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茫茫(弱攻强受)————Dr·J (上)

紫禁城·乾清宫
本是应戒备森严的寝宫此时却意外的没有一个随伺的宫女太监在内,富丽堂皇的寝宫中空空旷旷的。四周盘龙镏金的柱子让本是用来放松休息的地方凭添几分威严的感觉,而由镶嵌在四周墙壁的夜明珠发出的微弱光线却又让整个寝宫蒙上了一层暧昧的色彩。
"恩......"
像是男人极力压抑的呻吟从寝宫正中那大得不像话的龙床上传来,微风抚过,轻轻撩起了那本被层层纱帐遮得严严密密的床缦,露出了龙床之上淫乱的一角。
"啊......"
又是一阵呻吟传来,中间似乎还夹杂着一丝不知是由于痛苦还是欢娱发出的微弱的呜咽声。
床上有两个男子,而刚才那微弱的呻吟,正是由那正跪爬着,双手被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黑皮带缚于床头的男子发出。
只见那男子有着极为修长精壮的体格和小麦色的肌肤还有因身躯抖动用力而隆起的肌肉。体格虽然匀称,却也并不夸张,而再往上看,那男子的脸却只能是用英俊不凡来形容了,浓黑的剑眉、刚毅的脸庞、高耸的鼻梁、以及那随薄却略显红润的唇瓣,这样的组合,怕是不论任何女子看了,也不有的会砰然心动的潇洒容颜吧。更不用说那男子眉宇间一股淡淡的冷凝气质,更是让他本就不凡的脸上更添一股冷淡的风情,却又不让人觉得突兀,只是益发让人感受到他的英俊了。
而此时,那英俊男子却死死的抿住那棱角分明的唇瓣,闭上了锐利的眼睛,连平日里稳重如山的身躯也是不住的起伏扭动,而那若有若无的呻吟亦是从他嘴里发出。
再一细看,天哪!!那男子的密处竟像是被塞入了什么东西一般,把身后的密穴给撑得开开的,而因为是趴躺着,再加上双腿也被人拿在手里掰开的关系,那隐秘的地方根本无所遁形,只能完完全全的将那羞人的部位暴露在身后那掌握着他身体的男人眼中。意识到这一点,男子更是羞愧难耐,只是那已经被折磨得酸软的身子和得不到宣泄的欲火让他全没了平日的力气,而被缚于床头的双手更是让他无法从身后男人的掌控中逃脱。
极度的羞耻却让已经被调教得习惯的身体变得更加淫荡,那高涨的欲望更是耸立勃发,而后方的密穴也是一阵猛烈的收缩,连带的让本就敏感不已的身体更是清楚的感觉到那深埋于自己体内的东西。
"放......放开!!呜......"
那混合着难耐与羞耻的声音似乎让后方的男人觉得很满意,只听他轻轻的嗤笑一声,却将那男子的双腿掰得更开了。
男人很美,那是一种秀丽至极的美貌,如果不听他低沉的话语,不看他双腿间的东西,一定会让人以为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娇娘,就连那此时充斥着他眉宇的淫糜之气,也只是让他秀丽的容颜上增添一股妖艳的美感而已。却丝毫让人厌恶不起来。这样的男人,却用那低沉磁性的声音对着身下的男子说着不堪入耳的低俗话语
"旭......真是淫荡的身子呢!!"
男人双眼性的看着眼前因他的话语而剧烈收缩着的小穴,因情欲而显得沙哑的声音在更是让气氛更加说不出的淫荡诡秘。男人突然觉得有点口干舌燥,与是伸出舌头舔了舔似乎有点干涩的嫩红唇瓣,只这一个动作,便让人觉得内心荡漾,恨不能自己是他那柔软的香舌,或做那被舔的红唇。
"呵呵......真是饥渴的小嘴啊!!你说......我怎么忍心看他如此哀求于我而不喂饱他呢??"
男子低笑一阵,却突然伸出一直握住身下旭右腿的手,沿着旭大腿的曲线一路划到了那含着玉制男根一开一合收缩着的菊穴。手指在菊穴四周转动着,却又并不用力,让人感觉到他的存在,又不进不步的给予刺激,那调皮的手指还时不时的抓住留在体外的一解玉端,轻轻的抽送两下,却在旭发出哭泣一般呻吟,腰部也不自觉扭动着的时候又停了下来。
"呜......不要......不要了......"
旭再也忍不住的泪水沿着面颊滑落,流过刚毅的下巴,落在身下明黄的床单上。而被缚的双手也不断的扭动着想要挣开手上束缚的绳索。
把身躯贴进那渗出微微细汗的身躯,美丽的男人伏下身便含住了旭饱满的耳垂,不理会身下突然拨高的一声惊喘,只顾着自己挑逗着那柔软的耳肉,还不时用嫩滑的小舌刺进耳廓中,进一步攻击旭身体的敏感点。双手也从后面抚上胸前,捏住旭胸前的红果便重重的揉搓了起来。
"啊......啊..................皇上!!!!"
原来此时这个不断折磨身下旭的人,居然是当今天子--慕容怀嗪!!
"呵呵......"
把口中已经红肿泛热的耳垂吐出来,男人,不应该说是慕容怀嗪又是一阵大笑,但双手却没有闲着,而且逗弄旭乳珠的动作也越发的带劲,那小小的乳头那堪被如此粗暴的对待,不多时已经肿涨了一倍,在旭宽阔结实的胸膛上挺立起来。形成一副淫荡的画面。
"我的刑部尚书大人终于忍不住要出声了???恩......"
最后一个字的话音刚落,那刚刚才被放开的耳垂又回到了温暖湿润的口腔,而它的主人也因次再次发出一声意义不明的悲鸣。
"皇......上......够,够了......拜托......不要了......"
"哼!!"
一直戏谑温柔的声音却突然一寒,那含弄耳垂与逗弄着胸前红豆的动作也连带的粗暴了起来
"这样的反应,可不像是说不要的人会有的吧!!!"
嘲讽的话音在耳边响起,但是下一刻,胯下那高涨的欲望便落入了对方的手中。
粗暴的揉搓了几下,那物事立刻的分泌出点点暧昧的爱液。粘在手中,慕容怀嗪故意的把粘满柳堰旭爱液的手掌伸到旭的脸前面。
"这里......可是很欢迎我这样对你呢!!"
难堪的扭过头去,柳堰旭心中一片茫然,是啊,就算再不甘愿,但是身体的反应是事实,就算自己再怎么想否认,只被男人玩弄后面就可以变成这个样子的身体......却是让自己欲辩,也不知从何开口。呵呵......这一切的一切,不正是说明了自己有多淫荡,有多下贱么???这个人,还想怎么玩弄我???!!!
似乎发觉了他的走神,慕容怀嗪不悦的拉过他的头,头部吃重的柳堰旭不得不扬起颈子。
看着柳堰旭平日锐利非凡的眸子此时染着一层水雾看着自己,衬着他英挺的容颜却又是说不出的妖媚惑人,慕容怀嗪只觉得身体燥热,突然的,他残忍一笑。
双眼猛的睁大,柳堰旭全身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那本来深埋体内的东西被人捉住,强硬的在他体内快速的抽送,让空虚多时的小穴瞬间感到被涨满的感觉,快感像潮水一样渗透进身体,早已习惯的身子不自觉的摇摆着,迎合着那正在侵犯自己内部的东西。张张合合的薄唇在体内已经被自己内壁包裹得有些温润的玉抽插下逸出一句句让清醒时的他每每想起变羞愤不堪的呻吟
"啊......恩......快......快一点......啊......"

第02章

情欲被牵扯得越来越高,身体变得越来越热,腰部早就不顾主人的意志自己迎合着那在自己小穴抽插着的东西摇摆起来,本来还有点紧窒的内壁已经被自身分泌的沾夜湿润得滑腻无比,随着自己内部吞吐那玉制男根不断发出的淫靡的声音。
"啊!!!!!"
积蓄的情欲终于把最后一丝离职撤断,柳堰旭放纵着自己沉沦在这由慕容怀嗪一手导演的情欲中,强烈的快感铺天盖地而来,让身体再也承受不住,后穴的收缩越来越快,前方的欲望也不住的抖动,随着慕容怀嗪的手重重一插终于全部释放出来......
"呼......呼......"
没有释放后的轻松,只有无尽的屈辱感觉,身体还沉浸在刚才高潮的余韵中,但是心......却已经凉透了。
慕容怀嗪看着眼前这个失神的英挺男子,那因为刚刚的情欲而染上一层薄红的麦色肌肤,还有那沾染着朦胧水雾却仍有一丝锐气的英气眼眸,一切的一切让此刻这个被缚于床上的男子看起来那么不同于平日的脆弱......和妩媚。
慕容怀嗪突然动手解开了柳堰旭手上的束缚,却又并不把柳堰旭后穴中的男根抽出,只就着这个姿势让柳堰旭翻转身来,头朝着自己胯下趴了下来。
撤住顺滑的发丝,慕容怀嗪拉着柳堰旭的头就往自己的胯下按去,纵使万般不愿,但是刚刚释放的身体没有一丝力气,而且,就是有......柳堰旭苦笑一下,自己又能反抗这个人么??这个永远高高在上的人。
闭上眼睛,顺从的张开已经被自己咬得伤痕累累的唇瓣,把那涨大得青筋都清晰可见泛着精液腥气的物事含入了嘴中。
"啊......"
慕容怀嗪轻叫一声。真是舒服!!!温暖湿润的口腔让他有了一种仿佛进入了这个男子身体的错觉,但是那不时搅动在他欲望顶断的舌头却又带来一股别样风情。再也忍不住的,慕容怀嗪抱起柳堰旭的头部就猛烈的摇动起身体来,让自己的硕大更激烈的贯穿着柳堰旭的口腔。
"呜......"
抗议的呻吟被嘴中的物体堵在喉中,那在自己口中又涨大的物体早已把口内塞得满满的,吞咽不下的唾液混合着口中物体的流出的液体滑下嘴角,深入喉咙的侵犯更是让人有种窒息的错觉。下意识的想用舌头把口中的东西推出去,谁知道却是给那人带来更大的享受,双手想把他的身体推开,却只能是无力的搭拉在他的身体两侧。
"旭......啊......好舒服......朕的刑部尚书大人......技巧......果然高超......啊......"
闭上眼睛,不听,不感受,不去想那侮辱的话语,轻视的眼神,是不是,就会好过一点??但是口中腥气浓烈的欲望,却又让人根本忽视不得,身体死死的绷紧着,连带的身后的菊穴也收缩起来,又带动了那仍留在自己身体内的玉根,摩擦着自己的敏感点。不要不要!!柳堰旭,不要这么贱啊!!可是身体的反应是诚实的,那本来萎靡的欲望竟然在此时又被刺激得慢慢开始抬头。而在此时,慕容怀嗪突然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只一会儿便猛的爆发出来,一股灼热腥气的液体就这样冲进柳堰旭的喉咙深处,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就这样被迫把精液吞入了腹中。
"咳咳咳......"
柳堰旭等慕容怀嗪把欲望一抽离自己便咳嗽起来,那股热流直冲进吼口的滋味毕竟不好受,一时倒也说不出什么话来。
慕容怀嗪微笑的看着此时的柳堰旭,唇角粘染着一丝暧昧的白液,浓黑的剑眉紧紧的攥着,整张脸明明是屈辱的表情,却让人有种虐待的欲望。
"呵呵......旭的小嘴真舒服......"
美丽的唇瓣吐出的话语却是那样的下流
"呵呵......旭......这样对你,你也会起反应呢?"
好笑的看了看柳堰旭已经半抬头的欲望,慕容怀嗪故意伸出手去在上面轻轻一抚,满意的听见了平日里严肃的尚书大人一身抑制的呻吟。
"皇上......放......放手......"
急促的话语传来,慕容怀嗪这回却是很干脆的就放开,倒是惹得柳堰旭喘着粗气奇怪的看着他,不知道他又要做何打算。
慕容怀嗪对他无辜一笑,也没有说话,只是故意撩开纱帐向殿外望去,眼睛一转,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眼睛里射出一股精光,让本就眼离的脸庞更是美得让人不敢逼视。
"我记得爱卿以前好象说过......外臣是不许留宿宫中的。"
严肃的话语,却在这样的气氛下怎么听让人怎么觉得怪异
"臣......的确说过"
柳堰旭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压下还未得发泄而颤抖的身子沙哑的回答着他的话
"呵呵......那......尚书大人也是外臣之一,如果今夜留在宫中,不是成了朕的刑部尚书知法犯法了?所以......"
似乎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意思,柳堰旭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他。
这绝对是借口!!他是如果说过,不过,那是在他第一次在这个龙床上的时候,嘴里一阵枯涩,而到如今,他已经在此"留宿"过不知多少次了......而皇帝此时搬出这套说辞,莫不是......
"爱卿......法令如山,况且爱卿身为我朝刑部尚书,我自是不能让爱卿知法犯法,爱卿今夜还是回去歇息吧......不过......"
话音一转,柳堰旭的身躯一阵颤动,因为皇帝的手又摸上了那仍在他体内的玉根。
"这个东西......可是朕赐给爱卿的哦......爱卿可不能不珍惜啊......"
低沉沙哑的话语甚是好听,但是话里的意思却让柳堰旭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笑得一脸风情的皇帝
"皇上!!!!!!"
"怎么?爱卿有异议??"

第03章

上一刻仍是和蔼的语调一下子变得阴沉沉的,让人心寒不已,而慕容怀嗪的手也在这时抓住那支玉根又在柳堰旭体内抽送起来。看着身下的人一瞬间红润的脸色,慕容怀嗪邪笑不已
"臣......遵旨!!!"
看着柳堰旭咬牙强忍的样子,慕容怀嗪心情大好。也放开了正在动作的手。柳堰旭勉强撑起酸软不已的身子就要下床,谁知道身体刚一移动,变带动着埋于体内的东西一阵抖动,咬着牙努力忽略体内的感受,柳堰旭慢慢的走下床来,拾起散落一地的衣物。
轻轻的吐一口气,慢慢的穿戴起来。但是这对于此时体内被迫含着玉根的柳堰旭简直不蒂于最毒辣的酷刑。
几乎是以欣赏的眼光一寸寸的浏览过眼前匀称的精壮身子,慕容怀嗪心情愉悦的靠在床头,看着柳堰旭吃力的着装穿衣。直到一层层的衣服把那完美的身躯包裹进合体的官服下。
柳堰旭吃力的转过身,压下身体内被填充着的怪异感觉对着龙床上的慕容怀嗪一拜
"皇上安寝,微臣告退。"
说完便吃力的往殿外走去。
眯着凤眼看着那虽倔强却还是有一丝颤抖的身体,慕容怀嗪突然出声
"啊......忘记告诉爱卿了......那温玉被温湿的物体包裹两个时辰以上就会便得通体透明,现在离上朝,好象还有两个时辰吧......"
柳堰旭浑身一颤,随即又迈开不大的步子朝殿外走去。慕容怀嗪看着柳堰旭的身影完全消失在殿门口之后,嘴角嚼着一抹意义不明的微笑也躺在了仍留有情欲气味的龙床上。
殿外
明月如钩,星子闪烁四散布满夜空,柳堰旭抬头望了一眼。
明天,应该是个好天气吧。
伸腿向走廊走去,那体内的东西却在自己每走一步便摩擦过体内最敏感的一点上,让自己欲生又欲死,但欲望却又偏偏被质地极好的丝质内裤包裹住,只能硬生生的被压在里面。
"呼......呼......"
只不过才从殿内出来走了几步,但是给自己的感觉却像是走了很久一样,身体未被发泄的热度又被调起,却被残忍的束缚住,不得解放。
柳堰旭无力的靠在长廊的一个柱子上,慢慢的放松自己的呼吸,来往不见一个工女太监,即使想找人来搀自己出去也没办法做到。想必,这又是他安排的吧。
苦笑一下,他又何需如此。眼睛似乎有点涩涩的,有点难受。抬起眼,背部靠在粗壮的柱子上支撑着虚软的身子,柳堰旭抬起手盖住了自己的眼眸,一阵清风吹过,脸上冰凉一片。明明才是初求,怎么却这么冷了呢?
略略休息了下,柳堰旭收拾好自己的心情,极力压下身体的欲望。抬步走出乾清宫。
宫外早有人接到消息在候着,柳堰旭不着痕迹的送了口气,坐上轿子,虽然动作已经尽量放轻,却仍是让体内的玉根一动,人也发出一声闷哼。
小心的坐好,柳堰旭轻一跺轿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