴灾乐祸地说道。
"......什麽事情大条了?"风穆颜疑惑地问出口。
"不就是相爷您侵犯皇帝还被梅太傅步总管撞见,结果皇上哭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扬言要相爷负责的事吗!!"官员甲乙丙丁戊异口同声齐齐说道。
"............"至此,风穆颜已经气到说不出话来了。他终於知道[三人成虎]这句成语的用法了。
虽然生气,但他还是维持著一贯的冷脸处理完政事就出宫打道回府。
第四日。
风穆颜用著可媲美冰山的冰寒脸孔面对所有人事物,成功的扼杀了想向他探问他与皇帝之间床笫之事的文武百官太监宫女的勇气。
但当他下了朝,回府换上便服出门溜搭时,居然望见一家戏馆门口挂著一幅大大的字画。
望见字画没什麽了不起,但重点就在於上头的文字与图画。
图,画的是一英俊一美貌,拥抱在一起深情对望的两位男子。
字,写的是──[当相爷压上皇帝]。
这七个字让风穆颜险些当场晕倒。
更不用提之後他不管走进酒楼茶馆书肆布庄,所有人都热衷热切的谈论著当朝相爷即将被当朝皇帝册封为皇后的事了。
谁来一刀杀了他吧!
05
第五日。
气氛可怕的下了朝後,太后突然召见了风相爷。
长闲宫。
太后(微笑):风卿家好久不见了呀。
风穆颜(面无表情跪下):太后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后(依旧微笑):风卿家免礼。哀家昨儿个听到一些传言哪......
风穆颜(站起身):............
太后(还是微笑):听说前些日子风卿家将皇上关在御书房里不知道做了什麽不可告人之事惹得皇上哭得两只眼睛都红了?
风穆颜(仍然面无表情):......太后明鉴。
太后(了然的笑):哀家自己十月怀胎生的孩子哀家怎会不了解,那孩子一向死心眼的。
风穆颜(不明白状况):............
太后(宽容的笑):你别紧张,哀家明白你的苦处,第一次跟男人做的滋味到底是不大好。
风穆颜(依然不明白状况。谁跟男人做了?):............
太后(慈祥的笑):哀家都知道了,不就是皇儿对你觊觎许久好不容易弄到强力春药想把你这个那个,你却因为药力过强反过来把他这个那个了不是吗?皇上到底年纪尚小经验不足,不明白压人在上的难处苦处,也不知晓被压在下的欢处乐处。
风穆颜(脸黑了一半):......太后切莫胡言乱语。
太后(亲切的笑):卿家就别否认了,打从你考上状元入宫服侍皇帝以来,哀家就知道一定会有这天的......
风穆颜(脸色铁青,已然有些动怒):太后说什麽呢!
太后(暧昧的笑):风卿家急什麽?哀家话还未说完呢。你放心,一切都由哀家做主,不会让你吃亏的!
风穆颜(皱眉。做什麽主啊?!):............
太后(愉悦的笑):风卿家明日就会知道哀家的做法了,呵呵~
翌日,太后果真颁下了懿旨。
"皇上,这是太后的懿旨,不知皇上要亲自宣读还是由奴婢代劳?"说话的是太后最宠信的宫女,素殷。
......太后懿旨?
淼残音端坐在金銮座上,百思不解地想著,太后颁下懿旨的原因。
太后一向不干涉朝政,又为何无故颁旨?
不经意的一瞥,他发现风相爷的脸色阴晴难辨,好像在酝酿著什麽似的,死死盯著素殷手中那道明黄色的懿旨不放。

扫一扫手机访问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