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包子好多年/两个混蛋完本[打脸甜爽]—— by:大江流

豪门下的寡夫完本[耽美]—: 1 页, 《豪门下的寡夫》作者:阴烛葵文案秦家的孙少爷秦海意外丧失了性能力,秦老爷子不忍其终生无后,于是命令秦海的大哥秦风,近了活寡夫易小希的身“小希,别怕”“……是”豪门子弟攻×寡夫人妻受第01章 荒唐
1 页, 《不做包子好多年》作者:大江流
文案:
本文又名《全世界就我俩不知道我们在谈恋爱》
蒋少明万万没想到。
他妈才去世半年,他入赘的爸爸就弄出个前妻和私生子来,
原来二十五年的幸福家庭都是表象。
这不过是一场想发绝户财的骗局。
蒋少明觉得,他要是认了,他就枉为人子!
不是为钱为权吗?我偏偏让你一分不值。
另外,还有那个卓睿,居然敢往我家企业派商业间谍,看我怎么收拾你!
卓睿:这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啊,怎么越坏我越喜欢呢?
1.打脸特爽爽爽爽爽文。
2.攻受都不包子,不是好欺负的,一个明狂一个暗浪。
原文案:卓睿的青梅竹马出了轨,蒋少明的人渣亲爹瘫痪了,于是两个混蛋露出了本性: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
内容标签: 强强 打脸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卓睿,蒋少明 ┃ 配角: ┃ 其它:
作品简评:蒋少明万万没想到。他妈才去世半年,他入赘的爸爸就弄出个前妻和私生子来,原来二十五年的幸福家庭都是表象。这不过是一场想发绝户财的骗局!蒋少明觉得,他要是认了,他就枉为人子!另外,还有那个卓睿,居然敢往我家企业派商业间谍,看我怎么收拾你!卓睿:这个忘恩负义的小混蛋啊,怎么越坏我越喜欢呢?
作者文笔自然流畅,对情节中的冲突和转折把握到位。文章以蒋少明发现父亲的真面目为线索,描写了他夺回家产,并和卓睿从敌人到情侣的过程,全文情节紧凑高潮迭起,是一本打脸爽文。
第1章 无耻
周少明听完那段话,心里就把这辈子听过的脏话骂了一遍。
要不是他还想留点证据,按着他的性子,他直接就动手了,怎么可能还坐在这里?
对方显然没看出来他的想法,还在喋喋不休。
他奶奶一副为他好的样子,苦口婆心地说着,“这些年,也是宋雪和一扬在村子里伺候我,跟我住的。如今你妈不在了,你又不在国内,你爸身边不能没人,家里这么大的企业,也不能没个帮手,我就带着他们就过来了。你也别觉得心里不舒坦,说起来,你妈和你爸结婚二十多年,也没伺候过我,宋雪这是帮她尽了当媳妇的义务,你也比你哥哥享福多了,从小爸爸就在身边,又是豪车开着豪宅住着,还出国读研。你得心疼你爸你哥,懂吗?”
懂个屁!他还心疼?他还谢谢呢!
他要是能咽下这口气,他妈得从骨灰盒里爬出来抽死他!
这事儿还得从头说起,半年前,他妈出差发生意外身故,他们父子俩都受了不小打击。这不马上他爸生日要到了,周少明就想回国陪他爸过个生日,省得他孤单颓废。
为了给他爸一个惊喜,周少明就把回国的消息瞒得死死的,直到今天早上七点半在京城落地,他爸还以为他学业太忙,回不来呢。
结果呢,惊喜他没送出,倒是受到了惊吓。
他在路上给他爸打了电话确定他在公司,就带着小伙伴们直奔自己家,想要布置一下。结果一到院门口,发现院子里站着个不认识的女人,正在指挥他家的保姆做事情。
周少明自然要问一声,这女人谁呀!保姆支支吾吾不肯说话,那女人倒是坦荡,大大方方跟他说,“我是你爸的老婆宋雪!”
老婆个头啊!他爸妈结婚二十五年,他妈才去世半年,别说他妈生前,他父母感情好的出圈,就算他俩感情不好,也没有这么短时间就找人的吧,还住进了他家里!
这也太亟不可待了!这不是欺负人吗!
更何况,这半年他和他爸每次通电话,他爸都是一副伤心欲绝恨不得跟他妈一起走的样子,一边深情款款,一边却金屋藏娇,再没有比这更两面三刀的事儿了!
周少明只觉得狠狠一刀扎在胸口,血都喷出去两米远,还过个屁生日,他不疯了就不错了!
他当时就怒了,要打电话让他爸回家,质问他爸怎么回事?结果他电话还没拿起来,屋子里就冲出来两个熟人,一个是他奶奶,一个他姑姑。
这两个人一出来就阻拦他,还说这是有原因的,结果就说出了个王八蛋也干不出来的事儿。
这女人压根不是他爸现在认识的,而是他爸从小定的娃娃亲,三十年前,两个人刚成年就在村里摆了酒结婚了。非但如此,他俩还生了个儿子,叫周一扬,比他足足大三岁。
后来他爸出来打工,恰巧到了他姥爷的公司,姥爷看中了他爸聪明能干,又是单身,就问他愿不愿意入赘娶了自己的独生女儿。也不知道是他爸见钱眼开,还是他们全家都见钱眼开了,这个明明已经有老婆孩子的男人,居然瞒着已婚已育的事儿,答应了。
随后的事情就更奇葩了,他爸这些年都在他妈和他面前做好丈夫,好爸爸,他奶奶则将这事儿瞒得死死的,用着他爸爸寄回家的钱,带着自己的儿媳妇和大孙子过日子。
如今他妈去世了,这一家人觉得熬了这么多年,终于媳妇熬成了婆,可以翻身农奴把歌唱了。拍拍屁股,就拖家带口的来了京城,浩浩荡荡住进了他家,拿自己当主人了!
而且,就算被他发现了骗局,他们此刻也笃定了他姥姥姥爷早去世,他妈如今也不在了,他周少明是个光杆司令了,可着劲儿的欺负他。
这不,老太太的话音一落,那个宋雪就又接上话了,“明明,我知道咱们不熟悉,你肯定有顾忌。不过你放心,我是最心善的,看你跟一扬是一样的。一扬也是个特别宽厚的孩子,一定会好好疼爱你这个弟弟的。”
听听,说的这么好听,好像不是来抢财产似的!
他姑姑周蓉也跟着帮腔,“明明,你听听,你宋阿姨都这么说了,一定会做好的。事情都这样了,你不如退一步?”她一脸为难,好像为他好,“你不为别人,也想想你爸,他也不容易!”
退一步,这要怎么退?还想想他爸,怎么就没人想想他妈,想想他?
周少明捏了捏手中正在录音的手机,捏着鼻子又忍了忍,才装成一副气得不成却没办法的样子,没好气的说,“怎么退?姑姑,你不跟我妈挺好的吗?我妈给你生意做的时候,你可是满口的好嫂子,怎么这会儿不帮着我,让我忍了!”
这里面他跟周蓉最熟悉。他爸从农村出来后,就说家里就一个妹妹,若是不带出来,就要在村里嫁人,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他妈心善,就让他把周蓉接了出来。
周蓉那时候都十八岁了,学历是小学三年级,字会写的都不多。这些年,他妈先是给周蓉报了班,让她有了个职高文凭,后来又给她介绍了对象,带着他们夫妻做生意。如今周蓉几千万的身价,几乎都是他妈给的,这会儿倒是想撇干净,周少明怎么可能允许?
他就要先从周蓉下手。
那句好嫂子,果不其然让宋雪脸色难看起来,可她也不好当着婆婆的面表示不满,就咳咳的咳了两声。
周蓉多聪明的人,怎么不明白她嫂子这是不愿意呢,她只觉得心烦,可又不能不在意她,这几天她瞧着,他哥虽然不怎么喜欢这个大嫂子,对周一扬也没那么上心,可问题是,他哥孝顺啊。
他妈如今认定了宋雪和一扬,那他哥也反驳不了。与此同时,这个当了二十三年大少爷的周少明的未来,倒是可预见的悲催了。
所以,她的立场也很容易的从蒋慧茹情同姐妹的小姑子,变成了宋雪的贴心小姑子。
这会儿,周蓉虽然烦,可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了,她如何不帮宋雪?
就听周蓉先讪笑了两声,然后才说,“明明啊,我是跟你妈挺好的,可也不得说句公道话吗?其实这事儿都是受害者,阴差阳错的就成这样了。娃娃亲是包办婚姻,你爸开始是不懂,后来到城里了,才发现不喜欢,遇见你妈喜欢了,这不没办法才撒谎吗?他这是为追求真爱,你看结婚后,他对你和你妈多好啊。
再说宋雪,她是传统女人,认定了一个男人就不会离开。这些年再苦再累就带着孩子坚持下来了,为的就是你爸。其实说真的,挺不容易的。现在你妈去世了,宋雪也熬了一辈子,一扬二十六年没怎么见过爸爸,你爸终于松口了,这才又凑到一起的,也没碍着谁。你就体谅体谅他们的不容易,好好的相处吧。”
这话多无耻啊,一句话就将一场阴谋变成了人生无奈,还把他爸说的跟情圣似的,这个鸠占鹊巢的宋雪还成了节妇了。
周少明忍着恶心,哼了一句,“碍着我了!既然不想分开,早干什么去了?我爸结婚的时候不同意不就行了。我就不信,他事实婚姻,还有孩子,闹开了我妈还跟他!”
这口气虽然不好,但终于肯谈这事儿了,周蓉就觉得这是松动了,立刻回答,“我不是说了吗?宋雪是个传统好女人,她宁愿委屈自己也成全你爸。”
周少明瞧着她不上道,就加了力度,嘲弄道,“传统女人不领证就结婚生孩子,还当了别人二十五年的隐身情人,真传统!”
周蓉顿时就没话说了。
老太太可没周蓉的耐性好,再说,因为婆媳关系不好,周少明从小就帮着自己妈,他跟他奶奶也没相处过几天,更没什么祖孙感情。
所以,老太太对他,也没什么心疼的,直接就开炮了,“明明,你怎么说话的。当年你爸爸来求我,是我发了话,你爸不跟她在一起,是蒋家对不住她,我认她是我儿媳妇。怎么了?我这是替你爸妈行善呢。要是真算起来,你妈才是中间插足!”
她这一句话一落,周少明也拿到了当初他们骗婚的证据,直接就撂挑子不干了。
他猛然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二十三岁的青年,足足有一米八高,猛然站起,还吓了她们一跳。周蓉惊呼一声,“明明你干嘛?”
周少明终于不用应付了,一张俊脸上顿时露出讽刺的表情,哼笑了一声,“干什么?不干了!真当我是个傻瓜啊,明明是一家子不要脸,看上了我姥爷家的财产,全家人合作瞒着骗婚。还装什么无辜,说什么都是受害者!呸,我看受害者倒是不少,是我姥姥姥爷我妈还有我!”
“当我两岁小孩呢,还家里企业大,过来分忧解难。说那么好听干什么,不就是等了二十五年,如今蒋家人终于死光了,想要继承财产了吗?别跟我说当了二十五年的活寡妇不容易,你那是想要钱呢。别跟我说那个什么狗屁周一扬过得不如我,他当然应该不如我,我是婚生子,他是私生子,我妈是蒋慧茹,而他的奶奶爸爸妈妈姑姑,不过是一群坏的流水的寄生虫,靠着我妈养活呢。”
“你闭嘴!”老太太虽然没搬到城里来,可因为有了那么一个开着大企业的儿子,这些年在村里也是被人捧着的,怎么可能听得下去,一个小辈的叫嚣,当即就发话了。
他呵呵笑了一声,冲着老太太说,“您不应该叫我闭嘴,其实您应该让我住手。这么大的事儿被我发现了,你们三个女人还气定神闲跟我在这儿讲道理,不就是觉得蒋家没人了,没人帮我了,欺负定了我,让我认了这个事实吗?”
这话一落,几个人脸上都有些许反应,她们的确这么想,甚至觉得,连叫周昌荣回来都不用,她们就能解决了周少明。
不就是个一直读书没出过社会,看起来斯斯文文没什么脾气,也没什么亲戚的小子吗?
可显然,事情没往她们想的方向发展。周蓉毕竟在外面待的时间长了,还是反应快些,接着说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你说的太难听了。明明,你也要想想你爸的立场,他如今当着董事长,管着那么大的企业,多忙啊,就别给他添乱了。”
这是提醒他,财产都在周昌荣手中了,你不闹还能有口饭吃,惹急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他就知道,那么窝囊的事儿,周昌荣八成不好意思给他家里人讲。
他都乐了,也亏了这群女人不知道,否则还不定瞒他到什么时候呢,这群人,可有本事瞒了他们家二十五年。他轻飘飘地说道,“那就不要让他做董事长好了。”
看到眼前的女人脸上露出迷茫,周少明才拿出了最后的杀手锏,“还真当万福珠宝是你们的囊中之物了。你们恐怕不知道吧,公司的股份一直在我妈名下,她早就立下了遗嘱,她去世股份全部归我,那个人……”他已经叫不出爸爸来了,“不过是个打工的。我!”他扫了一圈她们的表情,勾起唇角,露出了个讽刺的笑容,“才是老板!”
“不可能!”先喊的是周蓉!
她一直跟着她哥做生意,她哥一直是董事长的,反而她嫂子,似乎就是个助理,虽然每天都去公司,可都是跟在她哥身后,也没什么职位的。
再说,从蒋家的老人去世后,周少明都姓了周了,那不就代表她嫂子妥协了吗?她们村子里经常有这种事,虽然是入赘,可时间长了,老丈人都去世了,女人没什么主意,就给孩子改了姓,又生活了这么多年,男人打理财产,最终就成了正常嫁娶了。
她哥怎么可能没拿到财产?没拿到财产怎么敢接了她妈和宋雪、周一扬来京城?
可她哪里想到,周昌荣是被闹烦了,又打着周少明不在国内不知道的主意呢。周少明一瞧就知道周蓉怎么想,落井下石说道,“非但如此,我还得告诉你们一件事,家里的固定财产,写的也是我的名字,包括这座别墅。”
“所以!”周少明看了看眼前的几个人,漂亮的薄唇吐出几个字,“你们可以滚出去了。”他掏出手机,打给了在门口等着的发小林白,“兄弟们走了吗?没走的话又不怕得罪周昌荣的,过来帮个忙,把这几个清理出去。”
我就想混吃等死[娱乐圈] 完: 1 页, 书名:我就想混吃等死[娱乐圈]作者:了酌衣去文案:片场意外,三线小明星谢观声重伤,销声匿迹了一年,再回娱乐圈时性情大变,举手投足摄人心魂,所过之处尖叫连连系统:爷,演戏就演戏,请不要瞎撩!谢观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