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前是个魔王完本[异世爽文]—— by:有点小叛逆

夺梦完本[耽美]—— by:非: 1 页, 《夺梦》作者:非天夜翔文案在那做梦的人的梦中,被梦见的人醒了——博尔赫斯“阳光里有我,风里有我,天地间有我,梦里也有我”走投无路的大学生余皓在某一个夜晚里,邂逅了一名穿梭于梦境中的神秘访客“将
1 页,
《我从前是个魔王》作者:有点小叛逆
文案:
有人曾经问伊让:你的最高成就是什么?
他笑着说:我曾经毁灭世界。不过最后放了这个世界一马。
那人被伊让的笑容吓得哆嗦了一下,然后强自镇定的说:“你又在做白日梦了。”
“——呵,你说是就是吧。”
主要内容
这是一个男主如何优雅的装逼如风的故事,本文主要讲述了曾经的大魔王,退休后在人群里装普通人的日常。下面是修真耽美新坑。
内容标签: 天之骄子 异世大陆 重生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伊让,罗斯米尔·多亚特 ┃ 配角:第一神苏格拉,费列罗,白兰,露丝,波利,费列罗 ┃ 其它:爱丽娜,查理斯
第1章 伊让
伊让以前是个大魔王,差点毁灭世界的那种。
虽然说这个年头大魔王挺多的,世界动不动就要毁灭,也无法否认他从前也差点干过这种事情,并且在最后关头放了这个世界一马。
“你是突然良心发现舍不得这个缤纷多彩的世界了吗?”
一行大大的金色字体出现在另张桌子的笔记本上方,仿佛凝聚成了实体,而后转眼就慢慢如同金色的烟雾一般,徐徐消失。
那是一本魔力笔记本,这种东西是在莱斯特大陆颇为流行的自动书写工具,由炼金术师定制而成,具有自动记录的能力。
只是伊让的这一本稍微有些与众不同——
拥有自我意识,里面有一个伊让也不知道从何而来的灵魂。
那个灵魂自称露丝。
被提问的伊让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手里的低级法师理论基础无视了继续发问的笔记本。
“……”
被采访者突然走神,这故事就没法继续下去了。
露丝“看”过自己页面上写着的文字,就开始自由发挥起来。
不过这个人设说出去现在是没人相信的。
毕竟他整个人看起来就没什么气质。
毁灭世界、邪魅狷狂大魔王这种人设从过去到现在都没有办法按在伊让身上——他总是从上到下透露着一种:我就是个路人甲的气质。
举几个例子:没有看起来和他外表特别不相衬的反差萌点,不是左撇子,身高是这个世界男性身高的平均水平,衣服是好看就穿的那种类型,目前是个在帝国魔法学院就职的火系法术导师……
这些人设看起来,不仅仅是路人甲,而且是毫无萌点的路人甲,并且连给主角当贴身老爷爷都不配。
……
一边自娱自乐,露丝书写的东西化作魔力凝结成共鸣侵入伊让的思维之中,凭他现在这具身体,现在很容易就被扰乱。
“露丝。”
“啥?”
“你应该安静一点。”
伊让笑着这么说道,刚刚还在起劲儿的用魔力共鸣骚扰伊让的露丝哆嗦着翻了一页。
——她怎么忘了,她现在的持有者不是以前那个了,现在这个是穿着一件衣服假装人类的大魔王。
乐趣被禁止,露丝转向自己空白的页面,想说那我就自己悄悄写。
这本魔力笔记本似乎突然想到什么,自觉自动的在自己的页面上书写道:突然想起来了——拥有像露丝这么一个拥有自我灵魂和意识,几乎媲美神器的魔力笔记本的伊让,在某种程度上来说,还是有些特别之处的,当然这个特别之处的来源还是露丝……
伊让把手里的书签卡好,略微抬手,让原本在手边的书本飞回原本的位置上。
这个过程里,被点名的名为“露丝”的魔力笔记本从原本准备长篇大论吐槽伊让,画风一转,变成了夸耀自己。
伊让安静下来,手里的新生课本翻到关于低阶法术的魔力控制解析——
他在备课。
现在的他是一名三星法师,天赋差到感人的那种。
——而且还穷。
手里摸索着一把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摸出来的匕首,背书的时候,习惯性的手上想要玩点什么,直等到门外敲门声突然响起时,伊让看着手里仿佛材质都变化的匕首,随手将其藏了起来。
“进来。”
简单的两个字说出来,周围莫名一滞,而后不过是一个开门的瞬间,周围好像就落回沉寂。
“伊让老师。”进来的是个不认识的小家伙,看起来不像是法师班的学生。
“嗯,有事?”
得到允许进来的费列罗在推门进来到对话停顿的这过程里,沉默着不动声色地打量过整个办公室,“我是这一届战士班的新生,我叫费列罗?约特尔。”
“我是火系法术课导师。”
伊让上一句话的回答只是当来人接下来的话略微一滞,不过他说出来了,费列罗依旧当作没有听到一样,继续说道:“我想成为您手下的直导弟子!”
——真是没眼力界。
处于费列罗背后位置的魔力笔记本上方飞快的凝聚出一行字,只是足够被伊让扫一眼的时间,就又飞快的消失。
“你应该知道,我的就职介绍上,只是一个三星法师。”
“我知道——”
“嗯。”
场面忽然就此冷淡下来。
费列罗看着刚刚就那么轻轻应了一声之后就开始自己收拾办公桌,还有可能要拿起扫把扫地的伊让,不觉上前几步:“可是您的战士职阶,至少在……不,您的战士职阶根本不是学院这种用星等划分能够评级的,不是吗?”
“不是。”
“对,所以您甘心吗?一个区区的三星火系法师?难道您不觉得这是在折辱你吗?”
明明自己用上了双否定表示肯定的问句,结果却没有反应过来对方回答的是否定了这句话的答案的费列罗犹自说着后面铺垫的话。
这让伊让不觉抬眼多看了他一下,不出意料的看到露丝又在空中打出一排字母:这个孩子怕不是傻的。
我也这么觉得。
暗自在心里回答了一句的伊让托着手肘,另只手食指搭上嘴角,那敲击的力道和普通人敲桌子时候没什么差别。
“在学院的任职,三星火系法师,薪水从优,衣食住行全都解决。你说不甘心,具体是指什么?”
“三个月前——”
“我只是说说而已,你怎么还真的开始举例了?”
干脆的打断对方没有说完的话,反正听到前面就能够知道后面的大概内容。在后面的露丝特能给自己加戏的又打了一排文字:“这一届的勇者脑子都不太好使。”
“我没有什么隐情,也没有什么故事。”伊让站起身来,一边说着,目光游移着仿佛在寻找什么,“就职导师,只带新生两年,三星,火系法师,不带直导弟子。”
话说到最后,他略微扬了扬嘴角,只是看过一眼,就觉得面前的人仿佛一幅画一般特别。
黑色的衣袍上刺着的暗纹,映衬着伊让肤色略有几分苍白的脸,眼窝之周的深色使得那双正静静下视的眼睛越发漆黑幽深。
不同于多数人,伊让的眼形细长,印的瞳孔宛如玄色水墨画,熠熠生辉的点睛一笔全在其上。
——惊鸿一瞥。
露丝在空气里慢悠悠地凝聚出这么一行字来。
然后被伊让抬手丢出一道细微的火焰飞过去,给烧成一撮青烟。
“……?!”费列罗只敢用余光撇过方才火焰飞过的轨迹,悄悄握紧拳头。
伊让颇为苦恼的看着自己的手,有点闹心。刚刚明明是按照所谓的初级法术技巧调动元素,但是结果还是差强人意。
“我说过我是法师,而且还是个基本炼体都没法做到的法师,你要跟我学什么?”
“波利老师说——”
“波利那个家伙就是看我快饿死了。”
胡说八道起来,伊让完全是眼睛都不眨一下,说得和真的一样,“你也知道,三个月前我还是个差点被开除的普通讲师。”
“刚刚的是天极火,对吧?”
“……”
对方不准备多说的模样看起来已经说明了此时的态度,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谈。
随之而来的沉默如同无声的逐客令。
如果请求不能够达到目的的话……
抿紧嘴看了伊让半晌,费列罗选择了另外一种方式试图说服他,“您方才说,您需要钱是吗?”
“我需要一笔钱买些火绒草。”
“您需要多少?”
“提炼金骨之液,我需要大量薄雪火绒草。”
一时说不出什么大话来,薄雪火绒草是一种完全违背火绒草习性,在环境完全相悖的地方生长的一种火绒草的变种。
每一棵的价钱都是以几万枚金币作为计量单位的存在。
伊让说,他要大量。
脸色几经变化的费列罗努力深呼吸后,继续不死心的问:“您需要多少。”
“你觉得你能找到足够多的给我?”对此伊让表示不可思议,面前的这个小家伙天真的好笑,顺口问:“说起来,你是想要成为骑士?”
对于后一个问题,费列罗只是带着满脸固执的点头,之后说:“是的,那么您需要多少?”
对话到此时,伊让有一种果然如此的念头。
骑士一根筋不知变通的脑子全都是天生的吗?
“一棵。”
“一棵吗?”绷紧神经的费列罗结结巴巴地重复着,之后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只要一棵?”
伊让弯出一个虚假的笑容反问:“一棵你能拿的出来吗?”
——拿不出来,毕竟那东西……有价无市
……
费列罗不知道自己最后是怎么从伊让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的。
低头捏紧方才伊让给他的匕首,心里突然出现一个奇怪的声音,冰冷而机械的说道凝聚的漆黑之力正注视着你。
——既然给你颁布任务,我就给你点帮助好了。
伊让是这么说的,就随手丢了一把漆黑的匕首过来。
突然有点害怕啊。
他拿着这把看起来就是一把匕首的武器在伊让的办公室门口,看着之前用着“薪水从优衣食住行全都解决”怼自己的伊让带上了佣兵工会的勋章将门锁上,有点缓不过神来。
一个可以不需要任何准备抬手就放出天极火的三星法师。
说着给你点小小的帮助就给他一把是个人都看得出这武器不得了的匕首。
“伊让老师——”
“东西都给你了,你还要怎么样?”把钥匙在手里颠了颠,伊让看着面前已经没有了最初见面时一脸朝气的少年,语气透露着“你别得寸进尺啊”的态度。
“我没有……”
“你现在这种程度,用这把匕首都差不多了,估计你这辈子能把它为你所用已经顶天了,年纪轻轻的不要眼高手低。”
“我不是……”
“那就这样吧,我去上班了。”
“我并不……等等,您刚刚不还说薪酬从优吗?”
对着伊让无情走远的背影,费列罗不甘心的喊。
当然,回答他的只有对方一个转向走下楼梯的干净利落。
……
第2章 伊让·菲尔德
伊让的办公室在最上层,顺着楼梯而下,一边嘀咕着果然想当骑士的都是死脑筋,伊让一边规划今天要做的事情。
“那就把菲尔德课换掉,一个连理论基础都讲不清楚的人,真不知道干什么还留着他——要我说,艾尔罗也真是没脸见人了,会输给那种家伙。”
“谁知道呢,说是以前在帝都教会担任骑士长,谁知道是怎么回事跑来我们这个小地方。”
“是吧,想挤进来当个老师结果还被个三星法师打的躺在床上起都起不来哈哈哈哈——”
“……”
那边聚在一起说笑话的几个人说的越发起劲,后面的话题不知道怎么的就偏到伊让的名字上去了。
伊让?菲尔德的名字来自创世传说中,第一神创造的第一个工具。
在传说里,他身为神创造世界的工具,拥有人形,为第一神所用。并且统领着十二工具为神所用,完成了这个世界。
十二工具在传说里不可叫做工具,而是十二从神,以他们的名字为自己的孩子命名,可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就出镜率而言,如果是有点地位大家族里很少会有人用第一从神“伊让”这个名字。
毕竟那些平民只能从布道者口中听到一些大概的传说故事,而细节如:“伊让杀神不成,而被神重新锻造”之类,这样的事情他们是不知道的。
所以,学院之中有点家族背景的导师,从潜意识里还是有些看不起这个长相清秀,连带着身材也单薄的火系法师。
用笔记本露丝的话来说:这就和发现了老实人要欺负他,孤立他差不多的意思。
魔法世界的人民就是这么幼稚。
伊让在边上听着墙角,顺便观察地形想说着要怎么才能不那么尴尬的从唯一的路线上走过去。
反正他对于这些人说的话是没什么感觉的。
认真说起来他还会深有体会的附和也说不定,毕竟伊让?菲尔德这具身体只是他作为一个退休的魔王穿着的一件角色扮演的外衣。
如果不是在过去的三个月里,他在这个身份之中找到新的乐子,这个家伙早就换衣服了。
毕竟,对于伊让来说,占据一个人的身体和穿一件衣服没什么差别。
考虑了半天也没有什么结果,从来不擅长给别人留面子的伊让最后的选择还是不吭声,然后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的从那几个人面前走过去。
“……”
原本兴致不错的谈论停了下来,毕竟背后说坏话被人当面听到,怎么讲都有点尴尬的。
为首的那个人脸上的笑意收敛了几分,看着伊让无动于衷的绕过他们准备继续走人的样子,忽然不爽起来,“我说,菲尔德。”

发表评论